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半个朋友圈都在刷陈粒,因为她是大品牌的挚友,更因为悦耳
   编辑:shan     2018-04-09
style君曾被陈粒刷过两次屏,第一次自然是《小半》,名字起得好,果然小半个朋友圈在打call,大家发音频时还会附带一些感受和乐评。第二次就是最近这两天了,她做为某香水品牌的挚友频繁登上各种宣传画面。也曾直接接触过她两次,第一次是在精品传媒举办的Amazing Funshion Week上唱歌时,第二次就是我们这次的拍摄&采访。

白色机车皮夹克 Loewe


陈粒跟我们说,她创作的秘诀是要“悦耳”。style君第一次感受她的悦耳是有次偶然听到了现场版,在Amazing Funshion Week的彩排舞台上。


style君通常都会以主歌来衡量一首歌的质量,因为容易大部分在旋律上撒狗血艳压全场的副歌部分一向很难直击内心。但这段副歌可以说既惊艳了耳朵,也拷问了灵魂↓


纵容着 喜欢的 讨厌的 宠溺的 厌倦的

一个个慢慢黯淡


纵容着 任性的 随意的 放肆的 轻易的

将所有欢脱倾翻


不应该 太心软 不大胆 太死板 不果断

玩弄着肆无忌惮

话说回来,同时也顽固地认为最能赢得更多大众共鸣的还是主歌里的那句↓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藏蓝色真丝无袖衫 Edition 10

条纹抹胸上衣 Kenzo



虽然有“民谣+摇滚”的标签一直跟随她,但翻她微博能发现她其实是个单纯活泼且有流量的人。

↑看数字就知道上面最后半句并没有转得很突兀对吧。


↓对于这条想说的是吴青峰在这个话题下硬配自己的照片可以说是自恋+over了。


偶尔有深度时,一句振兴语文又深入浅出了↓


陈粒的受欢迎范围,一直在从最开始的小圈子不断向外蔓延,圈子不断扩张,现在已经快比五环多一环了。其实关于大众小众之分、之争,在style君看来没毛意义。有人还曾经说过“XX香水已经从沙龙香沦为街香”,啧啧,难道把“沦为”改成“升级为”这句话就不成立了吗?也不过是非给自己和东西贴标签儿一族的傲慢与偏见罢了。


陈粒的确曾经小众。but,且不论前文书聊了半天的《小半》,2014年《奇妙能力歌》爆红网络,再加上去年担任芒果TV选秀娱乐节目《快乐男声》的音乐召唤师,小众标签也渐渐被撕去了。

我们的采访也涉及了这个问题。“红”吗?“红”了吧。陈粒对于“红”的实感仍旧来自于音乐,不用担心生计,可以与更多优秀音乐人合作好像就是全部了。至于狗仔偷拍抑或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去走秀街拍,却仍旧与她无关,“我希望相对于我这个人,大家更关心我的音乐。”说这话的时候,她坐在巨大的化妆镜前,短发、素颜、休闲的私服,不遮不掩的如同她的音乐一般,带着一股酷劲儿,直冲冲地就撞进格格不入的浮华里。


对陈粒来说,去选秀节目担当音乐召唤师是一次不小的尝试。随着节目的播出,质疑声伴随着她度过了不短的时间。

人们其实对于选秀都有自己的心理预判,例如长得帅、会创作、唱得好等,我也有,就是一个人要自然。


唱歌好听的人可以有很多,长得帅的也不少,但能在音乐上感受到共鸣的却难得,陈粒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求,陈粒明白学员们对于肯定的渴望,她也并不吝啬于给以掌声。

我觉得人就是要不断接触新鲜事物,学员们都很年轻,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会给我的音乐创作带来更多启发,与其说我来当召唤师,不如说我来找灵感。


条纹阔腿裤 Kenzo


《走马》《易燃易爆炸》……一首首有着独特调调的歌冲击着人们的耳朵。虽然很多人一看见抱着吉他,就自动把她归类为民谣歌手,但相比于喜爱伤春悲秋、无病呻吟的传统民谣界来说,陈粒算是个异类。“我的歌曲没有归类,这首是民谣,下一首可能就是摇滚。看自己当时想尝试哪种风格吧。”陈粒说完,轻轻用手挠了挠头发,看得出她对于这个定位有点儿小烦躁,随即又很快收敛。


就像我写过很多‘命题作业’,根据影视与节目的定位不同,风格也不一样,不太强求统一,唯一要保证的是自己首先觉得好听。


这两年随着陈粒歌曲的大获成功,许多热门节目和影视剧都找她来写过主题曲。首首反响都不错的成绩,让她在创作主题曲的路上更加显得如鱼得水。说到有没有什么秘诀?陈粒思索了一会儿,“悦耳吧,这个肯定最重要。”每首歌出来,她都要听个几十遍,悦耳程度、主题贴合度、歌曲新鲜度等,先要自己满意接受了才肯交作业。

