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又廷 戏里打怪,戏外很乖
   编辑:shan     2016-09-21
刚拍完由吕克·贝松监制的奇幻电影《勇士之门》,赵又廷的另一部新片《九层妖塔》即将在国庆档登陆院线,近来他饰演的角色,冒险心爆表,格斗力惊人。可是从出道至今,他在生活中总是那样低调、安静、追求平衡,一副最典型的天秤男的模样。他说自己从来对冲锋陷阵没有渴望,出风头的事情留给别人去做就好了,属于那种“倘若一件事情一直没有人解决,拖到最后一刻,我就说好吧,那我来吧”的类型。

黑色格纹大衣、藏蓝色V领开衫皆为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黑色窄腿裤 Solid Homme

刚拍完由吕克·贝松监制的奇幻电影《勇士之门》,赵又廷的另一部新片《九层妖塔》即将在国庆档登陆院线,近来他饰演的角色,冒险心爆表,格斗力惊人。可是从出道至今,他在生活中总是那样低调、安静、追求平衡,一副最典型的天秤男的模样。他说自己从来对冲锋陷阵没有渴望,出风头的事情留给别人去做就好了,属于那种“倘若一件事情一直没有人解决,拖到最后一刻,我就说好吧,那我来吧”的类型。

说到陆川为什么会选择他出演《九层妖塔》中的胡八一,他认为导演看中了自己的淳朴。这让人不禁想起今年清明假期他陪高圆圆回乡祭祖的那张照片,一度令网友惊呼原来男神有如此质朴的一面。 当初在读小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时,赵又廷就觉得胡八一在痞气和嘴贫等外在特征之外,蕴藏着浓厚的英雄气质,讲义气,有使命感,价值观也很正面,所以在电影里他也努力地去将胡八一的这些特质还原和放大。“这个人物遭逢的所有灾难,都是他必须得去经历的过程和完成的任务,他身上流着打怪物的血。”他还将他读小说过程中觉得意犹未尽的地方,在电影里痛快地诠释了出来。《九层妖塔》中,胡八一和王胖子是吃喝在一起、冒险在一起、泡妞在一起、打怪在一起的“四好兄弟”。曾听过一种说法:“人过三十无朋友。”是说人长大之后那种呼朋唤友的机会越来越少。但赵又廷不这么看,他一直和自己从小在台湾结识的兄弟、在加拿大念书时认识的朋友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时不时就需要聚一下,他们对于他来说始终是人生的很重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我自己也还蛮珍惜独处的空间的,比如即使连续拍了18个小时的戏,回到酒店本应该赶快睡觉,但我还是会花2个小时和自己独处,玩玩iPad游戏、翻翻书,看一部电影什么的,总之要和自己相处一段时间后再睡。”看似在揶揄自己的晚睡拖延症,其实也是在认真地表示,一个成熟的人,总能在和爱人的相伴、同朋友的交往、与自己的相处之间维持一种空间上的平衡。

黑色高领拼接毛衣、深红色圆领毛衣、深红色羊绒大衣、黑色宽版长裤皆为Solid Homme

黑色花纹皮鞋 G-Star RAW

赵又廷的微博名是“Hero赵又廷”,他原本想用“Mark赵又廷”,但发现这个名字被人抢注了,便用了“Hero”,因为当时他正在担任电影《痞子英雄》的主角。比起用自己的力量拯救世界的英雄,他更愿意做某一个人的英雄,力所能及地给她充足的安全感,用不着给自己系上太多的枷锁和束缚。聊到关于英雄的话题,很自然地又谈到他的爸爸赵树海,他说爸爸对于他演的每一部戏都很支持,都会去电影院仔细地看,然后给他一个正面评价,但他不会多说,担心儿子会骄傲。“我也不希望他夸太多,要不然会觉得矫情和不好意思。”他笑着补充。

赵又廷从小善于打乖乖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从未有过青春叛逆期,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当他还是个小小少年时就理性过人,如果妈妈催他去睡觉,他一定乖乖就范,他知道不听妈妈的话的后果很严重,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都不可以打电动游戏,犯错的成本太高,很不值得。很早以前,大家就说他有几分超过同龄人的成熟稳重。他理解的成熟是看问题的眼界,不只执着于眼前的一时一域,能够以别人的快乐和心情为出发点去做事情;也是一种行为模式上的分寸感,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赵又廷用他特有的幽默感进行自我描述:“可能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鸡贼的小孩。知道在爸妈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跟他们去要求什么,等他们心情好了就会说,妈妈买个游戏机给我吧。”听到从他嘴里很自然地冒出来的“鸡贼”这个词,想必你也能看出北京太太在很多方面对他的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只有在面对爸妈、圆圆和身边的兄弟时,他才能心安理得地放下成熟和分寸,在他们面前肆无忌惮耍白痴,甚至有时候他为了博家人一乐,会故意把自己的运动短裤往上提得特别高,然后在家里走来走去。只要大家开心就好,他自己也会跟着开心半天。

红色丝绸衬衣、炭灰色西装上衣、炭灰色西装长裤、黑色毛毛皮鞋皆为Gucci

天秤座的人都视整洁体面为毕生追求,但这次赵又廷在《九层妖塔》中的很多造型都是灰头土脸的。他说扮丑扮脏对于他来说都是OK的,毕竟演员的天职是服从电影内容的需求,而且还可以省掉很多化妆时间,拍戏的早上可以多睡一会儿,不亦乐乎。不过,他还是会在有些方面做一点点坚持,譬如有一段戏讲的是他被怪物一巴掌挥过去,身上被抓了好多破洞。那个时候的阿克塞正好非常寒冷,每个人的戏服里面都穿了很多保暖的衣服,如果被划破一个大洞,不仅会当场冻僵,而且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露出来也会像个流浪汉,削弱了探险家的气质。后来陆川导演妥协了,同意那个破洞只是出现在手臂上。虽然他绘声绘色地讲述着拍片过程中遭受的种种“非人”的待遇,但熟悉赵又廷的人都明白他其实很Man。上次拍《勇士之门》时,报道他受伤住院,他在微博上云淡风轻地写道:“大家别担心,我还好,肋骨小伤。”其实何止小伤,真实的情况是断了一根肋骨。

入行这几年来,他因为拍戏受过伤,也因为拍戏收获了一段圆满的爱情。面对职业带给他的这些东西,他说,就像断肋骨时心里想的是“断一根肋骨要比断两根好得多”,他总是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太幸运的人,能演那么多好的电影,碰到一个又一个好导演,在演艺路上有着顺遂的发展。对于这份幸运,唯有加倍去珍惜。

《勇士之门》和《九层妖塔》都是具有魔幻气息的电影,赵又廷相信在浩瀚的宇宙里,肯定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存在着。他敬畏一切自己不了解的神秘力量,更相信《吸引力法则》这本书提到的,如果一直灌输给自己消失的暗示,那么结果也不会如意。他坚持一个朴素的道理:好人有好报,你为这个世界做了多少,它就会还给你多少。无论是戏中还是现实中,世界总瞬息万变,他的秘密武器是以不变应万变,内心最看重的东西、最能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东西始终是不变的。问他所说的这个东西具体是什么,他淡淡地一笑,尔后回答:“我的家庭。”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