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大淘金——慵懒精英养成记
   编辑:shan     2016-09-21
有一颗想当精英的小心灵,却又放不下慵懒的生活情怀?搁以前,说你白日做梦、痴心妄想的板儿砖已经飞过来了,但如今,站在遍地神奇O2O的黄金时代,你的未来不是梦:困了?在家睡醒一觉就变美;饿了?找个偶像名人吃顿米其林三星大餐;想升级了?撒切尔夫人的英国管家来你家调教一下熊孩子……著名的马斯洛大师曾告诉我们,人生有个像金字塔一般拾级而上的五层需求理论,今天我们要说的是,趁十一这人山人海最适合宅的假期里,灵活地用手指点开正确的O2O,一键同时解决多种需求、走上人生巅峰,完!美!

“冯小刚《大腕》里说:『英国管家,一口地道的伦敦腔,倍儿有面子。』如今小手一点,来的可是撒切尔夫人的管家呢。”


英式管家 来一出《唐顿庄园》Cosplay?

苏小姐并没有想到,在筹办家宴海淘英式餐具的过程里,餐具还没妥呢,她先在天猫的聚划算上抢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奇葩单”:曾服务过撒切尔夫人的管家、现任学校校长(British Butler Institute)的Gary Williams先生将为北京、上海、杭州三个城市的用户各提供一天的上门服务培训,倒不用给Gary先生和陪同漂洋过海的机票埋单,这一天统共收费1999元,可以从管家学校192项专业服务课程里挑选你感兴趣的,沟通好之后这位特别起范儿的英伦管家就上门传道授业解惑啦。

下这个单是有渊源的,苏小姐是《唐顿庄园》的骨灰粉,除了帅翻的大表哥,英式庄园里由管家女仆张罗的各式宴会也让她心驰神往,“我记得卡森管家拿着银质烛台,对女管家休斯太太说:我得连夜把它们的刮痕擦拭好。可休斯太太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来!而且大小姐的姿势永远很美,吃饭时也不靠椅背,切牛扒也是相当讲究,不会一次性全切成小块儿,听说这些都有讲究呢。”于是想着等新家装修妥当,苏小姐要筹划着在自家二层小楼里办个像样的家宴,本想说就跟《唐顿庄园》全套学吧,“又在豆瓣贴子里看见唐顿庄园这个拍摄地的女主人,跑出来说其实卡森管家他们也有纰漏,比如刀叉的摆放顺序、小黄油的形状啊……天哪,处女座哪受得了这个!一定要找到打开英式宴会最正确的方式再来办家宴!”

好在接单的Gary Williams先生应该就是她要找的“Mr.Right”:毕业于由威尔士王子投资、以培养行政管家而著称的艾弗斯宾塞国际学校(Ivor Spencer International School)的他,目前担任英国管家学校校长,除了曾服务过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之外,还曾为大使馆外交官、私人俱乐部等做礼仪及专业服务培训指导,并曾被英国媒体誉为“英国最有魅力的绅士”——如此Old Fashion倒像从《告别有情天》或者《高斯福庄园》《唐顿庄园》里走出来的英伦管家,到底是如何工作,又将如何把“互联网+”和古典魅力完美糅合?

“首先,熨烫报纸倒是不必了——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油墨弄脏主人的手,但现在印刷技术好了,不存在这个问题——我的工作流程就变成:先把要送上的报纸阅读一遍,根据雇主的兴趣为他在报纸上做好标记,譬如,雇主若是喜欢碧昂斯,我就会在这条新闻的那一页折上一个角。”但有些坚持仍然是必要的,好像科林·费尔斯在《王牌特工》里说的,“Manners Maketh Man”,首先在仪表上便不可怠慢,据Gary Williams先生介绍,“在英国,下午6点之前,管家一般是穿着黑色西装背心、黑色短西服、黑色鞋子并佩戴蓝色领带,而6点之后,则要换上黑色燕尾服、银色背心、银色领带。”当然,在仪表之外,更重要的是成为“行走的大百科全书”:懂得两个相近年份葡萄酒的细微差别、世界各地风俗、各类银器保养、雪茄收藏、照顾宠物、会急救……“比如,中国人喜欢双手递东西以示尊重,但来自中东地区的雇主则有一些特别的习俗和避讳。而所有工作中最重要的,是关于雇主的‘个人喜好清单’,我会花很长时间,和所服务的家庭一起探讨这份清单,并作出详实的标注,离开时再移交给下一任管家。”

