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璐 23岁闪着光
   编辑:shan     2018-06-28
在坦然地享受假期、素着脸陪妈妈下楼逛超市,与焦虑于或许将突如其来的工作日程间,23岁的徐璐正尝试一步步与自己、与世界和解,带着可能很难妥协的某些坚持,带着接受人生起落的欣然。

2231时尚生活_001.jpg

《精品购物指南》6月28日刊

徐璐最近在休一个还未知期限的假期,或许能再多陪妈妈逛半个月菜场,或许今日份收工结束就得打包行李投身剧组。带些微妙未知感的日程,在年岁正好、事业正隆的小花们身上不常见,谁人不是如庖丁解牛般按两刻钟地在分割日常,好容易有了空档,想着的不是趁势谁多两小时,而是怎么再高效率地塞进一个工作。然而“未知感”又不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出身的徐璐所习惯的生活气质,“军艺是封闭式教学,几点该干什么都规定好了,一板一眼,不容反驳,它也影响了我的性格:我讨厌改变,做工作也喜欢提前安排好所有时间,没按计划执行的事情,会让我很焦虑。”——在坦然地享受假期、素着脸陪妈妈下楼逛超市,与焦虑于或许将突如其来的工作日程间,23岁的徐璐正尝试一步步与自己、与世界和解,带着可能很难妥协的某些坚持,带着接受人生起落的欣然。

未标题-1.jpg

白色T恤衫 PEACEBIRD WOMEN
珠片条纹上衣 SPORTMAX
蓝色牛仔裤 Calvin Klein Jeans
黑色高跟短靴 Giuseppe Zanotti
蓝色数字耳饰YVMIN

去年六月的上海,徐璐接下了《风声》“顾晓梦”一角——一个已经有美玉在前,在多数观众心中蒙着记忆滤镜的经典作品与角色。“顾晓梦”美艳、忠勇、坚定,在常人的理解里,这是一个需要阅历与棱角来支撑的形象,她不动声色的狡黠似乎更适合面颊略略凹陷、顾盼生姿的青年女演员,而24岁未满的徐璐,饱满的苹果肌、纯净灵动的眼神,到底太少女了。“我没去了解过《风声》剧组为什么找我来演顾晓梦,但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她。”徐璐当然知道这个决定的难处,但这从来不可避免,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在于它经历过市场和文学文本上的检验,“翻拍经典”既符合风险控制思路,也极大地节省了创作成本,演员在职业生涯中遇见几次再现经典的机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无论是作品本身,还是顾晓梦这个角色,被各色人拿去比较是一定的,但对我来说,这些比较没有那么重要意义,首先剧版是个改编很大的文本,角色故事也相应地有了变化;再有就是我心态很好啦,没想那么多。”她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从认真的对答思索状态中脱离出来,闪着光。

徐璐偏爱略略超越于现阶段年岁的角色,或者出于少年演员对转型的追求,或者是期望通过多样的尝试找准更有生命力的事业路径,又或者,只是好玩。这一年里,她贡献过《海上牧云记》中太子妃苏语凝,一个在天命与人愿间踟蹰矛盾的未来皇后。尽管“苏语凝”是个虚构的角色,生活在架空的朝代,却依然要求演员有足够沉稳厚重的演绎——全然不同于现实主义作品中合乎现代社会准则的情绪反应,家国天下的意味,对现世安稳的我们无疑太遥远。“《海上牧云记》这个戏对我的帮助很大,觉得好像是在彼岸打开了一扇大门。”徐璐如是说,诗化的、缓慢的镜头语言要求她对面部肌肉、情绪的把控臻至峰值,“以前演的大多是活泼可爱的,而苏语凝从小学习女红、礼仪,还是命定的皇后,她四平八稳的行止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演绎体验,情绪都在内心戏里。”

未标题-2.jpg

迪士尼系列千鸟格外套 SHIATZY CHEN
迪士尼系列黑色长裤 SHIATZY CHEN

《海上牧云记》为徐璐打开的那扇窗,兴许就是那个叫做“演技”的东西。“我确实更喜欢选择年龄阅历都比现在的自己略成熟一些的角色,”出乎意料地,徐璐对为她带来专业肯定与荣誉的《闪光少女》有些不置可否,“再让我去演高中生,我自己都会别扭。《闪光少女》里的陈惊才16岁,很中二,古灵精怪的,可我演的时候自己都会起鸡皮疙瘩,需要很努力地调动情绪才行,”她顿了顿,忽地凑近镜子,说,“快24啦,老啦老啦。”娇憨得让人恍惚看到当年那个“甄玉娆”。

