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 对于电影 他总期许更多
   编辑:shan     2017-07-21
黑胶唱片如今已经不再多见,却始终没有消失殆尽,仍然有人怀着热忱坚持买——不一定听,但总想要触碰真实的质感。张震说他敬重这些人。他们之间的相同之处,是对珍视的事物发自内心的一腔热忱:对他们,是黑胶;而对张震来讲,是电影。

未标题-1.jpg

白色礼服衬衫

黑色刺绣西装外套

黑色窄版西装长裤

黑色短靴

皆为Gucci

Drive de Cartier 系列月相腕表

Cartier


张震似乎天生就受电影青睐。年轻的他很早走上电影之路,直到现在,如今已经带着一份极富说服力的履历表。侯孝贤曾说:“ 张震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好的演员。他身上有种    ‘味道 ’ ,是如今年轻演员都不具备的。”


未标题-2.jpg


因缘际会的关系,张震认识了路阳导演,并由此开始了绣春刀系列电影的拍摄合作。张震非常喜欢第一部绣春刀的剧本。而后路阳到台湾找他见面,两人坐下来聊剧本,时间非常短,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更像知音会面。“ 因为电影是相对抽象的工作,在需要把抽象的东西具体化的过程中,演员和导演会有非常深层的沟通;而每个导演的不同个性,会让哪怕是同主题的电影,也呈现出不同风格。” 张震说。


路阳曾是理科生的学历,让张震看到了不一样的思路;当然,两人也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都喜欢动漫。带着漫画感的分镜构图和服装造型,已经成为绣春刀系列为人称赞的拍摄风格,独树一帜。于是一拍即合,就有了如今的《 绣春刀 》系列电影,和张震诠释的角色沈炼。


未标题-3.jpg

浅蓝色西装衬衫

蜜蜂刺绣西装外套

蜜蜂刺绣西装长裤

迷彩连帽外套

皆为Gucci


《 绣春刀 2 修罗战场 》很快上映。张震眼里,《 绣春刀 》第二部,无论在故事内容、人物情感,还是动作场面上,都是一次更为饱满明晰的讲述。“   虽然很辛苦,但特别过瘾。” 张震说。片中大部分场景都设定为夜戏,也由此要求主演在一个半月内日夜颠倒地拍摄,辛苦之处有目共睹。令张震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场在竹林里拍的夜戏,动作场面。“ 竹林打戏非常难得。也因为环境因素,演员吊威亚,机位架设都有一定难度;但最后呈现出的效果很不错。”


张震前些天在微博上发了剧照,里面有一只叫做二黑的黑猫。他从小很喜欢小动物,所以拍摄期间很容易就和小猫亲近起来;“ 其实有个小插曲:拍片的时候有两只猫,因为怕人所以溜走了一只。” 张震说,“ 现在看到的二黑是年纪比较小的一只。二黑的戏份不可或缺,会展现沈炼内心比较特别,不常示人的一面。”


未标题-4.jpg

白色礼服衬衫

黑色刺绣西装外套

皆为Gucci


张震演戏,如今令人津津乐道的一点是,他每演一部电影就开发一项新技能,又快又好。不断学习已经成为他工作中的常态,或者说,是他身为演员惯常的自我要求。“ 每遇上一个新的题材,新的片子,也会遇到新的导演和团队,这是演员这一职业始终带给我新鲜感的地方。” 带着新鲜感投入角色,有时候对他来说,学到的不仅仅是新的技能,也在不断突破自我局限。


未标题-5.jpg

黑色短袖立领衬衫

黑色宽版西装长裤

白色西装外套

皆为

SHIATZY CHEN

Drive de Cartier 系列月相腕表

Cartier


其实按照张震的资历,极佳的演技口碑,成为焦点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但我们仍然很少在新闻里看到除开工作之外的张震。他做一些自己觉得对的事,出演一个接一个的好角色,此外无他。一方面是个性原因,张震和他看上去给人的印象一样,沉静低调;另一方面,他觉得 “ 演员要有一点神秘感。” “ 因为演员总在塑造不同角色。不给观众一个预设的演员人格,会让观众不易出戏。” 这种神秘感类似收放自如中的 “ 收 ” ,是为了更好的 “ 放 ” 。


他不是那种片子连着接的演员。这也是另一种 “ 收 ”   。好作品不以数量论长,而是单个拿出来,就能稳稳立住。做一个优秀的作品,就停一停,沉淀一段时间,然后再继续。不让一切过满,留出呼吸和思考的空间,对于张震来说,这是令他舒服的步调;虽然社会节奏总不那么尽如人意。


未标题-6.jpg

黑色短袖立领衬衫

黑色宽版西装长裤

白色西装外套

皆为

SHIATZY CHEN

Drive de Cartier 系列月相腕表

Cartier


过去几年的身份转变,令他变成丈夫,变成父亲;而越来越多的电影邀约也如雪片般飞来。张震坦言,茫然很多,常常出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对于演员来说是老生常谈的烦恼。好的剧本,好的角色仍然全力把握的同时,他也期待看到顾家多一点的自己,离女儿近一点的自己。现在他说,能令他百无顾忌,开怀大笑的,就是女儿


未标题-7.jpg

黑色羊毛背心

军绿色羊绒大衣

黑色九分西装裤

皆为

Berluti

黑色牛津皮鞋

CERRUTI 1881


当问到张震,是什么一直令他在电影行业保有初心的时候,他沉吟了一秒。然后他说: “ 我记得我拍第二部片子的时候,那时候高中刚刚毕业,去电影公司打工。刚好那部片子在拍,我就在剧组既做演员,也在道具组帮忙。最终电影如期上映,第一次在电影结尾上字幕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名字——哇,那一刻真的很感动,很有成就感。” 说这段话的时候,他的语气突然非常明显地亮堂起来,反复用着叹词,真切如每个年轻人初次获得的自豪感。他的这一份自豪感在此后的每一部出演影片中都在重复着,在出现演职人员表的那一刻反复在他心头燃起。


“ 做电影这件事,还真的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一件。不管做得好不好,但我是真心在喜欢这份工作。” 如何做一部好电影,即使是在这个电影产量居高不下的年代,仍然是不变的课题。张震接下来的计划里,准备做一部电影的监制。他说自己想多跨界了解这个产业如何运作,想脱开演员的固定视角,看到完全不同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眼中所能看到的张震,总在追逐更好自我的路上:他已经是好故事里的人;而他也想成为讲述好故事的人。




封面统筹 / 张耕诚    摄影 / 金家吉  

化妆 / 亞歷    发型 / Betty flux  

文字采访 / Michelle Tong  

影棚提供 / 奂镜@Centralstudios

视频导演 /   陈恬

社交媒体责编 / 孙一丹


 
  •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