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雯 不限定的演员生命
   编辑:shan     2018-07-19
无论是微微远观着世界,还是在喜剧里的诸般尝试,张慧雯都试着将性格中各种面逐一放大。

2234时尚生活_001.jpg

《精品购物指南》7月19日刊

因为影视题材审美和各种机遇的缘故,中国影视演员的后备军里,始终有专业舞蹈出身的男孩女孩们的一席之地。他们普遍脖颈修长、体态清隽,拥有极强的肢体表现力与爆发力,优于常人的头身比和往往略带忧郁的眼角眉梢,极称近十年间长盛不衰的仙侠玄幻或古装题材的扮相,或第五代导演们一颗永不消退的文工团少年心。
张慧雯就是这些男孩女孩们中的一个。故事的开头,是极幸运又极俗套的“伯乐相马”的故事,盛大却凌冽地开场,让女孩一时间见到世间最明亮的闪光灯、最挑剔的审视和最纷杂的语言。然而年轻的人生路途自不可能始终停留至高点,也更不会就此戛然而止,只余袅袅余音,开场之后的舞台需要女孩自己闯。

未标题-1.jpg

从《栀子花开》到《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张慧雯的作品算不得多,也再没有从主创阵容到口碑都堪比《归来》的佳作,用今天的俏皮话吐槽说就是“出道即巅峰”。这大概是每一个被幸运之手选中的男孩女孩们必须经历的阵痛,重走一遍通往高处的路,或顺遂或坎坷,扎扎实实。张慧雯便在这条路上走着,心平气和。“我没有很着急要在某个时间段前达到什么目的,”她坦然地聊着流量、快钱和话题,“起码没有定下比如‘三十岁之前要挣到多少钱’‘拥有多高的知名度’一类的愿望。”看得出,这种坦然不是为了维持姿态好看的强撑,“不要把演员的生命限定在最年轻的时间里,不是的,演员的一生都是事业路途,要试着把路放长一点。”

未标题-2.jpg

因此张慧雯丝毫不会为难于被问起“近年来没有十分高亮的作品”的原因。“嗨,没事,问吧!”她爽快地让我们不必介怀,“我现在就是在我能拿到的有限选择里,找好的角色、作品、团队,但毕竟我很少拍电视剧,大众知名度有限,算不得流量演员,私生活更没有可以拿来说道的,一开始想不到我很正常,”我们更愿意将张慧雯的坦诚看做一种“自省”,而不是轻飘飘的“耿直”,“但怎么说,人总不能停下来一直等,趁着现在充实点东西自我提升一下,在我身上的东西总不会离我而去,做好准备才碰得到机会。”

未标题-3.jpg

学艺的艰辛,向来会赋予舞者非比寻常的韧劲与忍耐力,这是好事,面对人生事业的起落颠簸,他们比普通人更耐得住寂寞、不易被动摇,但同样,日复一日的刻板练习让他们少了份跳脱,惯于在框架里被束得整整齐齐。“在拍电影之前,我是比较板正的人。目标在那里,规规矩矩地完成了就行。”张慧雯虽然没有“非科班出身”的底气不足,但也足够正视这一背景所造成的局限,“演完电影后我发现这其实不太好,演戏是需要灵感和突破的,神来之笔、天外飞仙。”大概是怀着对“跳脱者”的隐隐艳羡,她喜欢看脱口秀,近期在阅读李诞的《笑场》,也尝试在喜剧里找释放,“我喜欢蛋蛋的姿态,和世界若即若离的,时而是红尘中大鸣大放的样子,但又懂得退出来,在安静的地方看这个世界的喧闹。”

未标题-4.jpg

看过即将上映的喜剧电影《日不落酒店》的成片,张慧雯真实地笑出了声。“但其实我在演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好笑。”活在角色身上,认真过着角色的生活,自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说话是好笑的,“这部电影不是大收大放的喜剧,气质更偏英式冷幽默,用精巧的故事和对话、人物性格来惹人发笑。而且我这个角色造型上比较可爱,这也适当增加了笑料,但在现场我自己并不知道。”张慧雯不认为喜剧作为类型片在电影艺术形式中的弱势,“喜剧当然不是不高级的,只是出口不同罢了,”世人常有漂亮的女演员演不好喜剧、办不了丑的刻板印象,“虽然《日不落酒店》走的不是搞笑扮丑的路子,但是回溯老港片里如云的美人们演起喜剧来,照样不出戏。《东成西就》不就是吗?”

