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天宇 像犀牛一样享受独处
   编辑:shan     2016-09-21
伴随着英伦风轻快干净的音乐走进影棚化妆间采访,此时此刻坐在高脚椅上刷朋友圈的马天宇顶着造型师别在头发上的几枚红黑发卡,闻声转过头来,熟稔地拖长了声音say hello。

印花领巾设计丝质衬衣、竖条纹拼接大衣、藏蓝色羊毛西裤、黑色饰毛皮鞋皆为 Gucci

他只穿着简单的灰色系T恤和牛仔裤,嫩黄色的运动鞋为整个人增添了一抹活泼的颜色,自米兰男装周归来,或华丽或新潮或有型的服饰一一看遍,这样的打扮依然是他认为最舒服最自在的,也是镜头下的他最真实的状态。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马天宇合作了,2015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几乎每隔1~2个月就要见上一面的节奏下,马天宇最初寡言客气的形象渐渐剥离,呈现出有时搞怪偶尔毒舌的风格,闲散的状态中还会夹杂着些许一针见血的经典语录,这也许也是现在周围的人都喊他“马老师”的原因之一吧。与一般对“老师”的解读不一样,不论是说者抑或是听者,都似乎让这个称谓增添了一丝“别样”的意味,大概在大家的印象中,老师严肃又威严的传统气质实在和他不大相符,“马老师的意思其实就是你好帅,我爱你!……难道她们不是一直这么喊我的吗?”虽然已经记不起来这个称谓是何时被普及的,但马天宇显然已经早早习惯,所以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回答中有着“理所当然”的意味,并带着他一贯的幽默语气,毫不吝啬地把自己又夸了一回。

褐色格子衬衣、蓝色格子衬衣、褐色宽版长裤、双色针织领带皆为dunhill

“其实我挺不喜欢别人说我演什么像什么的。”马天宇说,在他看来,不论演绎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人物性格和言行举止间都是他自己独一无二的表达,都是他自己内心某一个角度的无限放大。在即将要开拍的《幻城》中,马天宇饰演王的弟弟樱空释,原著中的他所做的一切虽然是出于对哥哥深刻的兄弟情,可性格中也不乏冷漠与决绝,为了能够让哥哥获得更多的自由,他不顾一切执著不悔,“我觉得年轻人大概就是这样的,情感的表达都很强烈。”在樱空释的身上,马天宇看到更多的是对亲情视若生命的重视,这一点也和生活中的他保持一致,由于年幼时的坎坷经历,让他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也更加懂得了照顾别人,这一点在《花样姐姐》播出期间就已有所体现,帮一众姐姐们制定行程购买车票,解决各种突发事件的同时还要尽量满足大家不同的需求,这些多数人看来劳心费力的差事,在马天宇看来却并不觉得辛苦,家人的出游本也大多都由他来安排,事无巨细到亲自接送,虽然繁琐,但他仍然乐得享受这一份来自亲情的馈赠。也因着这一系列的表现,他的“暖男”形象渐渐树立,找到他出演类似性格人物的剧本也多了起来,而他却意外选择了接演与这一形象完全不同的人物“樱空释”,马天宇坦言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其实是因为自己骨子里也有着和樱空释相似的一面,那些逆境所带来的辛苦和疼痛,他更多的是选择默默放在心底,展现给身边人更多的是笑容和快乐,“樱空释内心是细腻的,他的情感也是狂热的,但面上却又比较高冷,很少去表达,某种角度跟我很像。”

“爱情到最后也会演变成一种亲情。”问到对亲情非常重视的他如何看待爱情,马天宇认真地思考了一小会儿,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对于他来说,也许亲人般相处的方式更加令人舒服,不必随时随地掌握你的一举一动,不必时时刻刻绑做连体婴儿,彼此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片自由空间,也不用担心谁会离谁远去。“你是‘外貌协会’吗?”面对这个问题,他几乎没有思考地点头利落承认,“我是啊,首先看到这个人起码要让你觉得舒服,你才会有想去了解她更多的欲望嘛。”话说了一半,他似乎才意识到什么,挑了挑眉问身旁的工作人员:“哎,我这么说会不会被误解成太肤浅了?”在熟悉的人面前,他的回答往往更加直白和坦率,虽然承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一员,但并不代表他仅仅关注外表的事物。红烧带鱼、孜然羊肉、水煮鱼、西红柿炒鸡蛋、包饺子、手擀面……这一连串的美食后面,后缀则是“马天宇的拿手菜”。闲来无事的时候,他偶尔也喜欢在家宴请朋友,不必西冷牛排红酒杯,家常的味道反而让人觉得更加自在真实。对他来说,窝在家里看一本感兴趣的书,哼一段喜欢的旋律,去一个说走就走的城市,是他最自由放松的生活方式,可以好好去感受自己的世界,不必为了迁就别人而勉强自己。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自己,他觉得犀牛再合适不过,“主要是因为犀牛喜欢独居,我也是一个经常需要有自己独处空间的人,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更有利于思考,不被外界打扰,可以得到许多以往得不到的发自内心的答案。”

黑色破洞设计卫衣、羊毛拼色大衣、黑色条绒饰白边长裤皆为 Givenchy

自媒体平台还没有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大家印象中的马天宇几乎是文艺的,少言的,而近年来随着网络平台的扩张和各类综艺节目的走红,也让私下生活中的他越来越多地曝光在众人面前。说起在微博被粉丝黑到“该吃药了”的段子,马天宇表示这种时而“话痨”时而“疯魔”的状况也是他真实的一部分,“以前刚刚入行,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做好,所以可能过于封闭和压抑自己了,现在慢慢熟悉了这个环境,跟周围的人也没有了陌生的尴尬,所以经常会跟大家开玩笑,渐渐的也愿意更多地展现最真实立体的那个自己。”这样无所顾忌地展示自己的另一面,很多有偶像包袱的艺人还不能完全做到,马天宇则施施然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样的包袱,对自己的外貌也真的并没有那么的在意,平时出门的装扮都是将舒适摆在第一位,看到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大家都有一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叹息,“可能是我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我已经习惯了。”最后的最后,他还不忘补上一句。

结束采访之后,马天宇换上拍摄封面大片的服装开始工作,在镜头前渐渐回归大多数人眼中的那个他,专业的、认真的、有点高冷的。拍摄间隙,他几乎都安安静静地独自待在原地,不需要工作人员端茶递水,也无需多余的陪伴,偶尔摆弄手机,自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