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 漫长的行走
   编辑:shan     2017-06-07
对于心灵世界,黄轩一直有着巨大的兴趣。他着迷于人生的可能性、生命的多样性。“我不想被某一种价值观、价值体系束缚住,我不满足于大家认为人生就是这样。我内心非常渴望去寻找一些不同的东西,人世间,我们不知道、没有体会到的东西还很多,生命的维度、思想的维度、精神的维度,还有很大的空间,我总觉得人生还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大的成长。”

2177时装与美容_001.jpg


“演员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被选择和等待,无论你到什么阶段,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并不是人群中一个特别好的例外,但也不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例外。


18岁那年,在正要考学的当口,黄轩受伤了。

他不得不卧床休养半年,对于舞者,这无疑是空缺的、残酷的半年。没法动、练不了功,看着自己与同学的距离被日益拉大,黄轩的心中充满了沮丧。

在此之前,兰州男孩黄轩走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梦想成为一个生动的、有意思的“艺术从业者”。他喜欢迈克尔·杰克逊,也瞄着身为舞蹈演员的母亲的身影,因而也选择了舞蹈。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置身其中的舞蹈行业。

“我突然觉得舞蹈这个职业非常短暂,很容易受到外力干扰。这个职业很脆弱,也很危险。”

回顾过往,黄轩将这次意外受伤视为命运对自己的第一次重创,也视为自己演员生涯的起始点。

未标题-2.jpg

▲工装夹克、竖条纹衬衫、条纹T恤  All from Lanvin  

为了打发时间,他买来一个影碟机,一套一套地租碟看电视剧。《橘子红了》《人间四月天》都是在那段时间走入了黄轩的生活。“当你整个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很容易陷进一段故事里。”走出这些故事,黄轩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目标,做一名演员。

他的妈妈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现实的梦想,她觉得儿子瘦,脸小,站在台上都看不着。而在电视台工作的姑姑给予了截然不同的反馈。她觉得黄轩的小脸、瘦身材,正是镜头青睐的对象。她给黄轩寄来一套练台词的书。那时候黄轩刚能下床,同学白天上课练功,他练不了,就跑到男生宿舍的天台顶上练声。读书、念散文,时间长了,黄轩整个人着了迷。

为了应对艺考,他找到当地话剧团的演员为自己辅导。一周上两节课,做表演练习。紧接着就是马不停蹄地考试,考北影、考中戏……黄轩都落榜了。在踏上演员道路之前,前方的激烈竞争已经尽数铺陈在黄轩面前。

“那么多演员,那么多人,加上我又是一个各种表演学院都没考上的人,其实也是失落、迷茫的。但是,我跟自己聊天,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个职业,不能自拔了。我就觉得只要能从事这个职业就很幸福了。”为他辅导的老师则鼓励他:“黄轩,别担心,你只要当演员,一定会有你的舞台。可能这个舞台不一定是多么大、多么光鲜的舞台,但是一定有你的舞台的。”

这番话带来的鼓舞是巨大的。“当时觉得,哪怕到北京,哪怕没有什么戏拍,将来也会有我的一个位置。哪怕是一个小剧团里,我当个演员也挺好。所以我就坚定地去做这个职业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招生,黄轩听说音乐剧也学表演,就稀里糊涂也去考。“反正哪能学表演我就去。”这一次,他考上了。

未标题-3.jpg

▲西服套装 Prada / 黑色T恤 Versace / 系带皮鞋 Burberry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黄轩品尝了“演员”这个职业所有的希望与失望、愉悦与失落。他曾经与无数次机会擦肩而过,也曾经意志消沉企图流浪于世界尽头。如今黄轩回望过往,却不愿再重申几乎要将自己击垮的苦涩。“演员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被选择和等待,无论你到什么阶段,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并不是人群中一个特别好的例外,但也不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例外。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黄轩的面孔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在大概半年的时间里,电影《黄金时代》《推拿》和电视剧《红高粱》接连面世。媒体用“蛰伏”和“爆发”来形容这个男演员,而黄轩却将其视为一场漫长行走带来的结果。让他对未来始终充满信念的是,自己始终在前进。“虽然这个步子迈得没有那么大,但是我一直觉得,无论是从业务的经验、能力上,还是从机会、业界的认可度上,我一直在往前走,我是有希望。”

