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君梅 『千面女邬』的感性与骄傲
   编辑:shan     2017-07-20
『我应该再不会演惊悚片了。』邬君梅笑称。此次她向我们透露了很多拍摄《京城81号2》时的惊悚故事。有着『千面女邬』之称的邬君梅首次参演3D悬疑惊悚电影,用她的千面演技征服了观众。其实,『千面』的不只是她的演技,还有她千面交织的生活味道。

2183精美生活_001.jpg

黑色条纹薄外套 Jil Sander

手链、耳环 Cartier

高跟鞋 Nina Ricci

01/      骄傲的水瓶座

“骄傲的水瓶座”“旅行者”,邬君梅这样形容她自己。她低头慢慢思索着,时而又抬头爽朗一笑,一言一行中透着上海女人的浪漫和优雅,同时你又会不经意间被她的言语惹到笑场,因为实在太可爱。她为这次采访做足了准备,头天晚上一字一句打在了采访稿上,拍摄的时候要看感觉,捕捉光影与那份自然随意;选剧本的时候也同样看感觉,没有感觉、无法与自己形成对话的角色不演……那时那刻,眼前的邬君梅让人想到很多个名词:实力派演员、有魅力的、有故事的女人,浪漫、诗意、自由、随性。就像她说:“我一辈子都在冲动,理智是什么?理智是三思而行吗?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当我要做什么事的时候,我一定是百思之后的。所以这种冲动不是幼儿型冲动,而是成熟型冲动。一个人如果能活到老,冲动到老,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就怕哪一刻冲动没有了。我一辈子就是这样。”

多么直接,一辈子都是这样。前不久邬君梅重回上海,回到了上海的石库门,那里即将被改造成一个新的地方,她当了一回真正的“旅行者”,背着相机去拍摄,一砖一瓦都依旧会触动她心底的情感,岁月并没有改变她多少,相反,带来的是日积月累更丰富的内心世界。她站在斑驳的石板地上,透过镜头看到了石库门弄堂里人去楼空,然而那里的每一扇窗户每一道门里都仿佛还在上演着曾经的故事,她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在老房子里乘凉、啃西瓜、晒太阳、聊家常、听大人们说故事,那些最纯真的记忆涌上心头。她穿上了一件自己20多年前最喜爱的红色皮衣,拍了一张照片,时间定格,流逝的时间在她身上留痕,让她拥有着独特的模样。


未标题-1.jpg

白色双排扣上衣、白色褶皱半裙、白色大衣

Bottega Veneta

指环 Cartier

02/         做“No need”女人

在观众的心中,恐怕对邬君梅也有着“千面”印象。她是那个享誉国际影坛的奥斯卡金像奖终身评委,是奥斯卡获奖影片《末代皇帝》里的皇妃文绣,是第一个获得意大利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的亚洲脸孔;也是《辣妈正传》《是!尚先生》中的时尚女魔头,是《女人帮》里优雅魅力的女老板;随后又摇身一变,首次出演喜剧,饰演《父子雄兵》中倒追范伟的女邻居,颠覆一贯的“文艺女神”形象;这次,她又出其不意地演了一次惊悚片,虽出场不多却让观众印象深刻。这多像邬君梅,她没有给自己角色定义,只是一直寻找着能与她对话的角色并全心去演绎。

然而,所有的名利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邬君梅,一直在做着一个“No need”女人,她说:我No need 再证明自己的任何:No need 举着奖杯证明我的演技、No need 谈笑在饭局证明我的人缘,更No need 坐拥着名牌来证明我的豪富。我期望我自己内心和外在节奏一致,睡得安稳、醒得清醒、吃得不撑、穿得整洁;在亲人前继续发嗲却能安顿好大家、朋友间君子之交淡如水却永远有情有义;我期望在夫君心里对我情深痴迷不离不舍、孩儿眼里如师亦友爱戴尊至。如果我能比对方先一步给到爱,感谢上帝!这,将是我一生必守的习惯和必追的能力。

生活充满无限可能,她一直是感性的,有着自己的骄傲和不羁,有着自己的执著,就像她说:“我的愉悦,将会永远来自我的内心。”


未标题-2.jpg

灰色双排扣无袖上衣、灰色不对称半裙 Louis Vuitton


1500442680068045672.jpg

Q:您在几部电影中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可以说是全能型女演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方面的尝试?                            

