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梦婕 在时间的褶皱里
   编辑:shan     2017-11-30
蒋梦婕的声线不若想象般“温柔”,这出乎所有人意料。她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狡黠地欣赏着大家的惊诧,“很不搭吧”,耸耸鼻子,把眼睛弯成一牙温柔的月,“唱起歌来更雷人哦。”

2202LFFM蒋梦婕.jpg

《精品购物指南》11月30日刊

演员是容易被推着走到某个“套子”里的,有意或无意的。在多数人眼中,蒋梦婕就是“林黛玉”,合该弱柳扶风、温温柔柔的,也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荧幕形象总脱不开温良恭俭让或是小白兔的设定——观众看着逻辑自洽,制作方用着利落干脆,连自己也不自觉落入窠臼,好像最安全无害的星途便是深入人心。“当然不是说要去‘摆脱’林黛玉”,蒋梦婕用沙沙哑哑的嗓音,复盘着这些年的走走停停,“林黛玉至今仍然滋养着我,艺术上的、事业上的,甚至是生活层面的指导,但她不是我。”这一句“她不是我”,在当时当刻有一股令人信服的笃定,女孩纤细的锁骨被朋克不羁的choker裹住,四个掷地有声的字应和着夏末突如其来的骤雨,有种触目惊心的力量。

未标题-1.jpg

系带白衬衫 Tory Burch

焦糖色背带裙 Chloé

贝雷帽 Dior

Amulette de Cartier系列戒指、耳环 Cartier

《春娇救志明》中的Flora已是日常认知里略显反面的角色,蒋梦婕仍有些不过瘾,12月8号即将上映的《巨额来电》中“徐小兔”,更是游弋在正邪模糊的界限里满是张力。还有她口中“智慧、冷酷、暴力、有担当、重情义的杨婵”,跑到纽约做设计的“贾小朵”,你很难再在这些角色里总结出某种共性,她努力把蒋梦婕变成每个角色,也将蒋梦婕做成蒋梦婕。“戏路和长相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正相关”,她掰着手指细数,“一方面,演员本身的职业能力就是去塑造,只有塑造不塑造得好的问题,而没有角色去迁就演员这么一说;另一方面”,她精灵灵地笑,“角色性格和演员长相反差大,这不挺萌的嘛!”这样的反差,落在《三少爷的剑》里,便成了“小丽”一人演绎出的两样迥异人生,精准、扎实。

未标题-2.jpg

露肩蕾丝上衣 Alice+Olivia

皮质阔腿7分裤 Lanvin

水晶Choker Giuseppe Zanotti

清丽的相貌还有另外一样理所应当——理所应当地被妥善对待,不食烟火。这放在蒋梦婕身上同样也是不成立的,她似乎全方位地剥离了外形所施加的想当然,过得相当的自在。“我不爱,也不需要给同事添麻烦,属于自我料理能力比较强的姑娘。”自然,11岁只身赴北京到今天,有太多时间学会如何料理生活、对抗生活,也懂得独处所营造的异于庸常的魅力。留学经历又在这层坚韧外披上更为疏朗开阔的气质,“一个班里哪哪儿来的同学都有,相比来说亚裔反而是比例最少的”,谈起那段经历,依然可以令蒋梦婕神采飞扬,“尤其是南美女孩,和她们在一起你根本没法儿再矜持安静,性格的渲染力太迷人了,人不自觉就飞扬起来。”那段日子里,她谁也不是,踏踏实实地当“学生蒋梦婕”。“和同学一起出来喝咖啡讨论小组作业,在图书馆熬大夜的日子哟……”

未标题-3.jpg

印花连身裙、皮夹克 Red Valentino

Juste un Clou系列项链、戒指 Cartier

回北京做回“演员蒋梦婕”,除了工作略fancy些,日常也没有多离奇。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宅在家里自是有昌明科技可以支持,出门也不是非要车来车去,“公共交通很方便啊”,她翻出日常坐地铁时拍下的风物,“在人群里待着很舒服,观察人一天里不同时段的不同状态,心里给他们画人物小传,脑补各色人生,算是演员观察生活、体味世情的一部分吧。我很喜欢。”她喜欢踏踏实实地将人生的进度往前推进,“就像做旅行攻略,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想去走访游览什么,细致做好功课,是对时间、金钱和整场旅行的尊重。”

在“演员蒋梦婕”之外,还有“老板蒋梦婕”的设定。一手打造的服装品牌,从设计到品牌营销无不亲力亲为,甚至在起步阶段“买面料,去工厂催货包括做客户”都是老板本人,“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哈哈”。好奇,是驱使她去尝试的源动力,“有什么比有趣地活着更让人开心!”

未标题-4.jpg

立体花边连身裙 Louis Vuitton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蒋梦婕

Q:你沙哑的声线会在念台词的时候有些违和吗?

蒋梦婕:其实还蛮多导演在惊讶之后就表示很惊喜,坚持要我用原声的。毕竟由演员本人说出的台词,情感上才是最妥帖、丰沛的。尤其是电影这种艺术形态,演员原音的重要性只有走进电影院才能体会。

Q:你是不是个韧劲十足的姑娘?

蒋梦婕:韧,但不算轴,算知道分寸取舍吧。这都建立在我有个宽容的家庭成长环境吧。不管是离家求学、决定当演员又或者是去美国,我都很行动派地去做了,那是因为大后方有开明通情达理的爸妈,哈哈。

Q:现在对自己的工作话语权强吗?尤其在选角色剧本上。

蒋梦婕:现阶段我很努力地尝试各式我感兴趣的角色,选择专业的团队去合作。以前工作的方向规划不算很明确,可能是年纪小,所以你也没有办法可以选择到更加适合的角色。以前会演一些年龄偏大的或者是跟自己性格不太符合的角色,其实我想演比较贴近自己年龄的角色。

Q:和香港导演、团队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蒋梦婕:其实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小癖好。《春娇救志明》就很典型,导演喜欢在拍完我们所有台词以后不喊“卡”,让我们自己演5分钟、10分钟,所有的反应都很真实,导演可能觉得这样子他能看到很多惊喜。所以我跟乐哥演戏的时候都是导演不喊“卡”,我们就随便说。真的是他说什么,我接什么;他说什么,他接什么。就觉得很好玩儿。

Q:现在还有时间或者心情跳舞吗?

蒋梦婕:跳舞大概是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的事儿了吧。不过有个很重要的先决条件,跳舞需要的地板要求很高,对鞋子当然也是,所以说随时随地的开跳肯定做不到,但跳舞给我带去的松弛、放空,是其他形式都不可比拟的。身体的记忆不会骗人。




执行 & 造型 / 屈天鹏  采写 / 胡文颖

摄影 / 李昊阎  化妆 / 金鹤龙

发型/李志辉  服装助理/Cola

设计/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