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登《Madame Figaro Chine》创刊号
   编辑:sg     2016-09-21
精品传媒集团和法国著名报业集团Figaro达成合作,《精品购物指南》全面升级,推出周刊《SO Figaro Weekly》,以及每月第一周出版的月刊《Madame Figaro Chine》。12月3日,登上月刊《Madame Figaro Chine》首期的封面明星正是女神范冰冰。

“去了巴黎那么多次,即便是工作,也总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想到一直以来巴黎给她的印象,范冰冰唏嘘停顿了片刻,才重新拾起话题。不久前巴黎经受磨难时,她第一时间转发了外交部的应急求救电话,希望 “更多的人可以平安” 。对于范冰冰来说,法国一直是与她息息相关的存在。戛纳红毯的数次造型让她饱受赞誉,法国作为电影的诞生地,又是她身为电影人的精神彼岸,而法式女人的慵懒自在,则是她最向往的状态。

巴黎和戛纳是范冰冰心中闪着光亮的两个地方,它们直接影响到了她对于时尚和电影的理解。范冰冰飞过无数次巴黎,绝大多数情况下,她都在妥帖周到地工作。 “不过,我也会趁着有限的休息时间出去逛逛” ,去巴黎的莫奈博物馆,是 她在巴黎休憩的标配活动,每次去逛,她都特意放慢脚步,节奏舒缓地欣赏陈列在博物馆里的众多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以至于常常入迷,但也迅速从紧张的工作节奏中得到了放空。而每次到了戛纳,范冰冰都习惯性地跑去当地影院看电影,在艺术片受到追捧的电影环境里,感受电影艺术的魅力。


黑色钉珠刺绣缀饰外套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作为一个演员,我会更多地关注电影本身,而对我个人来说,提升和学习还很有必要” ,法国电影里随处可见的先锋精神,常常让范冰冰感到敬畏,于她而言,在电影这条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巴黎是个诗意的都市,她的时装周秀场先锋而沉着,而整个法兰西特有的厚重与魅力,也会让人着迷” ,还有巴黎的女人,她们与 “时髦”几乎等同于一个概念, “大部分巴黎女人的时尚感都是天生的,你走在街上就会发现,她们每个人的穿着都很有特色,从来不会被大众流行束缚,就那么自顾自地漂亮着 ” 。

与法国将格调融入骨子里的精神类似,如今在范冰冰身上,也能找到一种自顾自的晏然自若,且这种状态为她独属。细看范冰冰的近些年,她身上的自在感,先是源于她的审美力。曾经,她制造了戛纳红毯三连击,从 2010 年的 “龙袍” 、 2011年的 “鹤袍”到 2012 年的 “China 瓷” ,被外媒评价 “成功地从一众着装风格四平八稳的美国明星身上夺去了焦点” 。


范冰冰经典红毯照


及至最早出现在巴黎时装周时,她曾有过的艳惊四座的异域“头巾公主”造型,这些其实都不乏她自己的 Idea, “每次做造型,我都会和造型师一起想点子,做很多尝试,所以造型基本都是临时才决定的, 有种临阵磨枪的紧迫感, 但对我来说,这是特别刺激、特别好玩儿的事” 。也就难怪,范冰冰总能出其不意地制造惊艳,从中国到世界,甫一出现,她从来都是沸点频现,绝无冷场。


范冰冰时装周造型


如今, 早已对 “是否惊艳”释怀的范冰冰,视野要更宽些,风格更亲和有趣。聊起戛纳和巴黎,除了在红毯或者秀场上的 “战斗”之外,她也会时常逛街淘各种好玩的宝贝,欣赏巴黎女人们的法式优雅, “真的,用万种风情来形容她们一点都不过分” 。范冰冰喜欢用文艺镜头来描述这两座城市,如果要拍巴黎的短片,她想表现这个城市里现代艺术和古典文化的碰撞, “她很多元化,也是一个能够把各种各样的文化和形式很好地融合在一起的城市,莫奈博物馆、圣伊田居孟教堂都是很能展现巴黎魅力的地方” 。拍戛纳的话,她要展示这个城市浓厚的电影氛围, “尤其是米拉玛空间,每年都会举办很多视觉艺术的展览,还会经常放一些非常棒的电影,好想去那里彻底度一次假。 ”