A:都是片方来邀约,我很幸运,可以被挑战,可能大家觉得想看看邬君梅会怎样发火?会怎样搞笑?我觉得也可以试试,我从来不是偶像派所以没有偶像包袱,到现在这个年龄段,只觉得如果有趣,就可以尝试。

Q:正在上映的《京城81号2》拍摄中有没有特有意思的桥段?

A:凌晨试妆很诡异(笑),那时我差不多都是凌晨3点到,开始试妆,直到6点。我已经八百年没有凌晨试妆了,又是这种鬼片。当时有一个道具是个小毛头,赤身裸体的,老放在不同的地方,有一天我就被吓到了。还有一场戏是隔了一层墙布,那个镜头拍了很久,我用手指去戳布,要看梅婷的眼睛,拍到后面越拍越可怕,直到现在看见梅婷我都会害怕(哈哈)。还有就是现场的化妆师给我点眼药水,结果给我点错了,把甘油误当成了眼药水,他把甘油不断给我点,后来我的眼睛都快烧起来了。所以惊悚片不能乱拍(很可爱的大笑)。我轻易不会拍这种片子,这是第一次,还是蛮刺激的,和现实有点脱离的感觉。比如你到底是人还是鬼,超现实的东西加上表演的分寸,是一次既好玩又很惊悚的尝试。

Q:《京城81号2》中的谢梅瑛仰慕继子张鹭,对另类的“母子情愫”如何驾驭?

A:我和导演提出,觉得这样比较好玩,多了一层背景故事。更诡异,哈哈哈哈。


未标题-3.jpg

紫色飘带衬衫 Nina Ricci

紫色睡袍 La Perla

耳环 Cartier

Q:有“千面女邬”之称的你,下一个角色想过会是什么类型吗?不会又让观众大吃一惊吧?

A:能演一个温婉的可人儿?平静些的,画家?作家?

Q:生活中是否也是多重性格?

A:是,我最近越来越研究星座了。有时我自己也被自己惊呆,我的这种天马行空,同时一天可以管那么多闲事,我就像一匹野马,突然之间要奔腾了我自己也掌控不了,那我怎么办。

Q:生活中有哪些兴趣爱好?

A:高尔夫一直喜欢,摄影、画画,这些兴趣爱好都是可以伴着老的兴趣,还蛮好。一定要热爱生活,记录下来一些东西。虽然我也会三分钟热度,但我也对自己很包容,因为我觉得兴趣爱好不要变成压力,有新的爱好可以去追新的东西,很多爱好随时可以捡回来。就像骑自行车,你再回去骑骑自行车,OK的,只要它在那儿,它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还想开一个咖啡馆,里面可以卖我的花和摄影作品,哈哈哈哈哈。

Q:描述一下你典型的一天是怎么安排的?

A:吃喝拉撒(笑)。八点多起来,喝咖啡,发发呆,放音乐,看书,给我妈妈打电话。然后散步,晚上看看电影。

Q:放下剧本离开剧组回到家后的你,是什么样子?会擦地洗碗做饭吗?

A:会啊,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我要勤俭过日子的。

Q:如果现在一天变成25个小时,你会用这多出来的1个小时做些什么?

A:可以多给我两小时吗?哈哈哈哈哈,画画,学琴,散步……

Q:心中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A:劳逸结合。




执行统筹&编辑/蔡春燕

造型/鲍小楼    采访&撰文/蔡春燕

艺人统筹/Tina TIAN  摄影/李全 妆发/陈陈

场地/荣麟家居 设计/李睿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