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也给影视剧打打假
   编辑:shan     2017-03-15
“现场有一次看见倪大红,朝服披挂,头顶相冠,一脸老迈(当年他40多,扮演80多的严嵩),换机位调光位了,他仍然长跪不起,没有人去打扰,大家都安静地绕着他走。一个灯杆不小心碰着了他的帽翅,帽子被碰的略歪斜,他竟然一言不发,以一个80多岁老年人的状态,缓缓举手扶正帽子,复又长跪而下。” ——《大明王朝1566》_创作往事

好的审美可以通过好的事物不断培养,同样,坏的审美也在糟糕的经历中一步步跌穿底线。近些年的影迷观众常爱感慨:“看完XX,觉得欠XXX一张电影票/道歉/……”仿佛有一部更差的作品垫底,过往的“次差”就可以被体谅,怪不得电视里出现一部“不抠像”或“主演亲自演”的剧集,就能惹得网友山呼海啸、普天同庆。


未标题-1.jpg


演员王劲松——这个名字或许不甚耳熟,但一说《琅琊榜》中的言侯爷,想必能恍然大悟——近日在微博中写就一篇题为《<大明王朝1566>_创作往事》的文章,回顾十年前的电视剧是怎样拍摄的。这部因为题材与播放平台不符而造成收视惨淡的历史大剧《大明王朝1566》,却罕见地在十年间持续保持高口碑,并非毫无道理。王劲松在文中回忆道:“有一条规定,演员必须试戏,给你一场戏,说一下背景和人物关系,准备一会儿,开始录像拍摄,最终所选的角色绝大多数都经过这个环节,也就是公平的择优录用。”此句一出,余韵袅袅。“合适”与“演技”是当年创作的第一指向,联想到现下的大风气,今人不知作何感想。

人生匆匆三万天,只感慨光阴不够用,哪儿来的美国时间留给不值一观的烂片?


未标题-12.jpg

演员表的秘密

演员接戏是多方博弈的结果,诸如资本,诸如人情。很难有一辈子碰不着烂片的演员(这得多有人品),演员只负责交出对得起名字的演技,往后却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左右了作品的质量。然而,从大概率来看,有些名字出现在演员表上,天然就让人放心,细数他们过往作品,绝大多数是尊重观众审美与智商的。一定程度上,他们对自己的名字写在演员表上,有追求。


未标题-2.jpg

王劲松

代表作:《北平无战事》《大明王朝1566》《琅琊榜》

看王老师的微博,很难将其于荧幕中端肃寡言的形象联系起来。生活中的王劲松,诙谐有之,专业有之,话痨有之,有谈笑间一切化为无形的淡然。

“越是大制作,开拍前越是不安。忐忑且冲动,这一下穿越1900年,要承担的太多太多。”这是王老师在三国大戏《军师联盟》开拍前的一番话,更往前,他还去到徐州博物馆看馆藏的汉代文物,“算是提前做功课。”

演员与角色显然是撕掳不破的关系,演员只有先爱上所饰演的角色,才能再谈其他。“进组快一月了,每场喜欢的戏后,心疼隐隐,这份虚脱是抽干了情愫的空乏,如刚刚恋上的伊人,转身寄去无从寻觅,但空气里,分明还留存了味道。”大概只有体会过出戏不易,才发得出类似感慨。


未标题-3.jpg

《军师联盟》以其超长拍摄时间及扎实的剧本、不差钱的制作方式,赢得了一票人的期待。尤其是战争场面,实景实地制作方式,在镜头前还原了1900年前冷兵器时代的恢弘与残酷。王劲松饰演的荀彧,是个颇值得细究深挖的角色,期待他的呈现。


王千源

代表作:《健忘村》《绣春刀》《解救吾先生》《黄金时代》《钢的琴》

不是所有人都叫得出他的名字,尤其是其名字和小鲜肉“王源”撞了66%(笑)。但显然,王千源对作品的选择从来都是审慎的,从《钢的琴》里朴实内敛的父亲,到《解救吾先生》中狡悍的“劫匪”,还有《绣春刀》中寡言担当的锦衣卫,一个演员对生活的观察在角色中说尽。王千源曾表示过自己的偶像是李雪健——“踏踏实实地做一个好演员”。

