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凌尘 第二段旅程
   编辑:shan     2018-01-04
纪凌尘高、挺拔、偏精瘦。换上设计感很强的无袖马甲,他走到幕布前让摄影师捏几张片子寻摸感觉。“哎呀,显得胳膊好瘦,”他看着电脑中的呈像有些嘟囔,“能给找两个哑铃来吗,我举举,给肌肉充个血。”说完原地蹦了两下,老高。

2207时尚生活_001.jpg

《精品购物指南》1月4日刊

纪凌尘左边鼻翼上冒了一颗痘。有点肿,微微红,他不自觉想挠,理智又让他强忍着把手收回去,挤眉弄眼地像个青春期的大男孩。他看着被调成黑白色调的片子,抚着下巴老怀欣慰调侃道:“我这颗痘拍出来好自然哦,像个鼻钉。”

拍摄的头一天刚好是周六,纪凌尘在节目中被小伙伴们围观着将头发剃成了圆寸,好友陈翔更是“毁人不倦”地把原本好好的脑袋一推子弄出个补丁,那一期《亲爱的客栈》被观众戏称为“纪凌尘专辑”。这是不常见的。纵观这档综艺节目的人选构成,纪凌尘在前期设置中更像一个助攻角色:“CP”的组成部分,或是撒狗粮发糖的那只推手。

未标题-1.jpg

黑色无袖衬衫 Givenchy

黑色无袖T恤衫 Givenchy

不成想,最早脱颖而出的闪光点,倒成了这个身高一米九许、没有国民认知度作品、超模职业的24岁男孩。“昨晚上那期我和陈翔一起看的,就我们俩。好笑吧,确实好好笑。”十一月的纪凌尘还是那头圆寸,没比昨晚节目中多出多少,现场只得额外预备一顶假发。被发圈罩着脑袋的男孩像找到了新乐子,转着头冲镜子不住乐——当然,帅小伙的傻乐也透着清爽灿烂,难免让人羡慕嫉妒恨。

北京的冬天惯例大风,碰上没有太阳的日子更是低沉得不行。纪凌尘曾在《亲爱的客栈》里浅浅聊起过定居上海的原因,“北京太冷了”。大约是不适应,也因为随着节目播出而骤然繁忙的日程,“我今天有点发烧,”他溜达着在场地里四处望,随手把大衣、挎包和工作人员的一块扔在沙发上,“一早去医院排队打了一针、开了点药,不好意思啊让大家等。”

未标题-2.jpg

灰色牛仔夹克 Dior Homme

灰色牛仔裤 Dior Homme

项链、戒指 编辑私物

日常,这一似乎最不该与明星挂钩的标签,却意外妥帖地与纪凌尘写在了一起。这种“日常”,不是装疯卖傻、铆足劲逗比的所谓“接地气”,也不是泯然于众和光同尘的普通,看得出,纪凌尘是有生活的。从生活细微处——比如柴米油盐, 比如形色面孔——沾染上的烟火气,虽还称不上阅历,但已足够丰富。它们显见地在反哺他处事间的章法,而不是早早地被装进套子里,少了平常人该有的模样。这在年轻一代的艺人明星中很是难得。纪凌尘与女友的相处点滴,可以是你的,也可以是我的,一嗔一喜就是真实发生在世间所有真实情侣间的,透过俊男美女养眼的逗趣打闹,观众看到的其实是自己。更妙的是,这份日常被融进这样一副精致到惹人嫉妒的面庞里,有种不可思议的反差萌。

未标题-3.jpg

灰色牛仔夹克 Dior Homme

灰色牛仔裤 Dior Homme

项链、戒指 编辑私物

接下《亲爱的客栈》邀约,是女友阚清子的意思。纪凌尘一开始是不太情愿的,“我就是一个职业模特,又没有综艺经验,我心想说上那去干吗呀。”当然,也是阚清子把他给说服了,至于怎么说服的,“就是你知道的,电视里都有的那一套呗。”纪凌尘状似“嫌弃”的语气里,其实是十足宠溺。

未标题-4.jpg

黑色燕尾服 Burberry  

白色衬衫 Dsquared2

黑色长裤 Burberry

灰色针织袜 Burberry

乐福鞋 Burberry

宝石项链    Prada

戒指 编辑私物

从《亲爱的客栈》开播起始,每到周末,社交平台的热搜就都少不了“清尘CP”,名副其实的一吵架就上热搜。他不惮于聊到钱——在这个国度有些隐秘的话题。纪凌尘像日常所见的普通中产阶层的一员,不曾避讳对存款的焦虑,联系到节目里隐晦地谈及的家境、婚姻和作为男人的责任心,这份焦虑反而成了一个成年人脚踏实地生活的佐证。一定意义上的红了之后,纪凌尘的身份不再是个单纯的模特。“以前只要琢磨好好走秀,在T台上保持职业就可以了嘛,”老纪不自觉地碰碰鼻子上的痘,“现在还有其他一些工作安排,性质和走秀完全不同。感觉,说不上来,完全不同,”他又重复了一句,“完全不同。”

未标题-5.jpg

因此很难想象,初初到达泸沽湖亲爱的客栈、面对数以百计的机位时老纪的内心OS。“不适应啊,哪儿能适应呢,那么多镜头,”他胡撸了一把头发,“后来就好了,两三天吧,就习惯了。就是保持平常自己的状态就好了。”恐怕不会有人怀疑那不是真实的纪凌尘,有些状态是演不出来的,何况是镜头下如此这般长时间的记录。“去之前清子我俩还有商有量地说要克制,但是根本演不来嘛!我俩平常就是这样的。”

未标题-6.jpg

白色西装 Giorgio Armani

黑色衬衫 Dior Homme

白色西装长裤Giorgio Armani

金属腰带 Fendi

项链 编辑私物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纪凌尘

Q:看你在《亲爱的客栈》里各种表现都很放得开,很自然,花了多久去适应满屋子的机器,以及走到哪里都有人跟拍?

A:大概两三天,慢慢地放开了。在镜头面前真实地展示自我。

Q:日常生活里,清子拍戏你也有各种模特活动要忙,能这样有完整时间腻在一起的机会多吗?你们之间为了多在一起有没有什么默契?比如互相探班,或者尽量把工作安排在同一座城市?

A:平时我俩各自的工作都挺忙的,这次《亲爱的客栈》给我们一个完整相处的机会,还是挺难得的。平时她拍戏,我也会去探班的,但是职业不同,所以我们都先以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为前提。

Q:在节目里说心里话难吗?和清子有没有商量过一个分寸?

A:有商量过分寸,这个节目我们都是在做自己。

Q: 和客栈的“同事们”有什么后续?

A:相处20多天感情很好,私下也是当做好朋友去聚一聚啊交流什么的。

Q:你是怎么看待情侣吵架的?

A:不管怎样的吵架都伤感情。我俩性格比较大大咧咧,很多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错了会说“对不起”认错。

Q:你眼里的清子是什么样的女孩儿?

A:清子是一个很真实的人。

Q:还会有其他类型真人秀尝试吗?

A:如果有适合的真人秀会参加,竞技、冒险、运动这种的。


执行&造型/仲峤 艺人联络/孙宇芮彤

采写/胡文颖 摄影/金家吉

妆发/刘涛 服装助理/葛静

场地提供/Amaze Studio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