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上海电视电影节 聊聊电视电影那点事儿
   编辑:shan     2017-06-22
本届电视电影节的片单让人有些唏嘘,但贯穿半个月的各项论坛,却真实牵动着中国大小荧幕的小未来。

未标题-20.jpg

正在梅雨季的上海,时不时就是一场暴雨。同暴雨一样猛烈的,是这座城市与奔走在城市中的人为一年一度的上海电视电影节所积蓄的热情。

一票难求是常态,线上购票平台陷入瘫痪佐证了影迷们的狂热和购买力,提前30小时到影院排队买票,也让这座城市变得分外可爱。

在一份份片单之外,我们在今年更愿意将关注点聚焦到大大小小的行业论坛当中去,兴许少了点星光,但深耕行业、极具前瞻性的大佬、影评人、制片、编剧们,一言一谈无不是金石之言,满满干货砸在会场里掷地有声。

让我们从纷繁的特效里微微收束些注意力,看看这些由术语、行业规则、新玩法脑洞构成的“战场”,你从今年下半年甚至未来两年内将愿意为之掏钱付费的内容,都在这里了。


你想看的 他们都知道

你是观众,是数据,是决定未来的小荧幕内容的宇宙中心。


未标题-2.jpg


企鹅影业大手一挥,在上海电视节首日便流水似的推出60余部IP储备。明星艺人甚至都不是舞台上最亮眼的吸睛面孔,随着头部重磅内容的“亮剑”,这些知名IP背后所指向的“大神”才真正撩拨起场中与会者的兴趣点——任何千万级别以上的作者作品,意味的都是天然的观众(甚至是付费观众)、话题度(“撕”的潜力无不可以理解为长效热度),而这一切都是导入资本的先决。

南派三叔的《沙海》和《藏海花》、蝴蝶蓝的《全职高手》、江南的《龙族》、唐七公子的《三生三世枕上书》、马伯庸的《古董局中局》、天下霸唱的《鬼吹灯》……这些在畅销书排行榜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小说,都将在企鹅影视和他们的合作伙伴的运作下,被改编成真人版网剧。而仅仅只是掀起面纱一角,已足够刮起网络世界的血雨腥风——随着杨洋将出演《全职高手》男主角“叶修”的消息公布,原著读者与主演粉丝的掐架,几乎在第一时间拉响。

企鹅影视副总裁韩志杰(Jeff)谨慎地评价这份“未制先热”:“首先,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叶修’,相信换一个人也很可能招致口水仗,在不伤害作品的前提下,这个局面是可以理解的;其次,无论选角、选承制团队、组织编剧团队等等,都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在对数据的研究预判后得出的结论,从源头上来看是科学的。”

“数据”是值得注意的关键词。它绝不只是点击量、均集收看人数、观看时间段一类模糊的数字,而是以多维度的数字拼出的用户素描。

未标题-1.jpg

《风声》是第一部由企鹅影业自主控盘的项目。此前,企鹅影业要么是直接向电视剧公司买剧,要么是参与电视剧的投资,要么是找制作公司联合出品,像《风声》这样全权负责投资、制作的,对于企鹅影业来说还是首次。

你的画像和你的剧

企鹅影业天璇工作室总经理方芳,在近两年里经手的爆款不少,《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暗黑者》《九州天空城》,剧集题材跨度极广,投资体量也各不相同,但从其优异的口碑或付费变现的背后可以窥见其对用户的剖析相当精准。

方芳极有意思地爆料了几点视频网站内部对用户画像及其行为模式的总结,颇让人会心一笑。女性观众乐于传播,是很好的口碑发酵因子;男性观众虽不爱在社交网络发言“安利”,但付费意愿强烈,是真正的“银子”。更往下戏份,在女性用户中,以年龄为基准又划分出两个大类,“轻熟女,也就是偏老的20+女性(笑),她们观剧有一定标准,但付费能力不强。另一类则是20岁以下年轻少女,消费冲动,热爱超级玛丽苏。”

因此,除了头部的全民向IP,企鹅影业为特定人群布局了大量腰部内容:青春、探案、偶像、淑女等不同题材的剧集,在这当中也常有爆款,像是《恶魔少爷别吻我》在腾讯视频上单季播放量接近 10 亿,《维和步兵营》《法医秦明 3》这样的男性向剧目也出精品。

