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山 敏于演技 讷于言声
   编辑:shan     2017-03-23
除了“通透”,再想不到更贴切的短语来描述张一山。这大约是童星出身者的“通病”,在生命不长的年岁里,大半时间辗转沉浮于剧本与尚不见得揣摩得当的角色中,见惯剧组这一海纳世情的小世界,自然催生出一套理解人事物的法则。因此,张一山的通透,像是带着稍许少年恣意,又好像过尽了千帆,有了喟叹,这使得与他的谈话模糊掉年龄感,倒显现出什么都能翻出来聊聊的老友般熟稔。

(本文为精品网http://www.sg.com.cn/首发)


2166时装与美容_001.jpg


2016年凭借《余罪》大爆,这是他意料之外的惊喜。一个玩世不恭的“余罪”,事实上,让张一山完成由童星到演员的转型——从审美角度看,“肉呼呼”“滚圆”或“小孩的机灵狡黠”更符合人类对于幼童的画像,这无疑是讨喜的。然而,当童星谋求更宽广以及更符合年龄阶段的剧本角色时,以上优势又演变为不讨好的桎梏,能得遇“余罪”,不得不说是张一山的气运。“没想过会大爆,但这确实是件好事,”有关《余罪》,他聊过太多,“能有这样一个角色让人眼前一亮,让观众将对我的印象由原先停留在小朋友的阶段,转而正视到‘哦,他长成个演员了’,是一种荣幸。”但尽管张一山将其称为惊喜与荣幸,语气里却总有几分笃定让人觉察出他对这一切并不意外,“什么年龄演什么年龄的戏,我既没有迫切想要摆脱之前的影子、标签,也没急着尝试超越年龄阅历的角色。该来的终究会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这是与张一山对话中出现的高频句。很难说这是北京男孩天生的潇洒无畏,还是过早确立人生方向后,比寻常人拥有更从容的职业生涯,他更愿意归结为前者,“不会急功近利,不会不择手段,不刻意争抢,北京男孩儿大多这样性格。”


未标题-1.jpg

军装衬衫 Kent & Curwen

“北京男孩”的另一重好处,大概是能常回家看看。在与父母的情感兼物理维系上,张一山与他的同龄人倒没显出什么不同。“像弹簧,或者说松紧带,在外时间长了还挺想家,在家久了又更愿意出来独立。具体还要看工作量,现在好多戏都在北京拍,回家挺方便的。”相较于近来在舆论报端被雨打风吹去的另一位童星家长,张一山的父母在他已然不短的演艺事业上几乎没有存在感,“期许?我爸妈对我的期许挺朴实的,不要太累、活得开心、平淡富足,和天下所有家长一样,而我也真的很认可他们的期许。”虽然人的行事作风、世界观人生观、自我价值的实现欲望,不能全然用“原生家庭论”去解释,但回溯张一山经历所谓“大爆”前后并无太多改变的言行态度,父母所加诸的影响毋庸置疑。“每个人价值观不太一样,想要的不同。我也有要付出野心和冲劲的目标,但现阶段,做每件事时把它做好,是最重要的。”


未标题-2.jpg

黑色无袖帽衫 Yatlas(张一山)

黑色连体泳衣 Mr&Mrs(LU)

领跑了整年网络热度与流量的“余罪”,被不少人视作张一山的本色出演,似乎那个混不吝、痞气里实则是聪明仗义的卧底警察,俨然就是张一山平素的样子。“每个角色,或者塑造每个角色时多少都有自己的影子在,毕竟是我在演绎它,”他踟蹰稍许,既未肯定,也没全盘否认,“但没有演员和角色完全一样的。”显然,张一山也不打算去找一个最“像”自己的故事,“演更多的角色”,才是不断砥砺演技的途径,“哪怕失败了也不会觉得多沮丧”。


