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 珍视仪式感的生活
   编辑:SG     2017-01-18
有了一双小儿女的姚晨,依然对许多事怀有原始又清澈的视角。想看一场电影就要去电影院细赏,也珍视与家人的每个纪念日,她说仪式感可以很小但仍需存在,要有人爱她,她也要去爱人,缺一不可。

未标题-1.jpg

白色纯棉系带衬衫
条纹长裤 Burberry

开始采访前,我试着和姚晨聊了一道假想题:不受时代和地域的局限,让她选一位与之对戏的理想男演员。她轻声笑,漫长又郑重地想了足有二十秒,才格外笃定地说,还是在80年代演了旧版《故园风雨后》后开始崭露头角的英国男人 Jeremy Irons,“那感觉……真是从小就喜欢他的戏,他虽然现在很少演了,但在我心里始终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这就是偶像的意义吧,何时被提起都还是会令人不自觉地加快语速,眼里闪出一点别样的光来。

接着谈到本月要上映的贺岁片《西游伏妖篇》。她在其中演一位雌雄莫辨的国师,这个角色的癫狂和混乱乍一接触似乎很难用理性去看待,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接下了。用她的话讲,徐克导演,周星驰监制,这样五十年等一次的两个天才的碰撞,想令人不好奇都难。“我也是万千看着周星驰电影长大的观众之一,星爷的每一部电影我都如数家珍,当初在《武林外传》里演郭芙蓉的方法,多少也受到他喜剧风格的影响嘛,所以这次能参与其中,对我自己来说就已经充满意义了。”

未标题-2.jpg

白色镂空连身裙 Céline
帝舵骏珏系列女士腕表

“其实我一进组,就拍了最重要的一场戏。就那么一场戏,我一个人在绿布前足足拍了有20天,没有任何对手演员,非常孤独地对着一只粉色的气球演独角戏。在一个极度无厘头的世界里,我拍着拍着,常常会不知道自己在演些什么。徐克导演在现场本来话就很少,他只会交给你一个任务,但不会告诉你为何要这样做。于是我就照做。”听姚晨很平静地回忆她在这部电影里记得最深刻的一场戏,才叫人恍觉,原来喜剧的完成过程如此像一次修行。你需留得住体力,耐得了寂寞,一句词一个走位重来了多少遍,也都只是幕后的故事罢了,到了屏幕前,你仍要精神抖擞,看上去自如得像一段即兴脱口秀,让观众从心里笑出来,这才算成了。

在决心学表演之前,姚晨也曾用力追逐舞蹈,但现在回头望去,她可以很温柔地讲出来,她和舞蹈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热爱,否则也不会转而去考电影学院做一名女演员了,“我放弃它,正是因为我看清楚了,我和舞蹈之前的关系更像是一段单恋,那时我是爱它的,但它也许没那么爱我,我还是在演戏的时候更得心应手。”这个已经有了“土豆”和“茉莉”一双小儿女的女人,用全然不同于屏幕上那种天生喜感的语气轻轻告诉我,这些年从她身边流走的全部时间的意义是,让她更清楚她自己是谁了。而当被问及在演戏上,她认为自己有什么样的天赋时,我终于能看见,多年前《武林外传》里那个快乐而带点侠义的郭芙蓉,有一部分仍然还活在她的身体里:“我长得很容易让人记住啊!真不是开玩笑的,考电影学院那会儿,老师跟我说,做演员,长得有特点就是你最幸运的一笔资本。”

未标题-3.jpg

蓝色条纹衬衫 SPORTMAX
帝舵启承碧湾古铜腕表

时至今日,姚晨仍然对许多事怀有原始又清澈的视角。身为知名摄影师的丈夫时刻都会抱起相机,记录她和孩子在一起的画面,而对于这样令人羡慕的“特权”,她的感受倒是简单明了:“你会发现原来自己可以这么美。”当她想看一场电影的时候,她就一定要去电影院细赏,正因为自己身为一名女演员,她更明白呈现这一门艺术需要付出的精力,一大群人为了一部电影那样讲究机位,打那么好的光,在片场中反复磨合,如果没有完全感受到最终的效果便是一种浪费。

