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乃文 离心力与幽默感
   编辑:shan     2017-01-19
《离心力》这张唱片名副其实,11首歌之间更像恰好照面的散客,不过是在旅途中进了同一节车厢罢了。在杨乃文眼里,音乐本就是用来享受的,外界却喜欢分析太多——无所谓独立与流行,既然唱了,就希望多一些人听到。

未标题-1.jpg

米色双排扣长款西装

米色阔腿裤

浅绿色衬衫均为 Céline

北京深冬,我在一间KTV里见到了杨乃文,并非是约了一块唱歌的局。包厢里非常空旷非常静,她刚为新唱片《 离心力》跑完通告,稍吃了点食物就准时赶过来,选这个落脚点,不过是因为它位于我跟她工作坐标的中间,且光线温和,无人打扰。脱去外套后,她只穿一件质地柔软的薄针织衫,露出嶙峋的锁骨,整个人看上去好轻。她是愈忙碌就愈瘦的体质,最近体重的确在往下掉,但健康的习惯始终都没有断,一个礼拜打两次网球,两到三个小时的肌耐力训练,朋友拉她去上空中瑜伽课,她也当即点头答应。


我半开玩笑道,你有点像《佩小姐的奇幻城堡》里那个飘在空中的氢气女孩 Emma,她愣了愣,我又说了遍英文,她才恍然明白,告诉我它在台湾的译名叫《怪奇孤儿院》,更意外的是,这个传闻中气质偏冷的女生刚巧是个重度科幻迷,提起鬼才导演 Tim Burton 立刻兴奋地打开了话匣子:“他八成以上的电影我都看过!这部你一定要再去看小说,三部曲我都读完了,好看!”


这样的一面,和过去透过媒体视野看到的她不太一样,谈及于此她也有所申辩,“我可以表现得很 ‘冷’,但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 ‘冷’ 的人。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会喝着白葡萄酒说很幼稚的话,他们还都觉得我很好欺负,像只猫一样呢。没办法,天生就是一张不笑的时候比较严肃的脸,别人常常会揣测我在生气,其实真的没有啊。”


未标题-2.jpg

黑色维多利亚风格立领外套 Burberry


让她在1到10分之间给自己的幽默感打个分,她竟是一副挺烦恼的样子:“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好幽默,9分!”   大笑几声后,她底气十足地继续说,“不过可别让我讲笑话。一提到你很幽默,就让你当场来说个笑话听听,每次遇上这种情况,我就会大声在心里问,为什么?大概因为我从小移民到澳大利亚吧,我的幽默比较干,是那种一本正经地酸人家的类型。”   


在这张新唱片里,《离心力》这首歌是在大约第九首的位置收到的,杨乃文和她的工作伙伴们坐在一起,大家颇有默契,一致认为这首歌够美够好听,专辑名也自然而然地有了,但她执意强调 “离心力” 不是一个位于中央位置的概念,这些歌之间的关系,更像一群恰好照面的散客,不过是在旅途中进了同一节车厢罢了。至于这三个字要表达什么,她十分笃定地摇头:“音乐本来就是用来享受的,我觉得大家往往喜欢去分析太多。我承认《女爵》那个时期,我确实想做温和一点的东西,《离心力》这张比较像云霄飞车,无非就是带着心情,起起伏伏,随它去吧。” 这话是在形容一张唱片,但拿来用作总结如今的杨乃文对生活的理解和应对姿态,似乎也并无任何不妥。

未标题-3.jpg

米色亚麻宽松西装

米色亚麻锥形裤 QIUHAO

黑色鸟类刺绣装饰西装 Stella McCartney

黑色真丝领巾 Saint Laurent


音乐上的 “流行” 与 “独立”, 杨乃文则表示什么称号都可以,但还是摊摊手,一脸无奈地说:“我一直都以为自己超流行,这已经成了一个笑话。我所有同事都知道,我判断流行这件事是最不准的。每次我兴冲冲地说,这首肯定会很流行,同事都对我很冷漠。相反,当时他们跟我说,这张专辑里最红的应该会是《推开世界的门》时,我也一点都不相信。” 你或许已然发现,其实她无所谓独立与流行,用她所拿手的一则冷幽默来形容便是:“没人会希望用心做一张专辑,然后躲在厕所里放给自己听吧?我是唱歌的人,我就必须被更多人听到,至于其中有多少人会喜欢,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而近期她登上一档让歌手以蒙面人的身份唱歌的真人秀,用独属于杨乃文的腔调去唱别人的歌,从崔健80年代末的摇滚经典《花房姑娘》到花儿乐队90年代末那首焦虑而迷茫的《静止》,或许正是她被更多人听到的一个契机。其实,这些年她都一再地被邀约去诸如此类的节目,却从未答应过。直到有一天,她正巧从杂志上看到一句话,“每个人都该去做一件让自己害怕的事。” 她当时就很不屑,哪来那么多害怕的事?谁知隔天经纪人就打来电话,欲言又止地说:“内地的同事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她当下第一个念头就是:又来了。结果同事们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跟她细细讲一通这件事的好与坏,却根本没派上用场,她飞快答应下来的那股气势甚至让他们有些吓到,“因为我太了解我自己,如果不赶快答应下来,哪怕多想一个晚上,我就会反悔。”

未标题-4.jpg

黑色短款西装

白色真丝系带衬衫

均为 Saint Laurent

黑色欧根纱长裙

黑白拼色皮裤

白色系带长靴

均为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所以,遮住脸,站在一个陌生人的角色里唱歌的这种方式,让你有所放松吗?” 她顿时反驳我:“完全没有,我连每一次彩排都还是非常紧张。我真的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人,所以只喜欢远距离的表演,电视这个东西本身就让我很抗拒。” 从以前到现在,摇滚对她而言都是一种精神,“不在于你唱快歌还是慢歌,或者是否是重金属,英文有个说法叫 rock on 嘛,我也常常跟唱 Hip-Pop 的人讲 rock on 啊,它就和人一样,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面貌。我想没人可以真正解释清楚什么是摇滚吧,因为也没人可以判断解释出来某些东西是对是错。” 在她眼里,一个人青春时期爱上什么音乐,极有可能之后这一生都爱什么音乐,“我长大的过程就是听摇滚、电子、流行、古典,所以这几大类音乐对我来说是同一种东西。我弄不懂它们谁和这个时代的关系更亲密,所以在我眼里,它们都非常流行。”


采访接近尾声,当我问到现在如何看待爱情时,她答得聪明又简练,清晰却也模糊:“离心力。”


采访 & 撰文 / 谢宁远    造型 & 编辑 / 黄俊  

摄影 / Jumbo Tsui    化妆 & 发型 / 李莉  

场地提供 / ARK Studio    

社交媒体责编 / 杨京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