条纹阔腿裤 Kenzo

白色方头短靴 Sergio Rossi



陈粒尤其擅长写人与人、物与物、词与词之间似是而非的关联,在若即若离之中,尤其能触人衷肠。《小半》里故作通透的在乎、《走马》中经历孤独后的顿悟、《易燃易爆炸》中批驳世人的无度贪婪,陈粒的歌里有决绝有孤勇更有一股特有的温暖,如风如水如光把你包裹其中,让你能回味良久。经常有人说,陈粒的名气水分颇大,聊到怎么看待这些评价,陈粒笑了笑:

我一直觉得评价别人的评价有点浪费时间,自己也没个准。


很多人夸她开启了中国民谣新纪元,说她让中国乐迷接受了更高级的音乐表现方式,她连忙摇摇头:

从来没有要做什么先驱的志向,我就是喜欢写,正好有一部分人喜欢听而已,简单得要命。有缺点,没关系,自己清楚然后慢慢克服就行了。


在她看来,抬爱太高让她惶恐,时刻保持清醒是对付捧杀的特效药。

我觉得我这一路挺顺的,真的,可能早了十几年遇见了伯乐。


说到成为歌手,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毕业的陈粒绝对不算是科班出身,能在音乐方面受到认可想来是陈粒最开心的时刻。被问及如果有机会是否选择去音乐学院深造,她想了几秒

现在没这个想法,因为一般人都会在遇到难题的时候开始想着如果以前怎么怎么样或者如果有什么样的机会就好了。我现在挺开心的,灵感也还没枯竭,所以基本上没深造的打算。


她坦言自己对于学校教育并不那么热衷,“我是坚信自学也能成才的那类人”。从小型Live House一路走到大舞台,陈粒的蜕变不只是演出场地和服装造型,更多的是在心里。在很多人看来,以前那个敢赤脚素颜抱着吉他就上台的陈粒好像不见了,陈粒自己却从不这么觉得。

我一直还是以前那样儿啊,就是演出场地变了,所以肯定也要有些造型的改变。”陈粒如是说,“以前舞台小,穿得很随意上去也不觉得奇怪,但是舞台越来越多,最重要的是合时宜,我也在笨拙地应对这些变化”


Live House对于陈粒来说,是舞台是伯乐更是如同家一般的存在,“有机会肯定要去Live House唱几场,在小舞台和听众离得特别近,感觉像是朋友在聊天,这是大舞台没法实现的”。但说起是不是更喜欢Live House,陈粒还是给予了否认,“大舞台我也非常喜欢,两种感觉不一样,一种像回家,一种就更有完整性,是个值得收藏的作品,所以缺一不可。”越聊越觉得,陈粒的酷并不是无聊装酷,相比于行侠仗义的大侠,她更像是看过五岳三川的隐者。想得通透,说得干脆。剖析自我在陈粒看来是必需、是日常、是让自己快乐的根本。

粉红色渐变流苏大衣 Choe Chen


“我这个月就两天有行程,包括今天。”被问及是不是越来越忙时,陈粒的回答甚至是出乎意料。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名气越大带来的肯定是更忙碌的工作,但在陈粒这儿好像反了过来。初入行业的她试图要把握住每次机会,来了邀请就演,有地方请就唱,赶行程充斥了她大部分时间。现在的她学会了取舍。对待音乐,她一直初心未改,“我希望用作品留住大家而不是曝光率。”

黑色手套 BAN XIAOXUE


“我希望相对于我这个人,大家更关心我的音乐”。这句话在采访中,出现了N+1次,每次却都溢满了她对于音乐的真情实感。想来,陈粒最打动人的部分,从来就不是那些看似叛逆的躯壳,她的歌初听是离经叛道,细细品味却有种独特细腻的催人奋进的力量,如同她的人一样。她就是有种魔法让你在一首歌的时间暂时脱离平凡,脱离琐碎的生活,想象自己长成了无畏无惧的少年样。


陈粒的快问快答


平时休息时间会玩儿游戏吗?喜欢旅游吗?旅游时会有灵感迸发吗?

我是那种手机里一个游戏都没有的人,有时间会想去旅旅游,但就是纯放松,不会想太多。说到灵感,我觉得不会迸发,灵感也是经历积累而来的。

担当《快乐男声》音乐召唤师,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就是和两位前辈学到了“自如”,不管我今后做什么,这点都非常重要。

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能透露一下吗?今年会在综艺甚至影视剧里看到你吗?

现在在制作新的专辑,已经在编曲了。如果有合适的节目肯定也是会尝试的。

2018年你对自己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珍惜时间,多阅读


style君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