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里的艺术空间
   编辑:shan     2017-01-05
北京城内有名的街巷有6000多条,从过去到如今,胡同里从不缺有趣的人、事、物。提到老胡同,也许你会想到沧桑、历史、旧风物和旧时光,其实你现在钻进一条条胡同,会感到一股现代艺术气息扑面而来。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未标题-3.jpg

随着城市的日新月异变化,胡同文化也在悄悄发生着变革。无论是山老胡同和板桥南巷里的音乐现场,还是净土胡同里的安静画舍,无论是白塔寺胡同里的设计师群落,还是史家胡同里的红墙花园艺术展……一个个当代艺术实验场,隐藏在曲曲折折的胡同街巷中,稍不留神就会错过。本期专题寻访了8条胡同里的8个艺术空间,一同听听那些或民谣或摇滚的音乐声,看看那些凝聚巧思的艺术品和设计。


山老胡同  

DDC里的摇滚四合院

DDC位于山老胡同里的一间外观不显眼的四合院中,当你经过时,你不会想到里面居然每晚都在上演着京城颇受欢迎的摇滚现场。

未标题-4.jpg

胡同素描

位于东城区张自忠路南侧,明朝称山青太监胡同。胡同呈东西走向。东起南剪子巷,西止美术馆后街,全长237米,宽7米,全部是沥青路面。胡同内7号院曾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叔叔载涛的住宅。

隐藏在美术馆后街山老胡同14号,有一家由四合院改装的两层的小型Live House:黄昏黎明俱乐部,来这里做客的人更愿意称它为:“DDC”(Dusk Dawn Club)。从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家夜晚不打烊的俱乐部。它在2014年开张,老板69先生是毕业于中科大理工科的高材生,先后在厦门、北京经营过三家不同的音乐酒吧,后来想开一个跨界融合了酒吧文化、音乐、当代艺术及文学的青年文化生活空间,于是DDC产生了,创始团队都是80后文艺才俊,包括文艺工作者、当代艺术策展人、建筑师、自主创业者、金融圈人士等,你在店里碰到的某个服务员,很可能是一位作家。

与其说DDC是一家音乐酒吧,不如说是一间摇滚四合院,69先生希望将年轻生活方式和青年文化结合在一起,除了摇滚现场之外,未来还想涉足于当代艺术、摄影、影视、户外、读书等独立文化领域。

黄昏时四合院里响起鼓点

在北京狭窄的胡同里蕴藏着一家四合院式的LiveHouse,那将是什么样子?走进宫廷式的红色大门,古老的石墩、传统的建筑结构、挑高的老式大梁,你会感到一股古意扑面而来。

但当你继续往里走,沿途看到阳光洒满的玻璃棚顶、整齐的音响设施、个性化的细节装置、随意摆放的吊灯和五颜六色的洋酒瓶、木质方桌旁由两棵造型文艺的小树围绕而成的吧台、还有那只蜷缩在角落里的狗,又会体验到一种熟悉的现代感。当黄昏降临,四面响起一阵有节奏的鼓点,你会发现,这里又绽放出新的生机,各路文化青年会沿着胡同墙根儿溜进这间四合院。

未标题-5.jpg

每晚都有疯狂音乐

摇滚无论是“大声展——声音单元向Blue Note厂牌成立75周年致敬”的演出,还是耳光乐队的双专场,无论是崔健都会参与的“超级大芥末”疯狂音乐活动,还是德国手碟大师的打击乐表演,DDC基本每晚都有演出,黄金时段有时一天会有两到三场,从成立至今的两年半,举办过800多场大大小小的现场演出,乐队大概有1000多支。非周末的演出每场会有几十位观众,而在黄金时段,会涌入几百人,观众人数最多的一次是Rolling Bowling(旋转保龄)乐队的现场,整个院子和二楼都挤满了,可想而知气氛之高涨。

除了音乐现场之外,DDC还举办过精酿啤酒节、摄影展、户外旅行分享沙龙等,如果你想在北京城找一个年轻而多维的文化空间,听音乐看展览读读书,这里算是一个值得推荐的去处。

