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新去处 不是中产也能去
   编辑:shan     2017-07-24
什么『产』不重要,好的城市新去处,鼓励大家都去转转。吊诡的是,本期编辑原本计划为『城市新中产』推荐城中十分『中产』的新去处,然而落笔之时却踟蹰良久——我们是否真的需要/能够为城市公共开放设施人为地设置一个屏障,一个由资产、审美、生活方式甚至人众多寡等多个衡量维度搭建的屏障?

未标题-1.jpg


『新中产』固然有群体标签存在的社会学及经济学上的意义,然而所谓的『产』,并不构成划分城市地理分区的动因。开放的城市公共设施生来兼容并包,无论是杭州良渚文化村的『大屋顶』、上海江边风景一流的艺术馆区,或是堪堪就在眼前的白塔寺周边,既无需高昂的入场门票方可一观,也大概不用跋山涉水才能抵达,或许某些场景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比如某艺术展),但美的共通性为所有人高敞大门。因此,所谓『新中产城中新去处』,望之即知是个伪命题。什么『产』不重要,好的城市新去处,鼓励大家都去转转。


杭州有个村 村里有间大屋顶

除了来这里看书、看电影、看演出、看展览,还能随时看到来『上新』的淘宝店主哦。


未标题-2.jpg

“我们最近把电影放映牌照磕下来了,欢迎来村里看电影,”良渚文化艺术中心Summer话里调侃中又带着些小骄傲,“虽然只有一个厅,放的还都是文艺片(捂脸)。”

《冈仁波齐》《摇摇晃晃的人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有人赞美聪明,有人则不》《我在故宫修文物》《落塔》《村戏》,这是良渚文化艺术中心,也是人称“大屋顶”七八月的排片。一半纪录片、若干不当季的老文艺片,难得有部杭州地区首映的《村戏》,也是操着河北井陉话的土地题材影片,一点也不洋气。

仅可容纳134人的小厅,每场不落的映后谈,这显然不只是单一功能的电影院。正如整个良渚地区的业主都以“村民”自居,活跃在各个功能区间的、由业主或非业主组成的长期志愿者团队,内部自发制定的“公约”,公益课程“村民课堂”等等集体民主性质的运行机制,以“大屋顶”辐射开去的整个良渚文化村,搭建的是以“分享”为核心的社区文化。同时这个社区又是开放的,图书馆、电影院、展览及戏剧等功能形式,天然地拓宽着这个分享型的社区文化。

未标题-3.jpg

安藤忠雄设计的良渚文化艺术中心,人们亲切地称为“大屋顶”。光影、清水混凝土,都是设计师的设计标签。一层高耸入屋顶的图书馆,四千多个书格中是社会众筹而来的各类书籍,相当壮观。

大屋顶 请开始你的自拍

有意思的是,“大屋顶”让人很自在,又具有同化的力量。

这种自在,源自它接纳所有差异化的存在,你当然可以是拎着白色布袋、衣着克制前来阅读的文艺小青年,也自然可以是长相入时的淘宝麻豆大包小包来拍照上新;懂建筑或不懂、纯粹的商务办公人士、一杯咖啡的发呆者……任何标签所代表的性格在这里都合理,没有因为这是一座安藤忠雄设计的建筑就变得不可亲近,但任何标签的群体来到这里,又不自觉沾染上趋同的行为气质:安静、好奇心或许还有哐哐拍照。建筑本身与功能设置所渲染出的同化力量,让整个空间适中保持风格。

未标题-5.jpg

“大屋顶”的地下一层光影迷人,十分适合拍照,分分钟文艺感爆棚。

安藤忠雄照例在“大屋顶”签下自己的经典光影——平缓的斜坡、绿色植被间交叉的白色小径、大屋顶、玻璃墙、箱式体、方立柱、清水混凝土、浅浅的一泓清池,他始终在建筑中继续其对消费时代的抵抗,也始终在引导人们更深一层地思考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无论从哪个方向靠近“大屋顶”,都难以一窥其全貌。脚步即视野,设计师精心设计出一个渐进的观察视角,建筑体像是有一半被藏入底下,随着白色小径缓缓上坡,青灰色的“大屋顶”才慢慢浮出草地。直到行至坡道顶端,伴随视野的开阔,艺术中心才算完成亮相。

安藤忠雄在设计艺术中心之初就说:“我的建筑一定不能输给其他人,要对得起这片青山绿水;不要破坏自然,建筑应该与自然共生。”完工后的艺术中心,有光有水有樱花,一万多平方米的多边形建筑不动声色地消融在山色中,静静地相伴在5000年的良渚遗址旁。

