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奥地利写一出冰雪童话
   编辑:shan     2018-01-22
避开旅行团挚爱大都市,钻进阿尔卑斯山,体会“回归”二字的个中真味。

未标题-1.jpg

奥地利漫长的雪季,绵绵延延到四月,才会稍稍告一段落。它不会急催着人像踩着鼓点似的,追索某些稍纵即逝的极致体验,而是不紧不慢地用几夜落雪把一切铺垫好,等你寻个惬意悠闲的日子乘兴而至,再尽兴而归;它也不提供“规定动作”,没有必去不可的景点或是必排不可的队伍:趁天光,刷张缆车票怡怡然登顶去冰洞里听一场livemusic;待得寒意来袭,也大可以一头扎进bistro叫杯热红酒放空发呆——冬季的奥地利,如果你能有意绕开那些耳熟能详、脱口能叫得出名字的大城市,将车头调转往阿尔卑斯山脚连绵疏朗的小镇,会收获到一种恰到好处的回归感——不完全地与世隔绝,现代科技的便利并没有止步于在雪山小径外,照例普惠四方;然而被科技改变的仅仅是生活手段,却未动摇小镇既定的生活方式。在这里,所有人认识所有人,所有人也愿意为所有人停下步伐匆匆,聊几句家常。这里有没有被圈养的社群文化,世界任意国度的人随意进出于雪松林俯视的领土,带着些新故事,最终也将成为阿尔卑斯山脚故事中的一个章节。

未标题-2.jpg

这份恰到好处的回归感,正是中国新中产人群一直追索的。从犹如巨兽蜷伏的北上广,折叠到奥地利境内阿尔卑斯山区某座与童话无异的小镇,哪怕是语言迥异交织的异乡,安全感、归属感甚至于某些微妙的认同感,这里都可以找到。在缆车将你送至2700余米海拔的雪山顶,可供落脚处不过只有半径两米见圆的钢板瞭望台,人与人——无论来自欧洲、美洲还是北京——都没了界限,当阳光挣脱云层点亮雪坡,你不会介意融进人群里喟叹、自拍、互相问候来处,再一同熙攘着进入下山的缆车,山脚互道ciao告别。

显然,在雪季的山区,人们自觉主动地卸载了各自的“偶像包袱”,大可不用存着争奇斗艳的“不服输”精神,毕竟始终在零度线下徘徊的气温,你只需要考虑这件羽绒服够不够保暖,而不是今日份的墨镜衬得脸小不小。穿搭、仪态和与物质相关的一切炫耀,都如铅华般被雪松上不时跌落的雪团打落,人很自然地将注意力从外物向内需索,向自然寻找答案。

未标题-5.jpg

如果你是个滑雪爱好者,或者预备成为滑雪爱好者

和滑雪挂钩的形容词,多半是惊险、快感等一系列与会当凌绝顶的况味相匹配的感官体验,但吊诡的是,欧洲的知名雪场山脚又多半簇拥着光彩、温馨、风情朴实的小镇。与滑雪项目的快意相比,小镇彩绘屋顶和厚重木门后闪烁的壁炉橘火,是那样踏实居家。然而正是这种对冲的风情,让冬季去往奥地利山区滑雪度假有了超越“体育项目”或是“打发时间”之外的别样体验。

未标题-3.jpg

哪怕是雪深没腿的冬季,基茨比尔这颗“阿尔卑斯山脉的珍珠”依旧用高耸的坚定教堂和高饱和度的亮色房屋外墙,营造浪漫氛围。这座常住人口只有8000人的小镇,却在滑雪季迎来超过20万的游客。待到一月中旬,当地最重要的、以惊险刺激难度系数高企闻名的滑雪赛事哈尼汉姆(Hahnenkamm)大回转速降滑雪赛,不提前半个月抢房间怕是很难挤进前排的。该赛事有着上百年历史,赛手们需要在2~3分钟的时间内从海拔1957米的山顶速降到620米的平地,落差达到1337米,其间更有数重障碍等到穿越,即便是最顶级的滑雪高手,在Hahnenkamm 大回转面前也不敢掉以轻心。人类对极限的征服欲永在一条赛道上披露得彻底。