“不能再一直演自己”,让徐璐开始有意识地用演技去填补经历与积累上的空白。《风声》里有数量与分量都不少的戏骨,这是眼下影视行业流行的操作模式——有了演技不俗、挑戏眼光上佳的戏骨们做配,无形里亦是一种背书。“哈哈,戏骨老师们就是来反衬我们这些青年演员的,”徐璐毫不在意地自黑,这是一种自省,“他们很多人都十分和善慷慨,像张志坚老师,我所有的请教、提问或者表现不到位的地方,他都耐得下烦来教我。和他们一起工作成长真的很快。”剧组的经验积累自然是进步的渠道,但徐璐的另一重自省来自于她知道天赋与机缘是有边线的,“我是非科班出身,光靠自己感悟总有把灵气耗光的时候,所以这一年里大部分时间有个老师跟着我在组里,或者没有安排的时候都在上表演课。怎么说呢,专业理论体系让我对这份工作,还有表演有更系统的理解,知道收放,知道怎么驾驭类型之外的角色,知道如何从生活中汲取养分再在角色中释放出来。”

未标题-3.jpg

红色帽衫式连衣裙 Calvin Luo

可她又是不偏执的。“我很想演偶像剧啊,”徐璐给出了一个很不一样的答案,“偶像剧好玩,跟做梦一样,但它又不好演,要把人物合理化其实特别考验演员。”她不是拧巴地非让自己走上所谓“实力派”、正剧、大女主的路子,“一个是看机会,你演好过一个角色,就总有类似的剧本找过来,也挺被动的。还有我也有自己的一些观察、考量,比如现在行业大趋势可能古装戏不好播,那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观众看到,就会规避掉这类题材的风险。”
这样的坦诚让人惊讶。演员们很多时候更希望自己是纯粹的,无论是对外的表象还是作为创作者的坚持,因为趋势去考虑作品看起来似乎就不那样“纯粹”了。“拍戏总还是想被人看到然后肯定的吧,”徐璐没觉得有什么需要粉饰的,“这个行业是立体的,不能断章取义地去理解。”她多次提到“行业”,一个略有些大的词。“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是在军队里形成的。可能因为军队教育的缘故,在工作上我会有一种使命感,听起来有些不自量力,但这就是我真的感觉到的,”徐璐有些小心,有些笃定,“我真的觉得导演和演员都是造梦的人,我们要对所有的观众负责,绝对不能糊弄人家,得到了角色,就一定得拼了命演好。”
“所以你是什么星座呢?”我们问。
“摩羯。”
一时间我们透过镜子相视而笑,似乎从星座中达成了某种共识。

未标题-4.jpg

黑色牛仔衬衣 Calvin Klein Jeans
黑色皮革网状半裙 Dior
黑色连裤袜 Dior
黑金手链 Dior

—————————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徐璐

—————————

Q:最近在微博上似乎很“放飞”?

A:经历过一些网络上的冲击,有一阵除了工作需要,对社交网络很疏远了。就前阵子,和好朋友吃饭,她的一番话让我挺触动的。她说这不是真正的我,她认识的我很活泼,想什么说什么,也不憋着,为什么要因为过去的一些事件来压抑自己呢?所以我正在尝试换个方式出现在微博上,和网友粉丝互动。

Q:看到你说夏天很愁毛发的问题,可是毛茸茸的女孩子很可爱很萌啊。

A:NO,可不是毛茸茸的,是毛扎扎的。对,现在有很多技术手段可以脱毛,我也去了解过,但是这种都是分疗程的,比如30天就要去进行下一次什么的。我们拍起戏来很难控制,就那一天肯定能去,自己在哪座城市哪个国家都没准呢。不过,现在家用脱毛仪还蛮方便的,就是有点痛,哈哈。

Q:《写命师》是个什么故事?

A:就是我很想演的偶像剧啊!看起来有玄幻元素,但说穿了还是偶像剧。挺好的,很欢乐很轻松,相信我们呈现出来的感觉会让大家感觉很新鲜、很抓人。




编辑&造型/仲峤    采访&撰文//胡文颖

摄影/吴明(Studio 6) 妆发/小龙(On Time)

场地提供/Hi Studio 助理/双双

设计/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