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 丰盈踏实的爱
   编辑:shan     2018-05-24
爱情来得就是很猝不及防,缘由也各有不同。相近的性情、价值观再加上对话剧不渝的追索,是马丽与许文赫爱情开始的方式,“我原本以为,或者打算就这样了,对感情、婚姻都没有期待,可碰到了他也挺幸运的。”

2226时尚生活_001.jpg

《精品购物指南》5月24日刊

任何一对宣布恋爱结婚的公众人物,都逃不过外界密密缝缝的好奇打量,人类的窥私欲就是如此强烈且不加遮掩,窥视背后更是一腔追逐异闻的热切,恨不能高声惊呼“哇塞”之后又会心地放低声音,彼此悄悄对视,一副“我们懂”地确认过眼神。
马丽的恋爱婚姻,就是会让看客们“哇塞”过后并急于挖掘更多内幕的事件,但矛盾的是,当你剖开这个看似满足了头条热搜所有元素的新闻表层,去一一对照我们以为会看到的内容时,又大惊失色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段相差11岁的姐弟恋,抛去明星、年龄等招致侧目的外壳,不过是情侣夫妻最寻常的真谛。从相识相恋到领证结婚,在公众人物马丽的微博里,和丈夫的合影不过出现过寥寥两次,“当然我原本也不是把生活都抽丝剥茧摆在社交网络上的人,”马丽说得蛮耿直,“可能我不需要用秀恩爱晒幸福的方式自证什么吧。”不仅不需要自证,她连小女人们常见的虚荣心也不乐意用收获旁人艳羡的方式来满足。“我觉得我好像都没有什么虚荣心诶,从小到大都没有,好的坏的都是过给自己的,哪里是给旁人看的。”

未标题-1.jpg

印花风衣 Etro
白色连身裙 MICHAEL Michael Kors

和丈夫从相识恋爱到领证,不长不短,两年。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交往程序,丝毫没有演员明星们动辄爱情长跑十数年或是分分合合搏版面的觉悟,“觉得年纪差不多了,彼此都挺笃定的,那还拖着干吗”马丽将之描述得水到渠成,但眼底有光。和许文赫的相识自然是在《开心麻花》的舞台上,“对我俩来说,话剧是本命,”她用这句话定下了两人事业与爱情的基调,“他站上舞台的一瞬间就让我侧目了,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话剧是在重复中精益与突破的艺术,每一句台词都是凝练隽永的,许文赫的不一样,在于他不曾重复别人,而是在舞台上找到自己和自己诠释下的角色。“‘麻花’当然有几位观众熟悉的、成名了的演员,观众爱看他们的戏,认可他们的演绎,这是好事,”马丽说,“但很多时候B组的演员们不管是为了呈现效果,还是迎合观众,会着意去模仿A组成名演员的表演,小动作啊、走位啊、音调语速,但他不一样,他根本没在学谁。”这份不一样,或者说对话剧的敬畏与探索,让马丽记住了这个大男孩,“我哪儿知道他比我小这么多啊,可他表现得超出年龄的成熟与厚重。”许文赫的成熟—在马丽的讲述里—不是生活阅历上的,“毕竟我比他大了十多岁,说阅历比我丰富那肯定是假的。他的成熟在于看待世界、事物的角度与心态,不基于经验而来自思考。可以说,我们在一起的这么些时候,他给我的事业选择、话剧表演等等提供的纾解指导,比我能给他的更多。”

未标题-2.jpg

铆钉装饰皮夹克 Claudie Pierlot
白T恤 Max&Co.

领证之后的日子,也不过是多了个小红本。“我前几天还问过他,领证前后有没有觉得有变化啊?”马丽笑道,“就是更踏实了。”两人都是生活感十足的男女,人间灶台和烟火的信徒与主人,甜而不腻。“我们当然做饭,”她觉得围着柴米油盐的生活是幸福感极高的,“我老公超级喜欢逛超市,进了就不想走的那种,会为了瓶酱油反复比对,拉都拉不动,”马丽乐得不行,“特好,特生活。”
至于旁人揣测的年龄、名气的差距在两人那里从不构成障碍,“不不不,至今为止我收到的都是很正向的祝福,没有恶意的评论或者不看好,”马丽说着还调侃了起来,“毕竟我也不是偶像路子的嘛,咱靠演技,所以没有偏激言论。”尤其是来自双方父母的支持包容,让这段结合更加坦荡,“你知道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我老公就特别让我妈放心。”她说起妈妈和老公的相处,颇是有爱,“比如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点菜,我妈让他点自己爱吃的,他总会说‘丽丽喜欢这个,丽丽喜欢那个’。这不是一次两次,是每次都这样,我妈觉得这孩子把我放在心上,所以很放心。”

未标题-3.jpg

麂皮西装外套 Brunello Cucinelli
条纹针织衫 Fendi
星星装饰耳环 Very Fancy

两人今年大概没有时间筹办婚礼,马丽整年都在剧组或舞台上忙活,“两部电影、一部剧、一台话剧年底巡演。”她倒也没有很迫切地要一场盛大的婚礼,“美美的婚礼自然还是想要的,盛大就不必了。去个私密点的海岛,就少量家人朋友足够了。不过不着急,可能得明年吧。”但马丽又转念想了想说,“但我又有计划明年年底怀宝宝,生个老鼠宝宝,是不是得怀着孩子穿婚纱呀!”
结婚、生子,人生平顺而自然的阶段经历,马丽对此没有产生任何犹疑。“还是那句话,我不靠脸吃饭,凭的是演技,所以是不是已婚,备孕生孩子都不会是我事业上的阻碍。”她的底气向来很足,不管是拿着50块一场的出场费在话剧舞台上挥洒,还是从舞台转战大荧幕后的功成名就,她始终诚恳而有饱满,“有钱有有钱的过法,没钱有没钱的过法,日子是过给自己的。我没觉得一定得有房有车才能结婚,租房不是也挺好嘛,”马丽有股子把生活过活泛的劲,“在这点上,我老公和我是很合拍的。”

未标题-4.jpg

白色西装外套 MaxMara
条纹连身裙 Diane Von Furstenberg
红色高跟鞋 Jimmy Choo

喜剧出身,却并不妨碍马丽去接近更现实主义、社会题材的人物与作品,“首先我要说的是,喜剧绝不是一种下里巴人的艺术,不是俗气的、轻佻的。最高级的喜剧能让观众在笑过哭过之后,还有所感悟,这才是演员最伟大的部分。”今年正在拍摄或待拍摄的作品,类型更是多样,“电影、电视剧、话剧,三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形式,当我在它们当中切换状态时很挑战又很满足。特别好的是,在拍过一整年的戏后,会在年底有‘麻花’的巡演,用话剧作为一年下来的休止符,特别踏实,”马丽的忙,带着蓬勃,“以前可能我会一直在后台等待休息,直到我的部分上演再出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更爱站在侧幕边看其他人的表演,全身心陶醉进去。”
留着利落短发、聊起事业风火清脆的大女人,同时有一副娇嗔无刺的模样留给家庭、丈夫,一体两面组成了完整的马丽,当下的、最好的马丽。




编辑&造型/屈天鹏  联络/孙宇芮彤

采访&撰文/胡文颖   摄影/彦俊(ANNO STUDIO)

化妆/唐子昕  发型/纲子

助理/方方  设计/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