拍摄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时,黄轩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可以这样演戏”。娄烨给予了他极大的自由空间。黄轩习惯性地与导演讨论人物,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导演都说,我不知道,这是你家,你随便,你是这个人物,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但是你知道他心里是非常有底的。”

虽然最终黄轩在电影中只保留下一个背影,但在电影拍摄中,他体会到了表演的真正自由和快感。“没有束缚的,完全即兴的。在演的过程中,我就一直在感叹,原来可以这样演戏,跟学校里学的刻板的那种不一样。”

未标题-4.jpg

▲车线领风衣、长裤 Louis Vuitton / 网眼上衣 Sandro / 黑色皮鞋 Dior Homme

文艺电影的拍摄让黄轩体验了表演的自由,一系列电视剧拍摄则考验着他的快速反应能力。“电视剧有很长的篇幅,每天要拍很多戏,这其实锻炼了演员的反应力、应变能力,对台词和表演的组织和控制能力。你在摄影机前面站的时间越多,就越是有帮助。”黄轩一度非常惧怕古装剧,然而《女医·明妃传》帮助他克服了这一心理障碍。《女医·明妃传》拍了三天,黄轩仍然感到手足无措。拍到第三天的时候,他问导演,觉得自己怎么样。导演说:“就像一个现代人穿着古装站在那里。”黄轩觉得心灰意冷,甚至萌生退意。同组的刘诗诗、霍建华给予了黄轩许多帮助。“因为他们演古装戏很有经验,于是告诉我,首先你的手应该有几个支点,掌握古人大概的架式。还有你说台词的节奏和步履的节奏与现代人不一样,一散一泄就不好看了。”拍了十天,黄轩觉得自己找到了节奏,他开心极了,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演古装戏了。

在此之后,电视剧《芈月传》、电影《非凡任务》乃至刚刚杀青的《妖猫传》与《芳华》,都让黄轩尝试了作为演员的不同侧面。“这些电影都给了我很多新的尝试、体验、历练,赋予我很多新的营养。很难说一部戏一定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但每一部戏、每一个导演都有东西给你,你都能接受到很多很好的营养。”

在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里,黄轩饰演的白居易与大唐留学僧人空海一起,经历了一场探案与历险。“感性的诗人、理性的僧侣,两个人在寻找真相的同时经历了心灵的碰撞,但是最终两个人都得到了心灵的解脱。在盛唐的庞大历史背景下,这是一部禅诗般的电影。”

未标题-1.jpg

▲白色装饰细节衬衫 Burberry  

—————————

INTERVIEW

对话黄轩

—————————

Q:电影《芳华》刚刚杀青,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A:电影讲述的是在1970年一个部队文工团里一小拨人的故事,十几年里,家国、人生都发生了变化。每个人的命运走向都发生了变化,有的人最后成了作家,有的人还在部队里,有的人转业做了生意,我饰演的人物最后参加了战争,受了伤。电影也没有一定要说什么,但是就是讲述了这么几个人的命运的交织。

Q:你好像很喜欢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

A:对,其实我现在特别喜欢那种很内敛、很节制的艺术表达。这么一个悲痛的故事,这么悲惨的一个人物,他没有用歇斯底里、很外放的表达,用的都是最节制、最内敛的一个情感表达。我反而觉得这种是很打动人的。因为我们可能看多了外化的情感反应,最后你看到一个不同的反应。 比如说人的情感在一个不经意的爆发点,并不是说你遇到了1就一定是2,可能是你到6的时候才把1的反应做出来。导演的表达、演员的表演,一路下来都是那么的克制、内敛,但是深深地揪住人的心,时不时戳你一下,拳拳在肉,所以没有花拳绣腿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在这个时代宝贵的东西。

Q:看到这种电影会觉得受激励还是会有点沮丧?

A:当时在拍《芳华》,我和我们的摄影指导一起看的这部电影,看了我们俩都非常喜欢。然后,这个演员拿了影帝以后,我们都非常开心。开心是因为喜欢的演员被大家认可了,我们认为好的表演被大家认可了。同时,也给了我很多鼓励,就是说我们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关于演戏,我还在一个起步阶段,有太多的路要走,太多的空间还要去成长,太多的情感还要去体验。




编辑&造型 / 屈天鹏    摄影 / 李昊闫  

化妆 / 齐霁    发型 / 张骁

采访&撰文 / 水母    明星联络 / 孙宇芮彤  

服装助理/李达    设计 / 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