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宥明 一切如初
   编辑:shan     2018-03-15
彼时尚叫做“黄明”的他,着白衫,不懂哪个角度的下颌鼻梁才精致。但正是这句俗套的“帅而不自知”,最是惊人。

未标题-1.jpg

黑色皮革拼接外套 Givenchy
水洗牛仔衬衫 Givenchy
黑色水洗牛仔裤 Givenchy
深棕色男士短靴 Givenchy

《无问西东》的热映,让导演李芳芳近十年前的处女z作《80后》有了些时空错位般的回响。十年的世易时移能够有多惊人?面容的衰失,尚只是时间流过皮肤最浅层的印迹;人生步调,却在某个时刻开始参差,白马远方或许已是手边的柴米油盐,轻易能惹红眼眶的誓言、缠绵,却成了最奢侈又不屑的讽刺,一茬茬的青春电影在拍着,但青春好似都不是记忆里的模样。

但黄宥明仍是那时模样。那张轻易勾起温存的、初恋的模样。

未标题-2.jpg

彼时尚叫做“黄明”的他,着白衫,不懂哪个角度的下颌鼻梁才精致。但正是这句俗套的“帅而不自知”,最是惊人。《80后》里“明远”的角色,有并不全然明媚的底色。残破原生家庭滋生的孤傲阴郁,又在青春里难挡光华地被赏识、被赞叹,黄宥明精准地递进着每一重情感在人物身上的驻留,不炫技地演绎方式,让这部十年前的青春片脱离了被杯葛烂俗桥段的命运。但也难免可惜,其后数年里,黄宥明堪称“高产”的职业生涯却少有如“明远”这般去脸谱化、层次丰富又逻辑自洽的角色,连他本人也无不调侃地说:“拍了几年偶像剧,也还想再拍几年。”

是《如懿传》的剧本,卸下了黄宥明的“偶像包袱”。众星云集的大戏里,一个“太监”“公公”的角色邀约,总让人觉得差口气。“所以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嘛”,他并不隐藏自己当初的犹疑,“毕竟是个太监,怕粉丝接受不了,我还想再拍几年偶像剧呢!”——在当下鲜肉们都争当“演员”的语境里,黄宥明的表态自嘲倒是出奇耿直。“副导演后来把剧本给传过来,看完当刻我就决定要演了。因为‘李玉’不是一个依靠台词推进的角色,而是眼神,大量的、含义丰富的眼神”,他显然对这个角色提出的难度很是跃跃欲试,“而眼神交流的对象还是周迅,我偶像。”

未标题-3.jpg

沙色风衣 Lacoste
蓝色条纹衬衫Lacoste
迷彩Polo衫Lacoste

和偶像搭戏的“附带伤害”,大概是恍恍惚惚的不真实感。“刚进组那两天,看着偶像就在自个儿身边,太不真实了,完全入不了戏”,黄宥明一脸好笑地说,“迅姐肯定感觉到了我那种诚惶诚恐的紧张,接下来几天她经常拉着我聊天,熟了距离感少了,像朋友而不是偶像,我就能入戏了。”

“如懿”和“李玉”的关系,是深宫中的战友。“有些话不能明着说,得靠意味不明的眼神传达各种玄机”,现在想起来还隐隐留着兴奋感,“特带劲。”兴奋感除了与偶像对戏的情怀使然,更有来自角色本身的厚重。长达8个月的拍摄期,“李玉”从18岁看尽深宫风云到60许,年岁伴随着经历,需要黄宥明借助化妆技巧“扮老”之外,在演绎上小心地揣度着“李玉”成长的分寸。“每个年龄段,说话语速、眼神状态都不一样。18岁那会儿,眼珠子转动快,显得人机灵。但到了中年,经历多了,心态淡了,语速需要降慢,沉稳有底气些。”

未标题-4.jpg

古装戏对演员体力上的消耗是必然的,“比如粘头套,光头发就要早起做3个小时。还有里三层外三层的装束,为了避免长袍在拍戏过程中起皱,可能休息的时候也不能坐下来,得站着保护好服装的状态,这都是古装戏相较于现代戏对生理上的冲击”,从《如懿传》到《扶摇》,甚至即将进组的新戏,黄宥明近年来常在古装剧组“打转”,“但更多是情绪上和表现手法上的负重。古装的年代的剧情难免大起大落,历经生死家族争斗什么的,激烈、投入。”此时,一个完备敬业的剧组,会为演员创造一个更易走入角色的环境。《如懿传》的道化服品质,从各种花絮物料中,有目共睹。“这是个追求品质更甚于效率的剧组”,身处其中,“讲话的速度、情态表达都不自觉地往年代设定上靠。”黄宥明喟叹道:“剧组里启用了大量真古董。有一场戏是迅姐生病了,在榻上盖的被子就是好几万的旧物,织法工艺都是还原当时的工艺。我是外行,说不出其中的一二三来,但是种种细节搭建出的质感,身为演员,感触是最深的。”

接二连三的古装戏,黄宥明没有刻意给自己定戏路或是人设。“没有说今年流行现实主义大戏,我就多接现代戏。一方面决定权不在我,一方面也是我生性随意,不拧巴着来。”但他逐渐学会在生活与工作中找到平衡。往年鲜少在家陪家人过年的黄宥明,难得今年完整地在家过了个春节,“以前一年365天,有340多天在剧组。现在有意识地缓和这个节奏,比如现在我在美国的旅行,就是下一次进组前给自己放的大假。我喜欢去陌生地方,见识不一样的风物人性,很新鲜,对揣摩角色也是一种反哺。”

未标题-5.jpg

蓝色西装外套 Louis Vuitton
白色高领T恤 Louis Vuitton
条纹立领衬衫 Louis Vuitton
蓝色西裤 Louis Vuitton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黄宥明

Q=精品购物指南;A=黄宥明

Q:什么样的旅游目的地和旅行方式是你喜欢的?

A:我热爱旅行,没工作的时候,不是在旅行,就是在计划旅行。如果时间充裕,肯定会选择陌生的城市、环境做长途旅行。我喜欢去陌生地方,见识不一样的风物人性,很新鲜。如果很累,时间紧吧,那就更倾向于选个海岛,在沙滩上躺着听音乐看海放空,权当充电了。

Q:现在大家都习惯称呼你“宥明”了吗?是怎么萌生改名字的想法的?不担心大家猛一下对不上号吗?

A:从出道起,就一直有人劝我改名字,说“黄明”太普通,要特别一点才能让人记住。但我一直没有很想,觉得没必要。但我生性比较随性,就突然萌生改名字的念头,挺喜欢三个字的名字的,索性加个字。下了决心就没纠结,找人取了“宥”这个字,很喜欢。其实包括到现在也有人对不上号,这是肯定的。但我是很勤劳的演员,总会有新作品和大家见面,有个一两年就熟悉啦,哈哈哈哈哈哈。

Q:最近你的作品都以古装为主。古装拍起来比较累,比较有难度的地方通常在哪里?

A:听说头套戴多了会秃,发际线后移,这大概是比较心累的吧哈哈哈哈哈。除了化妆时间长,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地套之外,当然就是台词语法的不够生活化。现代戏讲求的自然松弛,不能用在古装戏里。通常来讲,古装角色有一定身份,要求在演绎时要端着,语速放缓,都需要花心力去把握分寸。




执行 / 安佳祎   撰文 / 胡文颖

摄影 / 王海森 妆发 / 喻俊

助理 / 刘玥   设计 / 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