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 与真实不期而遇
   编辑:shan     2016-09-21
“到了非洲,我能感到周围的一切跟我都是契合的,那里有我天生就想要的自由和流浪”,采访过程中,江一燕常常提到自己的天性,她觉得,正是自己身上与生俱来的东西,引导她走上了如今的人生道路,并与现在真实的自己不期而遇。

白色兔印花衬衫 Céline / 黑色阔腿裤 Theory

可能大多数人都想过,自己如果不是现在的自己,又会是何人,甚至何物。最近刚刚办完首个个人摄影展的江一燕,也想过这个问题,她觉得自己上辈子是生活在非洲大草原的一只动物,身上充满野性的味道,自由地奔跑在日月天光下。这种想法,是江一燕第一次去非洲拍摄野生动物时,灵光乍现般出现在脑中的。而非洲,是从她开始阅读三毛的文字起,就向往不已的地方,三毛的文字、旅行和爱情,成了她今生最渴望的东西。“到了非洲,我能感到周围的一切跟我都是契合的,那里有我天生就想要的自由和流浪”,采访过程中,江一燕常常提到自己的天性,她觉得,正是自己身上与生俱来的东西,引导她走上了如今的人生道路,并与现在真实的自己不期而遇。

现在的江一燕,你可以很笃定地为她从以下身份标签中任选一个或随意组合,这些身份包括演员、音乐创作人、写作者和摄影发烧友,都是江一燕名副其实在做的事情。今年,江一燕出现在了《消失的凶手》《恋爱中的城市》《有种你爱我》等电影中,她仍旧把表演当做生命里不能缺失的东西;年初和七夕的时候,她还发布了《我不》和《Honey Moon》两首新歌,是自在无比的独立唱作人;因为三年前写的书《我是爬行者小江》,“江小爬”三个字成了她萌萌的昵称,她现在也常想,是不是写本新书,她就又能取新名字了;上个月,江一燕的首个个人摄影展也成功举办,原本定下的展览时间为一周,最后因为想看的人数超出预料,还延展了两天。这样的江一燕,不像身在娱乐圈的女明星,她总是自顾自地做着那些文艺到骨子里的事情。

黑色西服、黑色皮腰带均为Chloé

江一燕这次的摄影展,闪耀着公益的光芒,她所有的作品都参加了义卖,最后她会把筹集到的善款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对于低调地在广西山区参加支教活动,今年已经走到第八年的江一燕来说,奉献爱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是无需多言的。在《Monday》追问江一燕支教的细节和感触时,她却没有太多想要亲自讲述的东西,只是向《Monday》推荐了随这次摄影展开办而上线的一部纪录片,里边讲述了她这些年支教生活的点滴。“现在聊支教的事情,有些找不到感觉,我需要和孩子们在一起,才特别有话要说”,从江一燕的话里,可以看出她对支教的珍视与爱惜,她更想把真心付诸在行动中,而不是靠一张嘴来说。

除了做公益,摄影展对于江一燕来说,也有别的意义。“这次办展,也是对我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的一个交代和总结,其中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或许能让我有所感悟”,江一燕很清楚自己不是专业的摄影师,因此不会为了拍而拍,拍照时,她更多注重自己的感觉,并想要照片能呈现出准确的情绪。而她的其他身份,尤其是演员,让她有了触类旁通的体悟,整个人会比较感性,能够细腻地抓住细节和瞬间。“虽然我不专业,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传达欲望的人,希望通过一个舒服的方式来传递自己的感受”,江一燕的希冀在摄影展期间得到了众多回应,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她的观众中还有孕妇和七八十岁的老人,而这次摄影展的最后一个观众,是一个四岁半的小男孩,他先后两次来看展,让江一燕心生被人读懂的浓浓满足感。

黑色廓型毛衣 Alexander Wang

江一燕也有被人读不懂的时候,比如自从她出道以来,总是很慎重地选择角色,作品数量维持在一个显少的状态,身处节奏快速而又健忘劲儿十足的演艺圈,这样的淡定从容,确实会让她身边的人和粉丝着急。“出道前十年,演戏、音乐、摄影、旅行等,对我来说,都是好玩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把哪个当做工作,也从来不计较结果,所以跟大家的惯性思维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江一燕,开始有意识地让自己变得理性,把工作和兴趣分清楚,这是她自我成长的一部分。“我现在找到了一个理性与感性的平衡点,比如,会为了一个好戏而推迟自己的游学计划”,而搁以前,江一燕是那种,如果这段时间不想拍戏了,或者已经做好了一个游学计划,就会绝对离开片场的人,即使是再好的戏,再好的角色,再大的导演也吸引不了她。

个人成长的进度因人而异,对于江一燕来说,她是有耐心和不着急的。她信奉人的天性对后天的影响,“我一直以来都是向往爱和自由的,所以对其他东西不是很Care”,在江一燕看来,名气有多大与个人的际遇有关,这不是她关心的东西。而她所渴望的爱和自由,已经在文艺气息十足的人生旅程中,得到了充分感受。其实,早在博客盛行的时代,江一燕就在博客上写过她对娱乐圈的态度,“有一些想拍戏,能挣一些钱,而且这些钱还能养活兴趣,再有三五个知己,我就觉得好满足”。不过,围绕在江一燕周围的声音,也在时刻改变着她。她曾经试过按照别人的建议,走得更快些,却发现自己走在了另外的一条路上,并失去了真实,变得十分不开心。于是,她很快又回到了自己预设的人生轨道上,不紧不慢地继续做喜欢的事情,真心实意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在踏上非洲草原的那一刻,身处大城市会有“交流困难症”的江一燕,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交流欲望,她跟那里的人和动物交流,身上没有丝毫的负担,甚至觉得自己与动物产生了奇妙的链接,可以感知它们的喜怒哀乐。“好多人都说我走的地方多,但我拍的戏还没有别人多啊!这其实就是我的走路方式,走走停停,拍拍停停,这样挺好”,很多时候,江一燕的“走路方式”让人羡慕,因为她毫不费力地就与真实不期而遇了。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