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 许魏洲:热血少年
   编辑:Figaro     2016-09-21
突然变成人气爆棚的偶像,许魏洲并不想只拥有这一时汹涌而来的关注。这是一个很容易被看到的年代,但同样也是一个很容易被遗忘的年代。"我也是这种快销现象中出现的人,所以也会考虑怎样保持新鲜度。演一些真正出色的角色,维持自己的正面曝光。"

深蓝色长袖T 恤

Xander Zhou

 

我曾经是一个热血少年,后来变成了热血青年……不过现在画风变了。许魏洲笑嘻嘻地灌了一口咖啡,现在转暖男风了。

 

高中的时候他和一群年龄相仿的朋友组了地下乐队,那时玩得还小有名气。我们的卖点是年龄小,从来没有一支年纪那么小却玩重金属摇滚的乐队。 为了配合音乐风格最初上台表演时他还琢磨过一番装扮,我那时弹琴,把10 个手指头都涂上黑色指甲油,还弄烟熏妆,自己瞎画。他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有些人来疯,在台上自己 high,high 完和队友 high。他开始表演在台上旁若无人猛甩头的姿势,以及大家围成火车蹦跳的样子,可以想象在欢呼声震天中他的兴奋。那好像是所有青春回忆里必不可少的定格,情不自禁,奋不顾身,肆意昂扬。

 

灰蓝色针织毛衣

Gucci

橘色印花短裤

Puma

 

他从小就是文艺咖。小学一年级开始学拉丁舞,参加过许多比赛,高三完成艺术类考试后便没有再继续。并不是因为功利,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突破了。跳舞真的需要天赋,有些人就是有与生俱来的能力,我们这种需要后天磨练的,再下去反而会把自己的时间和学业荒废了。那几年的时间并不短,除了吃饭睡觉,他几乎不间断在训练,就此放弃,也觉得可惜,但换一个角度来想,自己也得了一项技能,就放开了。

 

浅蓝短袖衬衫

菱形蓝迷彩背心

橙色高领针织衫

深蓝条纹工装阔腿裤

均为Dior

白色帆布鞋

Vans

 

深蓝色长袖T 恤

彩虹印花运动裤

均为Xander Zhou

 

大学虽然在中国戏曲学院就读表演专业,但他之前并没有太多真刀实枪的拍摄经验,只拍过一部微电影《电竞也疯狂》。国戏大一大二不允许出去拍戏,老师说你们先把东西学扎实了,别出去丢人现眼。接自己的第一部剧也是因为题材很新颖,但我想可能会比较局限在小圈子里。 后来得到的关注度也在他的意料之外,信息时代,观众接受的东西都比较多元化。


他回忆拍戏的过程,更多的是靠整个团队齐心协力合作。拍摄中有许多修改,我们的投资比较小,资源不太齐全。有时需要拍一个场景,人家不给用场地,好,改剧本。今天要用这个道具,道具师有事不在,好,改剧本。找不到扮演爷爷的演员,好那就全拍奶奶的部分吧。自然有艰苦的部分,比如一场淋雨的戏,洒水车拿高压水枪对着我喷,拍了好多条,最后其实剪出来的也就两三秒。当时他冷到整条手臂麻木掉,这不算什么苦吧,刚出道,这都算苦,以后怎么办?

 

红拼黑短袖针织衫

黑灰色拉链衬衫

深蓝天蓝拼色西装长裤

黑色帆布鞋

灰色长袜

均为Prada

 

他发现机场接机的人从几个变成了几十个,然后是几百个,最夸张的一次,7 个警察一起把他扛出了人群。开始有点尴尬,后来也习惯了。偶像包袱,他多少也有一些,一次在飞机上睡觉太累了,我就戴上眼罩口罩把整个脸遮住睡觉。可摘掉之后脸上有印子啊!飞机上也有粉丝跟着,下面还有更多等着,我包里还好有一支遮瑕笔,赶忙在出安检之前溜去厕所稍微收拾了一下。但再狼狈,他也不愿意走特殊通道让粉丝白等,他们等了整整一个晚上,也只是想看你一眼啊。突然变成人气爆棚的偶像,许魏洲并不想只拥有这一时汹涌而来的关注。这是一个很容易被看到的年代,但同样也是一个很容易被遗忘的年代。我也是这种快销现象中出现的人,所以也会考虑怎样保持新鲜度。演一些真正出色的角色,维持自己的正面曝光。

 

灯芯绒装饰夹克

Gucci

橘色印花短裤

Puma

 

黑色印花T 恤

黑色连身衣

黑色帽子

均为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黑色靴子

Balenciaga

 

他觉得现在被称为鲜肉也不坏,大部分还是褒义的,而且时间有限,在变成‘腊肉’前,就先‘鲜’着吧。他喜欢韩国的河正宇,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更真实而深刻的演技,让人看到自己身上多面而善变的可能性,我喜欢的表演状态,是好像在镜头里真实生活一样。现在我更多还是会接一些自己形象能驾驭的角色,当然也想尝试反差大的性格角色,但必须量力而行。要是能力达不到就硬撑,不是丢人现眼吗?

 

  Figaro × 许魏洲   

  快问快答   

 ▼

 

说说你的 暖男技能?

说暖是因为上海男人的优点我都有,会做饭,最拿手的是咖喱牛肉,会打扫……长得还行。我从小是跟着外婆长大的,父母工作比较忙,外公又去世得早,可以说和外婆相依为命。我很多习惯都受外婆的影响, 织毛衣也是她教我的。最厉害的成品是半件毛衣,外婆起了个头,我织着织着发现没有袖子,外婆再帮我补救。


你觉得自己现在在表演和音乐上,哪个野心更大?

表演。因为在视觉上、听觉上我会给观众一个更综合更直观的作品,作为歌手而言,说实话我觉得自己算不上实力唱将,表演上会有更大空间。当然我还是希望两者可以兼顾,但可能不会再专注死亡金属的风格,那毕竟是小众的东西,是我的一个爱好。


前些日子都看到你的绯闻了……

我看到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做出来的无聊东西,只想说四个字:我不在乎。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