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淳 越活越纯粹 | COVER STORY
   编辑:shan     2017-02-17
与杜淳聊天,感觉就是两个字:自在!“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的性情,我不是一个很事儿的人。” 杜淳觉得,自己并不是明星,只是一个普通演员而已。对待生活中的人与事,他的态度常常是海纳百川。不过,遇上实在不爽的事,“我还是会张嘴就骂。”

未标题-1.jpg

军绿色棒球外套、上衣、深蓝

色裤子、白色球鞋

均为 Louis Vuitton

欧米茄碟飞系列名典腕表


“又见面了,朝阳群众!”  


两年前,在一位好友组的饭局上我与杜淳有过一面之缘。在圈内朋友建的微信群里,杜淳给自己起的昵称便是:朝阳群众。


为了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杜淳过着全年无休的生活。“这两年还好些,拍戏告一段落后,我会给自己放一个小假。” 对他来说,这种转变是顺其自然。休闲时,健身、打游戏是杜淳爱做的事。“也有一直没变的地方,比如遇上实在不爽的事,我还是会张嘴就骂。”  也是,从 “朝阳群众” 这个梗上,也能窥见几分他的真性情。


在媒体印象中,杜淳的形象一直是憨厚、硬朗、有男人味,即便去年他在《喜剧总动员》这样 “搞笑至上” 的真人秀节目中亮出了自己戏谑、不羁的一面,貌似也没有颠覆媒体的既定认知。“被人熟知是好事,但被人主观定位不见得是好事。”  说到底,杜淳希望大家看到他的更多面。“不想像我爸那样,被人提到时总会带上一句‘他就是《雍正王朝》里演年羹尧的’,我不想有既定标签。” 调侃起同样从事表演艺术的父亲杜志国,杜淳笑了起来。


未标题-2.jpg

亚麻绘画上衣、牛仔裤

均为 Loewe


“你和父亲是怎样的相处状态?” 杜淳点燃一根烟,任由袅袅的烟气在眼前缠绕、交织。“我小的时候,他工作忙;等我长大了,就变成我俩一起忙。” 杜淳觉得,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他和父亲鲜有促膝长谈的机会。“就是在一起也不会说业务上的事。” 父子俩一致认为:既然是一家人,在评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掺杂一些个人情感进去。“主观性太强的话,没什么营养,倒不如多听听旁人的话,更客观,也会更准确一些。”而另一个没有宣之于口的理由,也许是:自己是个特别有主见的男人。从杜淳2015年出版的自传《从容做自己》中我们了解一二,比如,10岁起独自在外生活是自己做的决定;11岁到中央民族大学附中学习跳舞是自己做的决定;长大后做演员也是自己做的决定……


未标题-3.jpg

白色上衣 Sandro

红酒提供贝灵哲酒庄


与对待演戏的态度——热烈、专注,又近乎执拗不同,对待生活中的人与事,杜淳就是四个字 “海纳百川”:和谁都能相谈甚欢,和谁在一起吃饭、喝酒都不会让对方感到他有明星架子……“这也许算是天性使然吧。” 杜淳停了一下,喝了几口水。这时他团队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一件事,令我们感受到杜淳仗义的一面。“淳哥认识的一个裁缝,前些天发消息给他,说家里出现了一点困难,想跟他借一万块钱救救急。淳哥没犹豫,当即就向这个跟他只有几面之缘的人要了银行账号,分分钟就把钱汇了过去。” 杜淳听着吐了一个标准的烟圈,然后微微撇了撇嘴,若有似无地笑了一下,接过这个话茬继续说:“其实我知道还钱十有八九会打水漂,但若不帮忙,我心里又会不舒服很久。” 杜淳的这席话如果让不了解他的人听了去,很可能会这么说:“明星都有钱啊,有钱我也会这么做。” 但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吗?


未标题-4.jpg

黑色虎头卫衣、黑色牛仔裤

均为 Gucci


早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杜淳很喜欢说,演戏是他养活自己的饭碗。实际上,这种认知现在也没变。“很多人建议我,是时候做导演了,每次我都会喊停,做导演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杜淳觉得,导演是个 “全才”,他得修炼到像《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导演程耳一样有本事,才会导部戏试试。“真不是谁都有本事当导演,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拍年代戏,道具放在那儿,你得一眼能看明白,这东西是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 看得出,杜淳很欣赏程耳导演,会写剧本——整个《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剧本,都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会剪辑——他和葛大爷、章子怡等人演的每一个桥段,都是他一点一点剪好的。“拍个谈谈情、说说爱的小偶像剧可能我还行,但我的志向不在这儿,所以我还是安心演好戏吧。”


与杜淳聊天很舒服,他说话不疾不徐,对抛给他的问题,也都是言无不尽,以至于在某一瞬间会恍惚,坐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星。“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的性情,我不是一个很事儿的人。”  杜淳觉得,自己并不是明星,只是一个普通演员而已。“其实我的想法一直都特别简单,走自己想走的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未来也一样。” 一个笃定的眼神投了过来。


编辑 / 陈宓    造型 / 桂菁鸿 Wish Gui  

摄影 / 彦俊    撰文 / 大米粒  

妆发 / 老白    服装助理 / 薛荐文  

场地 / 郡象大风

社交媒体责编 / 杨京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