—— 更多趣味 ——

圣诞夜 俄罗斯后摇乐队演出

今年圣诞夜,在DDC有一场混合浓烈电子元素的俄罗斯后摇乐队I am waiting for you last summer的演出,他们最新的音乐作品《Mirrors镜面》犹如强力音浪,凝结着太空旅行的旷远和孤寂。表演十分酷炫,无需任何语言,如同俄罗斯浓烈又冰冷的酒,让人在平静中迸发热情。

时间:12月25日 21:00

门票: 80元(presale)/100元(door)



板桥南巷  

乐空间里的音乐蜗居

位于北新桥的板桥南巷,是条短短的胡同,你用两三分钟就能走完。现在,胡同深处新添了一个音乐空间,在此驻足流连,可能会消磨一整天的时光。

未标题-10.jpg

胡同素描

板桥南巷,位于东城区东四北大街,清朝属正白旗,光绪时称骆驼胡同。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成板桥南巷。这条胡同长145米,宽8米,沿途有几家小小的饭店和酒馆。

以前,人们走进板桥南巷,大多是去往人民美术印刷厂办事,或者去胡同里的小酒馆喝一杯。今年,因为乐空间的开张,吸引了京城里的文艺青年纷至沓来。乐空间是由人美印刷厂北楼的一个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仓库改造而来,总面积不到400平方米,经由空间设计、声学设计、音响工程改造,打磨成一个专业的音乐现场。乐空间是乐童音乐创建的一方多功能音乐文化空间,之所以说是多功能,是因为除了举办各类音乐演出之外,你在这里还能欣赏各类黑胶、唱片收藏,参加各种音乐沙龙、展览、聚会,品尝各色精品咖啡、精酿啤酒等。

未标题-7.jpg

专业的音乐现场

乐空间有丰富的固定栏目活动,如书架不插电:邀请专业乐手举行一场即兴演奏会;神经电台:由知名音乐人做乐空间DJ,播放私藏歌单;乐读沙龙:邀请音乐人及从业者举办沙龙,向大众呈现当下音乐行业的风貌;还有乐放映、嬉皮市集等活动。

空间的多层设计较为巧妙, 屋顶房梁是在原有的仓库屋顶进行的改良设计,既保持了复古木质的质感,又令房梁成为灯光的自然悬挂处。音乐现场分为大舞台和小舞台,大舞台可容纳500位观众,适合完整乐队演出,不久前在此举办了莫西子诗“越过群山”迷幻山歌专场音乐会和SERGE TEYSSOT-GAY东游记巡演,即将举行爱情万岁——钟立风与乐队新专辑首发会。大舞台的“低音陷阱”是一大特色,这是依照声学原理设计的木质吸音装置,可吸纳减少声音在地面的反射,保持空间最佳声场效果,在不需要的时候还可以拼装成桌子和货架。小舞台则是以观众区书架为背景,有独立的灯光音响系统和投影仪。可以举行小型的演出和沙龙。乐空间很注重台上台下的交流互动,这也是Live House独有的迷人之处。

未标题-8.jpg

私密的黑胶唱片收藏区

乐空间负一层是单独的下沉式空间,主要是黑胶唱片的收藏区,国内及海外原版黑胶很齐全,知名黑胶收藏家、乐评人和专业买手的身影经常在这里出现。大量唱片可以提供试听,地面能随意躺坐,音乐发烧友能蜷缩在这儿,一待就是一整天。黑胶展架旁边是阅读区书架,陈列一些音乐主题书籍和生活方式书籍。

二楼是VIP区的私密空间,由书架区隔,你可在此观看独立投影,而且这里还有一个观看演出的黄金位置。在一楼的主舞台一侧是乐空间的吧台,高度、大小、质地以及吧凳、垫脚的设计都很人性化,坐在吧台前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聊聊音乐、尝尝美食美酒,不亦乐乎。

—— 更多趣味 ——

未标题-9.jpg

糯言酒馆 百年阳光玻璃房

这是一栋上世纪70年代建造的木质结构老房子。它曾经的主人是北京百年茶坊吴裕泰。糯言酒馆与乐空间几乎零距离,又是凌晨还在营业的“深夜食堂”,来乐空间看演出的人总会在此喝一杯。虽然临近北新桥的簋街,却颇有几分大隐于市的味道,从整体到细节木质元素随处可见细节和用心,一楼的木梁屋顶,充满柔软质感。另一边是沐浴阳光的玻璃房和欣赏胡同街景的观景露台,你在一天之中不同的时候前往,会看到不同的景致。

