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爱情一般『黑』——专访《春娇救志明》导演彭浩翔
   编辑:shan     2017-04-19
不论香港北京,青春年少或步态中年,爱情故事总是惊人的相似。彭浩翔说的就是所有人的故事。

p2446496836.jpg

彭浩翔

导演、编剧、作家、制片人。

代表作:《伊莎贝拉》、《出埃及记》、“志明春娇”系列电影、《撒娇女人最好命》

相比于“志明春娇”系列第一部《志明与春娇》的短短15天拍就,第三部《春娇救志明》的35天工期显得“用心”不少。当然,这是句宽容的玩笑话。尽管投入的时间成本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作品的精细与否,但并不是充分必要条件——有些故事就该“轻”着拍,用那么一丝恰到好处的不在意,才能刻画无上风流。

“志明春娇”系列就该是“轻”着拍的电影,又适逢其会地有着一位港味很浓(你大可以理解为讲求效率,又孩子气般贪玩)的导演,外加一群熟到不用磨合、打板就入戏、喊“cut”就开玩的演员。与其说导演彭浩翔有野心将其做成一个IP价值无限大的系列电影,倒不如看淡些,只是几个爱玩的老友,平日里有家庭、爱人、孩子需要操持,隔段时间便从原有生活轨迹里跳出来聚一聚,顺便拍个挠痒痒的电影给你看。

p2447866416.jpg

这个系列,每一部,都在挠着观众心头的痒痒肉。彭浩翔的镜头就是那只恶作剧的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给我留言问——他们当中香港的、北京的以及美国的,哪里的都有——‘你是不是偷了我的故事拍?’”,彭浩翔失笑道,“可见天底下的爱情是多么相似”。或许这就是那句“太阳底下无新事”最好的注解,影视作品将真实生活的抽丝剥茧又捏到一处,朦朦胧胧,看山是山又不是山的艺术境界。

两个人的故事拍三部,又或许还有第四部,导演在变老,主角们也在一座座城市与一个个男人、女人间成长,似乎“志明春娇”系列该像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系列一般,具备鲜明的成长轨迹,对爱情、对相处有些随着年岁增长得出的感悟。但彭浩翔没有,他没有在借由“志明”和“春娇”说自己,“因为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做成卖座系列,搞成厉害得不得了的IP,也就没有预先设想出成长主线,隔几年,想到哪里是哪里,由着人物自己去生活。”真要说有什么私货,大约是从他太太身上提取出“春娇”,“我太太总是打趣我,因为春娇身上好多行为故事,都是我按着她写的。”

p2447866423.jpg

彭浩翔的片场也有些独家的套路,老友如杨千嬅、余文乐当然全盘接受,但本次新合作的内地小花演员们则没那么“好运”了。“我的习惯是不喊cut的,没叫cut表示这条没问题,但我不会关机,继续拍,演员照常演就是。对刚合作不熟悉我的演员来说,挺无所适从的,蒋梦婕就被余文乐玩过好几次,”彭浩翔回忆道,“我想要的是演员之间真实的互动,意识不到是在戏里或是剧本里,你要认为该收工了,直接回酒店都可以。电影是集体创作,杨千嬅、余文乐经常自己改台词,改成他们认为更符合‘志明’‘春娇’说出来的话。”

“志明春娇”系列除了剧情让观众心心念念,还开创性地每一部都有可供玩耍的好点子,哪怕时隔八年,在马桶里扔干冰制造仙境的桥段还不断在情侣之间催化浪漫。“有,这一部也有,但是什么我不能先透露,反正肯定有,”彭浩翔肯定地说,“这就是部很好玩的电影嘛!”

p2430968125.jpg

目前,彭浩翔导演北京香港两头跑,北京的工作室之有趣,一直为人称道。“你有去过是吧?哦,没有。是,北京这个工作室挺好玩的,但是就创作状态来说,在北京或在香港没差,”他回应,“但两座城市最大的差别却在于工作后。在香港约朋友,一晚上可以干好多事:吃完饭去唱KTV或者喝酒,再去打边炉宵夜,但在北京,约吃饭就只能约吃饭,不会再想着转场续摊。时间都花路上了。”

《春娇救志明》作为香港电影节开幕电影,门票五分钟内全数门票售罄。这是该系列第三次选择香港电影节作为首映场合,也是香港电影节唯一一部开幕的系列电影,“成了惯例吧,也是一种感恩。”彭浩翔说。会不会再隔数年,“志明春娇”的第四部也如约在香港电影节开幕呢?“我也不得而知,没有计划,想做就做咯。”彭浩翔的习惯是手头多个剧本同时开工,这个写不下去了,没事,跳个剧本换下脑子,“所以我经常拖工啊,哈哈哈哈。”他调侃如果真有下一部,搞不好就叫《春娇拜志明》,“余文乐太贵,把志明写死,换小鲜肉上。”




撰文&编辑/ 胡文颖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