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隽逸 冒险从未停止
   编辑:shan     2017-07-14
吉克隽逸是那种随时能让空气流动起来的人。黝黑的肤色、健康的线条,她的身上带着一种天然的活力和自信,这个曾经懵懂的、有些不自信的女孩,如今带着一个团队,明白了责任的意味,肩膀上也更有担当。

2182时装与美容_001.jpg


无论出现在哪里,吉克隽逸都能一下抓住所有人的目光。她的肌肉和黑蜜一样的皮肤,让她有别于娇弱的小女生形象。她身边的人习惯叫她的昵称——Summer。这个充满热力的名字,也确实符合能量满满的吉克隽逸。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无所畏惧的女孩,曾经如她自己所述:“没什么自信,也不太放得开自己。”



《中国好声音》是很多人第一次认识这个“黑姑娘”的大舞台。站在灯火璀璨的舞台中间,抱着立麦,吉克隽逸唱起了莫西子诗的《阿杰鲁》。在彝族话里,“阿杰鲁”的意思是“不要怕”。舞台上,这个凉州姑娘的嗓子有些紧张发涩,然而万千观众还是记住了这首歌,记住了这个不一样的彝族姑娘。那首“不要怕”,唱给四名导师听,唱给台下的观众听,更是唱给吉克隽逸自己听。


未标题-1.jpg

橙色字母夹克 SPORTMAX

橄榄绿色泳装 H&M

金属环装饰棒球帽 Sei Carina Y


唱歌是吉克隽逸一直以来喜欢的事情,从小早读课,别人大声读书,她就偷偷唱歌。班主任就是妈妈,一抬头发现她站在自己旁边。母亲也是带她走上音乐道路的第一个老师,从帕瓦罗蒂到枪花乐队,吉克隽逸最早的音乐启蒙都是从她的妈妈那里获得。她的妈妈曾拥有过音乐梦想,却因为家庭和女儿早早放弃。所以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圆一个妈妈的梦想,就成了吉克隽逸的心愿。

从小学美术的吉克隽逸并不是音乐科班出生,没有经过系统的声乐训练,她用最“笨”的方式反复听反复唱。如今挚爱的Sia、Duffy都是她的榜样。为了磨练歌艺,大学毕业后,吉克隽逸前后在重庆和北京的酒吧当过驻唱歌手。这段经历磨练了她的歌艺,也让小小年纪的她就体会了自立之不易。

种种的历练成就了《中国好声音》舞台上的这匹“黑马”。她的曲风强劲,爆发力十足,更以英语劲歌抢占耳朵。虽然总以“忐忑”形容自己的这段旅程,然而吉克隽逸执着的目光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未标题-2.jpg

拼色针织迷你裙 Moschino

橙色漆皮长靴 Louis Vuitton


吉克隽逸出道的第一首单曲,就命名为《彩色的黑》。在歌里,吉克隽逸这样唱道:“想要被看见,五颜六色,被涂上色彩,还好我的皮肤很黑。”她的粉丝爱称她为“小黑黑”。在他们眼里,“小黑黑”是小公主,也拥有自己的强大小宇宙。这个每天健身的姑娘,浑身充满了能量,也在不同的领域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她在《绝命逃亡》里演了一个杀手,同时也是一个哑女,在《钟馗伏魔》里演蜥蜴精,同时也是李冰冰饰演的雪妖的妹妹,而在刘镇伟导演《大闹东海》里,她演龙王最小的女儿,一个任性的公主。虽然在正式“触电”前拍过不少MV,也算是在演技上有一定的基础,但在吉克隽逸看来,拍电影与唱歌“完全两回事”。对于一个歌手来说,表演时刻只属于舞台,而演戏则不同。“演戏要求你一定要大胆,一点不能害羞,让你哭,你必须坐地上就要哭。”在镜头前放声笑、大声哭,这是让吉克隽逸释放自我的过程。