地址:板桥南巷7号乐空间旁



白塔寺胡同

院落空间里的再生城市

这里将上演一场历史与未来的时空穿越。

未标题-13.jpg

胡同素描

白塔寺历史风貌保护区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二环以东、阜成门内大街以北的白塔寺地区。2002年,白塔寺地区被列为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

挂着经幡的白塔寺,切割出北京冬日暖空漂亮的构图。白塔寺周边仍大量留存西城地道的胡同老街,尽管与金融街仅一道之隔,却划出北京城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整个阜成门内白塔寺历史文化保护区从元代起便有,历经明清延续至今。这里有元朝修建的妙应寺白塔,有北京鲁迅博物馆,有制式完整的、融合中西方艺术理解的民国四合院,但同时,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这里还面临着人口密集、私搭乱建严重,危房丛生。”“白塔寺再生计划”项目负责人王德侃娓娓讲述这里一砖一瓦的变更,“称作再生计划,是因为区域内大部分是住宅,我们并不打算大拆大建,只在腾退之后先改造部分院落,再进行有机提升。”

“白塔寺再生计划”,是以白塔寺历史胡同街区为背景,围绕“连接与共生”的主题,用开放、温和的发展方式将设计思维和文创理念融入城市更新计划中。“再生计划”分为三个部分,包括世界学院(the global school)、白塔寺印刷俱乐部(baitasi print club)以及其他一系列白塔寺项目,在此次北京设计周期间,白塔寺区域邀请了众多设计师、艺术家在这里开展设计、文创、艺术类作品展示,建筑师Nicola Saladino这样描述菜市场空间的改造:“菜市场是白塔寺集体记忆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这里在关闭的将近一年时间里却变成了存储空间以及宿舍。我们的设计目的是恢复市场的空间特性,将线性连续的废弃房屋和走廊变成具有功能的活跃系统。”

未标题-10.jpg

在整个北京设计周期间,一连串相关的白塔寺项目在不宽的胡同巷口展开。

1. 再生——一墙之隔

利用周边破旧房屋的砖,在空间内砌镂空的墙。透过墙体镂空的部分看到用投影仪投出的美好生活影像,让参观者透过墙内墙外感受再生带来的生活变化。这些展览项目通过艺术家的设计与想象为白塔寺再生计划增加关注,同时为旧城改造提供多样化的思考和发展方向。

第一个部分 再生与人民:曾经拥有过的物。在艺术家的眼里,日用品不仅仅是生活的简单辅助,他们都是一件件艺术作品,而过去的老物件,更不是垃圾堆里的废弃物,艺术家通过自己的双手将其再加工,赋予新生。新生必然会带给生活无限的可能。

第二个部分 一墙之隔:每个人都在艺术之中。利用周边破旧房屋的砖,在空间内砌一道镂空的墙。人们透过墙体镂空的部分看到用投影仪投出的美好生活影像。仅仅是一墙之隔,却有着厚重的历史传递感,墙内墙外的生活变化或许就是人们的日常,而这种日常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就发生着默默的改变和前进。

第三个部分 与你有关:一幅画&一句话。增加与看展者之间的互动,每一幅画,都将留下观看者的一句话,艺术在很多人眼里高深莫测,可每个人都可以做不同的解读,观众的解读就是这件艺术作品的另一种再生。

未标题-11.jpg

2. 寄生粒子——GUME民主搭建活动

位于白塔寺区域西侧的小广场内的寄生粒子空间系统在尊重胡同生活对于空间的需求,利用自身的模块化和可变性特质,实现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互相转换,并为设计周提供展览、活动等公共功能。

寄生粒子作为介入白塔寺胡同改造行动的一种新的方式,提倡民主搭建和空间共享。寄生粒子空间利用自身的模块化与可变性的特质,会化解许多原环境难以继续承载与自我更新的矛盾,在经过磨合与协商后互相适应对方,逐渐与当地环境产生渐进式的融合,走向共生。

未标题-12.jpg

3. 字里“巷”间

鲁迅博物馆展厅内展出的字里“巷”间话北京,通过“椅子和街头小广告”来营造民国时期文学与当下北京对比氛围,让参观者更加立体地了解这个正在飞速变化的城市、社区和街道。

