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姚谦 行走音乐与收藏的两端
   编辑:shan     2017-06-20
姚谦,人如其名。我们在798附近的豆瓣与他见面,谦谦君子是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为了给我们拍照,姚谦老师特意带来了从未曝光的著名设计师川久保玲的透视上衣,穿这件衣服很需要勇气,我们又认识到姚谦『文艺、时尚』的一面。

未标题-1.jpg

在访问姚谦老师的过程中,还有一个细节很让我们感慨:拍照的时候,有一个动作需要他把脚踩在沙发上,才能拍出摄影师想要的效果,可他穿着鞋就怎么也无法做出这个动作,摄影师说:“我们会把沙发整理干净放心踩。”他却说:“我心里有障碍。”哈哈……一个人的修养是装不出来的,姚谦不是一个只关心结果、不问过程的人。

未标题-2.jpg

科技圈弥漫着“直男”审美和男性荷尔蒙

在一次采访中姚谦说:“科技圈弥漫着直男审美和男性荷尔蒙。”这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未免单调。现在姚谦正在“豆瓣时间”制作一档长达50余期的付费节目——《歌词时光·姚谦写词课》。这个课程一周有两堂,每一堂课姚谦都需要准备两天时间,很费时费力,但是他说这是他的新乐趣。

迷恋流行音乐的朋友,都知道姚谦虽不像“巨星”那么耀眼,但是却遍地开花,在华语乐坛蔓延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从《鲁冰花》《我愿意》到《Di Da Di》《最熟悉的陌生人》再到《原来你也在这里》《彩色的黑》……姚谦作为词人(偶尔作曲)合作了无数你耳熟能详的歌手,并且他还做过EMI、Virgin、Sony等国际唱片台湾公司的总经理,跨界在创作和管理的两端,没错,他是双子座的。

长期以来,大家熟悉的姚谦是个音乐人,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他还是一名资深的艺术品收藏者。1996年,当他的第一件藏品收藏自台湾苏富比之后,他就和拍卖公司有了不解之缘,看拍卖行的图册是他的乐趣之一。他说:“我的版税一直还算优厚,大约有50%我把它们变成了藏品。”

但唱片公司几乎被互联网杀死了,我们很好奇:“盗版猖獗,现在的版税还好吗?”姚谦回答:“有一段时间不行,现在还好。我有专业的代理人去处理版税的事,作为创作人不应该也不擅长版税的事情,我还是专心创作好了。不过,现在在大陆的版税要比台湾更多。”

说到收藏和音乐的关系,姚谦不免感慨:“在做音乐的时候压力很大,还好有收藏的艺术品陪我。尤其在音乐最困难的时候,是藏品在经济上救了我,一件藏品升值将近10倍,好像赚了亏心钱一样,把我吓着了。”

未标题-3.jpg

“我收藏的不是欲望,而是艺术给予的智慧。”

姚谦把自己的收藏经历和感悟写成一本书叫《一个人的收藏》,他说:“我收藏的不是欲望,而是艺术给予的智慧。”姚谦的收藏经历让不少人产生共鸣,这让他自己出钱邀约有才华的年轻纪录片工作者,展开记录当今艺术境况为主题的拍摄。这部纪录片名字还叫《一个人的收藏》,拍了将近2年,但是已经不是姚谦的个人收藏手记,而变成了从一个收藏者的眼睛去看此时的艺术界的人、事、物,分享艺术收藏过程中通过不同的人,了解不同的领域,看到不同的世界。

姚谦为拍摄这部纪录片投入了20万美金,他笑着说:“我100%出钱,很可惜我的财力、能力都有限,只能做这么一次。我只介入预算和音乐,结果我很高兴又多了一项新的收藏。”现在这部纪录片已经在台湾影院上映,如果能在大陆影院上映的话那就太棒了!

收藏很玄妙,很多人不得其门而入。于是我们请教姚谦到底怎样开始收藏?

“兴趣是最重要的。”学习工业设计出身的姚谦强调说,“例如我的第一件藏品是一位台湾艺术家的作品,我在偶然的机缘下买下它,当然是因为喜欢。而持续收藏的动力来自阅读,我甚至发现绘画才是真正的历史,而书本上的历史都是成功者的历史。”

对于艺术品,姚谦的态度是“它们必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放在密室内收藏待价而沽”。所以,姚谦把自己最喜欢的画作挂在床尾,他说:“起床后第一眼看见自己最爱的画,是很幸福的事。”

收藏展示

我们请姚谦分享自己收藏中最喜欢的艺术品,他推荐了北京当代画家章剑的《大虎》、旅法大画家常玉的《裸女》、日本艺术家七户优的《父子》、台湾画家廖继春的《姐妹湖》这四幅作品,可以看出,姚谦的收藏还是挺多样的。

常玉《裸女》

廖继春《姐妹湖》

章剑《大虎》

七户优《父子》

——————————————

Q&A

Q=《LifeStyle》国A=姚谦

——————————————

Q:作为名人,你是不是有更多的机会从作者手里购买艺术品呢?

A:我很坚持不在创作者那里购买艺术品,因为艺术品流通是个生态,你不能破坏这个生态,尤其是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是一定不会在作者那里买。我发现越有钱的人越不想赚他的中介费,但是我希望说服他们,如果没有中介平台,这些作品价值的持续性就没办法保障了。

Q:怎么从画廊或拍卖行购买藏品呢?

A:你需要赶第一波,大的画廊和拍卖公司做一个画家要值得它才会做,最开始的时候价格一般也不会高,但是需要你有见识才能把握到。一般人买的都是第二波、第三波,价格已经炒起来了。

Q:很多画家开始很写实,后来变得很写意,这是怎么回事儿?

A:大画家从写实到写意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你可以感受到他创作风格的变化脉络,而有些新画家昨天还很写实,今天就变得很写意,大画家怎么搞,他就怎么搞,就可以不看了。

Q:现在画廊比较低潮,你怎么看这件事儿?

A:我觉得这很正常,是对之前虚高的一个修正。我从来不把收藏当做一项期货投资,因为这是投资周期最长的。也会扭曲你收藏的乐趣。



人到中年,姚谦的身材保持得很不错,我们很好奇:“你每天都坚持锻炼吗?”

他说:“8月我要去爬乞力马扎罗,所以我必须每天走路10公里。说到锻炼,我投资了一家健身房叫SpaceCycle,在三里屯、CBD,在上海也刚开。我发现跟运动有关的音乐似乎比较容易红,在SpaceCycle可以借助音乐完成瑜伽、舞蹈等健身课程,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计划性很强的姚谦说自己“喜欢折腾”,今年除了去巴塞尔、巴黎等地去看自己喜欢的艺术展,每年姚谦都维持出门远游的习惯,今年的计划是去爬乞力马扎罗,还要去印度。接下来的计划是写跟音乐有关的小说,一开始可能是短篇。



文/王伊祎  摄影/王同  姜萌

修图师/周明   拍摄场地提供/豆瓣

编辑/刘宜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