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亦菲 最可贵是清醒
   编辑:shan     2016-09-21
拍摄当天的主题是“慵懒”,对这个时候的刘亦菲来说,正中下怀。“最近也是忙东忙西,偶尔闲下来能慵懒一会儿,就很开心。”

大纽扣装饰混色长款外套、黑色鳄鱼皮压纹扭结宽腰带均为 Salvatore Ferragamo

Dior迪奥凝脂星光亮妍粉底液、Dior迪奥凝脂星光亮妍遮瑕乳

夏末秋初的午后阳光里,她说起了最近的一次“慵懒之旅”,“去美国拍《致青春2》,拍完有十天假,看了两场音乐剧,重看《歌剧魅影》又哭了一场,再走走亲戚,逛逛街,闲散着度完假,倒也很满足。”

入行十几年的刘亦菲,如今看来松弛有度。还记得15岁刚入行演《金粉世家》的白秀珠,“只敢在安全范围内演,爱看回放,看到一条情绪饱满、角度也好的,才会觉得很安心”,演技固然青涩,但美得令人心惊,之后《天龙八部》的王语嫣、《仙剑奇侠传》的赵灵儿以及《神雕侠侣》的小龙女,更让她在“神仙姐姐”的高台上下不来了,没有人听到她的内心独白,“我觉得那不是特别真实的东西,什么神不神仙不仙的,在我的生活中大可不必。”她在意的,是更大的释放空间,《功夫之王》来得刚刚好,“成龙+李连杰+好莱坞”的顶配晃瞎人眼,她出演阴郁伤感的女一号金燕子,“要有眼泪但不能滴下来,近身搏击是全新课程,我每天有请教不完的为什么,大家都开始叫我‘问题少女’”,尽管电影最终并没有成为预期中的巅峰之作,但刘亦菲收获了她的独家记忆和成长,“好像开了一扇新的门,我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2015年的刘亦菲,已经是尝试过多种可能性、愈发清醒的成熟演员。她和宋承宪合作的、改编自当红网络小说的爱情电影《第三种爱情》即将上映,问及她对自己在戏里的表现,还没有看过完整成片的她,淡定得令人佩服,“我在现场也不看回放。拍了这么多年戏之后,我发现我爱的不再是镜像里的自己。去爱人物本身的故事和情绪,其实更过瘾。”那会不会因此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够好?酷爱看心灵书籍的刘亦菲,也给出了耐人寻味的答案,“其实人最重要的,是清醒。就我而言,如果需要去看回放才能了解自己的表现,这就不是一种清醒的状态——因为我应该知道自己在哪个度。所以不看的话,我会更没有包袱;而我在看对手和人物的时候,也并不会想到自己的样子。”

黑色修身西装上衣、黑色西裤、白色无袖Slogan针织上衣均为 Louis Vuitton

Dior迪奥花蜜活颜丝悦亮肤遮瑕防晒乳、Dior迪奥花蜜活颜丝悦精华粉底霜

而在这个360度全民娱乐时代,她也确实算得上一个清醒的演员,即使票房为王的时代,她也有自己的思考,微博上也会有一些直抒胸臆的随感,“一个好的电影是一个丰盛的心的产物,不是盲目的数据堆砌”“尊重导演和尊重演员的创作是一部电影成功的基础”,问她是否意有所指,她也只是淡淡回应,“不过是偶尔某一天某一刻的随感,不必太在意。”这倒让人想起她方才提及的自己喜欢的女演员类型,“全度妍和娜塔莉·波特曼。她们的生活很平常真实,可是在戏里就会大放异彩,好像把所有能量都积蓄在了戏里。最踏实地去活,最释放地去演。”

踏实去活的刘亦菲,当然也有私底下的活泼。在宣传和拍戏的间隙,她的娱乐项目是看综艺节目《花样爷爷》和《极限挑战》,聊到这个整个人都High起来,“最喜欢孙红雷啊,他怎么那么逗呢,哈哈好可爱。你说请我会不会去啊?我要去玩的话,肯定不会想只玩一期就回来啊,哈哈多好玩啊!烨哥不只是在节目和微博上很逗,他拍戏也是组里的‘按摩大师’——和他还有黎明大哥、少群一起拍《夜孔雀》的时候,演戏的时候大家的神经都像抻得很紧的橡皮筋,但烨哥一来,几句话就把大家的神经按摩放松了,真的好棒。”

黑色露背收腰连身裙Dolce & Gabbana、Diorama Precieuse系列紫水晶及祖母绿黄金耳钉、Diorama Precieuse系列紫水晶及祖母绿黄金戒指均为 Dior高级珠宝、Dior迪奥烈艳蓝金唇膏#169裸色新风貌

而幽默这件事,也似乎潜移默化影响了如今的刘亦菲。她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我觉得人一定要勇于自黑,你黑过自己了,人家再来黑你,你心里起码有底了对不对?”让她罗列诱惑观众去看《第三种爱情》的三个理由,她也是一脸正气,“我跟你说实话,我觉得这么忽悠是没有用的。你看我很少为自己的电影去喊口号,观众的口碑在那里,这没法儿蒙人,票房持续上涨,只能靠电影自己的口碑”。当记者惊叹原先那些采访里“对着镜子想着最难战胜的是自己”的“纯粹处女座刘亦菲”到底去了哪里时,她想想还纠正你,“我真的不像处女座,我跟狮子座差两天,其实更像不管不顾的狮子座啊!”这段时间最喜欢的爱情电影也是带着喜剧色彩,“十年前的法国老电影了,玛丽昂·歌迪亚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故事,有我最喜欢的极致爱情。”

看来这些年,和演技一起提升的,还有刘亦菲的心理建设,“一个好角色,总是会有很多候选人,所以你总会有错过好角色的时候——我得到最宝贵的经验是,你既然可以在失去的角色的世界里走那么深,是不是可以拐个弯儿,把那些发挥也这么深地放进属于你的任何一个新角色里?这样我就快乐了很多。”所以出演《第三种爱情》的邹雨和《夜孔雀》的埃尔莎,都是独属于刘亦菲的美妙之旅,“《第三种爱情》是个跨国团队,我跟宋承宪拍戏,他说韩语我说中文,导演呢,你还一天天看着他瘦下去,大家都辛苦,但想想也是蛮好玩儿的;拍《夜孔雀》,导演也很过瘾,我还没有遇到过像他这样,用一个长镜头拍完,不拍第二条的——他不贪心,他觉得创作是一个信任和天性的释放,不会去限制,我就觉得好像看到了另外一种人格。这部片子是我拍得最轻松的,它没有原著限制,是导演原创的故事,埃尔莎也是一个完全属于我的角色,可以任由我想象和发挥。”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