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万字的小说 到底怎么畅销?
   编辑:shan     2017-06-14
一套售价129元的大部头,你会买吗?

未标题-4.jpg

在阅读界有个段子颇为形象。

江湖地位已无需赘言的魔幻现实主义经典作品《百年孤独》,几乎是每个文学青年成长路上的大石。不少读者心有戚戚地想:“这百十来号人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和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哪儿记得住谁是谁。”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地读下去。

然而,当你把人名都换成:狗剩、铁柱、赵四、王二……似乎好读了不少呢!

这则让人会心一笑却又微微讽刺的“解决方案”,也较为真实地反映了中国读者阅读偏好上的现实——在西方作品面前,因为语言文法与语境的差异,译作往往显得生硬与不符合思维习惯(当然,这锅不归翻译家们背),理解时需要在脑海当中经由多个环节的处理,费时不说还费力。随着碎片化社交网络主宰阅读习惯,市场更倾向于发行便携、易于理解、有精美图片的“小部头”,常年在各大榜单屠榜的作品,小清新类文字也以高比例占据主流。试想一套三本、一系列三套(也就是9本)、60万字、定价为129元的上世纪西方背景的非虚构历史小说竟然成为了畅销书,“艳压”村上春树和东野圭吾,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标题-5.jpg

不可能的畅销书之:名字又多又严肃

代表作:肯·福莱特《巨人的陨落》《世界的凛冬》《永恒的边缘》

读者在成长

“全球读者平均三个通宵读完。”这是这套一系列9本书、几近300万字的大部头作品的标签。

“极短篇、轻小说、140字,似乎成了大众阅读的标配。这本书反其道而行之,里面几乎每一页都有故事发生(企鹅出版集团总裁布莱恩·塔特语),”该系列的责编、读客人闵唯说,“一个真正伟大的故事,是不存在任何阅读障碍的,是可以引发绝大多数人的共鸣的。我们不应该小瞧了中国的图书市场,更不应该小瞧中国读者的阅读能力。”中国读者的阅读口味已逐渐从娱乐消遣提升至有质感的文学经典,集知识性、审美性、可读性、社会性、特色性于一体的书籍,越来越得到读者的青睐。中国读者开始追求优质的精神享受和高品位阅读,对相对高端的文化产品需求越来越迫切。

“像《巨人的陨落》这种大部头,在不借助任何影视剧、文化周边,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中国卖出这样的体量,实现中国与全球同步走红,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从某种意义上看,《巨人的陨落》走红中国可以说是中国阅读文化与全球接轨的标志性事件。”闵唯总结道。

未标题-6.jpg

品牌效应在发酵

同时,作家的品牌效应在外国文学领域非常明显的。东野圭吾凭借“爆品+长销品”的组合,用《解忧杂货店》《白夜行》等作品“吸粉”,再带动其他图书的销量,成为近三年最受中国图书市场青睐的作家。凭借《岛上书店》一书走红的加·泽文奉行“少而精”路线成为超级畅销作家,新书《玛格丽特小镇》也为其添一火,去年上海书展期间出席活动,场场火爆,“吸粉”无数。

编辑说:根据我个人读书经验,读书其实很简单,想读就读,不想读就放下,任何时间、场合都适合阅读,挤地铁、上厕所、临睡前,只要你愿意,总有书可以读。碎片化阅读或者深度阅读,都是伪命题。无需刻意追求所谓的深度阅读,读书这个行为本身就值得鼓励。我们做《巨人的陨落》时,也尝试这样鼓励读者,不管是统计出它的平均阅读速度,还是把一本原版1000页的大书做成三册简体中文版,都在努力让读书这件事显得轻松自然,不管你读到的内容有多么深刻或沉重,阅读这个行为本身都是愉悦的。——闵唯

未标题-7.jpg

简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中,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威尔士的矿工少年、刚失恋的美国法律系大学生、穷困潦倒的俄国兄弟、富有英俊的英格兰伯爵,以及痴情的德国特工,从充满灰尘和危险的煤矿到闪闪发光的皇室宫殿,从代表着权力的走廊到爱恨纠缠的卧室,五个家族迥然不同又纠葛不断的命运逐渐揭晓,波澜壮阔地展现了一个我们自认为了解,但从未如此真切感受过的20世纪。

未标题-8.jpg

不可能的畅销书之:一分钟的故事 四分钟的内心戏

代表作:埃莱娜·费兰特 “那不勒斯四部曲”:《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离开的,留下的》《失踪的孩子》

来自意大利的“女性版”《变形记》

“只有身为女人才会知道这些丑陋的秘密。”这是《我的天才女友》腰封上的宣传语。和女人挂钩的,有隐秘,有千回百转,有不可诉说,有纤细与强大,也不可避免的,有琐碎与直触心底的不适感。

该书的编辑索马里在微博上这样描述中文版“那不勒斯四部曲”的诞生——“它的面世并不容易,这四部小说从史诗般的长度(英文版超过1000页),到容易被人误解或轻视的题材(女性友谊、女性的奥德赛),到封面设计(如何向中国读者传递出费兰特的纤细和强大)。”挑战重重。为了“极好地诠释了这套书的恢弘、尖锐和细腻”,译者和设计师也发挥了“死磕”精神,设计师赶下印前还把封面照片人物的眉毛微调了5mm,因为她觉得“如果眉毛处理不好,会让人物看起来在生气”。

索马里认为费兰特的作品值得被引入中国市场,然而她亦忐忑与中国读者是否准备好来阅读这部作品:一方面,整个系列故事的核心——“莉拉和埃莱娜的成长故事及友谊模式”处于文化隔阂的缘故,并非那样易于理解,容易被武断认作是女孩们幼稚、琐碎的情感纠葛;另一方面,全女性视角的情感欲望描写,使得书中的男性角色成为“一个结构性、伴随着警惕和爱意的观察对象”,对中国读者而言,或许是观念上的冲击与挑战。

然而,这本书不只属于女人。“在波兰,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丈夫都是看妻子彻夜不睡看‘那不勒斯系列’,然后也跟着看起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来自波兰的出版人Izabella Kaluta女士告诉责编索马里。

未标题-9.jpg

简介: 

“天才女友”的故事开始于意大利1950年代,“天才女友”莉拉是鞋匠的女儿,初中就辍学了,聪慧、果敢、粗俗,像个造物主,擅长制造战争和变革;“普通女孩”埃莱娜是门房的女儿,脆弱而真实,羡慕甚至模仿莉拉;这两个女孩形影不离,彼此信赖,但又视彼此为对手、暗暗角力。

■ 撰文&编辑/胡文颖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