倒金字塔状的剧集分布,中腰部以细分剧支撑,头部剧以重金打造,基数则以版权局支撑,最大限度地为各级别用户准备内容。“作为一个服务全市场人群的平台,腾讯视频目前的用户超过3亿,如此庞大的一个用户群体,这就要求我们既要照顾到主流的观众人群,也要尽量去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头部内容和小而美的作品缺一不可,这是平台,也是整个行业构筑良性生态系统的关键所在。”

未标题-3.jpg

管虎、张黎、侯鸿亮先后接收《鬼吹灯》系列,带来全新视角、不同质感。行业优秀创作者与网络的结合,是一种富有生命力的趋势。《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从预告来看,管虎导演营造出的电影质感很值得期待。

数据在制作中抖出的包袱

不知道你们在视频网站收看节目时是否有遇到突然跳出的弹框,以“填调查问卷送VIP会员”的套路诱导你走上献出自己的道路?

你又是否知道,每一次你离开视频的节点、拉快进条的剧情、输入弹幕的关键词都会被收纳入数据库,来总结出诸如“top10关键词”“用户最关注的话题点”以及“用户切入讨论核心剧情”等信息,并分享给合作伙伴以便运用到往后的制作中去?

换句话说,这些看似模糊的数据将会被具象到未来某部作品的“梗”和“包袱”里,同时规避一些无效镜头设置,或抛设计划会掀起舆论热度的话题。“我们检测用户离开视频的节点,知道用户喜欢什么排斥什么,来调整剧集的节奏。节奏很重要,美剧和韩剧对第一集尤其看中,它们通常信息量大、节奏密,剧情相当抓人。”Jeff说道。

企鹅影业计划打造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布局,就对用户数据进行充分解读。最直观的行动便是以影游互动的形式与IEG形成互动,在头部内容储备中,有腾讯旗下热门游戏《穿越火线》的真人剧,以及双方合理研发的《全职高手》游戏,并策划在真人剧中植入游戏,以期更深化资源整合。

“首先,选择哪款游戏,游戏风格与剧内容怎么做结合更让粉丝有共鸣,游戏场景应该是模拟画面还是实景拍摄,内容推出后与游戏配合升级叫法怎样才最有梗,这些都依据数据反馈在完善。”因此无论是“偏老”的20+女性,还是喜欢硬核内容的男性观众,当你被主角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逗乐时,这背后无形的手,绝不轻松。

未标题-4.jpg

阮经天

未标题-5.jpg

郝好

怎么“制”很重要

偶尔不免觉得沮丧。

一部一部曾经追过的小说被宣布影视化,尽管先声夺人,但也因而少了些新鲜感。无关剧情或主演面孔上的“鲜”,而是制作模式内核上的“新”——编剧团队绞尽脑汁将可能原本不适宜影视化的IP雕琢成台词,原创剧本节节败退,创作空间并不自由。

企鹅影业显然是囤积IP的大户,与顶级制作公司开发头部内容,招揽如管虎、张黎这类行业执牛耳者承制知名系列,无不是被市场看好的行为。

但之后呢?在IP矿被采掘到后半程,该由什么更具生命力的“新能源”来接替?

“我们有三种内容合作模式:版权、定制与自有IP开发。”方芳说。

很简单,版权即传统意义上的版权买卖;

定制,则是指制作方根据腾讯视频的需求量身定制内容,平台享有“先网后台”的权益,而合作方既可以选择像版权剧一样的保底售卖模式,也可以和平台一起风险共担,收益共享;

自制则是指类似《鬼吹灯》的自有IP研发,甚至于直接向大神“约稿”。例如江南的《龙族之龙王》并未写就付梓,“我们会一起来商量,你大概想写什么样的,为了把它更好影视化,建议往什么方向做更好。”给足“大神”自由创作的空间,仅在构思阶段来共同探索双方的连接点,“有方向,能碰触火花,我们就一起合作。”

这不得不说是影视行业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尝试。在作品未经市场考验之前,即并未因为作品本身剧集粉丝与天然付费潜力时介入,通过对市场的预判和对作者的信任建立合作关系,给了未来大小荧幕更丰盈的可能性。

——————————————

Q&A

Q=《LifeStyle》A=韩志杰

———————————————

未标题-6.jpg

韩志杰  企鹅影业副总裁

Q:在影视和互娱游戏打通后,有没有什么推广上的新玩法?

