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秀时代真的要结束了吗?
   编辑:shan     2017-06-26
上周Demna Gvasalia宣布,其创始并兼任设计师的品牌Vetements不再举办实体时装秀。转而,他将秀场搬进showroom。而这样的趋势在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

未标题-1.jpg

Riccardo Tisci在2017秋冬Givenchy的谢幕之作,选择了静态展示的方式。

原定于高定周发布的Vetements2018春夏系列,将移至六月底的巴黎男装时装周,并且在showroom举办。不仅如此,这次系列发布会采取预约制度,只对买手和媒体开放。无独有偶,这种摒弃T台办秀的做法,在时尚界已经慢慢形成了风尚。2016年春夏,Tom Ford就宣称办秀是浪费的,因此请来了Lady Gaga录制了一首《I want  love》的MV,MV中的模特所穿,正是新一季服装。

未标题-5.jpg

Bally在刚刚结束的男装周上,选择了静态展示服装的方式发布新一季成衣。

未标题-6.jpg

2015年,Tom Ford用MV的方式,展现了2016春夏的新品发布。

之后的秋冬时装周,他又认为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导致了传统售卖方式无法满足客人的需要。随之,他把男装与女装系列合并。与此同时,实现了上午看秀,下午就可以拿货的即看即买的购买行为。显然,从Demna Gvasalia到Tom Ford,都看好简化程序和高科技带来的便利,无论是可以缩短成本周期、即看即买的电子下单方式,还是新媒体影响导致秀场对设计灵感、理念作用的减小,抑或是时装正向实用、具有穿着性进化,这些都导致了华丽大秀渐渐走向没落的势头。

未标题-7.jpg

刚刚结束的Vetements男装秀,成了品牌的秀场绝唱。

未标题-8.jpg

2006年Alexander McQueen邀请了自己的好友Kate Moss做了一场全息影像开场秀。

这种回归20世纪初的静态展示方式,现在被越来越多的品牌所接受。Riccardo Tisci在Givenchy2017年秋冬的谢幕之作,同样选择了静态展的方式,用红色重新打造经典款式。而高街品牌则是更加买账,2017年纽约秋冬时装周,Rag & Bone就率先取消办秀制度,而是请来两位摄影大师Glen Luchford和Frank Lebon在纽约的Meatpacking District举办了一场摄像和照片展。请来了超模Karlie Kloss、Irene Kim,NBA球星Carmelo Anthony等穿着新一季设计,拍摄大片,作为新品发布。

未标题-9.jpg

Marc Jacobs不惜重金,还原了电影《午夜守门人》的场景。

未标题-10.jpg

Marc Jacobs在Louis Vuitton时期,对秀场的要求就很高,花钱不是事儿,关键得让来客们目瞪口呆。

诚如Demna Gvasalia在采访中所说,他认为当下的时装秀泛滥,是一种疯狂举动。更可怕的是秀所展示的衣服甚至很多是没有生产的,只是在用大量的金钱贩卖梦想,目的是让消费者进商场去购买利润更高的香水和皮具。更何况,根据McKinsey公司的统计,这样的做法在商业角度回报率并不高,几百万美金一场的秀,不如一场可以省时又务实的静态展览。同时,买手和媒体人可以近距离而非通过手机屏幕来感受衣服的细节,这样才能带来更多的体验与销售额。而且在下一季,已经有Proenza Schouler、Oscar de la Renta、Jason Wu、Mulberry等品牌追随合并办秀,削减办秀开支,转向即看即买的办秀方式。难道在大势所趋之下,看秀时代真的不再了吗?

未标题-11.jpg

1996年,John Galliano就把秀场打造成了奢华的法国宫殿,一挥手就是50万美金。

未标题-12.jpg

Chanel的秀场从来都是百万级别起跳,制作一家能启动的火箭都不在话下。

然而,另一个有趣的趋势却是,现在还是有时装品牌愿意花重金去办秀,甚至是以往并不是太多人关注的时装周之外的秀,比如度假系列和早秋系列。刚刚结束的2018早春展上,Gucci就是很好的例证。抛开这次的办秀经费,光是为了在皮蒂宫办秀,就要额外捐赠210万美元用于支持花园的修缮,而且这项捐款必须连续执行三年。

未标题-13.jpg

Gucci这次的2018早春秀,可不止几百美金场地费那么简单,每年还要给场地210万美金捐款,时长三年。

未标题-14.jpg

Rachel Feinstein可是舞台设计的top one,价格自然也不菲,这场Marc Jacobs的秀,光设计费就100万美金。

同样的,Chanel邀请世界各地的人去京都看秀,光是邀请费用就高达21万美金。这种对度假或是早秋系列的重视度,无疑是察觉到了如今消费者的强大购买实力。但愿意为早春或是早秋系列大掏腰包的品牌,也大多还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高端品牌。当然,这种做法也由来已久,包括Raf Simons时代的Dior,为了一场高定,也是人力物力双重高消耗,为了曲径通幽的花墙,请了100多名工人,花了三天三夜时间,才把100万多鲜花插好,光这一项,就耗资300多万美金。

未标题-15.jpg

Raf Simons在Dior的三年,对于花卉的应用可谓痴迷,这次的300万美金,只是个开端。

除此之外,高端时装屋对于常规秀的投入,历年看起来也并不小。Marc Jacobs也是在Louis Vuitton的秀场再造了电影《午夜守门人》的场景,加上模特费用,一场秀轻松过百万美金。就算离开了Vuitton,他也没给自己省钱,2016年春夏更是找来业界翘楚Rachel Feinstein,为他装扮了梦幻的云朵世界,光是设计师就拿走了100万美金的设计费。回到当下,Alessandro Michelle在此次早春秀结束接受采访时说,时装本来就是个造梦空间,所以不遗余力。也正因此,精彩的秀可以流芳百世,大有传统精品屋会一掷千金,大操大办。

■ 编辑&撰文 / 杨思思 图片 / IC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