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琅琊榜》 且看一套班子如何打天下
   编辑:shan     2016-09-21
我们已无需再多费笔墨、用溢美之词来介绍《伪装者》与《琅琊榜》为何物,霸屏整个九、十月的热播大戏,因在不同的卫视平台交叠时段播出,被网友戏称为“收视率应该加起来算”的“良心剧”。同时,两档完全不同年代背景、不同故事类型却起用相同演员阵容的剧集,不禁让观众觉得手上握着的不是遥控器而是穿越手柄。从制片到导演,从演员到所有的幕后团队,《伪装者》几乎1:1原样复制了一份儿到《琅琊榜》再续前缘,如何用一套班子在两个世界打天下,我们来一探究竟。

要说《伪装者》《琅琊榜》火到什么程度呢?且不说那些收视份额高到惊人的数据,或是朋友圈刷也刷不完的各种“扒皮”,对《Monday》来说最头疼的,是怎么也想不出来一个选题角度是媒体同行没有写过的,也没有哪一位班底成员(不管是演员或是导演、制片)是媒体同行没有采访过的,该情况为《Monday》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在记者发愁“料都被扒尽了我们还弄些什么”时,身处这一场热播风暴中心的导演李雪,发愁的却是“我都讲得口干舌燥了怎么还没完”。本身性格讷言、不爱吆喝跑宣传的他,因为《伪装者》的热播“惹上”了无数“自来水”粉丝,媒体采访邀约找上门的不计其数,硬生把这位专注做事的幕后精英拧成一话痨。

尽管履历上早已有过许多笔浓墨重彩的大剧执导及拍摄经验,如《温州一家人》《北平无战事》《闯关东》等,但开拍自今年年初的《伪装者》,才应该算是导演李雪的“开山之作”,原因无他,该片便是李雪首次独立执导的剧集。一直以“孔笙+李雪”的CP形式常见于片头导演栏的组合拳,摄影出身的李雪,在老师孔笙的带领下逐渐向导演转型,再经由几部重剧、大剧的砥砺,以接拍《伪装者》作为正式的“毕业作品”。这一系列经典国剧的制片人侯鸿亮不无调侃地说,“李雪其实早已有这个能力独立操作项目,只是他不爱独立,他和孔笙在一起干得很开心”,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孔导”“孔老师”等称呼,构成了《Monday》与李雪对话里的高频词汇。

细数《伪装者》与《琅琊榜》的制作班底,若不是两部剧拍摄时间相差甚久,我们都要怀疑演员是不是上午在这个组刚脱下制服大衣,下午就要到隔壁屋戴上头套假发换着戏拍。几乎相同的台前幕后成员,却实打实拍出相当迥异的两部作品,李雪分析说,“导演的工作就是要帮助演员一起找到人物,找到人物的调性,我们的责任就是提示演员哪些方面是作为这个人物需要摈弃掉的,而哪些是需要再发扬出来的。”就拿两部剧的男一号扮演者胡歌来说,他对饰演《伪装者》里二十出头年纪的“明台”一角有所顾虑,“我给他的提示就是‘千万不要演小’,只要把握住一点:回到家里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这就够了。这是一个被大姐宠惯了的少爷应该有的状态,出了什么事都有大姐撑腰,这样的人物心理也就有了依据,”李雪说,“相反,《琅琊榜》里的‘梅长苏’眼神和动作都不用太锐利,即使是风起云涌的场面,他心理的波澜也不要太多的锋芒露出来,把动作和幅度收,再收,镜头会替他说很多话。”

不仅演员,两部剧幕后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什么太多不同,我们不禁会问,“你们怎么那么爱用熟人哪!”聊到此,李雪导演颇正色地解释道,“我们不太看生人熟人,大家有相同的审美取向,有健康积极的工作态度,在一起工作起来比较顺畅,也就这样一直走下来了。”确实,只有在“拍摄电视剧”一事上分享着同一标准与理念,才能在他们的剧组里走得长远,因为这是一个连群演的演技都“不放过”的团队。“成就一部剧,不仅仅是看主角,很多时候配角甚至是群演的状态也决定着这部剧的品质,”李雪说,“好在我们团队一向比较注意这点,大家都觉得这样做事值得,几乎可以说从上个世纪1997、1998年开始,孔导拍单本剧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要求和工作了,这是我们的传统。”维系这一“传统”的直接结果,就是剧组的工作量远远大于其他片场,“执行导演和副导演要在现场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给他们讲戏、讲情境、讲调度,还要一遍遍带他们走位,要提示他们在合适的时间做出合适的反应;尤其在古装剧里,导演部门不仅需要指导演员的表演状态,还要注意与古代状态是否对位的问题,哪怕是群演都不能像现代戏一样很随意的动作和行为,不能让观众觉得是一些现代人穿着古装在做古代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随时要绷着的弦。”

孔笙导演作为前辈与团队的基调、灵魂,像一个“大家长”一般地存在,李雪坦言自己的一身“武艺功夫”都承袭自孔导,唯一不同的,大约是李雪镜头下的情感更加放肆夸张一些,“我喜欢戏剧性略强的表达。”他说。正如《伪装者》与《琅琊榜》播出后,网友、观众纷纷对“明宅日常”和“苏宅日常”展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些男人之间的日常戏均是出自李雪之手。把谍战戏拍出了家庭喜剧的味道,把武艺高强的蒙大统领拍成了“萌”大统领,他相当得意于自己的处理,“我好遗憾孔导拍《父母爱情》时我在做《温州一家人》的后期,没有参与,那种题材多好啊,温暖的家庭剧,多么可爱的主题,我非常喜欢。以后要拍家庭戏!”但孔笙也时常提点李雪“有些手段使用得太刻意了,要自然平和”。

老师的教导基本成了团队的“家风”,“导演要事无巨细地操心”是李雪执导时在片场的习惯。原本有些寡言的他一进剧组就变身,“现场没法寡言,要不停地叨叨,给各部门各种提示。我是这种工作中比较不会放松的状态,比较紧。对同事在现场基本只讲工作,所以他们会觉得我严厉,不爱开玩笑。”记得《伪装者》里有一场戏,日本领事馆里面,南田洋子透过镜子反射看到阿诚低身见手表,李导在剧本中标注“需要一面打碎的镜子”,然而到了现场拍摄时发现道具没有准备,“我就很火大,觉得创作人员没有认真读剧本,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对集体创作的不尊重。”

一篇关于“《琅琊榜》镜头的逆天构图”的帖子,让我们了解到什么样的画面是“V shape”,什么构图又是黄金分割,还有格调极高的“斐波那契螺旋曲线”也被自上到下科普了一遍,观众在惊呼导演教科书范本似的构图原则的同时,也十分好奇他们是有意为之还是误打误撞,“这些构图原则是不会在现场背书的,我最得益的是孔笙导演在教我摄影时总是提及的一个词:平衡。他给我们提到的原则是,要看戏怎么演才知道怎么构图,丢开戏剧气氛单纯讲构图不是好方法,”李雪导演解释《琅琊榜》画面的成功时还不忘调侃老师,“我是不会画画,更别说画分镜。孔导会,可是他把这个功力私藏了没教我(开玩笑)”。

回顾与李雪导演的对话,三不五时出现的“孔导”“孔老师”等称呼,无不体现出这个集体内部的亲密无间,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们团队能将男人间复杂的亲情、友情拍得出彩的原因吧(开玩笑)。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