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 当下即是流金岁月
   编辑:SG     2017-02-23
对赵薇来说,当下即是她的流金岁月。有底气,但没有架子,仍然忙碌,却又不显得仓促,像一条川流不息的长街,渐渐演变成打理整饬的花园。外头各种嘈杂,此间从未断过,她自然听得见,但她手里也有她自己的枝桠要修剪。

赵薇并非是在真空玻璃盒子里度过这些岁月的,所以从近处打量她的脸时,你会发现,她极具辨识度的漂亮没有减弱分毫,只是一些痕迹轻浅的细纹真实存在。那真是一副不放在大银幕上都显得可惜的五官,充满着浸入各种故事的可能,本身却美得没什么侵略性,——不禁让人浮想起女演员们虽都很漂亮,彼此间又各有千秋的黄金90年代。

2.jpg

见她之前,我仔细思索过,如何拿一个新鲜的问题作为开场白,于是决定不如去探听一个在众人眼里已经活出最圆满的状态的女人,她心底的不圆满是什么你有什么年少的理想是没实现的吗?不曾想,她微微笑,脸上并没有涌起任何极力描画图景的欲望,话音清淡平和,倒十分符合她出生时的三月天气:我已经没什么理想没实现了,一切已经远远超出我原本的理想了,甚至好多人的理想都被我一个人实现了。

在一次次的波动之后,赵薇的生活终于进入到无所畏惧的安宁阶段。虽然每年总归要回一趟自己在波尔多的酒庄,但她几乎从不会一个人默默喝酒。手边每一件事都有难度,好在她本性里恰好也喜欢有难度的事。更难得的是,在你我眼里常免不了站在风口浪尖的她,其实很少感到焦虑,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睡饱了,我就可以很强大。她说。

1.jpg

为了工作她总是到处飞,但留给丈夫和女儿的度假时光还是不能少。对自己的职业,她从不向女儿小四月隐瞒,她还蛮为我而骄傲的。演员也是个正常工作,如果对小孩还左瞒右瞒的,未免太把演员当回事了吧。赵薇如此表示。她是个挺健康的小姑娘,发脾气时有点像我,但更多时候还是像她自己。而且我会直接跟她说生和死的问题,我们这一代小时候被父母回避的东西,我统统都不会跟她回避,因为我不想让她因为一知半解而对死亡带有畏惧感。

赵薇说,她最近一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是和朋友们一块看了场周杰伦的演唱会,听了一整晚那些仿佛老友一般的歌,顺便想起不少关于青春的片段。但她同时又否认自己已经开始时常怀念过去,还没到时候,我现在还太忙,没太多功夫拿来怀念。每隔几年就会有新内容占满她的生活,可她却搬出了幽默的宿命论。没办法啊,命运老是推着我往前冲,当然我本来就很讨厌一成不变,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如今演员和导演两个身份已经不足以满足她常年旺盛的工作欲,2017年,制片人会成为她的又一重新身份,她自己的公司将独立制作一些新电影,她在其中的角色或许非导非演,但这些电影的类型绝对会是她真正喜欢的。

在愉快地聊电影前,赵薇都只展露了我意料之中她一定会具备的亲和,有问有答,合情合理,但似乎总缺乏一味叫人真正兴奋起来的东西,直到话题落在 Tom Ford 导演的《夜行动物》上,她那双在脸上占据的比例大过绝大多数人的双眼里,忽然摩擦出一些别样的火光:这个片子我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就看了,当时放映的是英文原版,很多台词没那么容易理解。说到一半,她坦白地自顾自笑了起来,评奖的时候,我们一群评委之间没什么分歧,都觉得肯定要给它一个大奖的。我特别喜欢这部电影的纯粹,你会发现它不是特别迎合市场,是那种自带浓烈气质的电影,干什么事,首先要自己觉得爽才行。