《大闹东海》里,她演东海龙王最小的女儿,一个有点刁蛮的角色,在爱最初到来的时候任性地拒绝,因此在之后独自品尝苦果,并遭遇了失去爱人的悲痛。角色第一次找到吉克隽逸的时候,她也有点意外。“我问他们,有这么黑的小龙女吗?他们说有啊,小龙女从小在海边长大,晒得黑黑的很正常。”在拍摄中,她曾经因为哭不出来,急得团团转。她到刘镇伟导演那里,跟他说,因为太着急了,说着说着就哭出来了。导演就赶紧让现场把灯光机位架起来,让吉克隽逸到镜头前面哭。因为这部电影,吉克隽逸和刘镇伟导演成为了情同家人的好朋友。“导演也有一个女儿,和我差不多大,也是一个黑姑娘,所以看到他我就特别亲切。”


未标题-3.jpg

立体花朵装饰牛仔夹克 MICHAEL Michael Kors

翅膀装饰蓝色太阳眼镜 Wangderland


对如今的吉克隽逸来说,电影是再熟悉不过的朋友。出道至今,她自己演过、也唱过很多电影的主题曲。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舞台上演唱,她告诉媒体,想尝试更加“失控”的角色。然而与银幕上的肆意张扬不同,在歌唱事业和生活里,她自律、要强,也越来越有责任感。她曾经笑称自己为“奥运遗珠”,健身也以成为她日日必行的习惯。每天的运动让她获得了能量和自信。2016年底,这个活泼爱动的“小黑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一跃成为了大家口中的“老板”。

“你是一个严厉的老板吗?”听到这个问题,吉克隽逸假装不服气地撅起了嘴。“哪有,我对他们可好了。”然而她还是忍不住与我们分享,最初工作室有两个“小朋友”,只是抱着“做做看”的心态来到这里。这种心态被吉克隽逸得知了,被她“狠狠说了一顿”。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吉克隽逸,用自己对工作和音乐的执着身体力行地影响着这些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她曾经一晚上录音录了46轨,到最后嘴巴都“瓢了”。录音师劝她放弃,她却坚持要做得更好。成立工作室后的第一张专辑《世界公民》,更是被吉克隽逸精雕细琢。经常在一首歌已经制作完成后,她听完觉得不满意,还是决定回去重录。目睹了这种较真、自虐的工作状态,工作室上下三十多人都深受感染。这些曾经让她觉得“不靠谱”的年轻人,在与她相处后,成为亲密的工作伙伴,也是重要的情感支柱。


未标题-4.jpg

红色连帽外套 Angel Chen

印花泳装 Stella McCartney

金色短裤 Miss Sixty

I N T E R V I E W

对话吉克隽逸

Q:新专辑《世界公民》是一张英语与彝族语的专辑,这样设置有没有担心市场?

吉克隽逸:我原来总是特别顾及别人的想法,觉得别人说的这也对、那也对,后来慢慢失去了自己想要做的。而现在我的想法是,觉得我自己做的是对的,那就去做,至于其他不用考虑。只要是好的,就会被认可。就像这次的专辑,并不是唱英语就是国际化,也不是说唱彝族语就是民族风,而是这些都恰好是我想唱的歌。

Q:我们听到《The Magic Journey》是一首节奏很强的动感舞曲,专辑里的其他歌都是这样的风格吗?

吉克隽逸:我这次没有采取传统的专辑发行的方法,就是有一个确定的日期把所有的歌一起发出去。我这次是一首歌一首歌,每一首都制作到让我满意再放出来。有动感舞曲,也有舒缓的情歌。我原来觉得那种情歌我不会唱,有点把握不住里面的情绪,但是现在觉得也都能驾驭了。

Q:新专辑由你操刀担当制作人,有什么感受?

吉克隽逸:就是完全坚持我的想法,一定要做到最好。有的时候都录完了,我听了觉得不好,还是又重新再录。有些歌真的很难唱,我在录音棚唱都唱哭了,不是因为歌里的情绪,而是因为真的太难唱了。

Q:这种对自己喜欢的事情的自信,是在工作室建立之后更凸显的吗?

吉克隽逸:我是觉得工作室建立之后,我更有底气了。也有一种责任感,要带一个队伍。




编辑&造型 /屈天鹏  摄影 / 时绍原

化妆 / 王茜 发型 / 刘雪亮(MQstudio)

明星统筹/孙宇芮彤    

访&撰文 / 水母 服装助理/高书军

设计 / 徐红燕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