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 新剑出鞘
   编辑:shan     2016-09-21
连拉面馆里都听见路人在大谈影视IP了,就像听见小区大妈开始热议股票之时,你就知道,买错股票代码都赚钱、仅靠圈了一堆旧IP就快刀斩乱麻赚票房的时代,也是快要Over啦——分分钟裂变进化的影视圈,如今又是一番新景象:数个千万级粉丝的IP被吸纳集结之外,高段位的影视大佬更将自创大IP;为好莱坞保驾护航多年的“完片担保”,也正悄然以“中国特色”的姿态亮相中国电影市场;在全世界影业大佬都在奋力将2016年打造成“VR行业元年”的节奏里,中国队也是早早跳上了船;以及从话剧舞台到十亿票房俱乐部,已经快有哥们儿完成了这腾空一跃……新剑出鞘,开天辟地,走过路过不能错过。


IP航母的顶级孵化

心细的电影爱好者大概会注意到,现如今的院线大片在放映前,有一段长长长长的、画面制作水平不逊于电影正片的“制作单位一览表”——但凡涉及投资、制作该片的影视公司,都以“托马斯全旋”的霸气姿态强势冲击着观众眼球,一遍遍加强着观影人的印象。在影视行业越来越有吸金“扛把子”的趋势下,要稳稳占据一席之地,资金、人才、概念缺一不可。《Monday》想,这些,企鹅影业大概都有。

全世界都知道,这只企鹅喜欢大动作。一口气网罗下题材不同、年代不同、首发媒介不同的8个大IP,并力邀侯鸿亮(代表作:《北平无战事》《伪装者》)、白一骢(代表作:《暗黑者》《盗墓笔记》)、唐丽君(代表作:《花千骨》)、李少红(代表作:《大明宫词》《新红楼梦》)及于正(代表作:《宫》《新神雕侠侣》)团队、杨磊(代表作:《红色》《民兵葛二蛋》)在今、明年内将其陆续制作成网络剧,企鹅影视在成立之初便放出这样的大招,着实令人咋舌。

买IP在当下的语境下不是什么多新意的事,你要手上没握着几个IP,都不好意思混影视社交圈。不过IP界也是有阶级划分的,千万粉丝级别的大神之作无疑是各个公司哄抢的目标;而另一类题材稍小众、但粉丝群粘性高、稳定性强的类型IP也是大家青睐的对象,可《Monday》能负责任地说,放眼整个市场,这两类优质IP还名花无主的“高冷分子”,几乎没有。细数此次企鹅影业首发的8部IP:《鬼吹灯》《九州》《如果蜗牛有爱情》《燕王的日月》《少年股神》《暗黑者3》《重生之名流巨星》《妈阁是座城》,却是兼具毋庸置疑的超级IP以及口碑上佳、粉丝稳定、故事讨巧的类型故事。

《鬼吹灯》大概无需多费笔墨描述,即使没有看过八本原著的人也或多或少在这个2015年年底被《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两部电影圈(荼)粉(毒)过。两个导演不同、主演不同、公司不同、剧情毫不搭噶但都被《鬼吹灯》这个名字加持的电影,原因归结于原著版权极端复杂的归属。乐观一点想,我们能从不同的导演镜头下看到不同的演绎,可大概多数原著粉只想对着“没有特效”或“只有特效”的《鬼吹灯》道一声“什么鬼”,连“原著党”都无法剧透的情节以及被随意篡改的人物性格,成为时下大IP改编时普遍遭遇的诟病,《鬼吹灯》合体,一度是十年书粉的梦想。就在9月11日,企鹅影业成立发布会上,巨屏相当震撼地将八本《鬼吹灯》一字排开高调宣布:万达影业和梦想者影业将各自手中的四本《鬼吹灯》版权交到企鹅影业,合体正式完成。腾讯视频电视剧中心总监方芳针对媒体对盗墓题材特效的担心这样回应,“电视剧不像电影,以特效为主打收割票房,支撑电视剧完整度的还是剧情。我们有八本全部的《鬼吹灯》版权,也就是有了最正宗、最完整的故事,再来个一块钱特效,我想不会令粉丝失望的”。

