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征服秀场后的下一站是?
   编辑:shan     2017-02-04
奢侈品牌公开热情拥抱社交媒体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但一口气邀来49位明星网红联手走T台大秀,也是为了拼流量勾搭得太肆无忌惮。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未标题-2.jpg

开唱请来了歌手Austin Mahone,他的Instagram迷粉有990万。

未标题-3.jpg

史泰龙二女儿Sistine Stallone 网络粉丝200万

未标题-4.jpg

时装博主Lala Rudge 网络粉丝140万

未标题-5.jpg

星二代&Justin Bieber前女友Sofia Richie 网络粉丝180万

在社交媒体上一举成名可谓真实的当代童话。Burberry虽然缺席了2017秋冬伦敦男装周发布,但通过在社交网络上的活跃度而带来的实际效益却在稳步增长中,尤其吴亦凡的代言提高了品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直接刺激了销售增长。

未标题-6.jpg

时尚博主Gogoboi 网络粉丝700万

未标题-7.jpg

鲜肉演员盛一伦 网络粉丝430万

未标题-8.jpg

鲜肉演员陈学冬 网络粉丝2450万

品牌们对这样看起来不需要费大力气就能飓风式圈粉,并能时效转化终端收益的模式简直大爱。于是在米兰,Dolce & Gabbana的两位设计师大伯给自己的新系列就起名叫“新王子”(回应他们希冀的当代童话),然后干脆把这种模式跟他们以往惯耍的“素人”走秀以及人海战术合并在一起,整了回“辣眼睛”的网红秀场嘉年华——共计49位社交网络明星作为新季展示模特走向伸展台(设计师坚持表示正是这些年轻人把自己带回了早年的时装生活),关键是他们每个人背后的网络粉丝都以数百万计,哪里还需要啥媒体介入报道,他们联手直播就是千万乃至上亿以上的观阅量,又是一个惊人的历史纪录。米兰秀场外的粉丝拥挤得就像一锅煮沸的饺子,而他们的尖叫声几乎可以震碎建筑外的防弹玻璃……

未标题-9.jpg

网络红人Cameron Dallas 网络粉丝1740万

未标题-10.jpg

中国模特金大川 网络粉丝170万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高级时尚和街头潮流之间界限明显:排他性地强调尊贵,无论制作中无限精致的剪裁细节,还是客户无与伦比的财富地位乃至顶尖媒体信息源的独占与甄选。但面对新千禧一代消费者,他们与传统时尚和文化的联系情感已大大减弱,与其花大心思埋头苦干地钻研突破设计,不如迎合潮流从众,顺便借用社交媒体明星发声器所带来的生意效益来得轻松实在不是?!

未标题-1.jpg

这一季他们给“新世代”展示的是新小王子范儿。设计师说这让他重启了年轻时期的感觉。至于是不是真年轻还有待考量,但至少特别不复杂还热闹,都看得懂。

未标题-11.jpg

Dolce & Gabbana两位设计师大伯和他们请来的49位红人热闹谢幕……

即便当初,设计师组合也曾是时装界里掷地有声的个性担当,是90年代里带给女性消费者活力四射时装的代表人物……网络红人们随时间变化的轻易可替代性,在带来当下利益的同时,难道不是同时在加速了附着体的加速过气?!著名的时装媒体评论家Tim Blanks在这场闹腾的秀后,留下了一句有趣的话:这个“新”世代在穿衣打扮上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老成。但以往从来都没有“幸福的结局”。

(编辑&撰文/王琳璐)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