从蒂罗尔州首府因斯布鲁克乘列车到基茨比尔,车程在一小时左右。城中覆盖有很良好的旅游生态,外来集团化、精品化的高端酒店错落在本地居民开设的民族风味浓郁的温馨木屋中,以满足不同游客的旅行需求。如果时间够充裕,而你也有尝试的劲头,不妨“跳屋”居住,传统木屋终日燃烧的壁炉有着非常真实的烟火气,围聚在篝火前,人们很自然地生发出攀谈的欲望。

未标题-6.jpg

未标题-7.jpg

圣安东近郊有座相当志向高远的酒店。家族经营者是一名地道的艺术、音乐爱好者。他在酒店内部建造的展厅与音乐厅,着实吸引着各大艺术家前来举办展览与音乐会。家族内还有与欧洲皇室联姻的亲族,和儒雅的老板聊一聊,会有不少收获。

从因斯布鲁克前往圣安东交通同样便利,甚至出了车站几乎就算到了小镇的中心。这个紧凑的城市却拥有多达8条缆车线路登顶雪峰——搭缆车奇妙地坐出了地铁换乘的既视感,倒也是相当奇妙的感受。登顶的最后一环,是一条仅供一列车厢往返的短途。虽短,但着实陡峭,视线被75°揽绳骤然拉高,天地豁然开阔。出于安全考虑,车厢内限乘5人,并规定只有经验丰富的顶尖滑雪者才能携带雪板乘坐该趟缆车登顶,可见其雪道难度之高。

圣安东对滑雪初学者以及带着孩子同行的家庭相当友好,除了常规初级雪道可供练习,还专门开辟一片不小的雪场“安置”全副武装的小鬼头们。配备比例不低的儿童滑雪教练,组织“寄养”在此处的孩子们练习正确的滑雪姿势和安全知识,父母大可以海阔凭鱼跃地在黑道甜蜜驰骋,没有后顾之忧。

未标题-8.jpg

在小城一秒回到中世纪

当然,怕冷星人和运动天分待充值的选手对滑雪恐怕是敬谢不敏。那么具有中世纪历史韵味的奥地利城市是个相当不错的打开方式。冬季的欧洲大多白昼短暂,自然醒时将将好天亮,有种理直气壮的虚度感。不需要赶时间,所到之处都是可以驻足观赏的风景。

未标题-9.jpg

萨尔茨堡的河谷地形,在城堡处历历可见。萨尔茨堡城堡是中欧地区最大且保存最完整的城堡,战争与王族的历史或许对东方游客并不如何耳熟能详,但城堡内部精致中又颇有些脑洞的细节惹人流连。有着生动图腾面孔的屋顶,靛蓝色绵延百年依旧光泽;刑具堂是游人喜闻乐见的展厅,提线木偶厅则creepy到让人挪不开眼。作为莫扎特的出生地、指挥家卡拉扬的故乡以及《音乐之声》拍摄地,萨尔茨堡几乎就是音乐的具象化呈现。大小音乐厅及音乐学校是城市标配,莫扎特故居中除了信件、手稿、乐器与日常衣裳家具,有一间不怎么显眼的影音厅,戴上耳机旁若无人地听一曲莫扎特,像有一瞬地从世界抽离。

未标题-10.jpg

圣诞市集上的孩子们洋溢着最纯真的笑脸,而置身其中的大人,也不自觉被笑容同化。

未标题-11.jpg

萨尔茨堡有中欧最大且保存最完好的城堡。城堡内的屋顶很有意思,会让人忍不住一直抬头欣赏,对治疗颈椎病有奇效。

必游景点推荐

圣诞集市

原汁原味阿尔卑斯山区风味的圣诞市集,通常会从11月15日开放到次年1月6日。谁都无法抵御飘散在空气中的烤杏仁、小姜饼、热腾腾的栗子以及新鲜出炉的烤苹果和热红酒的混合在一起的诱人味道。

莫扎特出生地

在老城区主街粮食胡同Getreidegasse 9号,那座黄色竖立着奥地利国旗,挂着竖琴形音乐标识的楼里,就是天才音乐家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的出生地。莫扎特的父亲是一位小提琴家,他们一家从1747年至1773年都居住在这栋楼的三楼。

萨尔茨堡默古特湖区

奥地利腹地的萨尔茨卡默古特地区因其壮观的景色而闻名。如果时间充裕,可以前往著名的“世界最美小镇”哈尔施塔特小住一晚。位于湖中心的岛镇,需要摆渡船往返,俨然一副与世隔绝的况味。

■ 撰文 & 编辑/ 胡文颖 图片 / 一图公社 赵鹏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