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笔畅 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编辑:shan     2016-09-21
巧合的是,在《Monday》采访周笔畅的前一晚,一篇名为《周笔畅谜之朋友圈》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中被疯狂转载,文中相继出现的姓名,单拎出来无一不是拥趸无数、风光无两的大咖,然而此刻这些名字都为另一个名字做着配角——周笔畅。

黑色衬衫、格纹长裤 Marc by Marc Jacobs / 黑色军风长马甲 Versus Versace

除粉丝之外,笔笔在多数人印象中是那个歌唱得很好、讷言、脸圆圆很可爱的歌手,但当你读完这篇“科普文”,她开始逐渐变得有血有肉,有除开唱歌外更琐碎真实的生活,大抵和你我一样会抱着手机不停地接发微信,也有闺中密友一块儿互黑逗闷子,更有无需赘言的情义心间。借用文中一句最不遮掩的感慨:贵圈的人际关系网一直是个谜,很多“啊啊啊他俩怎么会认识”的人一下子就亲密同框了。

周笔畅讷言吗?是的,她依旧如故,在当下讲究“接地气”“自黑”“卖萌搞怪”取胜的“贵圈”里,不擅言辞似乎是一记硬伤,讨好不了看热闹的所有人。但《Monday》喜欢她慢条斯理地蹦出的真心话,很少形容词,也不圆滑敷衍,看笔笔努力将脑中所想付诸于言谈时的样子,你定然不会责怪一个认真生活的女生不够舌灿莲花。“有情义”“真诚”是周笔畅的大咖朋友们给出的高频词汇,更有不少是圈内公认“难搞”的怪咖,比如Wyman黄伟文,就在笔笔刚刚结束的红磡演唱会现场长篇自述他们的友情故事,“我觉得笔笔很真诚,不像其他人求别人介绍认识都是为了要歌词或者设计造型,如果没成功就消失,但是笔笔就算被拒绝,也还是和我保持联络,”而作为一个歌手对音乐对舞台的尊重与追求,更是黄伟文中意的,“在《我是歌手》时,她完全知道该怎么做来获得大众的高分数,但笔笔还是选择enjoy这个舞台,永远保持对音乐的好奇与创新,不跟自己妥协。”在这个看似光怪陆离的“贵圈”,每个人每天都身处在巨大片场,演一出也许是真人秀也许是舞台剧的生活,相聚别离如此轻易,怒目相对都无需理由,要维系一段友情,较之看戏的普通人难上许多。周笔畅说,“我喜欢和我气味相投的人。”可能是共同的爱好,可能是寡言的性情,她没有多么恒定的标准来择友,不经意被捕捉到的细节也能成为她眼里的闪光点。但她也是慢热的,很难与泛泛之交推心置腹、交浅言深,更难为了某个目的或是拓展圈内关系去强行结识什么人,时光沉淀下来的情义分外绵长,“我肯定不是自来熟,在陌生人面前不知道要说什么。你肯定看出来了。”她调皮又调侃地说。毕竟是正值当年的女孩,和杨幂的日常那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逗比,“我俩相处零负担,经常说些毫无意义的对话。”周笔畅面露娇笑,“但都乐在其中。”

白色衬衫 Public School / 项链 Very Fancy

红色皮包、手链、手表、皮玩偶 Fossil / 白色衬衫、黑色阔腿裤 Song for the Mute

可聊起音乐的周笔畅,完全又是另一副样子,虔诚、热情。这大概是媒体记者又爱又恨的一类采访对象,对专业有着超乎寻常的执著,却笑对八卦,吝惜给出似是而非的“料”。就在采访当天,周笔畅第三张数字专辑《翻白眼III》正式上线,黄伟文似乎是爱煞了这位小女生,前脚为笔笔红磡演唱会做完造型当嘉宾,后脚就为她打造全套新专辑造型。发行数字专辑是眼下歌手发片的常规形式,但很少有人知道此举的首创便是笔笔,在唱片业相当不景气的今天,积极谋求转型是当下每位歌手面临的共同命题,有些人选择转型做综艺咖,有人开始演戏,唯有真正热爱音乐、热爱舞台的才会费尽巧思让音乐继续存活。周笔畅与网络的触电绝不仅于此,八月的红磡演唱会她更是选择网络平台做现场直播,这在从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歌手的演唱会无一不是严防死守以免门票销售难堪,笔笔此般开放的态度让世界各个角落的观众同一时间目睹了这场华丽演唱会上她的风采,“顺势而为的吧,互联网是现代人根本逃不开的话题,这个体量根本不是一场演唱会所容纳人数可以比拟的”。新专辑除了内容的突破外,在形象上也有很多花样,一连曝光的数套造型分别定位为俏皮可爱女生、暗黑冷漠女王、撞色可爱公主和中式长褂拉二胡的怪咖。“那套粉色太空棉长裙根本不是你啊。”《Monday》被马卡龙色的小女生造型惊了一瞬。“哈哈,我也觉得。Wyman也看出来我一穿上那条裙子就开始不自然,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他说吸取教训,下次要避开雷区。”笔笔十分坦然地和《Monday》一块儿吐槽。

所谓数字专辑,和实体专辑本质上并无差别,作为歌手的笔笔,依然要从大量的demo带中挑选中意的音乐,按照定位来编曲、找寻合适的词作,最后进录音棚录歌,“也就是后期的步骤有不同,实体唱片需要去考虑包装印刷材料等等方面,数字专辑只需要按时上线就好。”但“按时”也算一重考校,“不能有拖延症啊,发行实体专辑没有多么严苛的时间限制,但数字唱片说什么时候上线就必须完成。”对待工作很“处女座”的周笔畅会持续三个月到半年从世界各地的曲库中挑选曲子,并会进行多重筛选反复考量,即便进入到最后的编曲阶段,也可能有打回去重做的风险,“新专辑中有一首歌录过三次,而且每一次都颠覆性地重新编过曲,画风完全不一样。好东西就是这样一点点磨出来的。”她说。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