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楚曦 芳华 刹那并永恒
   编辑:shan     2017-12-07
难得的,钟楚曦有种“不合时宜”的举重若轻。这个年纪,在镜头下或是诸如金马奖这般隆重场合惯有的谨慎、亦步亦趋,在她身上都成了自在,有种舒展张扬的大气——或许是经年累月的舞者自觉,钟楚曦始终打开的肩膀,也像有脚尖在锁骨上起舞,煞是好看。

2203时尚生活_001.jpg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钟楚曦

《芳华》再次定档、金马奖提名,11月下旬颇有几桩好消息。在人们窥视揣测声势浩大的电影起起伏伏背后当事人的隐秘心思时,亲历者本人着实一派云淡风轻。“不就是晚点儿嘛,好作品总是要见面的”,在钟楚曦说出这番话时,《芳华》的最终上映时间仍悬而未决,“我的表演就在那里了,不会因为其他变故而动摇。”她笃定于自己奉献出的表演和作品成色,甚至不会用圆融温顺的措辞为自己留出余地,“遗憾?电影本来就是遗憾的艺术。不过我付出了当时当刻最好的状态,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未标题-2.jpg

经历过《芳华》——一部十足重磅的剧本、制作和足够高度的导演的洗礼,钟楚曦作为演员的路,是更顺畅了还是无形间多了些桎梏,很难说明白。大制作好电影的光环,是她站到某个平台被更多剧本和导演看到的通行证,也是她能在大荧幕这一艺术介质施展演技的佐证;但同时,舆论亦“苛刻”地对拥有绝佳起点、灵气十足的年轻演员有了期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要求,要求她们去冲击更高的高度,走向“小众”“文艺”“突破”“奖项”等类似的字眼里去,似乎逗留在主流中时便成了一种荒废。不过这些外界一厢情愿的标签,都不大能影响到钟楚曦,此时她倒有了些九零后姑娘常见的我行我素,“我选择的、出演的每个角色一定都是我欣赏并有意义的,这个意义不是别人赋予或强加的概念,它对我很重要我自己很喜欢就行了。没有那么多拔高和说法。”

未标题-3.jpg

上衣、吊带衫均为Emporio Armani

大概正是这番不被左右的坚定,使得钟楚曦面对任何提问都始终自在。她很少用大段的停顿或慢节奏来组织语言、权衡回答,基本每一句话都是短促而清晰的;她也很少用到感性、模糊、形而上的形容词,动词驱动着回答的精准性,话句自有一股飒爽风流。“我喜欢有棱角的表达,因为真实嘛”,钟楚曦说自己既不慢热也不自来熟,很难归类,“气场这东西很微妙”,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未标题-4.jpg

上衣、吊带衫均为Emporio Armani

但真要她列举形容词来自我描述,多愁善感、浪漫又成了她的高频词汇,“大概这一面更多是留在自我认为安全的空间和人面前吧,毕竟情绪这回事,并不适合随时随地地袒露。”自然,演员对生活、角色的揣摩,最不能缺的便是敏感——灵气天赋如钟楚曦,必然有她内心的柔软。“其实我就生活在生活里,不存在‘体验生活’这样的表述”,她有些好笑地回应寻常人以为明星、演员都不接地气地活在玻璃罩子里的偏见,“因为我就在认真、用力、真实地生活,所以每时每刻它都在反哺我养分。在生活的过程里,就是在体验生活,和大家没什么不同。”因此她照常出门看电影,也不用全副武装到牙齿,“自自在在的,也很少有人认出我给交通造成什么负担(笑)。”

未标题-5.jpg

连衣裙 Versus

高跟鞋 Sergio Rossi

和《芳华》相关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整容”,这几乎已经成了贯穿整个宣传期的噱头,任谁都绕不开。冯小刚导演对那个年代的追忆,有着容不下人工痕迹亵渎的执著,“真的,这个剧本、冯导在剧组所呈现出的气氛,包括拍摄的地点,让即使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我们这些九零后都由衷地理解并向往那时候。太纯粹了,太单纯了”,钟楚曦并不认为《芳华》的年代感与怀旧氛围会对普通观众走进电影院形成门槛,“冯导一直说的不要整容脸、原装,可能不是对美容手段的攻击,只是为了更贴近他经历过的时代记忆吧。”而对于整容本身,她尽管自己从未体验却报以尊重,“都是向往更好的状态,手段而已,没什么对或错”,至于未来会不会也借助医美手段,“哈哈哈哈,不知道要动哪里,开玩笑,还是自然美保留个性吧。”不过钟楚曦很坦诚自己皮肤很“任性”,“太爱过敏了,我每天都得敷面膜,过敏原超多”;也不遮掩自己有些不养生的生活习惯,“我爱喝饮料,带气儿的不带气儿的甜水儿,都爱。就不爱喝水。身边朋友同事也没少念叨我,哈哈,没用。”

未标题-6.jpg

毛衣Fendi

演员的专业技能与那张被镜头宠爱的脸,赋予了她仍没被挖掘彻底的可塑性。中性的酷劲儿和极尽美艳,都能很合理地共存在她身上。“自己最了解自己呗”,她没有特别在意外界的赞誉,“就像化妆,尽管我日常很少化妆,但自己能很熟练地上手,这都是基于对自己认知的前提下。”有了清晰坚定的认知,才可以底气十足地做选择,不被左右。

钟楚曦的社交媒体里不频繁,但时不常地会分享一些音乐歌曲,多是些粤语老歌,经典的腔调。“经典之所以被封为经典,就是什么时候拿出来听都是对的,不违和的”,她说自己很念旧,“不只对音乐,很多事情事物我都有固执的习惯,很少喜新厌旧。说回音乐,我尤其爱影视剧的主题曲,过门儿响起的瞬间就能把人拉回到此情此境里,很美。”

对谈尾声,她越来越自如地打开话匣子,也放肆大笑起来。“好多人以为我挺冷挺难相处的,因为好像习惯性臭脸,哈哈”,钟楚曦不以为意,挑挑眉说,“就像我之前说的,气场这东西,太微妙。”




执行/刘学薇 采访&撰文/胡文颖

摄影/梁恒溢 妆发/高建

服装/MOMO

设计/张倩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