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 喜剧是我的信仰
   编辑:shan     2017-01-05
第一次从《武林外传》了解闫妮到现在,兜兜转转已经过了10年。这10年,闫妮总是能塑造出深入人心的角色,有特别好的观众缘也从来不缺话题度。每一个角色被她演活的同时,又带着她身上那些令人难忘的性格特征:她的豪爽,她的真诚,她在表演上独树一帜的天赋。

为了这种天赋,她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要求自己在思想和审美上有所进步,在拍摄《罗曼蒂克消亡史》时,她就跟着老师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学上海话,希望把每个角色表达得真实、准确、多变而传神。“虽然内心也有些忧郁的地方,我这个人的追求就是乐观地生活”,性格激发出她的表达,喜剧演变成她的信仰,在这个时代,想要给人带来快乐真不简单,闫妮有这个本事。

未标题-1.jpg

几何条纹袖衬衫 Sportmax

高腰开衩裙 Ports

镜面高跟短靴 Stuart Weitzman

在电视剧上,闫妮能通过角色激发观众对社会对生活的思考,不论是早期的《北风那个吹》还是近期的《太太万岁》;而在电影上,闫妮总觉得自己之前的作品“献丑”了,还没有自己真正的大银幕代表作,所以想在这条路上再尝试一下,再走得远一些。但同时,她也正在形成自己的效应,从《三枪拍案惊奇》开始,到《过年好》,以及即将上映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和《情圣》,近几年的贺岁档她都准时报到,“我希望每年都能拍几个电影,都能有新的作品跟大家见面,恰好到了年底这个时间,它们都上映,算是赶巧了。”不过,大家却喜欢这种赶巧,在最需要放松和愉悦的年终,闫妮已经成了粉丝心中期待的贺岁女王。

闫妮称自己的粉丝为“我的娃”,已经成了她亲人般的存在。闫妮很享受和粉丝在网络上的神交:他们和她聊聊天,她给他们唱首歌。 “遇到我的娃之前,我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我的第一个生日就是他们给我过的,所以我不管将来有了谁,3月10号这一天我一定是跟他们一起度过的。”正是因为珍惜他们,也珍惜这份感情,她会希望自己能演得更久一点、更好一些。

未标题-2.jpg

蓝黑色上衣 Ports

白色西装裤 Bally

裸色粗跟高跟鞋 Sportmax

对话闫妮

我希望每年都能拍几个电影,都能有新的作品跟大家见面,恰好到了年底这个时间,它们都上映,算是赶巧了。

Q:《罗曼蒂克消亡史》有很多优秀的演员,在拍摄过程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能跟葛大爷、章子怡、浅野忠信,还有剧组里面很多别的演员,能跟他们一起参与到这个局里面真的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这个还是要感谢导演程耳,之前我也看过他的作品,他虽然前面只拍过一部电影,但是从那部电影中就能看出他的想法和才华。感谢我们在这个剧组的合作,非常令人期待也给人很大想象的空间,特别好。

Q:您觉得在当代社会中,观众为什么需要喜剧,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还是对于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A:现在的人生活节奏都很快,信息量也很大,其实你说喜剧是最放松的,如果放松了才能感知彼此,才能发现很多细微的东西,才能够发自内心的开怀。这样的东西可能现在越来越少了,所以其实每个时代伟大的喜剧还是最闪光的,从卓别林那个年代到现在,观众还是喜欢快乐的人生,人生就是要开心快乐,喜剧也能带给大家这些。

Q:您塑造过一些非常果敢非常强大的女性角色,那么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您对独立女性的定义是什么呢?

A: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些都是要以人为本,就是看这个人是否是需要的。比如说女强人很好,但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女强人,她们做女强人都是快乐的。家庭妇女也没有什么不好,你要选择你最适合的、最让你快乐的,独立女性的话,对叶舒心来说,家庭和事业就像一只鸟的两个翅膀,两个翅膀要平衡才能自由飞翔,才能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天空。

未标题-3.jpg

黑色针织连衣裙    ANMANI(恩曼琳)

黑色高跟鞋 Bottega Veneta

Q:看到您和女儿的照片,就像姐妹一样特别令人羡慕,您和女儿的相处模式是什么呢?会觉得有代沟吗?

A:我跟我女儿的关系一直都特别好、特别亲,因为她是90后,我现在演戏也是要了解年轻人的一些想法,所以我也尽量的去倾听她。所以我们俩在一起沟通起来也都是很顺利的,当然她90年代的人和我70年代的人有一些差别,但正是这些差别才有时代感嘛。

Q:您瘦了很多,特别时尚,从一个朴素的形象变得非常时髦,微博专门有一个话题叫做闫妮时尚觉醒,这让您心态和生活状态上有什么转变?

A:时尚觉醒我倒没有特别的想过,时尚嘛,就是这个时候你想干什么、崇尚什么,因为我瘦下来也不完全是为了时尚,因为拍电影的时候我想瘦一点,这个倒是我的想法,人有的时候改变了之后你才会发现这个改变会带给你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说在穿很多衣服上、驾驭不同风格的衣服上你都发现自己是可以的,也是需要锻炼的。

Q:其实不论减肥还是变更美,都需要那么一个瞬间让您痛下决心,因为都是不简单的事儿,让您下决心的那个瞬间是什么?

A:下决心的瞬间就是今年我想在电影上再继续走一走,因为电影的银幕是放大的,这个需要形象上有一些改变的。因为为了我自己热爱的事业,这个我是愿意的。

Q:2016年马上就要结束了,您接下来的目标和计划是什么?

A:我希望我的电影观众能喜欢,能喜欢我在电影上的感觉。以前我在电影上总觉得自己献丑了,如果现在我坐在电影院,能和观众一起心平气和地看我演的电影,这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


(编辑/孙宇芮彤   采访/渔岸   摄影/王龙伟   化妆/唐子昕   服装助理/孙思琦   高书军   场地提供/1986studio   设计/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