而此次可以漂洋过海登陆中国,既是中国最能脑洞大开的电商阿里巴巴旗下聚划算的一次“为中国中产阶级拓展更优质生活”的尝试,也是Gary Williams想把古典英式优雅以互联网+模式推向世界的重要一步,“苏小姐对私人宴会的活动策划,以及品酒、雪茄礼仪很感兴趣,在沟通中,她希望了解‘私人家宴应注意的款待艺术’‘如何培养优雅的站姿和坐姿’‘如何自然地加入到一个正在交谈的团体’等等,这些内容都会在这一天的课程中得到答案?哈哈很抱歉现在不能公布,但我可以透露另外一些礼仪:比如,去别人家参加家宴最合适的到达时间为晚5~15分钟,太早或正点到达,有失礼节,但禁忌迟到15分钟以上。”


“《复仇者联盟》里说:我们这些天才搞在一起,世界就会炸裂。如今是,各类天才都可以组局,让炸裂来得更猛烈些呗?”

伙力·食 飞去和偶像吃一顿米其林大餐?

华灯初上,上海大剧院画廊闭馆,人群散去,馆里的好戏却才刚刚开始:坐在古老的金丝楠木上,置身于各类珍贵艺术展品之中,漆器大师梁峰刚沏了一壶自己私藏多年的绝版老茶——他是今天这场秘密茶宴的主人,围坐身旁的,则是慕名而来的医生、作家、设计师、企业家……而搭配好茶的,是主厨Ly围绕梁峰的岩茶所设计的数款茶点,入夜了,宾客谈笑风生,品茶赏漆,倒也算得上一出中国版的“艺术馆奇遇夜”。

Amy是从朋友口中听说了这个茶宴,见她面露疑惑,朋友便撺掇她也来玩玩儿,“你不是也在创业吗?去见见创业达人,认识些各行业朋友总是好的。”Amy其实一度是抗拒的:已经有了创业带来社交圈随意扩大生长的不适,在时间不多的闲暇聚会里,她其实更渴求“有趣”这件事,而完全是陌生人的聚会,真能有趣?不好驳朋友的面儿,她下了伙力·食这个美食社交旅行APP,但直到有一天听说环游世界的旅游作家余莹也来一个饭局,即将出差的她才动心报名入了局,“想着不过一顿饭,出差常去的餐厅也去够了,不如去听听人家的旅行故事,全当弥补自己创业去不了的遗憾吧。”没想到那顿饭吃出惊喜的后果,“香港、台湾的,还有美国回来的,一个世界驴友大Party,听完了人家的故事我也赶紧回家打包,跑出去玩了一趟,过了把当年爱疯跑的瘾。人到中年,难得的是发现自己还可以年轻。”

Karen呢,和Amy不同,她是个鸡血型的白富美,“人生短暂,能和精英吃饭上一堂MBA课的话,为什么要耗在和平庸的人瞎扯?”她对名人饭局尤其来电,作为一个自觉处于瓶颈期的高级白领,她希望得到更多职业引导,或者是,鲜活的创业Idea,“我是个吃货,所以连锁火锅店CEO的饭局我来了,米其林三星大厨的局我也来了,寓教于吃,也算是性价比蛮高的一顿饭。”进CEO的招聘饭局并不容易,除了报名还要历经筛选,最终才可以和大BOSS举箸言欢,“都是高手过招,看上去相谈甚欢的一餐饭,其实老板们一直在默默观察,举手投足,畅谈耳语,都被尽收眼底。”吃这样的饭当然并不轻松,但又好过庞大无落点的社交应酬和虚度时光的吃吃喝喝,“大城市的无限可能性,不就是在这些奇妙的局里发生的吗?”

