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 以及未来家的模样
   编辑:shan     2017-07-18
不炫技,不biubiubiu,实实在在就是你生活中需要的。

未标题-1.jpg

科技不一定是炫目的,科学家也不全是高冷范儿,生活需求推动科技的进步,每个人既是生活家,也是科学家。

今年七月,纪录片很忙。它从专门频道和小范围爱好者中“挣扎”出来一跃至全国院线,1V1单挑资本雄厚、推手无数的商业片,堪称壮烈。有碎碎叨叨地跟拍7位创业者拧巴事的《内心引力》,也有太过不絮叨的藏民磕长头剪辑版《冈仁波齐》,有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最横空出世的女诗人的离婚原委《摇摇晃晃的人间》,也有少点知识储备去看纯属找虐的《佛罗伦萨与乌菲兹美术馆》。

同样的,《未来之家》是一部纪录片,并且它有一串表述惊人的定语,“行走黑科技新知”,纪录片。

这部由微鲸科技联合VICE中国推出的7集纪录片,大概有点“没正形儿”。单集二十分钟的体量,信息量颇大。极高频率的镜头剪切,替代观看者去感受眼花缭乱的客体,从第一集来到美东纽约,再转战美西、印度、北欧,以“未来之家”为主题的系列视频,却几乎没有biubiubiu的炫目镜头,似乎很难和“未来”扯上什么联系。“最早跟导演韩夏见面讨论时,我们脑子还在想象那种特别炫酷的未来,”VICE中国创想计划的主编陆冉说道,“最厉害的交互科技,告诉大家我们的世界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未标题-2.jpg

日本对传统与科技的兼容并包,让人称奇。

然而随着调研的深入,主创团队发现这一切行不通,“这些东西它们好像不存在,而且感觉不会被开发出来。”这听起来有些逻辑不自洽,科技的进步是绝对的,被科幻片浇灌长大的现代年轻人不会承认有什么东西在未来是“不会被开发出来的”——“我们需要的是让生活自然变得很好的东西,而不是一套高级炫酷的科技,却要求人类去适应它,”陆冉解释道,“未来的模样,需要由人类的想法去主导,我们想把自己的未来变成什样。”

因此,有着未来之名的《未来之家》,在关注技术层面之外,更多地在讲述这些有想法的人会怎样利用技术解决生活最基本的问题,比如空间,比如污染,比如更和谐的人际社区。“很简单的例子,共享单车解决了生活的最后一公里,不得不说是一种革新,人们的出行模式甚至因此颠覆,但是它有什么炫酷科技?不,只是一辆自行车而已,然后它从一个新的经济结构上改变了我们的出行方式。”

未标题-3.jpg

对废弃地下空间的再运用,绿色覆盖率极高。

厘清所谓“未来”的范畴,《未来之家》这个项目才算真正开启。

出乎主创团队意料的——当然,系列片的高人气高反馈让他们并不意外——是观众的年龄与男女比例。讨论科技、人文与(一定程度上的)社会责任,似乎需要些许生活经验和知识储备才会引发兴趣、共鸣,“30岁左右,是我们当初以为的受众,播出后发现,年龄要偏小不少,男女比例也相当,女性观众没有因为‘科技’或‘未来’的标签而失去兴趣。”

这大概也应归功于团队对纪录片呈现形式的思考。观众不是在被介绍,也不是短暂的猎奇欲被满足,而是体验,跟随主持人在不同的主题中体验未来生活也许的模样。传统专题片显得有些没劲,加入雄厚有如《法制进行时》的解说音,出来的大概不是《舌尖上的中国》就是《动物世界》;若是专业主持人全程职业化地采访,面对并不充分了解的采访对象,真担心会提出“你们的梦想是什么”或“你们幸福吗”这样啼笑皆非的问题。“首先明确的是,这是个主题性连续的系列片,但要如何做得风格化,这很微妙,”微鲸科技刘扬,同时也是《未来之家》的制片人说道,“环球旅行是个很好的主意,但不小心又容易变成常规旅行片,失去直面先锋、触碰未来的内核。科技和人,一个硬一个软,不纯科技也不纯旅游,成了最后的基调。”

未标题-8.jpg

1、大城市小空间,家的概念在不断被拓宽;

2、奇妙的机器人,科技的最直观冲击;

3、科技与自然的关系是对立的吗?或许冥想和VR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4、WikiHouse——一套开放资源的建筑系统,以编码的形式共享设计,并由当地小型车间生产组建;

5、印度的旧屋新建给中国很多启发,家园的概念;

6、日本这个人口最密集的国家和最根深蒂固的孤独感,人们对新科技的接受度和对传统的坚守同样令人讶异。这个充满矛盾的地方对未来如何看待?

7、中国,我们生活的地方在发生什么变化?

