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申报秘辛
   编辑:shan     2016-09-21
这边厢《山河故人》和《狼图腾》关于201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参选争议风波还未停息,那边厢奥斯卡官方公布的最佳外语片角逐名单中赫然显示为年轻导演韩延的《滚蛋吧!肿瘤君》,令人大呼意料之外。从1979年《阿凡提》成为中国内地第一部选送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电影开始,已经有20多部电影代表中国内地申报参加该奖角逐。不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申报有何秘辛?

李安的《色·戒》也被“嫌弃”不够本土。

由法国人导演的《狼图腾》错失奥斯卡评奖。

光不说英语还不行 关键岗位还得是本土人

据说在本月初,电影局接到了美国奥斯卡外语片执行委员会的通知:选送影片《狼图腾》的主创人员署名比例不符合要求。《狼图腾》的制片和主要演员都是中国人,但主创阵容中的导演让·雅克·阿诺和摄影师、剪辑师都来自法国,编剧组中有3位编剧也都不是中国人。其实早在今年年初《狼图腾》大阵仗地面世时,外界就曾推测,制作方请来了如此豪华的外援团队,就是以角逐奥斯卡为目标的。这部改编自姜戎的著名小说、七年磨一剑才完成的电影,讲述了在内蒙古草原插队的知青与草原狼和游牧民族相依相存的故事,听起来就颇具“夺奖之相”。

参赛影片必须来自外国,使用的大部分语言必须是非英语,这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首要评选要求,但电影里光讲中文还不行,主创团队的大部分还得来自于中国。在最佳外语片的特殊规定中明确写道:“申报国和地区必须保证所申报影片由该地域公民或居民掌握创作主导权。” 虽然现在各行各业的国际交流合作是无法阻挡的趋势,反映在电影产业中,跨国、跨境合作更是十分常见,但没办法,奥斯卡外语片执行方就认这个死理儿:必须本土,否则免谈。除了因为这个原因,《狼图腾》不幸落选之外,这样的事在奥斯卡申报史上也时有发生,比如2012年阿尔巴尼亚的《血腥的宽恕》因导演乔舒华·玛斯顿是美国人而被踢出局,还有2007年代表中国台湾地区出征奥斯卡的李安的《色·戒》,因为台湾本地人在影片的主要创作演职人员中占比少,而最终被陈怀恩执导的公路片《练习曲》取代。

黑泽明的《乱》当年因为申报问题而无缘奥斯卡角逐。

美国导演玛斯顿的作品《血腥的宽恕》

推选哪部影片?自己关起门来说了算

尽管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评选方的苛刻规则令人诟病,但其实让哪一部影片获得申报权,这个是自己关起门说了算的。奥斯卡官方规则第13条关于最佳外语片报送的特别介绍中规定:每个国家都有资格选送一部本国最佳影片,这部影片要由一个包括本地艺术家和行业从业人员组成的评委小组或评审团选出。这些国家或地区需要组建一个官方的评审结构一样的组织来推选最优秀的电影,这意味着组委会把选送哪部影片参加奥斯卡的权力交给各国或地区的评审机构了。

关于这条规定背后的申报公正性,历来不断被人质疑:这到底是某个评选机构的奖,还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曾凭《罗生门》获得第2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并在1990年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日本导演黑泽明,晚年时的心血之作《乱》本来已经被选定为当年的申报片了,但因为黑泽明与日本电影协会之间发生的一些误会,致使《乱》无缘奥斯卡角逐。

《滚蛋吧!肿瘤君》将代表中国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年轻导演韩延的作品《滚蛋吧!肿瘤君》

每个国家或地区只能申报一部影片双黄蛋No Way

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有所不同的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往往被认为是颁发给影片及影响所在的国家或地区,并不和特定的个人有联系。即便如此,当一部影片荣幸地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后,它所在的创作团队的每一个人一定会感到与有荣焉。但这份荣誉,每年从申报阶段起,就只能属于一部影片。奥斯卡严格限制了外语片的推送数量,每个国家或地区只能推选一部给组委会,哪怕你这个国家或地区每年出产好片无数也没用。这就是为什么之前《山河故人》与《狼图腾》都放出申报消息后引来业界一片嘀咕之声的原因了。同时,这条规定的不合理之处在于,没有给除美国之外的其他电影大国提供一个均等的机会。莫非奥斯卡申报规则的潜台词其实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再优秀,也只是外语片而已?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