A:内容的影响力在越来越发挥作用,以前如果说是我们在寻找超级入口,如QQ、QQ音乐、红包等来嫁接内容,那么现在,是超级入口在积极寻求合适的内容载体。举例说明,春节期间腾讯视频热播的《乡村爱情故事9》,QQ红包和AR地图红包就和“乡爱”结合得很好。再比如QQ音乐就很期望和我们合作主题曲首发等战略合作。还有大家了解的非常厉害非常难约的《王者荣耀》,当初和《鬼吹灯》也有过很好的合作。很多和用户有接触口的这样所谓的互联网工具或者互联网的类似产品,他们也越来越愿意跟我们做这方面的结合。因为这一点实际上对于用户来说,是更容易打动他们的。

Q:原著粉和主演粉的冲突如何平衡?

A:这件关注焦点其实就从制作部门转到市场宣传部门,从我的角度上看,我是觉得:1.我们选择任何一个演员,都不是拍脑袋选的,我们选择的任何一个演员,都是充分的从内容的契合度跟制作团队、导演团队、制片人的团队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沟通。2.腾讯可以说是一个数据类的公司,我们有很多的数据。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看有些片子的时候,会弹出来要求你参加调研调查情况,然后送你会员免费的片卡。这个里面就是我们制作部门在做一些决策的时候,是通过了海量的数据。从源头上来看,我们一直想让IP的原著和改编成影视作品之后,在源头上是更科学和契合的。

怎么能让粉丝们不伤害作品?这个是最重要的。怎么样交锋、议论,这个都是蛮好的,但是核心是不要把这个作品搞得最后很烂。从这一点上,我觉得《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最初市场对靳东出演有疑义,到最后其实这个作品无论是从口碑,还是演员的表现来看都是超出预期的。所以这个方面,我倒是觉得它是一个后期市场宣传和推广的过程中,你是如何用现在的推广手段和合理的优化链条,帮助制作团队去解决。这个核心已经不是制作层面上的了。


『赛程』上半场 明星娱乐大杂烩

这座城市在短短半月内迎来送往,星光熠熠,留下不少风流趣事。

上海电视电影节“赛程”过半,不计其数的剧组主演主创来了又走,紧锣密鼓地在这一盛事中找到自己的声音。明星们在敬业地、按部就班地跟着台本上演一出出话题之外,也控制不住“节外生枝”给自己加戏,掀起一幕幕颇具话题度和逗趣的高潮。

未标题-7.jpg

《春风十里不如你》

主演:周冬雨、张一山

改编自著名作家冯唐《万物生长》三部曲最后一部《北京,北京》的《春风十里不如你》,被网友们选为“暑期档最受期待”的电视剧。6月13日发布会当日,张一山因上海的雷暴天气不得不换乘陆、空两类交通工具,“冒着生命危险”赶到发布会现场。

周冬雨私下称呼张一山为“张老师”,开口闭口揶揄“张老师很红”,“张老师”也一副宠溺包容小姑娘的表情不做反驳,私下关系可见一斑。

未标题-8.jpg

Q:你们平常私下里联系频繁吗?

周冬雨:不多,张老师很红的,拍戏多。

张一山:确实不多,大家都忙,再说好朋友我觉得不是看你平常联系多频繁,还是在于你有事的时候能不能招呼一声就帮忙。

Q:你们觉得对方会找怎么样的男/女朋友?

周冬雨:我觉得张老师会喜欢善解人意的、懂他、知道他心里的点的温柔姑娘。毕竟张老师很红很忙嘛。

张一山:冬雨大概会喜欢能和她一起嗨的,但同时特别靠得住的男孩儿吧。

Q:你们在剧组的互怼,是培养角色需要还是这就是你们的相处方式?

