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机与牵线木偶儿童剧布鲁诺专访
   编辑:SG     2017-04-12
世界木偶大师布鲁诺先生带着他亲自设计、制作的木偶机和小木偶,近日在中国儿童中心剧院上演了一部自导自演的儿童木偶剧,为家长孩子们奉献一场妙趣横生的欢乐盛宴。

未标题-3.jpg

这部剧以七只活灵活现的木偶表演和一台充满玄机的木偶机为主线,融合了小提琴演奏和现场互动等多种形式。台上的他就像个坐在玩具堆里的孩子,沉浸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虽然是部独角戏,但他的表演赋予了七只小木偶生命,连木偶机也有了灵性。

布鲁诺先生出生于巴西,早年学习物理学和表演艺术(performing art),还是出色的小提琴家。他致力于研究木偶艺术,融合幼儿教育启迪。他所创的牵线木偶剧获得诸多国际艺术奖项。表演结束后,我有幸采访到这位可爱的老人。

未标题-4.jpg

木偶灵感的产生

木偶这一灵感是怎么来的呢?“有个灵感来了,就要马上去实现它。想法只占5%,实践占了95%。当你有了灵感之后,就要不停地工作了,它会在你的工作过程中不断地丰满。”布鲁诺先生说,“我5岁的时候做了人生中第一个小玩偶,在幼儿园的班上做了一个小公主。它很简单,但是我把它当作是个活的小人,想象她就是我的公主”,“至于演出用的木偶形象,源于我之前在日本生活时,有一天我用拆毁的木屋的旧木料做了一只木偶。当我开始做的时候,我没想到会做成现在的样子。做得久了我渐渐觉得这个木偶也有生命,它们就像我的朋友一样,围在我的身边。”

未标题-1.jpg

物理与艺术

当今国内的教育制度下,人们很难理解本科学物理的人是如何转变成一位多专多能的艺术家。布鲁诺先生告诉我,他很小就喜欢艺术,一直学习小提琴。本科学习物理是因为他很崇拜爱因斯坦。因为爱因斯坦喜欢拉小提琴,所以他也试着通过练琴来理解自己偶像的价值观。布鲁诺先生说:“拉小提琴对爱因斯坦研究现代物理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小提琴没有品,只有弦,很难找到固定的位置确定音高,但这一特点也使得小提琴可以给他自由,让他的感觉更加敏锐,让他的思维不受局限。当我学习了物理,我对生活的认识跳脱出经验主义,也能更深入地学习到未知的事物。之前我也在很多领域工作过,摄影、木雕、印刷,也当过物理老师。我觉得物理与艺术之间的相通之处就在于它们都需要很强的创造性。”因此也不难理解在表演中他向小朋友们传达物理知识时的分条缕析和举重若轻,也不会质疑木偶机、木偶的设计和制作都出自他手。

未标题-2.jpg

表演艺术与艺术创作

“之后我又学了表演艺术(performing art)的硕士,主要研究如何赋予物品生命,任何物品,让他们看起来活灵活现,这也是我这场演出的核心概念。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成为他们应该成为的样子,同样每个木偶也是独特的。在这个创造过程中,我会听从它们的独特之处,他们应该做什么,任何事物本身都在进行着自我表现。这一表演过程需要被投入情感和情绪,否则就会很无聊。比如其中一个木偶它弄丢了自己的皮球,我就要通过动作表达出他四处寻找时的情绪和神态。在比如表现出一个木偶在走钢丝时害怕纠结的心理状态。我会借用‘距离’这一概念,我可以触摸、推拉或用绳子来控制我的木偶。我也会借水、空气、光、秋千等各种元素来让我的木偶更佳的生动。我需要不断地练习、思考,调整位置等等,每天的表现都会进步一点点。这并不简单。一旦你赋予它生命,它也会让你的内心有所触动,心比脑可以理解的更多。”

未标题-5.jpg

活在当下,享受当下

“现场演出的魅力就在于每一次表演都是独特的,并且和不同的观众互动。每一次演出对于我和观众来说都是享受当下的时刻,所以每次演出也没有可比性。演出过程中我虽然很少说话,但通过肢体和具体的图像,孩子们也是能理解的。”“受欢迎对我来说不重要,有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到孩子们的笑容。我没有时间停下来回顾我已经走过的,前面仍然有很多路要走,我还要不断地变得更好。我是谁?我谁也不是。我的很多老师都比我更优秀,只有放低自己才能从别人身上学到很多。”

未标题-6.jpg

未标题-7.jpg

在整个交谈过程中,布鲁诺先生透露着深深的智慧。无疑,生命进入到知天命的阶段,他能通过这么多种方式表达自己,打动人心,活得真实而纯粹,着实令人尊敬。

图/文:杨晓彤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