这时,我追问:你自己的电影里,哪一部最有这种浓烈气质?她答得不假思索:全部。我演过的角色大部分都算大起大落,生命浓度很高的那种吧。说起来,她的确许久没有以她的本色去演一个外貌非常漂亮的女人了。在陈可辛的《亲爱的》里她是痛失小孩的农村妇人,到最新杜琪峰导演的《三人行》中,又成了全程裹着冷蓝色手术服的偏执女医生,素颜似乎已经成为她在电影里的标配妆扮。她自己也表示赞同,我现在真的还挺想演一个特漂亮的角色的!演起漂亮的角色,在生活中也会注意收拾自己的形象——无形中就会变得漂亮。至于出道至今,为何几乎从未挑战过反派角色,她和观众也有着同样的好奇:压根就没有反派角色找我啊,可能因为通常女一号都是正面人物,女二号才是反派。话自此,她自己都笑了起来。有时我跟导演说,不如最后让我演的这个角色死掉吧,导演就告诉我,你是好人,好人怎么能死呢?

3.jpg

如果说初次导演《致青春》时,坐在监看器后面的她还时常会有赶紧做回女演员的技痒之感,现在的她面对自己身上的几种角色转换,已经更舒缓也更冷静,毕竟克制才是高级的境界一直都在不停地看剧本,寻找下一个我想塑造的角色,但现在我不需要火急火燎地去演戏,同时做的事太多,会分散我的精力。导、演、制作,它们之间没有孰轻孰重,都是我所热爱的东西,但当我决定要做一样时,就单独只做一样,对它付之以百分之百的专心。

选择题材时,她怀有女性特有的创作使命感。我喜欢巩俐和伊莎贝尔·于佩尔,她们在电影里是那样美,但中国现在还是年轻人的故事太多,其实生活阅历决定了中年女性的故事如果拍得成功,会更好看,她们才是女人最有魅力的阶段。中国女演员到了五十岁或许就没什么故事可演了,可供她们选择的表演内容没有恋爱的惊心,更没工作的波澜,似乎只有婆婆一种角色,这是赵薇最不喜欢的现象,电影不该永远停留在十几二十岁人群的故事上,我现在努力去拍的就是属于四十岁女演员的片子,给这个年龄的女演员带来一些机会,希望可以带出一股潮流,让今后有更多的电影是为她们而生的。

4.jpg

十几岁时看电影《楚门的世界》,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赵薇并不是说她周遭的一切都是虚妄,只是这个打从二十岁起喜怒哀乐就统统晒在世界面前的女孩,演电视剧,拍电影,再到出唱片,做母亲,当导演,何尝不是被推搡着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她并没有在有意识地表演,看客们却沉浸其中,远远地为她生命里那些坎坷的章节捏一把冷汗,也为她那些接受掌声的酣畅片段由衷自豪。回头望去,赵薇所能牵动的受众,就只是千禧一代里那些狂热的追星族吗?或许是整个千禧一代。

时间的漂亮之处,大概就是2005年扬起鲜嫩饱满的苹果肌,在《我和上官燕》MV里穿着露背打歌服哼着面对这个世界,是甜美的冒险的赵薇,在多年后同样可以穿着一件对女明星来说算得上缺乏野心的黑色棒球服,在录音棚里不慌不忙地唱起过来人的感慨:青春的旅途没有红灯,越走越快你也成了过来人。更幸运的是,她这两个各有千秋的时代,我们都或近或远地亲历过。

如果可以和你演过的某个角色互换人生,你会选谁?她耸耸肩,呼了口气,认真地决定道:她们都各有各的惊险离奇,我……还是做我自己吧。

5.jpg

从前,她的名字只在娱乐版隔三差五地被提及,如今也频频在财经新闻出现,而拨开这乱哄哄的一切,对不知不觉中已满四十岁的赵薇来说,当下即是她自己的流金岁月。有底气,但没有架子,仍然忙碌,却又不显得仓促,像一条川流不息的长街,渐渐演变成一片打理整饬的花园。至于外头各种嘈杂,此间从未断过,她自然听得见,但她呀,手里也有她自己的枝桠要修剪,如她所言:如果一个人有一种底色,我想我是白色的,我很容易变化,在白色上可以画任何颜色,我仍然愿意去做许多许多尝试,但前提是你能激起我的兴趣。

摄影/陈漫ChenMan 策划&形象/闵塔鲨
化妆/卜柯文 发型/化妆师高建
制片/COCO 采访/谢宁远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