未标题-6.jpg

未标题-7.jpg

功能 建筑的要义

多数人会在踏入一层图书馆的刹那称奇,高耸至顶的书柜格子,无论视觉或是空间感官上都极富震慑力,同时开阔的空间与巨大落地玻璃对外的借景,又最大限度地削弱了压迫感,端的是好去处。

在Summer的朋友圈里,有一条赠书的推送。两箱子书均是她多年来存货,家中摆不下了,清理一部分转赠有缘人,“那另一部分呢?”“另一部分送到我们大屋顶图书馆啊!”2016年5月,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发起了一场全民众筹活动,为一层图书馆内空置的4933个书格子“找对象”。仅一个月后,就收到来自社会各界的609位支持者捐赠了1602本书,共107556元钱款。和Summer一般为图书馆添砖加瓦的“村民”队伍颇壮,“大家真的都特有主人翁意识。”

二层往上,照样是图书馆,最最正儿八经的图书馆。与杭州图书馆系统互相打通,这里借那里还,“大屋顶”不再是离城几十公里外的离群孤岛,有着自娱自乐的审美,而是城市功能的一部分,与人发生着各色的联系。

咖啡很好喝,吧台后是认真冲咖啡的年轻人,所以喝咖啡也需要变得认真起来。

剧场很美,尽管不大,但座位足够舒适,空间也刚刚好适合互动,个人空间与集体交流的微妙分寸,在这个小剧场中尽得风流。剧场本身自带彩蛋,靠墙的帷幕拉开直直闯入视线的便是穿村而过的一条河。墙后的风景。

未标题-4.jpg

光影之夏

贯穿整个暑期的活动涵盖了电影、戏剧、摄影。

《摇摇晃晃的人间》《冈仁波齐》等三场导演见面会,让电影从荧幕画面延伸至更多维的解答中去。中国话剧110周年与昆曲600年的联合纪念展演出也会在“大屋顶”举办系列讲演及摄影原作展,无论是昆曲600年艺术之美还是中国戏剧发展变迁,都能在这里找到线索,更有今夏最玄幻迷人的浸入式戏剧。届时,整个大屋顶都将成为舞台,从黄昏到夜晚,上演一出这里的仲夏之梦。

LINK

未标题-8.jpg

郭灯松老师与主持人裴寅一道,与大家畅谈黑胶唱片的独特魅力,也邀请观众一张一张聆听感受黑胶唱片的乐音。除了分享黑胶知识,郭老师更邀请观众体验爵士即兴演唱的乐趣。

未标题-9.jpg

电影《长江图》在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大屋顶剧场举办一场小规模放映和讲座。活动当天,几乎杭城文艺界的“半壁江山”都来了。

未标题-10.jpg

日本元老级舞踏家桂勘、原田伸雄,日本川柳诗作家情野千里,中国舞踏家杜昱枋,偕本次中国工作坊的部分学员,联袂奉献了一场精美的舞踏演出,以身体语言诠释山水诗意,并从书法、诗歌、音乐等维度进行艺术投射。



北京有座寺 寺边有群新房子

城市人不断地向外扩展再扩展,仿佛远方才有安宁。殊不知,眼前的美好正在熠熠生辉。


未标题-11.jpg

我们不止一次地分享着白塔寺的好。

在这个网络世界为“拆墙打洞”后生硬、凋敝甚至荒谬到令人发噱的水泥墙面冷笑默哀之余,人们将目光更多地聚焦到一直存在于我们生活周边,却又常常被视而不见的胡同中去。传统的居民胡同或许不好停车,垃圾总是得不到及时清理,新接的下水管道常常反味,哦,还有公厕,一个已经在胡同外的“现代世界”消弭了的过时物种。然而你不妨在青砖的胡同墙根短暂地停一停,抬眼望望飞檐屋宇里古代建筑工匠的智慧精妙,凝神听一听老胡同邻居话头里的熟稔亲昵,院里接着地气的花草长得格外精神,时光被按下慢键,美不胜收。

胡同无论称作改造还是治理,多年下来涌现出不少典型的良好案例。我们曾在五道营胡同里亲眼目睹过“五道营店主委员会”微信群里,为了使胡同环境变得更好而层出不穷的好点子;也在方家胡同风格错综的小院里看过文艺闷片,但白塔寺周边仍然能一次次给予人们惊喜,来自于统一感的惊喜,像一首层次分明的协奏曲。

未标题-12.jpg

“白塔寺再生计划”是以白塔寺历史胡同街区为北京,围绕“连接与共生”的主题,用开放、温和的发展方式将设计思维和文创理念融入城市更新计划中。邀请多位艺术家、设计事务所为街区打造既有差异性又与环境巧妙同和的院落,诸如我们从前提及的混合院,由设计师董功设计,通过对院子空间的划分,使展览、文化活动、学术聚会、小剧场、小型办公、咖啡等多种功能得以混合共生,且拥有充分的户外院落空间,因此谓之“混合院”。