还有更多的城市人被这样O2O的饭局吸引,占星狂热分子Tina老早就报了美女占星师的饭局,“现在我已经是知道公司各种人秘密最多的人,几个Boss都说要找我算,我需要再切磋提升一下”;一直在找Mr.Right的Angela自打七夕饭局后已经跟Steve单约过几次,没想到理工男的电影品位也并不逊于戏剧专业的自己啊;美女主播的忠实粉丝Joyce,也是在为终于要面见本尊而忐忑打着腹稿,能在出差的城市和偶像吃顿饭,这大概也是近一年来攒出的人品吧……

伙力·食创始人张光明对这一款始于今年5月、定位于吃货创意旅行的APP很有信心,“每一个饭局可以有一个主题,根据兴趣爱好实现主人和客人的匹配,我们负责建立起审核和点评平台,以此保证饭局的安全和有趣。每一个饭局,都可以成为会说话的产品。”而品牌总监思佳的评价则更加感性,“看到两位偶遇的食客竟然是小学校友,公益饭局真的可以促成慈善,很多明星热门人物或者很难请到的米其林大厨也愿意当饭局主人,而且会有小鲜肉饭局、90后美女饭局这样隐晦显示男女平等的有趣饭局,作为筹办者和旁观者,真的很有成!就!感!”


“《推拿》里说了:散客也要做。如今是,大师说,躺在家里的散客也要做!”

理大师 躺着完成健康进度条Update?

在人人都是“加班汪”或“低头族”的时代,让久坐不动、酸爽不已的身体享受来自推拿按摩的抚慰,绝对是都市丛林里最为暖心的享受。想象一下,当你或坐或躺,身心放松,肩膀、手臂和后背等多处部位被一双仿佛施了魔法的手伺候得不要不要时,加班算什么,成为手机奴又算什么,一切都淡然了。然而,要让推拿也变得有慵懒精英范儿,可不是跑去小区门口按摩店,遇到人多还得排队这样的画风。如今,只要用手机下个单,就能在家中召唤提着工具箱奔波于城市各个角落的推拿技师们,让技术最好的师傅来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在O2O推拿界掀起狂风巨浪的,当属现下颇为火热的理大师,它是一款以中医推拿为核心的互联网中医健康服务平台,只要在理大师的微信公共账号上轻轻一点,便能约到一个经验老道的医师上门为你捏胳膊按腿儿,而且他们清一色都有10年以上的从业经验,捏过的胳膊和腿加起来可以足足绕地球好几周。话说,这理大师的走红节奏可是不一般,自去年12月上线以来,它的名字就频繁出现在各种赛事活动和微博、微信朋友圈的分享里,成了不少人继抽烟、喝酒、烫头之后的第四大人生乐趣。还有更壮观的场面是,理大师被不少公司请了去,给员工进行集体推拿服务,整个部门的几十号人排排坐,闭上双眼,听邻座传来销魂的呻吟声,也是好欢乐。

《Monday》怀着对O2O服务模式的好奇,与很想找理大师捏一捏的心情,找到了理大师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他们一位姓薛,另一位也姓薛,却是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合作伙伴,被狗血国产剧洗脑的《Monday》也是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既然是两个创业美男子的故事,接下来的剧情不高能都难。理大师的CEO薛希鹏出生在中医世家,是清代著名御医薛雪的传人,他在国内积累了深厚的中医理疗知识后,又到法国系统地学习了现代整脊医学,掌握了一套现代整脊术与中医传统治疗相融合的疗法。而理大师的CMO薛镝则是回国创业的美籍华人,他曾经在IBM与微软两家公司参与技术与营销方面的工作,回国进行互联网创业是他认准的实现人生价值的方式。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因为薛镝一次打羽毛球拉伤手臂而相遇了,薛镝在友人推荐下接受了薛希鹏的按摩疗法,并很快治愈康复。两人就此结交,传统的中医推拿理疗也遇上了互联网思维,从此,双“薛”正式合璧,不久便推出了理大师。

理大师的出现,打破了以前中医推拿诊所的固有模式,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为用户节约了大量排队等待的时间。理大师也承袭着互联网精神,用户可以通过网络平台为服务质量打分,并实现价格与选择的透明。而这些优点,正是传统的线下方式无法实现或者说不愿实现的。“我们服务的本质还是技术,是解决用户的问题,我觉得创业没有本质的改变,只不过用一种互联网的方式去做。”对用户感受与技术持有坚定执念的薛希鹏,对理大师的本质认识很清晰,在他看来,理大师是在用一种能解决用户痛点的互联网方式来推广传统的按摩理疗。