同时,“白塔寺再生计划”还着手打造设计师群落,将腾退的院子加以设计改造,为设计师的进驻做好准备工作。已成型的4个院落样本,通过采用创新材料、创新砌筑方式、传统材料的创新应用等多种方式,将现代生活的多样性引入传统胡同社区。

——更多趣味——

未标题-14.jpg

章鱼亭

白塔寺宫门口东西岔小广场的创意章鱼亭是日常街坊孩子游戏、傍晚遛狗好去处。约百平米的敞开式空间欢迎广场舞、社区义诊、生活讲座、传统文化体验(如空竹)、小市集(如旧物交换)、读书会等活动的组织者前来集会。

白塔影院是北京国际设计周和第三届中法环境月期间,在北京市白塔寺历史文化街区的一处四合院内设置的临时装置。这一建筑装置通常在此类空间难觅踪迹,设立的目的是将其作为一个开放的文化平台,提供一个一切皆可发生,充满相遇和集体活动的场所。它的设立是一种探讨,即将一个一直以来以家庭为单位的私密生活空间改造为一个以公共生活为主导的团体和集体空间。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影院本身的设立就是一个物件,也是一个可以触发其他事件的构造。白塔影院的目的是制造相遇的时机,使得老胡同里的居民和参观者可以共同参与到与城市相关的讨论,欣赏文化表演,参加老少皆宜的创意工坊,观看纪录片和多媒体作品放映。



净土胡同  

睦野空间里的绘画乌托邦

有人如此介绍净土胡同里的睦野空间:它能满足你一切与绘画有关的企图心,它也是扎根胡同的开放艺术空间&跨界实验室。

未标题-15.jpg

胡同素描

净土胡同,位于东城区安定门西大街南侧,呈东西走向,全长269米。得名于明代时建造的净土寺。净土胡同15号原来是北京最时髦的雪花电冰箱厂的厂房,几经岁月变迁,如今这条胡同内最大的亮点只剩下睦野空间。

睦野空间是一个创立于2014年的开放艺术空间,临近鼓楼,闹中取静。不同于城郊边缘为特定目的而建造的艺术区或商业导向的画廊,睦野扎根胡同,由一座胡同杂院的老房子改造而成,不仅提供学习绘画的画室,还会定期展示所策划的艺术项目或装置,并为各国青年艺术家举办展览、跨界工作坊、独立电影放映、书籍发布沙龙。

睦野画舍的自我介绍是这样的:不一定是机械式的,也可以是挥洒式的;不一定是左脑逻辑,也可以是右脑写意;不一定是冰冷画堂,也可以是温馨画舍。来睦野学画画的人们,通常只是为了兴趣和开心而来。无论是画架画笔还是橡皮颜料,你都不用准备, 兴之所至过去画一下午就好了。画室里不仅有书有画,还有猫有狗,它们会在你画画时慵懒地靠在你的身边。

未标题-16.jpg

脑洞大开艺术展VS老电影里的油画工作室

画室的一钉一铆都体现着主创者的审美志趣。一楼刷成白色调,安上灯,是一个开放的艺术空间。画展、沙龙、主题讲座等多元的艺术活动都在这儿举行,经常会有一些奇奇怪怪、脑洞大开的艺术展,令很多人慕名前往。二楼是油画工作室,改造之前是个连窗户都没有的老宿舍,如今搭了窗台和栅栏,置上花花草草,室内一片阳光。窗前有一排高高的木桌,摆上一排画油画用的木质工具盒,井井有条地放置着颜料和各式工具,偶尔会有野猫前来做客,颇有老电影的质感。整个空间都充斥着木头的沉浸色调,在里面画画,充满恬适感。你大可以窝在沙发上,一边听着悠闲的音乐,一边安静地创作,并抽空结识一些好玩的人。

未标题-17.jpg

无论你是谁,都能在睦野自由绘画

在睦野画室你可以看到学员的留言:你要是真的喜欢一样东西就不要把它当职业。所以我就学了金融贸易,把美术作为最纯粹的爱珍藏起来。”睦野绘画工作室是北京最早的非考学、提供专业美术教学的画室之一,课程包括:基础素描、综合色彩、传统油画、国画工笔等。你喜欢怎么画,想要画些什么,想要什么时间来,都很自由。