未标题-3.jpg

条纹衬衫 Neil Barrett

能让他陷入沮丧的,更多来自演员本身的敏感。演员,本身便是违逆人类心理防御机制的存在,卓越的演技往往要求演员放开身为社会人的自尊体面,去释放情绪,“所以我们很敏感,对别人的话、动作、细腻的感情都极其敏感。杀青后还出不来的情况常有,有一些焦躁、郁闷或者压抑的情绪,在下一个角色到来之前,往往会感到空虚。”张一山谈起出戏入戏的问题,“但慢慢会好起来,用工作调节平衡,找到锚定。”

坐稳了当红小生,张一山有了更多选择,可以“冲动行事”的机会也更加多,“我没什么太大的规划,想演、有冲动有兴趣就去试试。人生规划得再好,也抵不过一个变化,规划得越好,越是在面临生活打击时难以承受。”在不同职业类型角色间多做尝试,是他眼下最稳健的打算,医生、警察、工人,不给自己设限。

——“那你觉得有什么是你现在演不了的吗?”

——“老。我演不了老。”


未标题-4.jpg

迷彩夹克 Moncler

白色T恤衫 Uniqlo

灰色短裤 All Saints

手提袋 Bally

T系列手镯 Tiffany

对话张一山

Q:和周冬雨合作《春风十里不如你》有什么拍摄趣闻?

A:周冬雨这个孩子,是个需要去哄的小女孩。很单纯,直来直去不藏着掖着,跟她合作很轻松,交流起来也容易,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一是一,二是二。创作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在现场就更愿意开心一点,全是年轻人,大家一起说说笑笑挺有意思的。

Q:热爱健身吗?一般进健身房的频率是多少?

A:一般一周三到四次。我本身比较瘦,没什么脂肪,很少担心会发胖。但最近一直在生病,拍戏连轴转,医生说需要保持体力别多动。

Q:挑不挑剔合作伙伴?

A:演员嘛,是被别人挑选的,很多事情自己说了不算。当然,片约多了选择会多,但介入的方面也很多,我还没有到能控制对方的地步。没那么大能力,也没必要。命、缘分很重要,冥冥之中吧。没有能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如何如何的团队,但认真勤恳做事情是底线。我拍过很多幕后班底很专业很认真的戏,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上不了好平台,观众看不到,所以,还是看机缘。

Q:有没有想征服的角色?

A:不需要征服某类角色,最难演的是普通人,坏人也不太好演。但在我看来,演戏没有好坏,只是一个演员的自身素质、价值观能不能与观众达到共识。我的团队成员彼此间也特别合,他们会问我喜不喜欢、想不想,而不是将某个“一定能大爆”的本子交给我硬上。

Q:想做艺人、演员还是艺术家?

A:演员,做一辈子演员。艺术家没想过,现在还谈不上,但肯定不是公众人物。角色越来越受欢迎,喜欢我私生活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自觉被推着向公众人物塑造。但我真不喜欢太闹腾,拍戏已经很累很伤身伤脑,下戏之后希望少动脑子。所以说,我的私生活极其无聊乏味,基本不玩儿,放空、发呆,一个人待会儿,可能会和人聊天扯闲篇。演员需要孤独吧,我也不太看书,对于文字这种载体有点难接受,相比对画面更敏感。

Q:生活里有什么爱好?

A:很多男孩喜欢打网游,收藏鞋什么的,我的生活似乎对物件、娱乐形式没有特别爱,每个月必须吃什么也没有,没有新鲜感,物质欲望特别低。我的生活不是色彩斑斓的,有点颜色,但不是五颜六色的,黑白太丧了。拍戏一分钱不花,平时花销很小,不逛街,吃一碗拉面,辣的火锅顶多了,不买衣服,没有电脑,不上网。


编辑&造型 / 仲峤 艺人统筹 / 刘学薇

摄影 / FUNN   妆发/张启航(东田造型)  

采访&撰文 / 抱厦硕文  

友情出演/LU、Frog CAI  

服装助理 / 高书军  

场地提供/上德大象 设计 / 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