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柏霖 少年依旧
   编辑:shan     2016-09-21
脱掉帅气的西服,陈柏霖换上再随意不过的T恤和短裤,与记者和工作团队一起热烈讨论起前两天刚刚在家乡台北举行的椎名林檎演唱会。这一刻,眼前的这个兴高采烈的大男孩不是张士豪,也不是李大仁抑或江河,而是陈柏霖自己。

格纹西装、长裤 Etro / 图案衬衫 Ports1961 / 棕色皮鞋 Burberry Prorsum

虽然时常感激演员的工作让他体会了许多不一样的人生,但陈柏霖也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带入形形色色的角色里。从《蓝色大门》里深深酒窝的18岁少年张士豪,一直到《后会无期》里木讷的地理老师江河,陈柏霖演过自闭症患者、白领、宅男、超人特型演员,甚至是无所事事的小城青年。这些角色林林总总,有着不一样的身份、背景、故事,但无一例外,都带有浓浓的少年气息。毛姆曾在小说里苦恼,等到人的心灵成长起来,就失掉了伊甸园。而陈柏霖在银幕上的不断变身,似乎正召唤人们心中对少年时代永恒的美好回忆。

然而这个戏里戏外的大男孩,却也“服老”。当同龄的男演员还在演高中爱情故事,他已经在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中演了一个地理老师。接受媒体采访,他半开玩笑地表示:“都演了老师,估计没有人再找我演学生了吧。”一年过去,他又在电影《坏蛋必须死》里扮演了一个中文老师。说起自己的第二次教师生涯,陈柏霖更肆无忌惮开起玩笑:“我想,除非以后有机会出演《本杰明·巴顿奇事》那样的电影,我应该都不能再回头演那些‘小鲜肉’的角色了吧。”

彩点西装、衬衫、领带、西裤、皮鞋 All from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虽然再次在银幕上教书育人,但《坏蛋必须死》里人在韩国的中文老师,也并非是一个一本正经的严肃角色。不像《后会无期》里的木讷憨厚的江河,中文老师强子狡猾、带点痞气。“他并没有那么爱小朋友,却不得不教中文;终于难得放假,能出去玩一下,却遇到一连串错综复杂的事件。”然而归根到底,这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角色。比起力挽狂澜、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这个普通的老师更多时候还是在惊慌失措。说白了,这还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男孩。

不过,扮演这样一个大男孩也并不轻松。电影里,强子在韩国生活十多年,百分之七十的对白都是韩语。然而电影外,陈柏霖一句韩语都不会,只得从头学起。电影发布会上,片中女主角孙艺珍抱怨一句中文台词练习了两三百遍。一旁陈柏霖不服气了:“两三百遍都不错了,我的台词都恨不得念两三万遍,每天拍完戏都回酒店里狂练台词。”然而接受采访,他却仍是带着点得意的神色,“嘴硬”地炫耀自己四天“搞定”韩语台词的“智慧和聪明才智”。这一刻的陈柏霖,和他在电影中一样,依旧是大男孩的模样。

格纹西装、长裤 Etro / 图案衬衫 Ports1961 / 棕色皮鞋 Burberry Prorsum



皮草装饰针织衫 Fendi / 条绒长裤 Burberry Prorsum / 压纹皮鞋 Louis Vuitton


对话陈柏霖


Q:拍《坏蛋必须死》是第一次在韩国拍戏吗?对济州岛有什么印象?

A:是的,韩国去过很多次,但拍戏是第一次。电影《坏蛋必须死》开拍是在4月初,没想到济州岛还是蛮冷的,当时在那里还要穿羽绒衣。

除此之外,那边让我感觉还是蛮舒服的,我很喜欢吃泡菜,所以觉得东西很好吃。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边还挺多中国人的,人多的地方我蛮容易被认出来。不过我们拍电影大多数时候都在岛上比较偏僻和荒凉的地方,我觉得荒凉比较适合我。


Q:你在中国台湾、香港及内地、日本都有工作过,这次和韩国团队合作,觉得在工作方法上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A:其实《坏蛋必须死》中,基本上也都是中方团队,只有特技组、美术组和其他几个组是韩国团队。要说不一样,可能就在于语言不一样,表演上重点也不一样。中文里是“我要吃苹果”,韩语里就变成了“苹果我要吃”,所以表演上特别要注意重音和节奏。


Q:你在《坏蛋必须死》里百分之七十的台词都是韩语,之前你在中国香港和日本工作的时候都有攻克语言的辉煌经历。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找你饰演这个角色吗?

A:也许是觉得以我的智慧和聪明才智,肯定没有问题吧。后来拍摄的时候,果然是这样,哈哈哈。


Q:花了多长时间学习韩语?

A:四天时间。不过在此之前,我已经用拼音把台词熟记了,然后再花了四天进入剧本的部分。


Q:所以现在韩语算是学会了没有?

A:会说的都是剧本里的(笑),当然日常的会话学会了不少。不过从韩国回来以后也忘了不少,我想只要再回去就能想起来吧。

格纹衬衫 藏蓝色牛仔裤 蓝色西装 All from Goldlion金利来

Q:这部电影中和孙艺珍、申贤俊都有合作,是第一次与韩国演员合作吗?

A:对,但是他们的作品我之前都有看过。孙艺珍和我年龄只差一岁,而且我们是同一年出道的,所以我跟她可以说是真正的同一个辈分的演员。在现场我们也聊得蛮多的,电影、音乐、美食,我们都有聊。


Q:《坏蛋必须死》这部电影号称是“公路悬疑喜剧”,这三个看起来差别挺大的元素是怎么糅在一部电影里的?

A:其实你看昆汀·塔伦蒂诺的大部分电影,也都是这样啊。只不过《坏蛋必须死》没有昆汀的电影那么疯。导演孙皓是冯小刚的徒弟,所以在喜剧的把控上比较得心应手。


Q:你饰演的中文老师强子在整部电影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要负责耍宝吗?

A:在电影里,强子的身边有好哥们三儿、大头和弟弟帕帕,耍宝的部分由这几个好哥们负责了,而强子只要负责惊慌。在电影里,强子除了跑跳打,还要开脑洞,但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被孙艺珍打。


Q:电影的特技团队全部来自韩国,在完成动作戏的时候有没有感到困难?

A:其实还好,所谓动作戏,并不是李小龙那种武打戏,还是飞车那一类。受伤当然在所难免,申贤俊在拍摄时候有挂彩,我还好没有受大的伤害,但后背也还是被撞了一下,到现在还有疤。


Q:从《追爱大布局》《重返20岁》到《坏蛋必须死》,你近几年的作品大多是表达爱和正能量的喜剧片,这是你自己刻意选择的吗?

A:并不算是,对演员来说,选择的余地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大多数时候只是工作找到我,我挑选自己喜欢的角色。至于大多集中在这个电影类型上,还是因为目前的国内电影市场,这一类型的作品比较受欢迎。

不过,我除了接拍这些商业片,今年也还演了陈哲艺导演监制的《再见,在也不见》,这是一部文艺片,也许明年能和大家见面。


Q:不久前你客串了一集《极限挑战》,有想过自己也去参与一档真人秀节目吗?

A:有机会当然好。我去客串了一下发现很好玩,不像电影有剧本,真人秀节目只有很少的提示,大部分时候都要靠每个人的真实反应。只是我现在的所有时间都贡献给电影了。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