欧阳娜娜 十七岁遇到的鱼
   编辑:shan     2017-11-14
在未成年的时间段里,欧阳娜娜只是提前凿穿了那与生俱来的厚壳,懂得了自己喜欢什么,要什么生活,甚至什么发型和服饰。她比很多人提前找到了这个答案,仅此而已。这一年,站在长大成人的门槛边,她很想任性当一个小孩,如所有人的 17 岁一般,青春的肆意迸发让他们听不见一切束缚的声音。

未标题-1.jpg

《SoFigaro》11月9日刊

封面信息/

早春度假系列

针织流苏连衣裙

菱格纹金属臂环

皮质花朵发带

皆为  Chanel



阳光斑驳地照着房间里练琴的女孩;第一次恋爱与男友相拥告别的少女;穿起婚纱的新娘再到初为人母的模样……在短短的 2 分 43 秒中她 “ 度过 ” 了从一个女孩到女人的一生。这些是刚满十七岁的大提琴演奏者、演员欧阳娜娜在王力宏新歌《 亲爱的 》MV 中的画面。她从六岁起,便习惯了和自己的大提琴一起掌控整个舞台,只有她和音符,世界单一,却不乏味。但是片场不同,从出演《 北京爱情故事 》,她开始在这里经历着许多更为复杂的情绪和画面。


未标题-2.jpg

早春度假系列

斜纹软呢外套

斜纹软呢半裙

皮穿链臂环

皆为  Chanel


有着艺人父母的这个原生家庭,向来聚集着更多的大众关注。幼时与母亲参加一档台湾知名综艺,婴儿肥的欧阳娜娜,一头蓬松自然卷发,向主持人 “ 肆无忌惮 ” 地讲着自己在幼稚园的小秘密。两年前,作为艺人的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从柯蒂斯音乐学院辍学的决定,并不知道这件私事会过分地被大众当作谈资。“ 看着网上一些不太好的评价,刚开始还是会很在乎的,但并不会觉得委屈,因为是我自己选择的。”  在聊天中,她并没有任何掩饰。欧阳娜娜开始接触真正的成人世界,明白明星身份会把她框在一个既定的圈子里,所有成就和失误都会被放大,也并不能以小孩当借口,退回到那个为她遮风避雨的舒适圈,前方风浪再大,都要自己去面对。尽管眼前的这位女孩,和化妆师聊着最近新买的彩妆,看似和同龄少女无异。


未标题-3.jpg

特殊设计粗针织宽版上衣

Moncler


在 2013 年那部让她为众人所知的《 北京爱情故事 》里,她是喜欢大提琴、扎着马尾的高中女生刘星阳,这样的设定,和生活中的欧阳娜娜更多几分相似,但那时的她还不懂演员这项事业的真正意义。而两年后的电影《 美好的意外 》让她在演戏上真正开窍了。“ 演了星星这个角色之后,更愿意去接受演员这个工作了。即使现在回头看来,觉得当时演得并不够好,但那也是我第一次正式进入演员身份。”  


她第一次出演的电视剧《 是!尚先生 》饱受争议,除了集中在剧本之外,更多的质疑指向了娜娜的演技。后来接了青春电影《 秘果 》的拍摄,她需要成为于池子,一个在校园里你会遇到的十七岁女生,但在开拍前,她的压力来了。“ 除了此前被大家质疑的演技不谈,还有我的一口台湾腔,只要想到我的青梅竹马和同学们都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谁会相信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她坦白着自己的紧张和压力。练习普通话是她成为于池子最快的方式之一。而真正进入于池子这个角色,源于在剧中与母亲的那场激烈争吵。


未标题-4.jpg

白色丝质衬衫

黑色连身阔腿裤

丝绒绑带平底鞋

皆为  Tory Burch


“ 在毫无预设和动作设计的情况下,于池子已经在我心里了,她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也真的因为她,我有机会过了一下任性叛逆的瘾,对人怒吼、摔东西、摔门,这都是我在生活中没体会过的。” 后来娜娜在微博上写道:“ 多么开心,我在十七岁的故事里,成为了一条鱼,无忧无虑游来游去。”  于池子把娜娜带到了同龄人的世界,她可以骑着自行车在大马路上飞驰,风呼呼地往耳后涌,青春的肆意迸发让他们听不见一切束缚的声音。


即将于十二月上映的《 机器之血 》中,对于第一次演打戏的娜娜来说,演起来并不轻松。在进组之前,她先在成龙大哥的成家班待了一个星期,进行了高强度训练。“ 我没有任何运动和舞蹈基础,要比别人多花一倍的时间去练习。” 但正是那一个星期,让这位习惯安静拉琴的女孩,对打戏产生了兴趣。她带点小骄傲地说道:  “ 在地板上滚着打,即便腿上都是淤青,但是很爽快。”


未标题-5.jpg

早春度假系列

针织连衣裙

菱格纹金属臂环

皆为  Chanel


“ 我从小特别不喜欢一个人待着,因为拉琴本身就很孤独。所以除了拉琴外的很多事,我都喜欢和大家一起去做,但是工作后,每次下戏了,我更需要一个人待着,也喜欢一个人睡觉。” 与单一到只有学习的同年龄世界相比,欧阳娜娜确实踏在更快的节奏上,一直奔波于电视剧、电影、真人秀、时尚活动,也在今年迎来了她的第一百场音乐会。之前她在微博上传的一则《 Over the Rainbow 》彩排视频,名为《 3 分42 秒的空无一人 》。黑白影像中,一束追光打下来,她坐在舞台中央拉琴,身后是只有钢琴手和小提琴伴奏。琴音沉郁,她像一个精灵,青春、音乐、自由、创造力,远远就吸引我们往她那里走。


未标题-6.jpg

黑色廓型设计连身裙

Versace


聊起音乐,娜娜显然更兴奋起来,“ 即使是出专辑、开音乐会,我也不会把音乐当作一份工作或一种工具。从五六岁开始认识她(音乐),我可以确定她会陪伴我很久,不管是以什么形式。”  而谈及从小对她影响最大的大提琴演奏家,她的第一反应是马友友和杰奎琳·杜普雷。她很好奇他们是如何用那把 Davidoff,在琴弦之间奏出的音符,让观众如此享受其中。这一年里,很少听流行乐的她喜欢上了 John Mayer,音乐清单里满是他的歌,也会如同小粉丝一般,早早便在 iTunes 上等待着新专辑发布的那天。而今年夏天,这位小粉丝也推出了自己的第二张全新专辑 《 梦想练习曲 》,“ 其实录制这张专辑时,自己的责任感更重了,毕竟是很少有大提琴和管弦乐团的方式去呈现经典的迪士尼音乐。”


“ 十七岁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 今年一直在想怎么过得像小孩一点,享受最后的未成年。” 正如电影《 秘果 》中那句台词,“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在未成年的时间段里,欧阳娜娜只是提前凿穿了那与生俱来的厚壳,懂得了自己喜欢什么,要什么生活,甚至什么发型和服饰。她比很多人提前找到了这个答案,仅此而已。这一年,站在长大成人的门槛边,她很想任性当一个小孩,如所有人的十七岁一般,成为一条自由自在的鱼。




封面统筹 / 张耕诚 摄影 / 金家吉  

化妆 / 王亚飞 发型 / 李莉  

文字采访 / 杨京

社交媒体责编 / 孙一丹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