这个群落几近完工,以白塔寺为中心绕着胡同走一圈,绝对是应景的城中新去处。

就在8月,一幢名为“未来之家”的改造院落也将正式开放,这是纪录片《未来之家》由影像向现实空间的延伸。设计师朵宁说:“开始的初衷是想把在全世界看到的很多灵感包括一些创意,能在北京有落地的地方。”

未标题-13.jpg

位于白塔寺的“未来之家”,吸收了国外先锋理念,将在8月开放。

Q&A

Q=《LifeStyle》A=朵宁

Q:白塔寺“未来之家”建筑的概念是什么?

A:开始我们都专心在未来上,实际上应该关注在家庭身上,包括建筑师一直被人看做是艺术家或者设计师,讲究的是创新性。我们用的是英国的一套体系,或者说是在线的一套开源体系,如果能把设计这件事变成一个开源的事,让大家都能享受到,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民主化的事,这种民主化不是通过我这个设计有多好,而是通过一群人、一群机构做了一个制度上的创新实践,把设计变成一个网络上可以下载的东西,我觉得这件事儿挺好。

Q:“未来之家”创新的点在于哪里?

A:100年前,建筑师都在做新的城市,比如说盖大的好的房子,但是现在的创新,比如微博微信一样的,他把一些你们能干的事情交到你们手里去做。北京这个房子,本身设计没有特别创新的点,但是就是这点恰恰让我觉得是创新点,你把建筑师的角色后退一步,把你表达自己的欲望稍微收敛一点,然后把真正的劳动工具交到使用者手里。虽然是一个小的项目,但是我要控制自己的表达欲望,尝试跟世界上的、网络上的人进行合作,去完成一个项目,这种事儿以前很少发生,但是现在它发生了,这可能算是这个房子本身很有意思的点。



上海有条江 江边有个艺术区

西岸正好展扎堆,艺术文化地标区域西岸成为新中产们的城市又一选择。


未标题-14.jpg

可以一站式体验艺术的上海徐汇滨江西岸地区已经成为新文化地标区域,这里有新中产阶层钟爱的顶级艺术品、各种精彩的艺术展览、超级震撼视觉的建筑设计,还有开阔无敌的沿江美景,以及走在时髦前端的人来人往,超级屌炸。正值盛夏,西岸用一场场艺术盛宴为人们降温,这个周末不如沉浸在艺术当中,把现实、虚构和梦想融为一体,来一场和艺术的亲密接触。我们特为热爱艺术的“新中产”们准备了一份西岸的艺术地图,预祝大家过一段发现艺术的周末时光。

未标题-15.jpg

香格纳画廊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实验影像作品

国际著名艺术家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个展正在举办,这场名为《纪念碑》的展览首次集合呈现了阿彼察邦从1994年至今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为人们展现了艺术家在不同地方的生活场景、人文风情,以及不同社会背景维度下交融与碰撞后的个体经验。

未标题-16.jpg

未标题-17.jpg

余德耀美术馆  

KAWS多种形式的当代与街头艺术展

KAWS是美国著名艺术家,他创作有诸多经典的卡通形象、时尚明星、流行潮牌,可以说横跨了涂鸦、波普和消费文化领域,他从大家熟知的流行文化及动画中汲取灵感和元素,蓝精灵、辛普森一家、海绵宝宝、史努比都能在他的作品中看到,形成了他在素描、油画、雕塑、玩具、街头艺术等创作的独特风格。

未标题-18.jpg

未标题-19.jpg

龙美术馆

展望艺术生涯的最大个展

艺术家展望这次的个展由著名策展人南条史生策展,这是展望举办的最大一次个展,展览作品中蕴含着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应用,以及对工艺技术的开发,他用艺术作品思考与呈现现代生活与空间的关系等诸多问题。这一次龙美术馆将被打造成洞穴式的空间,将艺术作品和空间保持一致性。

未标题-20.jpg

上海摄影艺术中心

瓦莱莉·蓓琳关于陈旧的超越

法国艺术家瓦莱莉·蓓琳的作品总是在探讨现实和幻想的界限,她通过人的形态、人造和虚拟的再现来探索物质性。这些作品以系列形式呈现,你可以看到光线、细节、纹理还有色彩的完美融合,当尺幅与观者的比例相同,每一处细节都展现在眼前,也是一种震撼。

未标题-21.jpg




统筹 / 胡文颖

撰文 / 胡文颖、徐浩瀚

图片 / 宣谣、玛丽马   设计/李睿



 
  • 我想说