形式的被确定,实际上和主创们思维被打开是同步的。关于“未来”的定义——不只停留在技术层面的惊人;关于“家”的定义——住的家?会不会太小了点!居住的地方是家,生活的城市也是家,不要用“家”的壳束缚住想象!这一切最终指向两位气质相符的主持人:竹子与Mike。

说主持人或许不那么准确,他们更像观众自我的延伸、好奇心的投射,我们把某一部分的自己放在了竹子与Mike身上,去感受未来和家。“他们都是世界漂,包括导演,”刘扬谈起选择以上几位加入团队的原因,“语言就不说了,世界漂对家的感触会格外敏感。”竹子是女生,更多代表家,Mike是男生,代表科技,“有点愣,有点Geek又不宅的直男。”刘扬这样形容道。

好奇心颇重,虽对科技一知半解,也不那么感兴趣的竹子是最早敲定的主持人,但另一位男拍档的人选却迟迟无法出炉,“你知道,要找到一位语言过关,又具有全球视野,懂科技却不宅男,善于表达的男生是多么不容易!”

未标题-4.jpg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Mike来北京开小型livehouse。斯坦福计算机工程学博士,却走上了“搞音乐”的路子;父母皆是高级知识分子,尽管从小生活在美国,但教育空间中始终有部分来自中国传统理念——Mike Gao,这个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的男主持就这么横空出世了,“反正在踏上去美国正式拍摄前,我们都还很担心他能不能胜任。”刘扬的语气中有种“马后炮”的庆幸自得。

2016年3月,《未来之家》的选题被送上刘扬的案头;6月,僵持了3个月之久的计划正式推进;10月,导演团队启程往纽约;45天后,回到北京。“我们用4个月的视觉确定每一集的主题,决定用什么故事去支撑它。寻找符合主题的嘉宾,并跟每个嘉宾确定时间,”刘扬感慨,“但仍有许多不确定性,比如突发情况不接受采访,或是突然发现更好的对象等等。起码有20%的内容,是出发后敲定的,两边的团队都相当给力。”

未标题-5.jpg

Mike Gao,《未来之家》主持之一。斯坦福计算机工程博士毕业,却走上了音乐道路。通过他的目光和好奇心,《未来之家》走过纽约、美西、北欧、印度、日本又再回到中国,也因为有他超凡的表现力,让这部纪录片呈现十分风格化的魅力。

导演韩夏当然对拍摄前后过程最有发言权,苦水是吐不完的,但成就感也是一定的。结束《未来之家》拍摄半年,她当然重新开始接受各种其他商业视频,但那不长不短的45天,仍时常让她怀念。“我们真的有很多素材,很多拍了1~2小时的东西,剪辑出来只有3~4分钟,相当于1:20,甚至1:30。”

“做纪录片当然前期要做很多准备,但是不要害怕自己没有去过一个地方,没见过这些人,正是没有策划的这个部分反而是最有意思的,这些人很自然的反应是当时的状况出现了什么,那个城市当天的天气如何,我们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场景,这些都是这个片子里的元素之一,只要用心观察。”创作者本身的好奇心决定了作品能够走到多远。竹子回忆说:“韩夏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我觉得这是一个纪录片导演身上特别应该具备的东西,很多问题都是抠到不能再抠了,韩夏说等一下,还有三个问题要问;然后问完,又说还有两个问题要问。总有一些是拍摄的时候想不到但是剪辑的时候发现的,那个时候就是很庆幸自己拍到了。而你之所以有这个心想到拍这个,就在于平时的积累和观察力。”

未标题-6.jpg

回到纪录片本身,这是一个拥有极大外延的概念。纪录片+娱乐=真人秀;纪录片+商业=类似SK-II每年推出的女性短片;纪录片+故事片=如美剧《毒枭》拥有传记性质的再创作,然而无论哪种概念,都是对世界的再认知,“世界太大了,有意思的人太多了,去创造和去改变的人也太多了。一个地方在你真正去看之前,得到的对它的认识都是一面之词。”

未标题-7.jpg

Q&A

Q=《LifeStyle》   A=微鲸科技刘扬、导演韩夏、主持人竹子

Q:《未来之家》中留下的最大遗憾是什么?

A:遗憾当然有,创作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美国有个做机器人的科学家,他的机器人有着爱因斯坦的外形,很可惜,我们没能说服他参与拍摄。

Q:印象最深的一座城市和一群人?

A:你对一个地方的了解,真的是要建立在研究和看一看的基础上的。我在印度感触非常深的一点是,他们所有的人都带着一个“小马达”,就是有的时候在中国大家觉得要是加班就累得要死,但是在印度就看到很多人,比如说我们今天晚上就是不睡觉也要把这个东西做出来。他们身上有一个很强烈的想要创造的精神,因为我只去了班加罗尔,别的城市我不太知道,但是在这里我们真的见到了很多这样的人,所以我想说这跟民族自豪感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它是一种发自于心底的一种,发自于愿望的一种东西,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中国年轻人去学习的,所以说,我非常推荐大家,如果有旅行计划的话,不用特别犹豫,去看看,然后再对这个地方做判断。

Q:科技是疯狂的吗?

A:我们打着去打听高科技的这么一个旗号和问题出发,但最后大家回到这里得到的一个总结就是:其实所有的科技都无外乎人心,我们并没有像电影里面演的那么疯狂,有一天机器人会占领世界,甚至我们拿着这个有点傻的问题去问了很多采访者,但是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统一的,就是所有的创造都是基于人的需求,而人的需求很多,层面上都是情感需求。

Q:听到最开心的评价是什么?

A:“让我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变得更强了。”

■ 编辑&撰文/胡文颖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