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云 随意却精彩
   编辑:shan     2016-10-13
听过几首郝云的歌曲,比如通过春晚传遍大街小巷的《群发的我不回》,比如《去大理》,再比如《活着》,它们幽默又深沉、“随意”却精彩,像极了我眼中的郝云。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藏蓝色十字纹夹克、藏蓝色拼接长裤 均为Louis Vuitton

黑色圆领针织衫 Cerruti1881

对郝云来说,旅行的初衷全然是快乐的,他说“旅行对我来讲是一件太幸福的事儿,甭管是自己,还是带上家人朋友一起,都非常有意义”。有次他从黄石公园出发,一路向旧金山开,1450多公里的单日驾车里程不仅破了他的纪录,还让他在途中先是偶遇了同样在美国自驾游玩的海泉,后又在高速封路的情况下得到了一位美国老妇人的“10公里绕道”带路,他说“这比成天想着去哪哪哪净化心灵要强太多了”。正是这些旅途中的小插曲让郝云越来越贪恋自驾游,“我觉得人这一生就应该踏踏实实地多去做一些这样的事,它们足以让心灵洗涤。”


做旧牛仔衬衫、白色短袖上衣、牛仔裤 均为Calvin Klein Jeans

“随意”却精彩

拍摄当天,我们与郝云约在一个度假村会面,他们一行人驱车赶到的时候,正值炎热的午后。工作人员们先行下了车,郝云随后,脸上带着酷酷的神情。我有些紧张,担心他的强气场会给拍摄带来压力,但是拍摄开始后,郝云一边随意地摆摆动作,一边跟所有工作人员打趣闲聊,时不时地像小孩子一样比划两下,还有模有样地模仿起了搞笑彩铃,让现场人都大笑起来,气氛竟相当欢乐。接下来的几组照片就在这样欢乐且“随意”的氛围下完成了,它们没有丝毫大片的“架子”,却让路过的游人都连连称赞效果不错。这样的拍摄跟他的经历多少有些不谋而合,郝云走上音乐道路至今,从不刻意地去做什么,也从不刻意地去收获什么,他一直这样“随意”着,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了,精彩却始终不停地收获。他曾灵机一动,把吐槽写进歌曲,也曾将口琴等乐器与摇滚融合,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摇滚曲风。这些创作获得了很多好评,但是次数一多,就被很多人看成是一种奔着好评去的“坚持”,或者至少是一种“有意而为之”,但他的回复却是否定的:无论是面对音乐,还是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我从不故意,也从不坚持,我觉得它该出现的时候,就让它出现,用不着那么多标签。”就这样,在音乐圈沉浮多年,郝云消灭了许多渴望束缚他的条条框框,选择了“随意”地走下去。这看似不羁,表露的却是他的真心。他说:“过去我也试过想着法儿的,恨不得像木工匠雕龙画凤似的,想给歌迷呈现些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还不如放弃那些顾虑,就做自己想做的,往往我玩儿爽了,别人也喜欢。” 既然如此,就让郝云永远这样“随意”下去吧,谁让我们还要等着他来继续创造精彩呢。


灰色拉链帽衫 Lacoste / 藏蓝色休闲裤 Lacoste / 棕色运动鞋 Massimo Dutti

郝云的自驾之旅

2014年,郝云为电影《心花路放》创作了一首插曲——《去大理》,将他在大理旅行中的经历和情感同电影情节结合,用最淳朴真挚的歌词表达了一个男人面对情场失意而渴望去大理疗伤的感怀,获得听众如潮,也吸引了无数背包客奔去了大理。虽然歌曲里独特的“云式”唱腔和“云式”创作令“旅行”两个字听起来略带沉重,好像是为了抖掉现实中的包袱,抑或是寻找生活中没有的快乐,但其实对于郝云自身来说,旅行的初衷全然是快乐的。“旅行对我来讲是一件太幸福的事儿,甭管是自己,还是带上家里人一起,都非常有意义,”郝云说,虽然由于工作上的需要,他几乎每天都要在异地间穿梭,而且因为家在美国,“每次回家都好像是度了一次假。”但是他眼中真正的旅行,却是与它们不同的。郝云只爱自驾,他在美国常常自驾旅行,而且每次出行都只管方向,不设置具体线路,走到哪儿觉得不错了就待上几天,待够了再继续上路。这样的自驾游,带给他的不单单是旅途中的美好景色,还有形形色色的惊喜和感动。有一次,他从黄石公园出发,一路向旧金山开,1450多公里的单日驾车里程不仅破了他的纪录,还让他在途中先是偶遇了同样在美国自驾游玩的海泉,后又在高速封路的情况下得到了一位美国老妇人的“10公里绕道”带路,他说:“这比成天想着去哪哪哪净化心灵要强太多了。”正是这些旅途中的小插曲让郝云越来越贪恋自驾游,“我觉得人这一生就应该踏踏实实地多去做一些这样的事,它们足以让心灵洗涤。”他的这句话令我感触良多,是啊,当云南、尼泊尔和印度这些“文艺圣地”已经盛不下那些渴望追寻人生意义的所谓“文艺青年”的蜂拥而至,我们也该在郝云的话中停下来,好好思考“旅行”这两个字的真正意义。


“旅行对我来讲是一件太幸福的事儿,甭管是自己,还是带上家里人一起,都非常有意义。”



对话 郝云

Q=《LifeStyle》 A=郝云

Q:10月份即将开始的巡回演唱会的名字叫“冲动”,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

A:因为从2014年发行了《去大理》之后,我们收到了太多有关于“冲动”的反馈。不管是微博上的留言,还是朋友给我们的评价,都是说每次听完这首歌,都有种想立刻出发去做些什么的冲动。其实我觉得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这样一个“冲动”的种子,只不过是说我这首歌帮他们把这根弦儿搭上了。冲动不一定是坏事,它证明我们还有热血,也常常能带来好的结果,所以我也是表达我的一种希望吧,希望更多的人能勇于“冲动”一次。

Q:做过最冲动的事是什么?

A:最冲动的一个决定就是我当初选择从幕后走出来,变成了站在台上的歌手。我那时候真是顶着挺大的压力,把工作辞了,就憋在家里跟自己较劲,前后付出了21个月的时间,只为了做出一张自己满意的唱片,但是这次冲动改变了我所有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我的一生,现在看来是值得的,所以我其实特别感谢我的这次冲动。

Q:您有没有为自己设立一个理想的生活状态?

A: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现在。人的欲望其实是会随着生活状态的变化而变化的,我也曾经在不同的阶段有过不同的理想,比如小时候就有长大了以后要站在舞台上唱歌给很多人听的梦想,但是我很庆幸的是,这些原始的梦想我已经实现了,所以我就挺知足了。虽然我现在仍然有很多梦想还没能达到,但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因为生活状态的变化,欲望就无休止地膨胀。

Q:您之前写过一首歌,叫《如果生命只剩最后一天》,如果是您,您想在这一天做什么?

A:写歌的那时候心里想的是“如果生命只剩最后一天,请把我带回到我的童年”,但是现在想的就是陪着家人待上一天。家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放松的地方,所有的喜怒哀乐在家人身边才是最清晰的,最真实的。我基本所有的歌都是在家里写出来的,而且我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所以哪怕只是在家里愣神都觉得比什么都强。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