学员构成很多元,有幼到15岁的少年,上到75岁的长者,也有来自投行高管、骨科医生、国家队运动员、花艺师等工作领域的人,虽然看上去有太多的不同,但都被绘画视为“严肃而美好”的业余爱好,在睦野相聚,很容易成为忘年之交。大家按照自己的喜欢方式,散坐在画室的各个角落,一笔一划感受绘画带来的心灵愉悦。你经常会看到十几岁的小姑娘和60多岁的老阿姨坐在同一张沙发上,一个画日系水彩,一个画写实风景,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的场景。

未标题-19.jpg

未标题-20.jpg

空间陈列令人沉浸在线条和色彩的世界中

睦野不仅是一间可以画画的屋子,除了充足的光线、舒服的氛围和专业的工具,还试图把空间打造成百科全书般琳琅满目的 “珍奇屋”(Cabinet Of curiosity),墙壁被刷成了维多利亚时代流行的剑桥蓝,各色各样从世界各地淘来的小物件,以及四处摆放的古典油画、时不时飘来的松节油的气味,无不流淌着18世纪英国的文艺气息。不同于当代常见“白房子”工作室的冰冷机械,这儿希望通过特别的空间陈设让人完全沉浸在线条和颜色的世界里,激发创作欲望。

——更多趣味——

未标题-22.jpg

睦野手艺工作坊

睦野工作坊的活动不同于绘画工作室的常规课程,更轻松随意。每周都会组织不同主题的手艺课程:如皮雕、蓝染、湿拓羊毛毡、摄影、花艺、思维导图等,你可通过参与工作坊了解及学习传统手工艺的制作。

未标题-21.jpg

开放艺术空间

睦野通过与各领域的文化实践者,包括年轻艺术家、设计师、摄影师、人类学研究员等协作探索,共同创造有趣的艺术项目和事件,让当代艺术真正介入邻里与公共场域,回归日常生活。睦野空间的合作机构包括英国剑桥大学“康河计划——保护即将消失的世界”、北京歌华创意设计服务中心——“诗意青龙”艺术节项目、北京国际设计周、北京ONE艺术周、北京独立空间艺术节、AnimeTaste、AA艺术联盟、后浪出版社等。



史家胡同  

历史人文空间的设计回归

追溯着史家胡同曾经的历历辉煌,走到如今红墙灰砖的新面貌,流转的不只是时空的变换。

未标题-24.jpg

胡同素描

史家胡同,这条堪称北京第一代胡同活化石的小巷在中国近代历史和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除了悠久历史之外,史家胡同更是名人辈出。在这条胡同里住过的居民,既有章士钊、凌叔华这样的民国大师,也有如傅作义、黄敬(俞启威)这样的国家政要,还有焦菊隐、夏淳、于是之等人艺元老。

史家胡同敞开怀抱迎接设计的风俗由来已然不新,去年9月正式成立的“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如果说还只是由居民、专家、志愿者、街道社区共同发起,那么今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则显得更加正式隆重。“何谓设计?为谁设计?为何设计?”——在这个日渐开放却丧失本真、物质发达而精神贫弱的时代,也许是我们在谈论设计时的首要问题,而史家胡同给出的答案则是,“为人民设计”。整个展场主题强调设计与日常生活的联系,意图使设计回归“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的本真意义。

未标题-25.jpg

史家胡同博物馆

北京首家胡同博物馆史家胡同博物馆面积1000多平方米,设有8个展厅和一个多功能厅,各式各样的展品原样重现了当时的胡同生活。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聘文复印件、旧时家庭用的笸箩、淡出市民生活不久的公交票证,还有两间房屋,专门依五六十年代和七八十年代的北京家庭布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房间里,一床一桌、两椅两箱等木质家具十分简单,半导体收音机是摆放在房间的“大件儿”;七八十年代的家庭布置则逐渐时尚,室内有了组合家具,应了当时“组合家具沙发床、黑白电视放中央”的流行语。这些物品大多是从居民手中征集到的,它们就像历史的见证者一样,记录了史家胡同的变迁。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一间录音棚一样的小工作间,将胡同的原貌用声音记录了下来。房间里布置了专业的音响设备,只要点击触摸屏,就能够听到不同的胡同声音。这些声音分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前、五六十年代和七八十年代三个时间段,分春夏秋冬、风雨雪晴共70多种声音。以春天的胡同为例,燕子、风吹柳、猫咪一起出现在背景声音里,让人立刻穿越到那个年代的胡同里。许多声音连我这个从小在北京长大的孩子也是头一次听见,比如“脚铃”“震惊闺”“虎撑”“糖锣”。

