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第一次——三位大导演的头脑风暴
   编辑:SG     2016-11-08
昨晚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李安、冯小刚和贾樟柯三位大导演欢聚一堂,李安、冯小刚同清华学子畅谈各自电影创作的幕后心路历程。

未标题-1.jpg

李安、冯小刚和贾樟柯三位大导演欢聚一堂

在三位大导演的头脑碰撞中,李安导演和冯小刚导演分别聊到各自新片中的第一次电影的表现手法,李安导演认为:作为电影人,我一方面觉得很冒险,拿了好几千万美金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里面试验,另外一方面觉得很幸运,有机会学习,跟新兵送去打仗的感觉很相象。原来从20、30到60帧开始研究,超过60帧,开始往120帧走的时候,觉得上战场了。所以我知道也有限,拍出来以后,心里没准头,这个准头在哪里,我不晓得观众怎么反应,这样的观影习惯,我们还没有。所以摸着石头过河,对于我来讲重新学走路的过程。而电影已经很久没有改革了,让我们的电影作为一个新的开始吧。

未标题-2.jpg

三位导演畅谈电影

相比之下,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则聚焦在它是圆形的画幅中,冯导认为:虽然我小李安导演四岁,但他还是有这样勇气、决心,要去试不知道的东西,他希望在这里找到一些令人兴奋得东西,或者对于电影更有帮助的东西。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当然我有这样的欲望,希望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拍,最后我想到了中国南宋时期,出现了一批古典绘画时代,文人画,比如马远、夏圭这样一批画家,画了山水、花鸟,非常有意思。我选择安徽会乡古镇徽宅做,在这个圆里面看,非常有诗意、意境,遇到非常大的问题。当你决定拍一个圆的画面的时候,慢慢深入进去,就发现所有的细节都变了,构图不能按照传统的我们的一个构图方式,扩一个圆不行,有一种说法,这个圆更像放大镜看生活,其实不会,其实这个圆里面景别更松了,如果景别特别饱满,是人头特写,特别像望远镜里看人,这个不是我要的。其实我要它有一种中国画的味道,所以反而把银幕缩小了,景别松了,把圆摘掉以后,没法看,构图太散了,太难看了。

    这两天,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国内网络和媒体上的成为热门话题,相比国外的两极评价,在国内更多的是赞誉和好评。而在这样的赞誉下,李安导演倍感受宠若惊。在现场李安导演忍不住表达感谢“你们的包容,让我相信中国电影很有希望。”

    对于李安导演对国内观众的感谢,冯导则更想感谢电影的监管机构:我想在这,正好有这个机会,因为不少媒体,说几句心里话,非常感谢电影局和张宏森局长,《温故1942》、《我不是潘金莲》这样的电影上映,其实电影局承担了很大的责任和压力。我有一个电影,让别人扛着一个雷,这个电影成了地我出名了,我挣钱了,可是那个人可能被撤销了。像电影局像张宏森这样的人,因为本身也是写小说的人,能够看到这个作品的导演的一些初心,能够为大家去扛一些雷,顶着很大压力,甚至不知道电影会他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后果。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还是由衷地说,我是非常非常地尊敬他们,感谢他们,为中国电影导演、中国电影人扛了这样一些雷,同时也是非常有责任心。现在都说勇于担当,其实这就是一份担当。他要想溜肩膀很容易,因为和现实有关系。在这向为我扛雷的这些人,表示我们的敬意。

文/王旭华  摄/车庆久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