周冬雨:和张老师对戏真的很容易找到状态,合作起来很轻松。因为我们都爱玩,又能玩到一块儿去,互怼算是一种感情表达吧。

张一山:没有,不是刻意的,就是自然而然找到这种相处方式了。

周冬雨:对啊,我一进组的时候多温柔啊,现在多奔放。

未标题-9.jpg

《明月几时有》

主演:周迅、霍建华

“现在有不少电影预告比正片好看,我在这里可以负责任的说,我们的电影比预告好看太多了!”——周迅

与发布会同期开始的,还有《明月几时有》在上影节的全球首映,千余幸运手快的影迷们能领先众人半个身位看到这部影片,不得不说有些让人“生恨”。电影常有,好电影却不常有,能经得起反复咀嚼并经年后仍有可说的好电影更加稀罕。

许鞍华导演的作品算一个,无论周迅、霍建华、彭于晏、郭涛,每一个在被问起“为何要参演这部影片”时,不约而同道:“因为许鞍华导演。”闻此,许导也只是羞涩地把身子往后撤了撤,将脸别过去遮掩在周迅肩头。

一位备受赞誉追捧却仍保持谦逊甚至羞涩的创作者,比好电影还要少见。

未标题-10.jpg

当日的周迅十分清爽少女,slogan白T恤配上皮质半裙仿佛回到《那时花开》;霍建华一如既往地精神利索,银灰西装俊朗无比,左手婚戒照例让女粉丝再心碎一次,因为拍摄《如懿传》而剃光的头发,正在慢慢长回来;郭涛最是轻松,牛仔裤拼色上衣没有多少包袱,也最和片中角色不同,郭涛演“茅盾先生”,许鞍华导演说:“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他一直都是演喜剧的路子嘛。”

众人以“飞花令”的形式娓娓道出那个年代的那些不被许多人知道的故事,“我想,先人们若天上有知,看到我们国家社会现在的样子,应该会开心安慰吧。”周迅说。

值得一提的是,《明月几时有》尽管影片名照例很许鞍华的文艺(或者不知所云),但史无前例地结合了枪战等商业片元素,可见在票房上也有野心。

未标题-11.jpg

《西游记之女儿国》

主演:冯绍峰、赵丽颖

尽管要明年大年初一才能和大家见面,但《西游记之女儿国》的声势之大,始终让人不能忘记。从去年盛大的“女儿国海选”始,到确定赵丽颖出演“女儿国国主”,再到定档发布,随着面纱的一步步起底,观众的胃口被吊到了嗓子眼。

未标题-12.jpg

赵丽颖真实地红透了半边天,尽管时值周日夜里十点半,发布会场门口仍聚集大批粉丝等待她从当晚的“微博之夜”现场赶过来,只为在短而拥挤的红毯区现身的十秒而欢呼尖叫。别的不提,赵丽颖大概引领了一波小圆脸审美风向,将蛇精脸的浪潮往回拽了拽,也算功德一件。

现场,冯绍峰、赵丽颖、梁咏琪、小沈阳等一一现身,海报中每个大肚子的男人都滑稽不已——女儿国,不正是要猪八戒喝下河水一朝怀胎,国王圣僧今生无缘来世再续吗?


IP 是一场命题作文

比自由发挥还要难。

未标题-13.jpg

遥记2105年的上海电影节,大小论坛无不在津津乐道着IP,仰天大呼“得IP者得天下”,甚至于业内用“IP元年”来纪念他们找到这样一株摇钱树,仿佛坐拥百万粉丝的IP天然就适合被拿来影视化,也能直接与票房、咖位挂钩。影视公司们开始一轮轮IP大起底,在网络文学宝库里取出上可追溯到十数年前的小说,囤了一部又一部也不知是否能最终成片的IP名字。

而时至今日,仅仅两年,IP却成了上影节论坛里大家避之不及的一个词汇,好像它意味着粗制滥造、对待艺术不够认真、快销、向钱看的佐证,哪怕是手握一批神级IP的影视公司也在极力弱化这一概念,而不断推出诸如“严谨的团队”“自由的创作空间”等来包装。

未标题-14.jpg

大环境与作品的不矛盾相关性

“IP、剧本和明星,如果让我按重要性排序,一定是剧本>明星>IP”,时代影响力影业总裁郭婷婷说,出人意料的,她旗下有着相当多不俗的IP:《古惑仔》《半熟少女》《三毛历险记》《艽野尘梦》《不老奇事》(王朔编剧),但她亦不避讳对IP的客观论述:“IP与其说是一定是好的故事,倒不如说是优秀的营销宣传路径。它有一半的任务是承担掉营销宣传的成本,而要把IP变成好故事,靠的还是过硬的编剧团队”。