除《鬼吹灯》外,《九州》的招牌也轻易忽视不得。浩如烟淼的九州世界,有着上百本出版书籍,用方芳的话说,“我连八本《鬼吹灯》都收集得如此艰难,遑论庞大的九州世界”。因此,企鹅影视向《九州》品牌创先河地“定制化”内容,《九州·天空城》的诞生也敲开了真正意义上“自制”的大门,“生产IP”而非“购买IP”,必定将是企鹅影业或者说行业整体未来的方向。目前各大内容公司收购的大IP均是近十到十五年间的畅销作品,但试问两到三年后还有什么东西可买?因此企鹅影业将未来网络布局的重点之一,放在了原创IP的全产业链打造上——《九州·天空城》从故事构造到人物设置,均为全新创造。据悉,《九州·天空城》将进行包括游戏、动漫、电影等全产业链的开发,方芳表示:“之所以敢于开发这样一个原创大制作,是基于目前企鹅影业对IP全产业链开发已经非常成熟,我们不仅能够做好IP,还有能力创作、生产IP。”

如果说以上两大超级IP野心在于拿下不分年龄、性别、职业的全人群,那之后的六部作品则有针对性地兼顾小众粉丝。连续两年获得收视口碑的腾讯视频拳头网络剧《暗黑者》将延续第三部的制作,这部以男性粉丝为主,且普遍受教育程度高的悬疑烧脑作品,吸引着重度美剧爱好者道;《如果蜗牛有爱情》《燕王的日月》,从名字上即可看出肯定是为自带女主光环、爱YY的年轻女性准备的;《少年股神》这个有着浓厚起点中文网男性小说频道气息的名字,实在是一众心怀天下的抠脚大汉的心头好;企鹅影业更贴心地照顾了腐女群体的心情,《重生之名流巨星》妥妥地是花美男玩暧昧的培养皿。

那么然后呢,空有IP却无法将其变现(变成现实和现金),或只是草草了事,不能让超级IP发挥其应有的地位和作用,又有何用?企鹅影业收下的八部IP分别被六家知名制作团队包圆:称霸了一整个暑假的《花千骨》“亲妈”唐丽君接受《重生之名流巨星》,确乎是上上合适的组合;备受争议的于正团队延续他的拿手古装爱情戏《燕王的日月》,华丽场景必然可期;贡献了《伪装者》《琅琊榜》《北平无战事》等良心男人大戏的侯鸿亮,继《他来了,请闭眼》之后继续走悬疑爱情路线,看过他之前作品的观众大概会把心妥妥放进肚子里;还有传统电视剧老牌导演、制作李少红,和严歌苓《妈阁是座城》首次触电,竟是以网剧形式呈现,是惊是喜或可期待。而素来有“网剧一哥”之称的白一骢,更是在进行网剧创作中游刃有余,主打男性观众的《少年股神》,商战、股市和主角光环护体,他笑言:“希望到时候《少年股神》播出的时候,一更新就是牛市,一更新就是牛市。”

企鹅影业的野心还在于对播出模式、付费模式的探索。后者不用多说,现下视频网站的付费模式花样百出,诸如会员一口气看全集、提前剧透结局等等十分诱惑的特权,正刺激着网友逐渐形成付费习惯;前者也正在试水各种新模式,“台网联动”目前是多数剧集的发力形式,而网络剧出身于视频网站,怎样反输至电视台完成“逆袭”,更是需要讨论的话题,“甚至于由网络剧培养出的新鲜演员血液可以反哺至电视剧也未尝没有可能”。


好莱坞完片担保的中国进行时

在中国电影市场里,金融出身的李力似乎总能先人一步:在IP还是个冷门词儿时,他花了不过200万元买下《小时代》第一本小说的电影改编权,放手让作家郭敬明首执导筒,眼看它成为备受热议的现象级青春片,顺便诞下最早的“小鲜肉”;在网剧《心理罪》以超过5亿次播放成为2015年口碑与点击量齐飞的超级网红之时,殊不知,其小说的电影改编权早在5年前就被李力看中,“等到现在启动应该算正逢其时。”

所以当这样的先驱人士说着要建立“中国特色的完片担保制度”之时,你难免会被吊足了胃口:“完片担保”这个在好莱坞已经成熟运作多年、用来保证投资人最终成功得到影视产品的制度,因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复杂性而迟迟不能引进,如今真的可以西风东渐,让中国电影市场走上更规范和工业化的道路?而李力担任董事长的和力辰光公司又为何想要迈出这一步?

