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 有责任的交流
   编辑:SG     2016-09-21
吴秀波是大多数女人对四十岁中国男人的幻想边界。可他自言年轻时未曾因容貌而自信过。即便现在,除非碰到熟悉的摄影师,他才会特别自信。这次拍摄由合作多次的尹超掌镜,几组造型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吴秀波的英武之姿,像个古人。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黑色菱格纹皮夹克、提花马甲、黑色格纹长裤 均为Giorgio Armani


黑色西装、黑色针织衫、黑色西裤 均为 Prada


当我们谈论爱情

三年前,吴秀波在《北京遇上西雅图》中饰演的Frank,用春风般温暖了无数女性观众。当聊到第二部《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时,吴秀波在比较中谈及自己的思考:《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故事从当下讲到未来,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则从当下讲到了从前。“这一次我们试图通过未曾相逢来讲相遇,通过爱情来讲寂寞。正如现实中的我们,人人都谈论爱情,可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任何问题上吴秀波都想得深入,却又总是抱持欢喜而羞涩的谦卑态度,话慢慢、浅浅地说。“我们每个人都在体会孤独和寻找依赖,就好比发朋友圈这件简单的事: 如果你是想找人要钱,那么就给欠你钱的人发个微信要钱;如果是你想约谁,那就发微信约他。而发朋友圈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他反问道,“在朋友圈发出的信息是没有固定指向的,发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是发给谁、谁会看到,与此同时却渴望着获得一些回馈。这某种程度上是希望从别人眼里折射出自己的一些生命价值,是生命中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他随后自答。


吴秀波说导演薛晓路在三年前就在构思这个剧本,虽然是完全不同的形式,但也想要在表达这个主题。“薛晓路对于社会和人文温度的敏感,都很独特。在剧作形式上,亦完成了一个跃进,这跃进并非哗众取宠,而是她用这种跃进的方式完成了她要表达的内涵。它确实是一个中国爱情电影的升级,所以对于这种创作,我也特别有意愿去参与。”


有的电影让人看到了一份热闹,有的电影让人看到了欲望的满足,有的电影看完了却让人感受到深深的孤单。三年前的《北京遇上西雅图》至今仍被许多人记得,吴秀波觉得并非因为里面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情节人物或者多逗的台词。他说有观众给他留言:“当年那部我是跟她一起看的,现在她已经结婚了”。这唏嘘亦让吴秀波感慨,能在观众心中激荡起涟漪并由观众自己下定义的电影,他以为才是有德行的电影。


黑色西装、白色衬衫、黑色西裤 均为 Louis Vuitton


当我们谈论女性

吴秀波说他喜欢薛晓路的电影,并能在她的作品里充分感受到她的特质。在具体描述这个特质时,他并没有过多犹豫地使用了三个词——本真、单纯、善良。“当你走近薛晓路,其实会看到她对外界的恐慌和压力,但她又尊重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她内心态度清晰并有坚持。尽管她本人以及她的表达是羞涩的,但只要深入进去,便能看到她所坚持的良善态度以及人文情怀。在现今浮躁的环境下,是特别需要致敬的。”


从跟薛晓路的合作开始,吴秀波渐渐开始理解女性创作视野,开始了解女性本身以及她们的生命表达。在他与众多女性合作的过程中,他说她们良善的态度都如同珍宝,坚持在她们各种形式的创作及表达中,给予他启发以及滋养。传统通常会用在女性身上的形容词如“脆弱”“软弱”等,在吴秀波看来是根本上的错误。“就我经验中所见而言,我发现女性是如此的坚定。就生命态度层面来讲,她们的坚定远胜于男性。而坚定的首要条件是简单,这简单绝非不聪明,而是绝对的清晰。所以大多数宗教中温暖且慈悲的神力者,都是女性。”在吴秀波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军师联盟》中,由他扮演的司马懿就用这样的态度在剧中处理与刘涛以及张钧甯之间的情感纠葛。


较之如今这些经由时间发酵出的感悟,吴秀波曾坦言年轻时的自己并不了解女性,“当一个自大的男性看得到女性的生命属性和特质后,才是有可能理解生命意义的开始。而当只注意自己性别的欲望之时,是不能完全了解生命或者人生的。”他直言,自己心中的镜子擦干净,才有可能折射出一个特清晰的世界。自己的镜子污浊不清或者说根本是一个哈哈镜,那照出来也会不清晰。“这面镜子我现在天天在擦,反正擦得越干净,见到好看的人越多。”


黑色风衣Burberry


当我们谈论交流

在采访中,吴秀波从不吝于表达,在微博上却鲜有发言。细数近两年,他总计在2015年发了一条微博,2016年也发了一条。


吴秀波说他喜欢有仪式感的交流,因为他认为任何一种交流都需要责任。对他来讲,有仪式感的交流可以简单到现实中两个人面对面的聊天,亦可以是深层次的知识交流或者是艺术交流,譬如教育或绘画。知识型交流最初是为了解答疑惑,或者是为满足欲望而产生的对知识的探索;而艺术交流很多情况下则是在记录着痛苦和对人生的反思,尽管它不负责产生新的知识。他发觉自己很难在网络上完成与在现实中同等质量的交流,于是乎仅仅只在网络上表达敬意。“即便那些曾经通过语言和书籍来完成的交流环境在未来都变成了网络,我大概也做不到只图痛快的表达或者回应,而依然会要求自己做一个有着尊重态度和尊严的交流者。”


戏剧、影视是吴秀波喜欢的交流方式中的一种,在众多钟爱的电影中他特别提到了《阿甘正传》。“这部戏用一个看起来卑微的人物以及他生命里碰到的种种坎坷和痛苦,表达了他及大众心中的良善态度,以及关于你我是否要坚持这种良善的探讨。这世上生命有许多形态,可以雍容华贵亦可以苟延残喘,抛开这些还有种更重要的东西叫生命的意义。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完成了对自己生命意义的书写:有的人写上了爱情,有的人写上了胜利,有的人写上了一栋房子,有的人写上的是舍己为人,也有人写上的是损人利己⋯⋯于此并没有恒定的标准,也很难用一个词去准确概括,而戏剧和影视多多少少都在探寻、解读和表达着这些难以用语言向外人道的东西。”


即便如此,对于眼前这个在不同角色中体验着不同人生的男人来说,关于生命的意义更多时候是一种自我交流。在采访的最后,吴秀波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又补充了一句:“有时候拍一部片子,拍完了,问别人,你看了吗?对方说,看了。你问他怎么样,他说我哭了。你问他为什么,他说我想起了我妹妹。作为创作者只需安静地点点头,你不必知道他为什么想起了他妹妹,你只要记得你当时拍戏时是想到父亲,那就足够了。”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