“IP就像是一篇命题作文,有粉丝、原著作者以及原有的故事主线在为作品划下条条框框,怎么在这些基础上创造出合理、优秀的剧本,才最考验一个团队的实力与思考”。

未标题-15.jpg

在国产电影大环境遇冷的2016年~2017年,郭婷婷倒是从从容容。“我认为向一位投资者正确的提问方式应该是,你有机会却没投哪些电影,有些看似声势浩大却结局惨淡的电影,可能不光是制作上的问题,也有创作态度、三观上的遗憾”。戏剧系表演专业毕业的郭婷婷,认为影视公司仍应以创作为驱动、导向,“电影终究还是雕琢的艺术,所谓大环境如何我认为是个伪命题,或者是不需要太被其束缚手脚的问题,我们用两年、三年产出一部影片,但环境、市场瞬息万变,不该用作品去屈就潮流”。

在她的理解中,哪怕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以457亿元人民币收官,同步增长仅3.73%,陷入疲软(要知道中国电影票房在前几年的增长率动辄30%),但在五年内,电影市场仍会保持增长。“我需要关注的大环境,就是五年内电影行业仍是增长态势,确认这一点,其余该做的就是提供好作品”。

未标题-16.jpg

她着重提及了“小镇青年”这个词。近两年的许多数据报告中均认为: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小镇青年”是票房主力军,同时他们不够高企的观影视野、对明星的高敏感度也是催生了一众只见鲜肉不见演技的快销烂片。“对此我保留态度”,郭婷婷说,“首先,所谓‘小镇青年’他们一定是会关注并跟随所谓‘大城市’意见领袖态度来审视电影的,不要把他们物化为没有自主思考能力、审美的群体;其次,‘小镇青年看不懂深度片,所以我们不生产好片’的逻辑本身就没有逻辑”。

资讯信息四通八达的当下,观众的审美经由真正优秀的作品浇灌,很难被糊弄。

未标题-17.jpg

创作是永恒的驱动力

郭婷婷旗下有一位近日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战略合作伙伴。史无前例的豆瓣2.3评分,让日本漫画《深夜食堂》中国改编电视剧导演之一蔡岳勋深陷争议,而他的下一部作品,正是和时代影响力合作的“古惑仔系列”。

“我没有立场为这部电视剧来发言”,郭婷婷并未因为合作导演暂时的困境而不确定,“但和蔡导开发古惑仔系列的过程,确实是创作的享受”。她口中的蔡岳勋,是相当“接地气”的导演,“如果你有留意《深夜食堂》环境,比如地上的水渍水坑,而日本原版中并没有这一呈现,就能看出导演在细节上有意识地要本土化。这是他访过成都、大连的大排档苍蝇馆子后做出的改动”。

“古惑仔系列”是时代影响力“死磕”下来的IP,郭婷婷甚至为了说服漫画作者写了三四万字的阐述,来说明其对新增人物的设定、小传、必要性以及对内核一脉相承的地方,“制片人不懂自己的产品和技术,就如同牛奶公司的领导没喝过自家牛奶,不知好坏,这不是扯嘛”。

—————————————

Q&A

Q=《LifeStyle》 A=郭婷婷

—————————————

未标题-18.jpg

Q:挑选IP的标准?

A:哈哈,就是在自己负担得起的里面选择要么适合公司定位的,也就是Teenager;要么按照个人喜好来坚持。比如我公司里有人狂热喜爱某个IP,可能IP本身不够知名或者主流,也没关系,有一个全心投入去开发的创作者,比IP本身重要。

未标题-19.jpg

Q:《艽野尘梦》似乎有些难拍?

A:是太难了。了解一点的人大概知道,这是部民国一本关于西藏的奇书。历史、战争的厚重,当中涉及的宗教、政治和原著的文言讲述,都是把它影视化的难点。好在我们请来了编剧芦苇,他有兴趣、有功底、有韧劲,对这个故事,我们抱有动力。

■ 编辑&撰文/胡文颖  图片/采访对象提供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