未标题-26.jpg

“打开老北京的记忆”

展览“打开老北京的记忆”分为“那些地儿”“那些玩意儿”“那些声音”三个主题,将普通百姓曾使用过的生活日常用品,按物品品类进行解读,依照50年代至80年代的时间线索对比展示。生活化的展品迅速的将观众拉回到共同的记忆中,那些尚未远离的画面,描绘的是我们成长的痕迹,和对传统的眷恋。

红墙花园酒店

位于史家胡同中的红墙花园酒店以横空出世的姿态承办了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唯一指定的生活方式主题展览,包括茶道、花艺及传统手工造纸技术,这和酒店本身的定位不谋而合。传统的中式庭院酒店充满怀旧之感,更有成片的胡同文化壁画及来自众多著名艺术家的艺术作品走廊,天然地便有艺术血统蕴含其中。

——更多趣味——

未标题-27.jpg

史家胡同20号院是一个文艺大院,1949年北平解放后,城里留下很多的空房子,当时的华北文工团进城后发现史家胡同56号(旧门牌)人去院空,三进的大四合院宽敞气派,就把这里作为自己的驻地了。1950年文工团扩编,成为综合性团体,改名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史称“老人艺”,与1952年正式成立的“人艺”相区分。焦菊隐、夏淳、于是之等建院元老,在史家胡同56号院生活、工作了大半辈子,人艺许多早期经典作品都曾在这里排练。



方家胡同 

工业空间的文艺重塑

方家胡同46号剧场,打破了一种纯艺术空间的概念,打造出跨界的、综合生态的空间。

未标题-28.jpg

胡同素描

方家胡同46号院即原中国机床厂的厂址,是北京工业史上重要的“机床基地”。由于雍和宫、国子监、孔庙、钟鼓楼等离此地如此之近,让这处厂房无形中沾染了元、明、清三代古都的文化气韵。

方家胡同46号院是讨论胡同艺术、设计与创意绕不开的朝圣性标志。俗气些的理解,这里被叫做北京城内的798也算恰如其分。方家胡同46号圈出了一种个体对艺术文化的精神诉求,一种找寻城市核心体系下的民族文化根基的情结。它坐落在北京二环内,周边空间蕴含着孔庙、国子监为代表的国学文化、雍和宫为代表的佛教文化、钟鼓楼为代表的民俗文化,随着社会本体心灵文化的回归,零落在城市每个角落的文化创作者踏着寻觅的足迹,在百年林荫下回游,进入老舍曾经住过的古巷,满是市井文化的狭长胡同,清雍府邸近300年的故事渗入探寻者的想象空间,穿越深巷,一座胡同罕见的工业园区闯入眼帘:一片古朴的院落,沉淀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承载着创作者的未来理想,为逐步形成的文化发展提供丰富的创意养料和源泉。

而如今的方家胡同46号院,则成了不同艺术领域的包容实体——小剧场、表演艺术团体、文化沙龙空间、建筑艺术、视觉设计、新媒体艺术、现代艺术中心,各自具备不同的创新理念,以绝尘的姿态稳稳而立。

未标题-31.jpg

46号剧场

“46号剧场”坐落于方家胡同46号园区内,是由50年代建造的车间、厂房、礼堂进行设计改造,两座格外显眼的红色剧场高耸于园区东西两侧,一个是红色钢制外体结构,另一个是纯黑色钢架内体结构。它们被古朴的灰色砖墙院落环抱着,是现代与传统在一个空间内的视觉跨越。

剧场除常年有小众电影放映外,还有许多戏剧、小型演唱会及作家对谈会选择在这里举行,时刻关注红方、黑方剧场演出列表,能收获意外惊喜。

未标题-29.jpg

未标题-30.jpg

猜火车电影餐厅

但凡影迷在听到餐厅名字时无不会心一笑。它也没辜负“电影餐厅”的名头,定期在设备优良的大投影上放映电影,吸引了大批电影爱好者在此聚集。“猜火车”成立初衷也正是希望致力于独立影像的放映与推广,为年轻的独立导演提供展映与交流的空间,因此在“猜火车”的墙上摆满了一幅幅艺术人的时光记忆,这些关于艺术和艺术人的故事在这里得以续写下去。整个餐厅坐落于方家胡同46号内的一个空旷大面积广场上,但与其说是“坐落”倒不如说是“悬浮”。餐厅与院子内的红方、黑方剧院相称呼应,因此餐厅也就被赋予了“白盒子”的特色美名。