未标题-5.jpg

无论是微微远观着世界,还是在喜剧里的诸般尝试,张慧雯都试着将性格中各种面逐一放大。“林奚”也是她性格中的一部分,清冷、少笑容、认真。“不存在入不入戏、要去找感觉的情况。演到最后,套上戏服的那一秒,我就是林奚。”曾经在《归来》的剧组里,她实实在在地学到了“塑造角色”是怎么回事,“拍《归来》的时候,巩俐老师拍戏之前会先安静,就坐在一旁不知道在干吗,背对着我们不聊天,打板后马上就活过来了。这个动作挺给我启发的,可能还不娴熟,但我接到‘林奚’这个角色之后做了很多准备,放空了一段时间,让角色跟我更融合,让她进入到我的身体里,越来越放松。”

未标题-6.jpg

张慧雯身边工作人员不多,给她的生活留了一道可供喘息的出口。“演员只是职业,当我们在镜头下被聚光灯追随的时候,是演员。当这些都收了,那我就还是个得踏实过日子的人,并不因为多了镜头,这份工作就和普通人不一样了。”所以她会打出租车、去商场逛街、看电影,接收纯粹的不加修饰的人间烟火,“演戏需要生活的积累,不能一味往外掏,需要从生活中汲取经验和能量。我还有各行各业的朋友,圈外的,大学同学或是20多年的发小,这样的生活才是完整的。”

未标题-7.jpg

生活之外,张慧雯还依赖阅读和输出文字供给的力量。“写舞蹈笔记和给家里写信是多年的习惯,”她在社交媒体上PO出一堆读书时候往家里寄出的信件,“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一周只能往家打一次电话,室友同学都在边上围着等着,很多心事不好说才养成的写信写日记的习惯。”张慧雯十分庆幸有这样一段积累,“开学时爸妈送我报到,会把信笺和邮票都准备好。邮票上的墨迹随着时间会掉,他们又按照顺序在信封上标记收到的时间保存好,”她越说越动情,“你会发现所有的信封撕口都特别整齐,那都是爷爷怕把信纸给撕坏了,都是沿着边小心翼翼地剪开口子。”家人的期许是不带压力的,“大概是自小离家,所以现在愈发爱陪在爸妈身边吧。”

未标题-8.jpg

—————————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张慧雯

—————————

Q=《精品购物指南》A=张慧雯

Q:最近在干什么?

A:大量阅片看电影,奥斯卡获奖影片、提名影片的合集,还有优秀的悬疑类型片、希区柯克的和韩国的类型代表作。一方面,我从小的性格、教育背景都是要么不做要么尽全力不让自己后悔,现在把演员当职业,这个行业的所有东西都要去了解;更重要的是,我确实喜欢看电影,也爱看悬疑片,不喜欢social,就爱待在家。除了李诞的《笑场》,还在看《诗经》,虽然比较难,但不以学生完成作业背书的角度重读它们,特别能体会到古人的智慧。

Q:有什么生日愿望?自己是很典型的处女座吗?

A:工作上挺较真、挺处女座的,要求完美,有点强迫症,要求特别细节控。生活中稍微放松点,偏白羊。愿望啊,希望和好的导演、演员合作,比如梁朝伟啊,哈哈。

Q:喜欢夏天吗?

A:喜欢,除了太晒。我皮肤比较薄,晒太阳会疼,去泰国人家都露胳膊露腿的,我就只在拍照的时候把外套披肩给摘了。那时候在坝上拍《琅琊榜》,沙漠的戏,回来路上脸上就开始起东西了,一个月还没消。



执行/屈天鹏 采访&撰文/胡文颖

摄影/彦俊(ANNO VISION)

化妆/箫峻 发型/林晗 服装鸣谢/Five Plus

场地鸣谢/马天尼露台Terrazza Martini

设计/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