“在好莱坞,美国保险公司为电影提供完片担保,但在中国,路途可能坎坷得多。我们的概念类似监理或者行业里所说的承制公司,比方说,你需要一个亿拍电影,而我们通过预算控制,包括摄影、主创的有效搭配,可能节省1000万元,9000万元就能拍完,这就是我们的价值。只要我说9000万元拍完,如果超支了,超出的部分我们承担。”李力对于做中国电影行业内“先吃螃蟹”的人很有信心,“在美国还没有完片担保制度之时,很多投资人一样会血本无归,直到金融产品去‘倒逼’市场完成这些建设,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我们看到很多基金去投PE,做股东,包装上市。我相信不出两年,他们一定会从PE投资转换为金融产品投资,因为大家会意识到,完片担保并不是阻碍制作的包袱,而是为制作服务,工业化和标准化也同样能为文化行业带来更多机会。”

就近的例子,便是因为片中男主角吸毒被拘而重换演员导致投资净增7000万元的《捉妖记》。在李力看来,这事儿缺的就是“完片担保”这个保护层,“如果说前期江老板已经完全实行了完片担保业务的话,我指的是中国电影,那一定能分担他重拍的压力。我不能说百分之百,至少能分担百分之六七十。”但放眼中国电影市场,真的能让名气大过天的导演们签下这个协议?“我个人认为,近几年在中国不用刻意去推翻导演中心制、制片人中心制之类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叫它‘中国特色完片担保’的原因,我们就是做服务的,无论是服务于导演、明星,还是整个项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服务的产品是否能不超支、不超时同时又保证质量,这样的心态就会让很多事情迎刃而解。”

李力的蓝图也正在和力辰光一步步实现:架构层面,其美国公司已经成立,香港的风险监理公司也已经建立,跟英国的担保联盟也已经签了合约,现在正跟国内一家知名保险公司签订合同;在公司内部,两年时间内完成整个完片担保需要进行的准备,包括建立六大部门,无论是置景、器材、道具、服装造型、特效等等,全部公司化,最近的动态是,“今年年底之前,我们会首先从我们自己的项目来施行完片担保,另外,我们已经跟4家公司签订了完片担保合约。”

追问李力

Q:您的六大部门要如何跟那些拥有自己固定团队的导演合作呢?

L:我们叫“完片担保++”业务,这个“++”其实也是要适合每一个不同的产品,有针对性地设计。导演当然可以用自己的团队,可以执行,也可以监督,行使权利,你会发现现在导演也不仅仅是导演了,他可能还是投资人,至少是个分红方,所以如果可以保障他自己和所有投资人的利益的话,我有信心,他们也会拥抱完片担保。

Q:《小时代》取得很大的商业成功之后,让我们很期待和力辰光在电影方面的后续动作,都有哪些?

L:给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一个都不能少》当过副导演的谢东会执导电影版《心理罪》,今年开机,演员会是国内一线当红的小鲜肉和中生代演员,相较网剧,我们会整体从小说的角度进行完全电影感的孵化和提升;另一部聚焦狗仔队与明星关系的商业片会由陈果导演来做。陈果导演既会幽默又懂批判,况且狗仔文化本来是从香港过来的,我觉得他的理解会更准确,也更有意思。


VR元年的中国光景

在2015年的10月,先来看看世界范围内正在狂刮的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风潮:华纳影业为电影《Into the Storm》(《不惧风暴》)制作了可以在VR眼镜上观看的预告片;狮门影业也为其电影《Insurgent - Shatter Reality》(《分歧者》)制作了一部四分钟的场景体验片;迪士尼9月份刚刚宣布战略投资了Jaunt,这几乎可以被认定是他们进入VR领域的重要宣言;福克斯的VR部门福克斯创新实验室将2014年奥斯卡参选影片《Wild》(《荒野》)的片段做成了VR,还将为即将登上银幕的大片《The Martian》(《火星救援》)制作一部独立的VR预告片——它还计划将自己片库里的上百部电影拿出来,放到Oculus的虚拟影院观影平台上(无法进入电影场景,但可以邀请远在万里之外的朋友在虚拟IMAX影厅一起观看)。