《Monday》也有被理大师招人的严格程度给吓到。理大师的目标是要精选行业里前1%最优秀的推拿理疗师和医院的执业医师,因此,在入职过程中,会有18项手法考核以及3项专业知识考核。如今,在理大师的平台上,预约一位心仪专业医师上门,往往需要靠抢,一方面是因为用户处在激增阶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理大师平台上的医师数量还有待提高。招揽更多专业医师来理大师,正是二薛目前正在努力突破的方向,不过,他们有一个共识作为前提,就是不会降低医师的准入标准。

理大师除了在朋友圈里热传,它出现的地方,也经常让人觉得意料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比如,由姚明领军的城市“要跑”活动,刚刚过去的北京马拉松,企业团建,甚至F4锦标赛上,总能看到理大师那一抹鲜艳的绿色标志。“O2O行业好玩的地方,就是它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大家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薛镝很享受现在的工作节奏,在他的设想中,理大师将来会发展成一个更为全面健康平台,人们可以通过理大师,选择更为健康的生活,惬意地活出慵懒精英范儿。


“谁都想要一个《超能陆战队》的大白,如今我们不惮于试错,就是为了让你们以后更好地调戏智能机器人。”

应应 美妆大白已加入豪华套餐?

应应从今年6月15日微信上线(公众号)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不要笑,“短命”,可能是所有互联网创业团队共享的传统,不少在投资人面前野心勃勃、侃侃而谈的项目,几个月后都不知道被埋到了哪块庄稼地里。同样,和应应前后脚“出生”的、功能模式相似的三十几家平台,到如今也就它还顽强而低调地存在着,这让CEO吴恒魁感到警醒:长寿村的秘密在哪里?

应应的产品思路很清晰,它初始设置时的Idea,脱胎于美国爆火的、以文本为媒介的“万能助理”模式——magic,简单来说就是“你发短信给我提要求,我一一帮你解决”。比如送外卖,用户把想点的菜编辑成短信发给magic,然后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在家坐等外卖上门就好。同样是为用户提供生活服务类一站式帮助,同样也以发送文字为沟通方式(应应依托微信聊天),应应区别于magic的最大不同,是magic的后台密密麻麻全是有着血肉之躯的客服,而应应,一开始便决心做一名网红机器人,“互联网未来的主流一定是人工智能。”吴恒魁说。那么问题来了,就现阶段的人工智能的“智商”,要同时应付如此多的(将来还会更多)的用户“调戏”,即便它再是情场上的一条汉子,恐怕也力不从心,引入人工服务就成了题中之义。应应开始吸收学生、家庭妇女、宅男宅女等有闲散时间的人来兼职做客服,先由机器人进行语义识别,当人工智能无法解决时就转入客服,这一点与Uber利用空闲的私家车有异曲同工之妙。以上,是应应在保持长寿过程中的第一次调整。

接着,进行第二次战略调整的念头,很快也浮上了应应团队脑海,起因说穿了很无厘头,那就是用户太能聊!甭管是定外卖、找陪聊、通马桶、修水管的任何琐(奇)碎(葩)需求,能和客服聊上一百来页的用户不在少数,而实际能转化为订单的比例虽然达到15%,但类型庞杂从而效率不畅,另一部分仅仅只是到平台上寻求解答(类似百度知道、小冰、Siri);剩下一些人则更希望你直接提供外卖/阿姨/水管工人的电话由用户自行联系,而非通过应应为其下单。“从上线一个月的数据来看,用户基本都是来问问题的,而且需求太繁杂。比如六七月是买空调高峰月份,后台就有无数让你比对空调性价比的提问,不然就是年轻妈妈问哪个牌子的尿不湿用了宝宝不长痱子。”典型的理工科直男博士吴恒魁聊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这次的调整可以说有了质的变化,应应计划逐步退出庞杂的生活服务市场,专注垂直细分领域产品——护肤与美妆。

