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欣 人生不留遗憾
   编辑:shan     2017-05-12
和《欢乐颂》里的关雎尔一样,乔欣行事稳重、待人温和。她从小就是父母放心、老师喜欢的好学生。不得不佩服正午阳光挑选演员的眼光,无论是性格还是成长经历,演员与角色都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契合。也是这个角色,让一直在演员道路上懵懵懂懂的乔欣,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

封面-精品-乔欣.jpg


在《欢乐颂》之前,演员乔欣并不算是一个新面孔:她演过《琅琊榜》里的南楚郡主,也是《青丘狐传说》里的阿绣。但《欢乐颂》“五美”年龄最小的关雎尔,才让她真正被观众记住。

因为关雎尔的关系,乔欣登上了春晚舞台。她大大方方承认,在台上会有点紧张,有点“懵懵的”,而自己最大的挑战就是“高跟鞋”,自己的鞋跟一次排练比一次低。这个1993年出生的年轻女演员有种意料之外的坦诚。说到当年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中戏,她还会特别纠正:那一年考第一名的没去,所以她成了第一名。

乔欣从小好动不怕生,长得也好看,和大多数长得好看的少女一样,她被各种兴趣班的老师鼓励报考中戏。她有点谦虚地说,小时候是文艺委员,但并不见得有表演天赋。家人并不反对她去读戏剧学校,觉得学戏剧、艺术,多受些艺术熏陶,挺好。虽然考进了中戏,家里人并不默认她要成为一名演员。“对他们来说,对我来说,都是多了份经历而已——他们的原话是,女孩子读读艺术院校挺好,但毕业后还是要出国读书的。”


未标题-1.jpg


从一开始,乔欣就没有想成为演员志在必得的自觉,上学后接了几部戏,又深感拍戏辛苦。“一走几个月,组里谁也不认识,自己生活能力也不强,把自己扔到那儿,我其实很不适应。”临毕业,有几家公司想签她。这时候乔欣还是犹豫不决。

考上中戏时,乔欣只有16岁,她是班上最小的学生,总是受到大家的照顾。班主任刘天池对她更是照顾有加。直到现在,拍戏、交际遇到难题,乔欣还是会习惯性地把电话打给刘天池老师。“她对我,特别像是良师益友。跟她在一起,我什么都能说,包括情感上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也把自己做的不够好的事情告诉她,她眼中没有对错,而是会认真帮我去分析,她给我的解答或是帮助,都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临近毕业,刘天池担心她“出社会”会被欺负,干脆把乔欣介绍给认识了十几年的好朋友导演孔笙。乔欣接触正午阳光团队,也发现这个团队的工作氛围踏实认真,让她完全没有“出社会”的感觉。

在演戏、出名这件事上,乔欣从来没有过高的期望。“父母觉得当演员并不靠谱,出名更是虚无缥缈的事情。他们会怀疑,我做演员是养活不了自己的。事实上,一开始还真是这样。”进入正午阳光,没有人来教她要怎么走红,怎么赚钱,“大家长”侯鸿亮最常对她说的一句话是:不要去考虑钱。外面有剧本找到乔欣,她去征求侯鸿亮的意见,侯鸿亮会让她把剧本发给他审一审,然后告诉她:“如果你能学到东西,就去。”


未标题-2.jpg


在这种氛围之中,乔欣有着一种超乎年龄的稳定心态。她时常对自己说:现在不是赚钱的时候。“我按照兴趣选择工作。工作要花时间,10天或是3个月,都要求自己很开心。如果不喜欢的事情,我会跟团队说。总的来说,我靠直觉做选择,而团队会根据我的直觉帮我去分析。”

《欢乐颂》的关雎尔就是乔欣喜欢的角色。乔欣先看了小说,看到“关雎尔”这个名字,她觉得很好听,很有诗意。乔欣也喜欢她的处事风格,很温暖,让她产生了想走近的冲动。

刚开始拍摄的时候,乔欣也发现关雎尔对事件的反应是最小的,不像其他人那样观点态度比较鲜明。她有试过表现得多一些,但这种时候孔笙就会对她说:“这个不是关雎尔会有的状态。”乔欣也慢慢发现,当她演得最舒服、最自然的时候,就是最贴近关雎尔的时刻。“我也就明白了,有时候不需要刻意去‘表现’一个人物,你的表演符合这个人物就是最大的表现,哪怕她平淡不出彩。”

她总结自己和关雎尔性格上有种相似的认真和努力。乔欣的努力获得了父母的肯定:“家人现在也看我演的戏,觉得靠谱一些了。他们说,在电视上看到你,演的也还过得去。只要我开心,就努力做好了。”就像《欢乐颂》里樊胜美评价关雎尔:“关关这样家庭出身的孩子,行事做人都有章法。”乔欣身上有种家教、环境带来的气定神闲。作为一个快速上升期的演员,她对名利、金钱都不怎么敏感,常挂在嘴上的是“把事情做好”:“我努力的原因就是把这件事做好,不留遗憾。让我的人生精彩一些。”


未标题-4.jpg

————————————

INTERVIEW

对话乔欣

————————————

Q:最近在忙什么?

A:正在马不停蹄地拍《琅琊榜2》。

Q:你有设想过自己会凭借一个角色成为被观众认可的女演员吗?

A:说实话没想过。其实我都快从中戏毕业了,我也没想好一直要做演员。我和家人一直的想法是毕业了出国读书。遇上了《欢乐颂》是机缘巧合。拍这部戏的时候,每天都跟姐姐们在一起,特别愉快。

Q:现在有什么想尝试的角色或者工作吗?

A:我不喜欢生活一成不变,拍戏也是。相同的角色我一般不会再演。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拍过电影,没有参加过真人秀……我特别想尝试,有新鲜感的东西,我都喜欢。

Q:你是那种对生活很有要求的人吗?

A:我是一个很大条、很粗心的人。经常忘事,水卡、电卡……总是忘了。冰箱里拿出来的东西通常也早过期了。因为拍戏工作很忙,没办法活得很精细。

但其实我很会干活,箱子什么的,我会收拾得特别好,有空的时候,我会把家里的洗手毛巾,一样一样地放好。

Q:喜欢逛街吗?

A:我有选择恐惧症。包和鞋好买,看个样子,试个大小就能买。但服装要买的话要试,还要搭配。必须买的时候,我就逼自己去试衣服,策略是速战速决。经纪人最怕跟我逛街,因为他知道我一试衣服就心烦。

Q:不拍戏的时候会做什么?

A:跟家人、朋友在一起。因为平时陪他们的时间少。工作之余我会在家待着,或是跟家人去逛超市,一起看会儿电视。拍戏的时候,总睡不了自己的床。在家了,就恨不得一直赖在自己的床上不起来。我也很喜欢收拾房间。拍完戏回归生活,这种琐事让我有一种扎根的感觉。

Q:目前对你来说最珍贵的是什么?

A:情感。跟家人的情感,这是我很重视的东西。我追求的是跟家人、朋友黏在一起的温存感觉。





策划执行/刘学薇   编辑/黄怡娴   采访/ 大米粒   撰文/水母

摄影/彦俊(ANNO VISION)  

化妆/景保军   发型/文智(THE FUR)   服装/默默 助理/滕峻鸣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