简而言之,2016年将成为VR产业元年,用资本界权威的话说,“如果说五到十年有什么东西能够像Uber颠覆全球出租车行业一样颠覆全球娱乐产业的话,那就是VR。”而令人窃喜的是,新一代影视公司柠萌影业正在制作中国电视第一支VR预告片《择天记》,在CEO苏晓看来,深具互联网因子的柠萌影业,首先可以在VR这件事上和发达国家没有太大时差,“这不是赶时髦,而是我们看准的一个大方向,所以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产品,包括电影、电视剧都会做这方面的尝试,我觉得这个技术会发展得非常之快,最终在几年时间内对整个娱乐业产生革命性影响。选择《择天记》这个在互联网上很受90后追捧的东方玄幻题材率先试水,也是我们认真讨论后的结果。”同时具体到内容制作上,苏晓表示柠萌已经开始“脑洞大开”地探索,“柠萌的剧集制作会渐渐打破原有的内容生产方式和消费者的互动方式,带来非常大的想象力空间,我们希望能够较早地在内容当中植入VR这些技术的应用,如果现在慢一步,以后就会很难追得上。”

那么VR带来的互动究竟是怎样的模式?“VR的突破之一就在于,同一部电影,你看60分钟,我可能会看3个小时,一切都以不同观众的眼睛为中心,每个人选择的观看重点都不一样,巨大的想象空间也就给我们提出了更多问题:360度的观影环境里,场景应该如何剪辑?故事怎么讲?机位要和以往的传统电影有哪些不一样?而且电影跟游戏之间的界线也会打破,这些问题都要在影视剧筹备之初就被认真对待,由此带来颠覆性的开端。”而这些趋势又正好和柠萌自成立以来的新口号“超级内容连接新大众”有些不谋而合,苏晓庆幸柠萌“聚焦年轻人”的策略一直在认真推行,“90后对于电影和游戏的自然切换、多渠道接收内容都甘之如饴,找准他们的兴趣点打造新品剧,就是我们2015年的工作重点。”

的确,在2015年,柠萌影业计划出品的《长相依》《择天记》《劣质好先生》《小别离》四部精品电视剧,每部的单集投资额都在200万元以上,从题材来看,这四部剧都是清一色重点面向90后的年轻人;而在渠道选择上,苏晓表示,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会五五开。最后,他还顺便分享了选定张艺兴出演《好先生》的过程:当时公司有个1992年的员工,爱上B站,提到孙红雷说B站上不少人把张艺兴和孙红雷做成CP传播,效果很好,于是快速地确定了用张艺兴,“读懂年轻人啊,我们一直在努力!”

追问苏晓

Q:《好先生》趁热打铁组了孙红雷和张艺兴这一对CP,但在2015年大热的《极限挑战》或许到了2016年这个电视剧开播时已经不那么热了,从这个说开来,柠萌要如何面对演艺圈如今越来越快的更新换代?有哪些应对机制?

S:当然不会简单地克隆他们在综艺节目中的呈现,我们是具有好项目的开发能力的,所以我们更多的是通过新的方式,让不红的人变红,让已经红的人更红,这是我们的作用和功能所在。像孙红雷和张艺兴这样一对组合,他们没有合作过电视剧,那么我们会激发他们在电视剧创作当中的潜力,也有信心让这对CP在我们的电视剧当中更火。应对的话,我们的洞察首先划定想达到的消费者人群范围,然后需要大数据的手段来研究他们对内容的消费习惯和审美趣味,这种审美趣味的变化是动态的,所以这个需要持续的研究才可以。

Q:VR这件事,您是否还听说过更具体的案例说明?

S:国外公司即将开始制作两部VR真人秀,一部是关于监狱生活,一部关于夜间急诊,这也就是说,你可以零距离进入监狱重犯的生活,也可以看到车祸中遭受重创的人在你身边得到救治。


话剧世界的电影金矿

拽完了上面这些神乎其神的大词儿,描摹完了一些神奇的未来,让我们重新回到影视剧的根本:故事要好看!故事要好看!故事要好看!能讲出一个让人又哭又笑而且走出电影院还并不会为自己的哭笑而感到羞耻的故事,用戏剧大师林奕华的话说,那就是一出真正的好戏。哪怕需要绿幕做特效呢,哪怕没有足够的钱买下所有心爱歌曲的版权呢,哪怕主创团队全是清一色的非著名呢,一样在血雨腥风的电影市场上成为四两拨千斤的票房黑马,从院线排片到观众口碑,都嗷嗷逆袭,对,我说的就是业内人都以为会以几百万几千万票房匆忙收场如今却直奔十亿票房俱乐部而去的《夏洛特烦恼》。

