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 秦岚 与随遇而安同行
   编辑:刘怡帆     2017-01-05
秦岚成长了许多,从十几岁那个对未来没什么规划的小女孩,成为了一个积攒了多部好作品、如今又参与影视剧制作的事业型女人。她最喜欢的状态是“随遇而安”,“安”是“安心”的“安”,简单生活,浪漫天真。

秦岚成长了许多,从十几岁那个对未来没什么规划的小女孩,成为了一个积攒了多部好作品、如今又参与影视剧制作的事业型女人。她最喜欢的状态是“随遇而安”,“安”是“安心”的“安”,简单生活,浪漫天真。

3.jpg

几个月前,秦岚被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服,参加了一档喜剧表演类的节目。拍了十多年电影电视剧的她,真真实实地体验了一次现场舞台表演的魅力。“其实一开始我觉得我不行,我挺害怕的。”秦岚说。作为一个东北姑娘,秦岚看着小品长大,但接触到舞台喜剧的表演,却发现是一项“繁复而庞杂的工作”,在舞台上调动观众的节奏,完全不是生活中逗个贫那么简单。“其实观众知道我不是专业的,对我的容忍度还挺大的,但我还是做了挺多的思想斗争和心理建设。不过真正投入进去以后,会享受带动观众的乐趣,就好像有另外一双眼睛凌驾于舞台之上。这种互动和节奏的把握是一次很不一样的体会。”

十几年前,秦岚第一次站上舞台参加全国推新人大赛时,遇到的几乎是同样的状况。“被同学拉去参加,紧张得一塌糊涂,还没上就想打退堂鼓。在舞台上说到一半,几乎就想下去。但慢慢的,开始体会到了舞台的魅力。”秦岚说,那次比赛对她的影响是巨大的,作为一个完全没有表演基础的学生,站在舞台上的感觉让她第一次开始对一件事情有了空前的热情,并没有规划过未来,却在这种狂热的爱好中一步步往前走,有了今天这样的收获。想做就去做的性格,让秦岚原本安静平淡的人生发生了这样一个大大的“意外”。

1.jpg

秦岚笑称自己的表演是“体验派”,作为非科班出身的演员,秦岚在自己扮演的角色中不断磨练成长。《一帘幽梦》中的绿萍,是秦岚个人认为有转折点意义的一个角色。“之前的角色符号化的偏多,表演也更偏稚嫩,而绿萍的经历和心理状态是生活中的我完全无法经历的,因此需要更多的琢磨。”

在寻找人物心理依据的过程中,秦岚学会完全地忘记从前的自己,近乎疯狂地去沉醉。之后拍《南京南京》《王的盛宴》《母语》,秦岚诠释的也都是现实中很难经历的人生。“这是角色的最大魅力,能让你体会生活中完全不能经历和没有机会碰触的事情。生活中的我就是这样,很简单,也希望简单地活着,但角色中可以不断地去感受复杂,体会另外丰富的人生,这便是有意思的事情。”

把经历和体验给了不同角色的秦岚,生活中是一个追求简单幸福的人。“我没有什么特别极致的爱好,不会对某一件事情特别着迷。我更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分享生活状态,这会让我感觉安稳和踏实。”秦岚的微博中几乎都是和工作有关的内容,偶尔发些自拍,也是为了一直支持她的影迷们。“朋友圈我也很少发,吃饭旅行,体验和感受都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我觉得这挺重要的,而不是刻意地展示给别人看。”秦岚说。

她生活中最大的爱好,可能就是和朋友去看个电影,看完以后吃个饭,一直讨论电影中的内容,为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争个面红耳赤。或者和姐妹们聚在一起,喝点红酒,探讨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这些当下的体验和感受是构成秦岚安定感的来源,让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是脚踏实地的。

2.jpg

即便如此,秦岚偶尔还是会羡慕一下朋友们的极致爱好。“我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摄影,虽然只是业余爱好,但每年他都会抽出一两个月的时间专门去拍照,办摄影展。他会把作品寄给我,我觉得很美。我很羡慕他对爱好的执着。我也会拍一些我喜欢的东西,但是更多的是留给自己,其实我更像是一个喜欢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身边的姐妹们都陆续结婚生子,秦岚也对爱情和婚姻抱有期待。曾经在一档节目里说过喜欢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生,秦岚的爱情观还是简单二字。“平时和姐妹们在一起就会选择有话直说,开心就笑,不开心就吐槽,感情的问题也希望如此,因为极致简单才是最真诚的。姐妹们给了我很多正能量和积极的影响,她们有时候和我分享家庭生活,会让我觉得很感动,我觉得那种安稳的幸福也是我想要的生活。”

4.jpg

秦岚说她理想的生活状态是“随遇而安”。“‘安’是心里的安定和状态的安稳,每个人都有巅峰和低谷,无论遇到什么,都应该淡然地去接受。”现在的秦岚,除演员之外还在做许多影视剧制作方面的工作。“和一群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工作,尽最大的努力做出自认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开心和快乐的。人生一定是不断地起伏和轮回的,简单点,开开心心就好了,不随遇而安还要怎样呢?”
摄影/周晓帆Funn 文/刘怡帆 造型/WishGui 化妆发型/陈陈 明星联络/陈宓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