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仍在路上
   编辑:shan     2017-01-16
为了梦想投身于音乐之路的水木年华,至今已走过了15个年头。 在这起起伏伏的15载岁月里,水木年华完成了由音乐人到多种角色的转变。他们或许早已不是唱着《一生有你》走遍大街小巷的『小鲜肉』,但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他们始终一往无前,从未停下脚步。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未标题-3.jpg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时间里,只想多创作一些作品,电影或音乐,做纯粹的艺术家,至于发财,就交给其他的人去完成吧。”

未标题-4.jpg

“专心搞创作”

谈到是否考虑做些跨行职业,水木年华的态度很坚定。卢庚戌说:“不做,浪费时间。”在他们眼里,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时间里,他们只想多创作一些作品,做纯粹的艺术家,至于发财,就交给其他的人去完成吧。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水木年华对待生活的随性与认真。很多人注重物质上的高品质,他们却不以为意,更多追求金钱买不到的美好。他们对我们反复提到了“感动”两个字,这让我们发现,原来在水木年华看似粗犷的外表下,是两颗热爱生活的感性的心。

未标题-5.jpg

“我们不是段子手”

在采访和拍摄的过程中,如果说卢庚戌是偏向安静的那一面,缪杰就是负责活跃气氛的,他活泼而幽默,我们时常被他逗得哈哈大笑。我们笑称如果水木年华没有凭借音乐成名,也许还可以用抖机灵在“段子手”领域开辟一番天地,但缪杰却认为自己其实不算“段子手”,只是希望用这种“逗”的方式让别人开心,也让自己开心。提起音乐表达的方式,他们说更喜欢用一些通俗的方式来解释深奥的道理,最终的效果反而比认真地说要好得多。缪杰至今保留着写博客的习惯,采访时还给我们讲了好几个他自己编的童话故事来阐述他的一些想法,看来,若要定义水木年华是个怎样的组合,“段子手”这个标签还真是远远不够呢。

Q&A   对话 水木年华

Q=《LifeStyle》 A=水木年华

未标题-7.jpg

卢庚戌

Q:电影《一生有你》年底要开拍了,你导演这个电影的初衷是什么?

A:前年导演过《怒放》后,还是想接着做导演,想进一步给大家呈现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关于青春的故事。从前年开始就有好多人撺掇我拍,现在剧本终于成熟,就开始筹备了。

Q:筹备电影的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A:这个电影的剧本改了太多遍了,因为好的电影既要有精彩的故事,又要有个性,能让别人记住,我希望《一生有你》是一个能留下来的电影,所以一直在磨剧本。而且电影跟音乐不一样,音乐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东西,而电影涉及到很多的人,你得对那些人负责,把它做到最好。

Q:我听说会有“小鲜肉”参演这部电影,可以谈谈你是怎么打算的吗?

A:具体人选还没定,但首先肯定是要挑选符合角色特点的人来演,年龄啊,演技啊,这些比较重要。

未标题-8.jpg

缪杰

Q:你喜欢歌迷给你的“文艺萌”这个称号吗?

A:我觉得还挺好的,因为文艺青年不一定是很那样(nei样),文艺也有层次。浅层次的文艺是把一个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而我越来越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把一个沉重的话题轻松地表达出来,很“萌”地参透人生。从简单到复杂,再回归到简单,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甚至有时候你经常会觉得越简单的孩子说的话比大人说的都有道理。

Q:你是超级球迷,那你平时会跟卢庚戌一起看球吗?

A:不会,他不爱好这个,上次一个足球比赛决赛,他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跟我们一堆朋友一起看球,看到下半场人没动静了,一找发现他居然睡着了。

Q:那你们俩除了音乐这个共同话题,有别的共同爱好吗?

A:我们俩几乎没有共同爱好!!(咆哮状)但是会谈一些历史、时事啊等话题,我觉得这是喜欢思考的人的交流方式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岁数到了才喜欢这些话题,反正跟10年前喜欢聊的肯定是不一样了。

未标题-6.jpg

卢庚戌   ╳   缪杰

Q:你们平时创作的灵感都是从哪儿来的?

A:冥想、旅游的路上、书里,都有。就比如我们今天看一本书叫《橘子姑娘》,觉得,哎,这写一首歌挺有意思的。后来又看了一短篇小说,觉得,哎,这挺有感觉的,可以拍一个电影,这些触动我们的东西,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灵感。

Q:卢庚戌之前征集剧本创作意见的时候走遍了28所高校,那你们对现在这些90后的大学生们意见怎么样?

A:挺好的,充满朝气,而且跟我们那个时候的大学生相比,他们更加有自己的判断。我们那会儿更集体主义,他们现在更会表达自我。(卢庚戌说)这些小孩儿也给了我剧本创作一些灵感,比如电影里那个年代该怎么描绘对理想、爱情的追求啊等等。

Q:水木年华在“白衣飘飘”的年代算是潮人了,你们觉得自己现在还算潮人吗?

A:不算,现在都“小鲜肉”才算潮人。但我们倒真觉得最近几年比以前要年轻一点儿,可能跟心态有关系吧。

Q:你们怎么看待现在这个时代的“校园民谣”?

A:现在大众对“校园民谣”的定义逐渐模糊了,好多典型的“校园民谣”,大家都不认为它们是“校园民谣”,但我们觉得不用强调哪些歌是不是“校园民谣”,这个时代需要的歌有很多很多,最重要的还是情怀。


(编辑/蔡春燕 采访/易箫 撰文/李昊 摄影/夏高强(摄摄APP)、王龙伟 化妆/富强、穆建明 服装/鲍小楼、毛特 服装鸣谢/Berluti、Neil Barrett、Cerruti1881、Brooks Brother 场地鸣谢/七号城堡轰趴馆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