知乎有一位梁知妖老师评得很到位,“你们可以关注一下那些仅仅只有几个镜头的演员,甚至每一个群演。他们即使出现在观众根本注意不到的画面边缘,动作都不会松懈,表情都不会失真,连眼神定位都是对的。这种待遇,我们平时只能在英美日的影视作品中才能享受到。”“大雪纷飞中,‘娘娘腔’给‘官二代’披上外套的微微一挺胸的弧度,你笑疯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是千锤百炼的一挺。没有这些年在话剧舞台上的探索,是挺不出来的。”也正因为来自不那么普世的戏剧舞台,编剧兼导演的闫非和彭大魔深知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只有精打细磨的N次方,比如据他们的幕后故事本记载,“杀青本应是全体摄制组人员最值得欢呼雀跃的时候,但当导演第四次补拍完喊出杀青的时候,全组人面无表情。”而且,剧本的打磨也不是一般化的工程,《夏洛特烦恼》本来是一个电影剧本,是闫非和彭大魔在30岁到来时的感想,但先被《开心麻花》搬上了话剧舞台,在三年之后与电影观众见面,但即便故事没有太多改动,在观众看来,“细节调整却非常多,包袱不一样,抖包袱的方式也不太一样,来回看话剧版和电影版,竟也乐趣无穷。”

能够修炼到这等化境,那当然并不是随随便便成功的事儿。制造出《夏洛特烦恼》的《开心麻花》团队,在12年前宣布开门大吉搞喜剧,这许多年搞了23部原创舞台剧上演3000余场,还连续四年以6个原创小品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成为一帮呵呵呵呵的小品里能真正让你哈哈哈哈的正能量来源,以密集强大的包袱俘获亿万粉丝,以苦逼的演一场算一场的直面观众的话剧表演收集最真实的反馈,再由此精进改良,也就难怪写过《泰囧》《港囧》的编剧束焕也在其与《港囧》的PK里发了个朋友圈:《夏洛特烦恼》写小人物的白日梦,LOSER的愤怒与狂想,有《喜剧之王》的神韵,而笑料犹有过之。喜剧的顶峰之作。

所以这也许是一个让粉丝喜忧参半的消息:2014年,基于十余年积累的粉丝基础,开心麻花正式进军影视行业,成立单独的影业公司,全面推进电影和网络剧计划,致力于成为一家小而美、放眼国际的影视娱乐公司——电影版《夏洛特烦恼》的成功无疑是团队的一次能量爆发,从卑微到绽放,是多年功力的厚积薄发,只是今天百炼成金的勤力,还能否被坚持下去呢?希望未来真如闫非和彭大魔如今所言,“以后我俩的创作会以电影为主,宗旨是必须要拍我们兴奋的,感兴趣的题材,喜剧也有不同的表达方式,风格类型我们会很多变,前提是它必须是一个好故事。我们也会尽量坚持原创,虽然我们产量低吧……”

追问闫非、彭大魔

Q:鉴于你们噌噌疯长的粉丝,希望你们能以猛爆料爆猛料的方式来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Y&P:比如……其实沈腾原来在《开心麻花》的主要工作是导演,我俩都是他招进来的毕业于表演专业的演员,而且张叔叔的扮演者宋阳也是导演,他上春晚是我们所有《麻花》演员里最早嗒。另外我俩的孩子一个出生在开机前,一个生在杀青后,也算是这次创作的显著成果吧。

Q:好样的……再来给东北旅游业创创收吧,告诉我们这个神奇的高中和神奇的“西虹市”都在哪儿呢?

Y&P:高中是旅顺一所被废弃的部队学校,附近的景是旅顺太阳沟,片头远景是旅顺街道和老虎尾,马冬梅40平米小屋在甘井子区523厂,西虹市火车站是金州火车站,那姐的歌厅碧海蓝天是在少年宫附近,法拉利换卡车发生在大连北大桥,游艇是星海跨海大桥……太多了门票都收不过来了。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