黑色水晶缀饰纱网头饰 Stephen Jones Millinery

钴蓝色立体刺绣缀饰建筑感鸡尾酒裙 Delpozo


不过, “度假”这个词儿和范冰冰还真不熟。自16 岁出道以来,她拍了近 90 部影视剧, 曾经在两年内拍过11部电影,一天内拍过13 家杂志封面,还有过 30 个小时不卸妆、不合眼的拍摄经历,而且自2005 年以来,范冰冰的名字每年都出现在福布斯中文名人榜前十,前几年是依靠高曝光率,到2012 年以破亿的年收入名列前茅,2013 年至今,她已连续 3 年摘冠。但如今, 范冰冰有些不想被形容成 “拼命范爷”了, “哈哈哈,好像我命多苦似的” ,她更愿意用 “处女座为热爱的事情尽力” 来形容这十几年走过的路,让繁华共睹,却又冷暖自知。在荣辱不惊之后,范冰冰身上随时散发出的 “自在”令人羡慕。



回忆过往, “丫鬟金锁”太低眉顺眼,需再演 《小李飞刀》里女扮男装的另一类活泼丫鬟杏儿来丰富戏路。而多年 后再回 《还珠格格》的避暑山庄片场,演的已是法国导演查理 · 德莫的电影 《画框里的女人》里,乾隆的皇后乌拉那拉氏, “我觉得一个法国导演来拍中国清朝的故事,他的视角会更独特,所以我也很愿意尝试” 。该片日前在新疆杀青,网络上有 一组凄美剧照传出,范冰冰饰演的乾隆皇后满脸泪痕,神情哀伤,让人心中一恸。

诚然如此,范冰冰已经无需刻意丰富自己,她可以自主地选择合适的角色。眼前的范冰冰,让人想起她很喜欢的一位法国女演员伊莎贝尔·阿佳妮 (Isabelle Adjani) ,同样在十几岁的少女时代开始演戏,也同样不愿身陷与各类公司长达数年的演艺合同, 于是自立门户, “选择自由,听从心声” 。 电影 《画框里的女人》的名字倒是有趣,如果把画框比 作束缚与制约的话,那么,范冰冰绝对不是束手束脚的 “画框女人 ” ,此刻的她,自在得似乎没有任何限制。


《画框里的女人》剧照


而在这之外,范冰冰身上还有一种令人想亲近的有趣,即她在 “范爷”和 “范小胖”之间的 “纠缠” 。一个是会在微博上写 “所有可以见到你的日子,都变成了我的节日”的肉麻宅女范小胖(范冰冰曾多次调侃自己的体重) ,她的爱情观是 “细水长流的陪伴” ,憧憬的婚礼是 “亲友都在场” ,最爱的爱情电影甚至还是十几年前的《真爱至上》(Love Actually); 一个则是打算将《疯狂的麦克斯 4:狂暴之路》再多刷几遍的 “范爷” ,她不但演了武则天、杨贵妃,还曾是纽约时代广场屏幕上中国 国家形象宣传片主角之一。


黑色羽毛缀饰蕾丝雪纺晚礼服 Alexander McQueen


出现在范冰冰身上的这种反差,并没有让人觉得突兀,反而是顺理成章的。她曾很多次被问,在风暴迭起的人生里,有没有后悔并 想要改变的时刻,她只是轻笑, “不用改变,所有好的、不好的,现在回头看都是好的” 。也许正是这种沉着淡定,让她有了任性做自己的底气。


2012 年 5月, 范冰冰曾以奢华大气的中国风造型登上了法国版 madame Figaro 封面, 法国 Figaro 的媒体同仁给她的专访文章拟名 “Impériale Idole” , 意为 “中国偶像” 。文章中详细介绍了这位被中国人称作 “最美女人 ” 的当红偶像,从她的出身写到了她的事业, 甚至囊括了她喜欢吃芝麻、爱泡温泉、怎么洗头发等生活细节,试图以全方位的视角来呈现范冰冰。


2012 年法国版 madame Figaro 范冰冰封面

madame Figaro 选择范冰冰作为封面人物的原因很简单,彼时的她已经在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成功完成三连击,加之她身上的随性自在感,确实是无可挑剔的话题人物。在 《中国偶像》这篇专访文章中,madame Figaro 总结说, “女演员、歌手、制作人、中国的缪斯……我们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定义这个女人 ” 。不过,范冰冰也无需被定义,她就那么自顾自地美着。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