仪式感,于她而言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多数母子间已不再有关乎针线的情感连接的今天,儿子“土豆”头一天上幼儿园前,忙碌的姚晨还是抽出空来,挺恋旧地文艺了一把,连夜亲手给“土豆”的小书包上缝了颗蓝色的桃心,又用明黄色的线仔细地绣上他的名字。而许多年前,在姚晨上托儿所的时候,她的母亲也曾经同样给她的每件衣服和手帕上都绣上她的乳名,圆圆。谈到这里,她大概是心有共鸣,渐渐有了些滔滔不绝的气势,“仪式也好,仪式感也好,我始终觉得它可以很小,但不能没有。就拿结婚仪式来讲吧,现在一部分年轻一代可能会觉得,他们什么都不办是很酷的事情,但这种仪式从古至今都有,存在即合理,它是我们跟自己周围所有的社会关系表达的一个态度,更是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的确,没有这种仪式,也有很多很多人一起牵着手走到老,但当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也许人在潜意识里会觉得好也很容易,分开也很容易,所以我始终相信,仪式是可以给一段关系加码的。”

未标题-4.jpg

白色衬衫
黑色斜纹软呢外套
黑色山茶花胸针
均为 Chanel

姚晨说,有时一个不经意间,细碎却又真实的幸福感就会落在她头上。常常是她在卧室待着,“土豆”就一蹦一蹦地过来,默默塞进她嘴里一块零食,而当母子一起外出时,只要看到前面有车,“土豆”也总是可以很迅速地把她的手拉得更紧一点,告诉她:“妈妈你慢一点走。”我好奇地问:“那当他不太乖的时候,你对他的掌控大吗?”她当即就摇着头笑起来,随后幽默地反问我:“他现在哪是我能掌控的?我压根掌控不了他。况且,虽然偶尔在他很吵闹的时候,我内心也会希望可以立刻让他老实一点,但让孩子变得太容易被控制,对他的人格建立也不一定好。这个时期,先让他自由去生长吧,毕竟他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小孩了。”去年11月,姚晨产下小女儿“茉莉”,由此升格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由此带给她的一门新功课就是如何平衡兄妹俩的关系,比如当家人要抱“茉莉”时,“土豆”也会伸开小胳膊希望得到拥抱,她用“动物的自我保护本能”来形容孩子心里这种小小的别扭,也诚恳地承认这真的挺难的,她还在一点点地学习。

“如果把你自己形容成一种植物,你会是……”最后,我问了个有些浪漫主义的问题。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有了精致完整的妆,早上裹着巨大的围巾进来时那种忙碌仓促的气息被隐去了大半,她在化妆镜前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向有自然光透进来的大落地窗一侧,没有多做什么思考就告诉我,她还是想当家乡的那棵大榕树,“从小我最信任的就是那棵大榕树,它不高,也不矮,非常粗壮,太阳一晒就会散发出一种很淡很淡的香气,老人都说那气味可以驱蚊子。大榕树身上长了很多胡须,在很多很多个好天气里,我都拽着它茂密的胡须荡秋千,玩得累了,还可以靠在它下面打个盹。和它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是那样踏实,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成为一个能让别人感到踏实的人。”

“所以在一段关系里,你更倾向于充当保护对方的那个角色吗?”她咧开嘴笑的时候依然会露出洁白的牙齿,给我的答案也很清晰:“要有人爱我,同时我也要爱别人,缺一不可。”


采访 & 撰文 / 谢宁远 造型 & 编辑 / 黄俊
摄影 / 许闯 化妆 & 发型 / 唐毅
服装助理 / 渐渐 场地提供 / 许闯 STUDIO
社交媒体责编 / 杨京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