未标题-32.jpg

——更多趣味——

除了浓浓文艺范儿,这里更是吃吃吃的好去处

埃蒙小镇户外主题餐吧:

隐秘在小巷里的一家非常棒的云南菜,佤族的风格,服务生也都是少数民族。黑三剁味道正宗而且不是很辣,香茅烤鱼香料味道丰富,鱼肉很嫩,大理啤酒,值得一试。

胡同食堂:

门口没有招牌,店名写在黑板上,小店不大,四五张桌子,温馨讲究,很江南,又有点日本味道。菜单很简单,手抄的菜名和价格,设计感十足的logo。他家的饭咸淡适宜,不油腻,可以吃出家的味道。



箭厂胡同 

元古的日用器皿展览和分享

位于五道营胡同转角的箭厂胡同,是一条融合了传统气息与现代设计的胡同,一路走来,你会看到一些创意工作室和几家风格明显的小店。隐藏在其中的元古本店,也许你听说它是一家甜品店,但其实它是一个经常举办生活艺术展的空间。

未标题-33.jpg

胡同素描

箭厂胡同,雍和宫大街西侧,临近五道营胡同,光绪时称慈悲胡同。胡同北端原有盲巷,称为箭厂,是乾隆时期国子监学生射箭习武的处所。箭厂胡同现在已被改造成文创空间集群地,将厂房之间的空地进行分隔,在首层围合成类似于四合院的院落,并提供一系列包括接待、会议、展示、放映、图书馆、休闲娱乐、联合办公等功能。

元古本店是一家集合了甜品店和日用器皿、家居杂货的当代艺术展览的复合店。当你在箭厂胡同里漫步,经过店外,或许会被富有禅意的门前装饰:粗糙的墙面和一块锈迹斑斑的刻印吸引住目光,而古色古香的橱窗陈列,会令你以为这是一家贩卖瓷器的店。在进门的区域有个展览空间,店主经常会和艺术家合作,举办一些漆器、陶瓷、布艺展,很多时候人们来到这里,除了甜品,也是被这些小众而精致的生活方式展所吸引。

当问到为什么要在胡同里打造这样一个生活艺术空间?店主说,他们想找一个安静的、不那么显眼的地方,于是就选了很多人情怀所寄的胡同。而没有选择人潮汹涌的五道营胡同,也是希望人们能在这里宁静自在地感知日常器物的生活美学。 

未标题-34.jpg

每次都能看到新的手作器物展

店主偏爱手作器物,他们觉得手作过程中的独一无二的痕迹,会给人们带来无可替代的温度和记忆。所以,这家店的台面、柜子以及餐区的桌椅都是四位主理人亲自设计并找手工师傅制作的。在店里,你可以看到国内外设计师的手制器皿、从古董市场买来的宋代珍贵器具、从东南亚淘来的二战遗留的旧家具。店里的展示区会不定期举办手作设计的分享活动和手艺人作品展览,譬如大漆葫芦茶器展、刘其弈陶瓷器皿展等,今年春天,元古参与策划了一场关于生活的漆物展,在残破的古旧漆器中,引导人们思考器物的过去与现在,并探讨一件称心的器物,是如何使人与物之间建立起微妙连接的。

未标题-35.jpg

难得一见的枯山水庭院

元古的初心就是想要溯源古代,让人们置身其中,如同置身时空断层,与过去的时光遥相呼应。除了不定期更换的器物展,你在元古还能欣赏到枯山水庭院设计。枯山水是缩微式的园林景观,在中国并不常见。店主在室内引入造景,规划了一座小型的日式庭院,在这里可以感受植株与景致的变化,以及日本庭院特有的缓慢而典雅的文化。落地玻璃分隔了庭院和店面空间,店内是随时令变化而进行的插花创作,庭院内是自然生长的季节植物,一切都朴实安静。