在《Monday》前往应应的办公室拜访前,在应应上求助了一位专业化妆师“出席商务会谈在妆容上应该注意哪些”,网红机器人为《Monday》安排了咨询师胡玲,和目前应应后台两百多位专业化妆师、护肤医生一样,她利用闲暇时间在微信上为用户解答美妆护肤上的问题,面对不怎么会提问或是对自己的需求并不具体的用户,胡玲喜欢用引导及询问细节的方式加以了解,比如她问《Monday》即将出席会议的发型及妆容,“如果是盘发,切记要在太阳穴位置打高光。眼影不可花哨,大地色为佳;口红用裸色会显得专业又没有侵略性;眼部做好遮瑕很重要……”微信即时通讯的特质,让应应的用户第一时间得到有效帮助,而一对一来回的聊天,很容易互相间产生朋友关系的信任感,“尤其在用户分享烦恼、难堪经历后收获共鸣及有效帮助时。”

“有效帮助”是吴恒魁强调的重点,“被问得最多的就是长痘用什么产品好。但痘痘的形成多种多样,需要具体到年龄、生活环境是湿润还是干燥,长痘的位置在哪里,饮食结构,痘痘是一颗颗很大的还是满脸一片,在应应才做得到你完整详细地阐述情况并得到解答,换到XX知道等提问平台上,没有即时性不说,也做不到针对性,用户只能在众多的答案中自己筛选”。

应应从上线之初的“全知全能”到如今专心做“妇女之友”,听起来网红机器人有些退居幕后、金盆洗手的意思,而一开始冲着调戏机器人而来的用户,在失去这份噱头后会不会也跟着退出呢?吴恒魁告诉《Monday》:“就数据来看,初始注册的50%以上的用户还留在平台内,而且我想说的是,应应的目标从始至终没有改变,我仍坚信人工智能是互联网的未来大势所趋。现在机器人技术还做不到处理大量的求助(在互联网里同时有100万个提问是很正常的事),贸然推出超前的产品只会让用户体验差,形成不了用户粘性。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在垂直领域收集数据,数据的价值毋庸置疑是每个平台都渴望得到的,我们在美妆领域集结专业人士脑子里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知识,还有用户有针对性的提问,得到的数据再用来充实机器人的数据库,相信在经历半年的数据积累后,应应的人工智能可以很精准地处理前面二十条对话,再转接给最适合的咨询师。私人只能美妆顾问,是应应希望打造的”。

对美妆护肤本身不甚了解的直男吴恒魁,毫无疑问相当尊重《Monday》女记者的“专业意见”,包括“希望咨询师给出的意见细致到何种程度”“最好能推出更详细的化妆产品演示图”“写一份应应提问攻略”或者“专业产品测评书”等改进建议他均一一拿着笔记录在案。相信过不了多久,应应将进化得更加完善细致,让你的微信里多这么一个有人情味的机器人朋友。


世界上其他的“慵懒精英”范儿O2O

Magic

Magic的模式是发短信到一个手机号,客服收到后就会帮你解决所有需求,比如送外卖。它的门槛很低,解决的都是生活中最基本的服务,但需求量却很大,第一天只有三个客服,一个月后积累了3万~4万用户需求,并且拿到了投资。现在他们的模式是先对需求进行筛选,然后分配到不同的客服。

Get

一切奇奇怪怪的需求请#Get一下!我来帮你搞定!正创业的中国版Magic。在服务品类上,Get选择的是全品类大众化服务,理想状态是满足用户的所有需求,其中以长尾非标需求为重。标品(如打车、买咖啡)没有门槛,附加值低,相较之下非标品因为难度大,附加值高,是Get重点突破的对象。

ArtGoer

“艺术狗”带你跨时空看展。在移动互联网端,通过App汇聚全球最优质的艺术展览,将线下展出作品如数搬到线上展示,让用户足不出户就可以看遍全球展览,这将极大程度地拉近艺术与普通大众的距离,让看展这件事情不再受时空的限制,成为普通大众生活中的平常事。

Enjoy

ENJOY是提供高端精选限量美食的电商平台。它有一支大都出身于专业美食媒体或有多年饮食文化研究的BD团队,为用户省去了在海量的餐饮信息中进行对比、选择的时间,希望直接了当地告诉你“买这些吃就好”,可以将ENJOY看做餐饮业的买手店。

Easyeat

由三位有海外生活背景、对美食抱有热情的年轻人创立推出的外卖餐食,新鲜食材与经典烹饪技巧结合做出主食、轻餐、酸奶3种类别美食,保证健康、美味、营养和品质,以满足CBD精英商务人士对餐食的需求。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