在拍摄《解救吾先生》前,王千源“看了无数的材料和无数遍《法治进行时》,捕捉每一个点,沉思。像有一场戏,我从审讯室里出来去找女朋友,那个原型的状态就特别好,感觉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和平常似的聊了个天,但是要把这个感觉演出来却很难。你想,我已经被抓住了,马上就活不了了,还要演出这种随意感,还要让别人相信”。

“让别人相信”,也许是王千源选择角色、塑造角色的动因之一,也让观众在演员表中看到他名字后能放心奉上时间。

未标题-4.jpg

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的《黎明决战》,就是王千源少有的担纲电视剧男一号作品。刘江导演作品,也十分值得信赖。故事背景发生在解放前的哈尔滨,王千源与刘诗诗这对曾经的恋人、现在的敌对方,要如何玩转多方势力、信仰与爱情,让人期待。


未标题-13.jpg

IP不是一切,IP的最终归属才说明问题

尴尬的是,在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创下2017年开年现象级话题及收视后,即将在年中上映的同名电影遭遇诸如#杨幂之后再无白浅#这般难以反击的tag——一个IP,两种(或N种)对策,这是现下影视行业的普遍情况,尤其是10年以上经典IP,因为早年间作者版权意识及前瞻性弱,版权被分割得七零八落。

典型案例是盗墓题材两部扛鼎之作《鬼吹灯》及《盗墓笔记》,它们分别都以电影及电视剧或网剧形式与观众见面,并且因其故事系列庞杂,甚至出现前四部与后四部的电视剧改编权分别在两家公司的情况。2016年底口碑大网剧《精绝古城》,就是企鹅影业花重金分别从万达与梦想者买齐8部《鬼吹灯》网络剧改编权才成功拍摄完成的。

IP固然有其先天优势:人气高、叙事精良、影视化难度低,但最终成品是蚊子血还是朱砂痣,还要看版权方如何去“烹饪”它。


正午阳光

代表作:《琅琊榜》《欢乐颂》《战长沙》

有关正午阳光最新的消息颇让书迷振奋:宅斗文经典作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被其买下,并进入选角筹拍阶段。与书迷的津津乐道相对应的是业内人士的普遍不解:一本说家长里短的古装故事怎么需要动用曾经《战长沙》的班底来改编拍摄?

但历数正午阳光近年来的动作,并不难理解其领导人侯鸿亮的布局。在维持男人正剧品质不动摇的前提下,全面展开都市爱情、职场系列以及小言情系列,甚至正午阳光有意将旗下导演也按类型培养。如风头正劲的张开宙导演,在曾经执导过《老农民》《父母爱情》《战长沙》《温州一家人》等“灰扑扑”的经典剧集后,从2015年起竟也专攻起谈谈情说说爱的小言情,《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都是其在这条路上试水的摸索。

未标题-5.jpg

可以说是万众期待的《欢乐颂2》,5月也将在东方卫视首播。22层5美的职场、情感归属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重点,5个女生在造型上的变化也颇为津津乐道。正午阳光的细致之处在于真实,道具、台词均服务于角色本身,不会出现贫家女穿国际大牌的怪异局面。


未标题-6.jpg

新丽传媒

代表作:《女医·明妃传》《北京爱情故事》《大丈夫》《虎妈猫爸》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装,新丽出品总不会让人太过出戏。撇开演员造诣不提,单看《大丈夫》《虎妈猫爸》《辣妈正传》等现代戏,鲜少有僵硬的样板间布景让人不知角色们生活在哪个阶层和年代,也没有辣眼睛的颜色配比,极易让人入戏。

未标题-7.jpg

感觉拍了一辈子那么长的《如懿传》近期又发布了系列海报,画面质感相当感人,将观众一下子就抓到了清宫年代。这部长达80集的大女主戏,几乎集邮般地网罗了时下最鲜美帅气的面孔,周迅继《红高粱》后再攻电视剧市场,和霍建华的养眼CP堪称本年度颜值之最。

(撰文&编辑/ 胡文颖)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