——更多趣味——

未标题-36.jpg

元古本店的logo设计灵感来源于汉代诙谐的说唱俑,据说这家店就是希望让走入其中的客人感到轻松愉悦。

营业时间:每日上午11:30 至 晚间21:30 



青龙胡同

传统空间的现代和谐

通过“声音剧场APP”聆听胡同里的故事,相伴十年的创业家在“青龙客厅”分享创业与梦想——六百年的变与不变。

未标题-37.jpg

胡同素描

青龙胡同文化创新一条街,位于小街桥西南角,紧邻北二环,东壤东直门北小街,西连藏经馆胡同至雍和宫国子监等历史文化遗存。在2016年,东城区推出“青龙胡同文化创新街区项目”,将以文化活动为主线,调动每一个文化企业,推出自己的特色活动。

密实的木栅栏将千篇一律的公共厕所打造成颇有神秘感的现代建筑,老旧胡同藏经阁入口处竖起了一座鲜艳的红色拱门……这些前卫的设计正在青龙胡同内悄然生长。紧邻北二环的青龙胡同街区布满了老北京原生态的“排子房”、四合院,既有几代人在这里生活的老住户,又有许多文创企业进驻。拒绝“破坏性拆除”已成为北京旧城改造的共识,这条毗邻雍和宫、存在了六百年的胡同正式开启了“青龙胡同街区更新与再生”项目总设计师马晓威用“针灸”形容的一系列改造动作,“更新与再生必须由小处着手,通过艺术化的构建和设计激发可持续发展、保护城市文脉的核心动力。”

青龙的“变身”有着极强的系统性与黏合感:思考城市空间“复活”的20+城市更新点、激活街区内居民公共意识的青龙胡同肖像、以社区型农场探寻城市未来的青龙胡同农场,以及探讨公共空间再生的青龙胡同客厅,以整体气质为主线多元衍生。

未标题-38.jpg

“我的公厕”

“我的公厕”便是城市空间“复活”的案例。由设计师和高校师生组成的团队认为,简单的拆除无法克服审美局限,他们扎根于胡同调研街区空间,并将其分为厕所、居室、办公等20多种类别,以“针灸”手法研究每种空间改造的可能性。“我的公厕”的改造在马晓威看来“轻松、不费钱”。“北京老城区很多公共厕所缺乏相对应的私密性,‘我的公厕’在显著的公共性基础上,增加私密性和‘我’个人的关系及体验。重复排布的深色木条把建筑隐身到街区整体环境中,而在夜间,竖条的光线则提示了它的收敛和私密性。”马晓威说。

未标题-39.jpg

“胡同印象”

今天的胡同是否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北京胡同?通过修旧如旧或单纯的建筑保护能否挽救胡同的退化?这是在胡同改造再生计划中被一再提及的核心。而青龙胡同街区(藏经馆胡同入口处)名为“胡同印象”的红门设计不失为激活胡同邻里关系的一种思路。

为胡同设置一个象征性的出入口,意在强化胡同内部空间认同感、增强邻里交流和生活的交集。“希望居民们走出家门,在公共空间踢毽子、吃炸酱面……”红门设计师车飞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希望以此重现记忆中的老北京。他还特别将胡同一侧墙面与柏油路之间约30厘米、过去为各家专用或共用的灰色空间有效地利用起来——三根弯曲的不锈钢管通过其中,将晾衣服、停自行车等生活功能高效集结在此,既美化环境,同时也释放了空间。

“青龙胡同创意市集”

青龙胡同的创意市集主题并不单一,以月份为单位分别举办了“市集青龙”“诗意青龙”“创意青龙”“设计青龙”,并开放露天电影及公共艺术节。

虽胡同市集十分“接地气”,也能充分调动文创产业与胡同居民共融的积极性,但“停车难”仍是胡同里的几大难题之一。随着青龙胡同市集的实践摸索,这一问题本身却成了“创意”的切入口。“我爱换客”摊位上,几辆私家车的后备箱成了临时展柜,由胡同里的居民和白领通过微信报名自愿“奉献”出来,只要愿意打开后备箱做展柜,就可以在此免费停车一整天。

——更多趣味——

未标题-40.jpg

青龙胡同东口3D地画,来自艺术家齐兴华先生的作品。


(统筹&撰文/别业青 胡文颖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