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溪 赴时装周这场派对
   编辑:shan     2016-10-28
时装周对于某些女明星来说,可能是步步为营的战场。但对于正在巴黎拍戏的齐溪来说,更像是在紧锣密鼓的拍摄工作之余,出来调剂心情的派对。无论在Roger Vivier的静态展,还是Shiatzy Chen的时装秀,齐溪都以云淡风轻的姿态去面对,没有夸张出位,也没有小心翼翼,却收获了一致好评。一方面是性格所致,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因为有“演员中的超模身材”的自信和底气。看完秀后,齐溪立刻赶往火车站,去另一个城市继续完成电影的拍摄工作,正如派对结束后,大家回归正常的工作与生活,然后,等到下一次的派对重聚。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未标题-3.jpg


齐溪的每一次银幕亮相都让人惊艳。2012年,她在娄烨的电影《浮城谜事》里演女主角之一桑琪。这是一个车祸背后如谜团般牵扯出线索的神秘女子,也是一个被动伤害别人却让人怜惜的女人。凭借这一角色,那一年的金马奖把“最佳新人演员”颁给了她。

而在冯唐小说改编的《万物生长》里,她又饰演了一个古怪的萝莉。那部电影除了让人看到这个女演员惊喜的一面,还让人记住了齐溪的两条大长腿。

在今年“光棍节”上映的电影《一句顶一万句》里,齐溪又变成了一个被戴“绿帽子”的女人。她用“从忍到破”来形容这个人物的心路历程。“ 一开始知道丈夫出轨,想了一些奇招,想用生命换回老公的心,但是后来发现还是不行,于是几乎就破罐破摔了。”

《一句顶一万句》是刘震云最珍爱的小说作品之一,也是作家最冷酷的作品。小说用冷眼看世界的态度,以冷酷的视角面对家庭和情感。作为电影的特别出演,齐溪在其中的戏份并不多,然而她形容这个角色具有“锤钉子的锤子”一样的分量。“出场的次数不算多,但每一次都非常重要,决定了电影的整个走向和所有人物的命运。”

比起《浮城谜事》和《万物生长》,《一句顶一万句》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在戏中,齐溪的台词很少,仅有的一些台词,也必须精确按照剧本演出。“导演要求我们甚至一个助词、语气词都不能改变。”没有什么台词,肢体和表情的展现也尽量内敛。在这部电影里,“控制感”三个字牵动着齐溪的表演。“它要求我用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表演方式,控制感、台词,对于整个剧作的理解,都特别挑战我。”


未标题-4.jpg

黑色外套、彩色皮衣、五分裤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Chunky Bootie 马蹄跟踝靴 Roger Vivier

未标题-5.jpg

暗纹大衣、腰封 Shiatzy Chen

Viv' 刺绣千鸟格手提包 Roger Vivier

Chunky Bootie 刺绣千鸟格踝靴 Roger Vivier

齐溪从来不是一个害怕挑战的人。无论是《浮城谜事》,还是《万物生长》,乃至最近的《一句顶一万句》,她实验的女主角挣扎于爱恨之间,虽然性格各异,但都让人印象深刻。“我为什么总是碰到这样的角色?有可能这样的角色吸引我吧。”说到此处,齐溪大笑起来。除了角色本身演起来有难度,让齐溪觉得过瘾之外,吸引她的还有这些角色自身的魅力。“女性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有挺多不容易的。除了要平等打拼,还要独自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女性本身又都比较敏感多思。所以这样类型的女性角色非常容易吸引我。”

从某种程度上说,让齐溪第一次被人铭记的角色“明明”也是这样的女性。“明明不是一个被世俗容易折腰的女孩,她把自己看成一个人,不觉得自己应该屈服或者软弱地接受,而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爱,追逐——哪怕得不到。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和马路是一个人。他们都是在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齐溪演了700多场《恋爱的犀牛》,让“明明”基本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明明给我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非常勇敢,不妥协,在感情、事业上影响了我,我相信也影响了所有看过这部话剧的文艺青年。我演了700多场,在某些时刻觉得自己和明明融合在一起。话剧表演最大的收获在于获取了很多来自观众的能量,观众永远是最真实、最无私的,他们看到什么就反馈什么,所有的眼泪、呼吸、笑声,都是我宝贵的财富。”

从小剧场转战大银幕,从大银幕漫步时尚圈,对齐溪来说都是新的挑战。然而700多场“明明”的经历,让她并不畏惧这些挑战。从剧场到电影,是表演方式的一次改变:“在话剧舞台上,演员是用整个身体、声音进行表演。而电影则是完全浓缩在脸上,甚至眼睫毛的些微变化都可能带来表演的区别。”而闯荡时尚圈,则被齐溪描述为一次惊喜:“遇到的所有时尚圈人士都非常友善、亲切,让我觉得享受其间。”她将刚刚参加的巴黎时装周形容为一次“大Party”。“虽然每天也是争分夺秒,但是在那里碰到了很多好朋友,比在北京还多,我们晚上在中餐馆吃火锅,特别开心。”永远明媚生活,这是齐溪带给表演与角色的最大魔力。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齐溪都像是女演员中的另类。她初次露面大银幕就获得金马奖肯定,却只愿意将喧嚣留给作品;她拥有一双傲人长腿,却总选择T恤、牛仔裤包裹自己。在她看来,4年、700多场的《恋爱的犀牛》给她带来了各种层面的影响。和剧中那个敢爱敢恨、勇敢追逐的明明一样,齐溪也在不同的领域,不断挑战自己。


未标题-6.jpg

暗纹大衣、腰封 Shiatzy Chen

Viv' 刺绣千鸟格手提包 Roger Vivier

Chunky Bootie 刺绣千鸟格踝靴 Roger Vivier

未标题-7.jpg

驼色皮毛大衣 Céline / 条纹针织衫 Maje

丝绒长裤 Longchamp / 黑白拼色斜挎包 Prada

灰白拼色运动休闲鞋 Reebok Classic Leather Split

对话齐溪

在话剧舞台上,演员是用整个身体、声音进行表演。而电影则是完全浓缩在脸上,甚至眼睫毛的些微变化都可能带来表演的区别。”

Q:听说你平时很喜欢去Livehouse,最常去的是愚公移山吗?

A:对,愚公移山,那几乎是一个像自己家一样的地方。我是一个信奉怎么开心怎么活的人,喜欢过有音乐、朋友、生命力的生活。

Q:你被称为“演员中的超模”,那平时你的穿着风格是怎么样的?

A:我的穿衣风格看每天的灵感,比如昨天看到特别喜欢的女演员穿了什么,第二天也就试一下。我很喜欢凯特·莫斯、西耶娜·米勒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私底下着装风格是类似的,喜欢穿牛仔裤、T恤,不喜欢大Logo和太多字母。当然我也非常喜欢蕾哈娜。

Q:这次参加巴黎时装周,有什么体会和收获?和参加电影节、戏剧节有什么不同?

A:对我来说,时装周更像是一个大Party。戏剧节、电影节更像是学习的过程,我会随时准备好吸取新的知识。而时装周虽然紧张,却可以见到很多朋友,聚在一起晚上吃火锅,比北京碰到的朋友还多,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

Q:现在在法国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A:拍摄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艺片,拍起来很忙,每天都有大量的戏。我和朋友开玩笑,我在巴黎拍戏走的路可以绕北京三四环两圈了,因为走了很多的路,拍了很多人物状态,相信这会是一个很好的作品。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